欢迎书友访问

禁忌书屋

第三百六十一章

作品:我的师父什么都懂亿点点  |  分类:高辣文  |  作者:高楼大厦

    煞血魔望着虚空中坠落的金色雷霆,双眸中闪过一道骇然之色,黄阶上品的法术!
    即便是自己,所拥有的最强法术也只是黄阶中品的法术,此人竟然直接施展了黄阶上品的法术?
    还有,此人的法术,为何如此之强!
    他望着坠落的雷霆之掌,体内的气息瞬间攀升到了巅峰,,向着身前勐然划下。
    一刀落下,霎时间,似乎整个世界一下陷入黑暗之中,而他手中的弯刀,便一轮弯月,血色的弯月,由无数鲜血汇聚而成的弯月。
    然后,下一刻,金色的光芒骤然大盛,雷霆光芒坠落,仿佛是瞬间破开这一个方世界,破开了黑暗。
    随之,金色的手掌,仿佛是来自洪荒时代,真正的仙人的手掌一般,一下握住他挥出的弯刀,用力一抓。
    随之他手中的弯刀轰然碎裂!
    而金色的雷霆光芒趋势不减,仍旧裹挟着浩浩荡荡的威能向他砸下。
    怎么会这么强!
    煞血魔骤然露出一道惊恐之色,他想要躲避,可是,如今所在的这一片密林之中,他的仙气运转受到影响,而且重力有强,他的移动速度大大降低,怎么可能躲的过法术的轰击!
    惊骇之下,他的体内,魔气疯狂的涌动,周身凝聚虎一道黑色的屏障,仿佛一张黑色的大伞,将他整个人都完全遮住。
    可是,下一刻,无匹的威能落下,这黑色的光幕却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龟裂,随之完全消散,金色的雷霆之力轰然砸落在他的身上。
    顿时,他整个人的身子都不受控制的一颤,一股股雷霆之力在他的全身跳动,每一次跳动,都可撕裂他的肉身,体内的气息更是被震的瞬间紊乱。
    这……
    这是万寿期中期所应该拥有的力量?
    煞血魔感受着体内肆虐的雷霆之力,整个人已是惊惧到了极点。
    他不是没有见到过黄阶上品的法术,那情血魔便拥有黄阶上品的法术,他也与情血魔切磋过,对方的法术绝没有如此恐怖!
    这个人的仙山……
    他抬头看向对面之人的仙山,心中再次一惊,不知道什么时候,对方的仙山,已是达到七十丈高的程度。
    所以,此人之前只是隐藏了实力!
    这才是对方真正的力量?
    一个万寿期中期之人,仙山怎么能够如此之高的?
    曹振一掌击伤煞血魔,心中微惊,不是,你怎么这么不扛打?
    你的魔山,也是接近六十丈高了,我的仙山比你高了十丈,结果比你强这么多!
    早知道,我不弄这么高的仙山了!
    曹振一击击伤煞血魔,手中利剑已是浮现,向着身前勐然一剑刺去。
    煞血魔看着身前落下的长剑,双眸内一双童孔骤然一缩,好快的速度,这家伙,他不受影响吗?怎么一剑落下还如此之快!
    曹振一剑挥落,却是快若闪电一般,长剑划过,甚至仍旧可以在虚空之中留下一串清晰的残影。
    他虽然同样要受到影响,可是他的肉身实在太强悍了,项子御那小子可是一直都在修炼八九玄功的,而他分出了一个分身之后,他其实是没有达到万寿期极限的,同样可以跟着躺赢。
    他全力挥剑之下,速度明显比对方要快的多。
    煞血魔看着距离越来越近的一剑,脸上尽数一片绝望之色,他明明可以看到对方挥剑的动手,看到对方利剑运行的轨迹,若是在外面,他有十种方法可以躲过这一剑,可在这密林之中,他的速度却是大大减缓,他即便能够看清这一剑,可想要躲闪,却是根本来不及了,甚至他抬起手来,想要用手中的弯刀挡住对方的利剑,可当他的弯刀举道一半之时,对方的利剑已是刺入他的胸口。
    下一刻,一道道强悍汹涌的剑气从对方的利剑之中迸射而来,分明是剑气,可其中蕴含的力量却是千变万化,这一剑中似乎充满了无数的剑意,有的剑意凌厉、有的锋芒无双,有的厚重,有的勐烈,有的迅疾……
    可同时,这无数的剑意,又似乎全部属于一种剑意,一种包容天下的剑意!
    他的体内,一条条经脉,在这剑意肆虐下,被瞬间切割开来!
    体内,五脏六腑,更是被一道道剑气刺穿。
    下一刻,他身子勐然一颤,喷出一大口殷红的鲜血。
    “师兄!”
    这一切发生的实在太快了,四周一众泣血魔教的地仙境们,完全没有想到,对方区区一个万寿期中期之人竟然敢抢他们的未知仙魔珠,敢主动出手攻击他们之中最强的煞血魔,此时方才反应过来,一个个瞬间出手。
    霎时间,一道道魔气汇聚这一方空间,即便在这密林之中,体内的魔气要受到影响,众人的力量都远不如在外,可是剩余众人同时出手之下,仍旧引的四周的空气疯狂颤抖起来。
    下一刻,除了煞血魔之外,另外七人之中的五人同时出手攻来。
    曹振的眼前,一道道法术涌现。
    有的宛若血色瀑布飞砸而下,有的法术如同血色长戟,有的如同血色凶兽……
    曹振看了看四周,这些人疯了吧。
    同时攻击自己!
    偏偏,他有一些法术,还不敢随意施展,他躺赢的法术虽然多,可那些法术,他大多都是因为自己的弟子躺赢的,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施展那些法术,万一有人认出了他施展的法术,然后到时候再逃出去,别人很容易将他想到百峰宗的身上。
    所以,他只能继续施展金光圣雷掌,同时手中,长剑也刺落而去。
    另外一侧,若云仙子手中的长剑向着距离她最近的一人刺去,银色的长刀挥动,宛若九天之外的银河倒挂而下,整个世界变成一片银白,一道道剑光连接成一片,更是给人一种滔滔不绝之感。
    剑气所过之处,空间仿佛是被一剑刺穿了一般,下方的土地更是被锋利的剑气瞬间犁开,露出一道道深深的沟壑!
    这一剑看起来并非多快,可剑光却是遍布整个空间,让对方根本避无可避。
    对面,泣血魔教的魔修手中,同样出现了一柄利剑,漆黑的剑身之上,黑光涌动,宛若一条黑色的魔龙从地底深渊中飞出,向着若云仙子刺出的一剑斩去!
    两剑尚未碰撞在一起,骇人的剑气已是当先在空中碰撞!
    霎时间,轰然一声,仿佛是火山爆开一般的恐怖巨响传出,两人中间的大地更是轰然炸裂,无数的泥土向着四周掀飞出去。
    两种截然不同的剑气在碰撞之下,产生的恐怖余波波动之下,更是将两人方圆三里之内的一株株野草,一颗颗大树瞬间击毁。
    下一刻,两人的长剑碰撞在一起。
    一时间,两柄利剑光芒大盛,整个密林似乎都被分成一黑,一银两种颜色。
    忽然,泣血魔教的魔修,身子勐然一颤。
    他的手中,利剑之上忽然传来一阵恐怖的旋转之力,对方手中的长剑竟是再次一转,顿时一股强烈的旋转力传来,引的他的长剑向着一旁荡去,同时对方的利剑几乎是贴着他的长剑,再次向前前方刺落下来。
    对方,这是一剑还是两剑?
    怎么还能拥有这等变化?
    利剑落下,直接刺入他的体内,随之狂暴的剑气如同大海之中的巨浪一般,一浪接着一浪涌来,直冲击的他体内的五脏六腑似乎都移位了一般,随之他整个人,也不受控制的倒退飞出。
    若云刚刚想要追上,一旁,却是一刀刀芒闪过。
    另外一个泣血魔教的地仙境,手持一柄双手大刀勐然斩落而来,直取若云仙子的脑袋,那恐怖的威势,看起来似乎是要将大地斩断一般。
    若云仙子不得不停止去追另外一人的脚步,另外一只手中,金色的长刀挥动,随着一股股仙气涌入长刀之中,一阵阵龙吟声,骤然响彻而起,她的气息,更是疯狂的攀升。
    她的背后,仙山更是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达到了五十丈的高度。
    她算是单手用刀,可她却并没有任何退却之意,金色长刀带着横扫千军之势,与对方的长刀重重的撞在了一起。
    霎时间,两人长刀相撞之处,勐的爆出一团璀璨的火花,火焰向着四周飞落,落到地面之上,甚至都要将下方潮湿的地面给点燃。
    虚空之中,双刀碰撞的地方,空间甚至都开始塌陷,浮现出一道黑色的裂缝。
    若云的仙山虽然已经上升到了五十丈高的高度,可她毕竟刚刚用处一剑,匆忙间再次挥刀,力量并未完全施展,碰撞之下,她的身子还是不受控制的微微晃动了一下,随之向着后方连续后退了三步才稳住深吸。
    她明明身材纤细,可连续后退之下,每一步落下,都如同上古巨兽宛若山峰一般大小的巨蹄踩在大地之上一般,发出一声沉闷的巨响,地面上也随之浮现出三个巨大的脚印。
    她的对面,泣血魔教的魔修更是连续后退了四步,尤其是他手中的黑色魔刀之上,光芒瞬间瞬间变的暗澹了起来。
    法宝的差距太大了!
    对方所用的可是黄阶中品的法宝,而他手中的,只是凡阶中品的法宝!
    同时他的体内,气血更是在这碰撞之中,变的极其的紊乱,一口鲜血上涌,张口便喷出。
    忽然下一刻,他的身前,一颗蓝色的半透明水珠浮现,随之,四周的空气顿时变的潮湿起来,一滴滴露水浮现,只是一个呼吸的功夫,这些露水竟是变了汹涌的流水,在瞬间将他的衣服打湿。
    令狐孤独双眸之中,闪过一道诡异的蓝色光芒,随之真狠冰寒之气从他的体内涌出,而在他的背后更是浮现出一头巨鲸的虚影。
    巨鲸以鲸吞天下之势张开巨嘴,勐然一盆。
    顿时,四周的水流骤然冰冻住,对面的魔修还未来级的动作,整个人已是被这寒冰所冰封。
    不好!
    魔修心间大骇,倘若是平日,他绝不会被这寒冰所冰封,可刚刚他与对面那个恐怖的女人刚刚交手,体内魔气仍旧在震荡之中,这才被冰封住。
    若是对面,只有这个冰封他的小子还好,可对方还有那个恐怖的女人。
    该死的!
    他们明明是八个人,明明他们的人数占据优势,怎么自己反而感觉,是对方占据了优势,那些人,他们都在干什么!
    他疯狂的催动体内魔气向向着散去,迅速融化着冰封他的寒冰,他融化寒冰的速度并不算慢,可即便再快也是需要时间的,而他的眼前,那个恐怖的女人已是再次一刀斩下。
    “喀察……”
    黄阶中品的法宝,绝对够锋利,他的脑袋被一刀斩下。
    就在他的脑袋被斩落下来的瞬间,他看到了远处的情况,远处,他的六个同门,面对对方一人,竟然没有占据任何上风!
    曹振面对的这些人,都是泣血魔教的人,而他可是连接了气血魔教的情血魔。
    虽然说,同一个大教,某个弟子也不可能会大教内的所有法术,但是多少也能有些理解,而且每个大教也都有一些特殊的存在,他也发现了,情血魔虽然称不上法术博士吧,法术本科应该还是能够达到的。
    这些人所施展的法术,有很多情血魔都有修炼过,他自然知道其中的弱点。
    望着飞射而来的一道道黑色光环,他手中长剑斜刺而出,正好一剑刺在了第三个黑色光环之上,霎时间,这一个个光环,尽数破碎开来。
    围攻的几人之中,其中一人脸上顿时浮现出一道惊诧之色,自己的法术被破解了?
    这个家伙,是怎么看穿自己的法术的?
    不等他回过神来,骇人的雷霆光芒已是坠落而下。
    曹振会的法术虽然多,可大部分法术都不能施展,他也不像项子御,拥有万物一点通,可以学什么会什么,他这一段时间,所修炼的法术,最强的便是金光圣雷掌!
    随着他手掌的挥动,虚空之中,金色的掌影已是浮现,重重的拍打在刚刚受创的那个人身上,恐怖的雷霆威能,瞬间将对方轰飞出去,重重的撞击在一颗大树之上。
    需要四五个人才能够合抱过来的大树,在恐怖的冲击力下,瞬间折断,而对方却是去势不减,继续向着后方倒退飞去,又撞断了第二颗、第三颗……
    密林之中,大树一颗接着一颗倒下,他一路不知道撞断了多少颗大树这才听下身子,整个人已是没有了多少气息。
    那可是黄阶上品的法术,而曹振施展的法力也足够恐怖。
    煞血魔望着被击飞的师弟,脸上神色越发的凝重起来,他想不马明白,这么这一段时间,天下间突然冒出了这么多恐怖的万寿期!
    先是那个什么泣血杀手,然后又是曹振,如今又出现了一个从未听说过姓名的独孤求败!
    虽然独孤求败无法与泣血杀手以及曹振相比,可也足够恐怖了。
    他在万寿期之中,已经算是很强的存在了,但是他却远远不是这个独孤求败的对手。
    而且,这个孤独求败,不知道是不是不想暴露身份,还是其他原因,竟然一直施展同样的法术。
    到了地仙境之后,一直施展同一种法术,的确不会和金丹期的神通一般,第二次施展威能便骤降。
    可同样的法术,你接连施展之下,别人也更加容易观察你法术的弱点,别人有了防备,也能更好的应对。
    结果,偏偏这个家伙施展的是黄阶上品的法术,一时间,他根本看不出什么破绽!
    反而是他们施展的法术的破绽,却能被独孤求败一眼看穿!
    问题是,他们施展的都是泣血魔教的法术,这个独孤求败又不是他们泣血魔教的人,是怎么看穿他们法术弱点的?
    先是有一个会他们泣血魔教法术的泣血杀手,现在又来了一个能够破解他们法术的独孤求败。
    难道说,他们泣血魔教的传承泄露了?
    他思索间,忽然又是一声痛苦的呼喊声传来,他的身前,又一个师弟倒在了地上。
    而远处若云和令狐孤独在灭杀另外一个魔修之后,也迅速冲了上来。
    只是短短的瞬间,他们重创或是死去之人,已是超过一半。
    “扯!”
    突然,剩下的三个没有受伤的泣血魔教的弟子低呼一声,起身,便向着外面跑。
    他们八个人的时候,都没有打过对方的三人,或者说是对面的独孤求败,更不要说,他门现在只有三个人了。
    密林的另外一侧,豪剑在双方开始交手之后便向着外面跑去,他一边奔跑着,还时不时的回头,向着几人的方向看去。
    一看之下,他整个人完全呆住了。
    “这是什么情况?若云,竟然还有两件黄阶中品的法宝!她的仙山,竟然有如此之高,她之前的时候一直在隐藏实力!
    还有那个独孤求败,竟然比若云还要强!他们两个人,竟然击败了泣血魔教的八人!”
    豪剑惊讶过后,心中充满了深深的悔意,自己为什么要跑,为什么要跑的那么干脆,只要自己再等待一会,便能迎来反转。
    到时候,自己与独孤求败还有若云在一起,在这第四险地之中闯荡,无疑能够安全许多许多。
    可是现在,自己只能逃了!
    刚刚自己可是临阵脱逃,独孤求败他们现在是忙着对付泣血魔教的人,没有时间理会自己,等他们空出时间来,他们必然会对付自己了。
    逃!
    逃的越远越好,前往不能再被他们遇上!
    豪剑头也不会的向着远处逃去,而泣血魔教的三人还没有逃出去,便被追了上来。
    “你们三个,跑不了的。”
    曹振拦在三人身前,却是将手中的利剑向回一收,从乾坤袋中,将未知仙魔珠拿了古来,看着几人道:“你们不是想让我们帮你们开启,未知仙魔珠吗?现在,我也给你们一个机会,你们无论是谁,帮我开启了未知仙魔珠,我放他一条生路。”
    曹振说着,又看向一旁的令狐孤独和若云仙子道:“这未知仙魔珠归我,你们没有意见吧。”
    令狐孤独闻声,立刻点头道:“未知仙魔珠,是你自己抢过来的,那便是没弄的,和我没弄没有关系。”
    他刚刚可是骂了独孤求败,现在有表明立场的机会,那还不赶紧的表示同意,难道真要等到对方动手教育他不成?
    泣血魔教的三人,看着走近的男子,却是没有一个人主动上前。
    曹振眉头顿时一皱,不愉道:“怎么?以为我和你们一样,会不守信诺?”
    三人没有回答,可看他们的神色,显然他们是这样想的,们心自问,他们之前答应对方之后,也没有打算留下活口的。
    而对方,想来也是如此。
    毕竟,开启了未知仙魔珠之后,若是出现了什么宝物,对方必然不想让宝物泄露的,什么人最能保守秘密,自然是死人了。
    曹振看着仍旧不为所动的三人,迈步上前走出一步,声音也冰冷了下来:“本座言出必行,信不信由你们。何况,你们以为,你们还有别的选择?决绝必死无疑,而不拒绝……”
    他的话还未落下,三人之中,一个身材魁梧的魔修突然间冲出,同时高声喊道:“我来!我来给你开启未知仙魔珠。”
    不开启未知仙魔珠,必死无疑,而开启了仙魔珠,是唯一活下去的机会。
    只要有机会,他自然要试。
    即便活下去的机会极小极小,那也是机会。
    “画血!”
    “你,你……”
    另外两人眼看自己的同伴冲了过去,顿时大怒,也不知道他们是气愤对方叛变了他们,还是抢了他们唯一生还的机会。
    曹振微微点了下头,目光却是望向两外两人,手中金色的雷霆浮现。
    片刻之后,地上已经是多了两具尸体。
    将另外两人灭杀之后,曹振这才将未知仙魔珠递给了画血魔。
    画血魔望着之前还属于他们的未知仙魔珠,眼中露出一道复杂之色,谁能想到,报应来的如此之快,明明是他们留在此处,想要找人帮他们开启未知仙魔珠,可如今,未知仙魔珠却落到了别人手中,轮到了他给别人开启。
    而这,还是他唯一活命的机会。
    他双手捧着这似乎没有一点重量的未知仙魔珠,心中不断的祈祷着,这里面千万不要是什么攻击性的法术,又或者是什么攻击的力量。
    同时,希望也别是什么顶尖的法宝,比如玄阶法宝,地阶法宝。
    倘若真的是那样的法宝,对方一定会杀人灭口的。
    最好是一件黄阶法宝,对方不至于杀人灭口,但还是一件价值极高的法宝,也不至于太过失落从而迁怒于他。
    他们教中的传闻之中,不是没有那样的记载。
    比如曾经便有一位真仙境的高手,抓了一个归仙境给他开启归仙境的未知仙魔珠,结果归仙境的未知仙魔珠,却只是开出了一件凡阶下品的法宝。
    那位真仙境,认为是归仙境的手太差,气运太差,一怒之下迁怒对方,直接轰杀了那位归仙境。
    这样的记载还不是一次两次,所以,他希望,这里面出现的是一件不好不坏的法宝,那样他活下去的机会才能更大。
    曹振将未知仙魔珠交给对方之后,自己便后退出一段距离,毕竟那未知仙魔珠很有可能爆开的,他距离太近,若是一下被炸死怎么办?
    至于画血魔拿着未知仙魔珠跑了?
    以他的修为,他便是再退出一倍的距离,也能追上画血魔,大不了全力爆发去追便是。
    画血魔分明已是万寿期的存在,可此时双手还是不受控制的微微颤抖起来,毕竟他也不知道这里面会是什么东西。
    地仙境的未知仙魔珠若是爆炸,威能也是不同,可能只是相当于普通万寿期的法术攻击,可也有可能,宛若归仙境、乃至真仙境的全力一击!
    曾经,人们以为,地仙境的未知仙魔珠,若是炸开,威能极限也只是地仙境巅峰。
    正常的情况也都是这样,直到,又一次,一位归仙境的强者,打开地仙境的未知仙魔珠,被直接轰杀,人们才知道,原来地仙境的未知仙魔珠,对归仙境,甚至真仙境的存在,也充满了危险,只是这种几率不大罢了。
    曹振望着化血魔,心中也是充满了期待。
    盲盒最大的乐趣,便是开启之前的期待感了。
    未知仙魔珠也是如此,至于让对方来开启,他更没有任何的负罪感,是对方,先动手想让自己等人,给他们开启未知仙魔珠的,那便不要怪自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了。
    随着一股股魔气从画血魔手中涌出,进入未知仙魔珠之中,顿时银色的宝珠射出一道刺目的光辉,紧接着喀察一声,仿佛是蛋壳碎裂一般的脆响出传出,宝珠之中,一道道雾气飞散,瞬间露出了里面的宝物。
    一把钥匙一般的青色玉佩。
    画血魔一下懵了,这是什么?不是法宝,玉佩,这是打开什么密室的钥匙,这结果算好还是不好?
    那独孤求败……
    曹振抬手一吸,直接将玉佩收入手中,同时向着画血魔一摆手道:“好了,你走吧。”
    画血魔心中正忐忑着,结果,对方让他离开的声音传来,一点也算不上好听的声音,在他的耳中响起,却仿佛是天籁一般。
    他起身便向着远处跑去,可才刚刚跑出一步,他的背后一股凛冽的劲风吹来,一柄利剑划过,从他的后背透体而过,直刺入他的心脏,然后从他的前胸刺出。
    他艰难的转头看去,视线中,映入的是一张充满了英气的女人面容。
    “他说他放过你,但是,我没有说,我会放过你。”
    若云仙子体内,浩浩荡荡的仙力透过手中长剑,涌入画血魔体内。
    片刻之后,地上又多了一具尸体。
    她转头看向了曹振,评价道:“虽然你的剑招稀烂,可剑意却颇有意思。”
    若云仙子深深看了曹振一眼,微微一停顿道,“你如今的身份,是假的吧。你应该想要隐藏什么,否则的话,凭你的剑意,凭你可以看穿我的枪法之中蕴含着剑法、刀法、鞭法等,你的剑法不可能那么烂。”
    刚刚战斗的时候,她也特意注意过独孤求败的剑。
    结果她却发现,孤独求败的剑法稀松,可诡异的是,偏偏对方的剑法之中,有似乎蕴含着万千剑意,那剑意更是拥有一种包容一切的感觉。
    曹振怔怔的看着若云仙子,你刚刚说什么?你说我的剑法烂?
    我这剑法,见过的人,没有不说精妙的,你却说烂。
    你那眼睛,是长在了脑袋上面吗?
    他也不理会若云仙子,而是看向了一旁的令狐孤独,脸上露出一抹威胁的意味道:“你刚刚说什么?我没有听清楚,你是不是再说一遍。”
    令狐孤独脑袋上瞬间浮现出一滴滴豆大的汗珠,刚刚,他似乎,骂了独孤求败,而且还骂的很惨?
    完了……
    他不会是想要找自己算账吧。
    令狐孤独迅速向后一缩身子,然后躲在了若云仙子的身后。
    曹振心中一阵无语,不是,我感觉,你好像是想要追若云仙子的,怎么你现在直接拿人家当挡箭牌了?
    你那形象不是彻底毁了吗?
    不过,毁不毁的好像也无所谓了。
    就你这样子,估计若云仙子也看不上你,人家是转世大能,眼光不知道高到什么程度。
    “躲什么。”若云仙子一脸鄙视的回头看向令狐孤独鄙夷道,“他若是真的想和你算账,你现在已经是一具死尸了,你以为,你还有机会躲在我的身后。”
    令狐孤独也感觉对方不是真的要收拾自己,可听到若云仙子这么说,还是不服的叫道:“若云你也太看不起我了,我承认他很强,可我也是有些手段的,我怎么也能抵抗一下。”
    “抵抗?你还真是天真,你以为你刚刚看到的是他的全部实力?”若云嗤笑一声,直接说道,“他刚刚战斗之时,一直在重复用剑法以及一种法术,还有他那游刃有余的样子,显然没有尽全力。”
    “没尽全力?”令狐孤独瞪大双目,看向对面那个自称独孤求败的家伙,这家伙只是万寿期中期,都这么强了,还没有尽全力,若是他全力出手之下,那要多强?
    这么强的人,为什么自己之前从未听说过?
    曹振颇为意外的看了若云一眼,这女人的眼光倒是毒辣。
    不过,这女人,倒是还算不错。
    这女人虽然强,可是没有自己的话,她绝对不是这八个泣血魔教之人的对手,但是在自己一开始表现的,想要投降之后,这女人并未丢下令狐孤独自己走,而是要带着令狐孤独杀出去。
    如此看来,人品倒是还不错。
    “好了,先打扫战场吧。”曹振抬手指了指四周死去的几人道:“这八个人,我拿四个人的法宝和乾坤袋,剩下的四个人,你们两人分,没有意见吧?”
    “没有意见。”若云仙子痛快的一点头,显然对这些法宝和乾坤袋并不是特别在意,其实方才的战斗中,令狐孤独并未出什么力,可她还是随手收走两个人的法宝和乾坤袋,然后便停下手来,显然是要和令狐孤独平分了。
    曹振将另外四人的乾坤袋和法宝都收走之后,也没有看起来里面的宝物,反正最为珍贵的未知仙魔珠他已经拿到手了,其他的东西,想来这些人身上也没有什么宝贝。
    “好,既然如此,那我们……”曹振刚刚想要说一边走一边研究,那玉佩一样的钥匙是什么东西,不远处,却是传来一道道声响,随之他们的视线中,出现了四道人影。
    显然,是有人刚刚听到战斗的声音,赶来过来。
    四人远远的只是向着这边的方向看了一眼,看着地方倒着的一具具尸体,又看了三人一眼,下一刻,四人勐然转身,向着远处逃去。
    “快跑!”
    “那是,泣血魔教的人,其中甚至还有煞血魔,他们都死了!这三人,可不是好招惹的!”
    “那三人,是什么人,竟然连煞血魔他们都能灭杀!”
    四人一边跑,一边低呼着,心中充满了骇意。
    他们也知道,第四险地危险,可是他们认为那些危险大多应该是来自第四险地本身,可是如今看来,这里,人的危险同样不小。
    他们发现战斗的声音到现在,才过去没多久,结果,煞血魔八个高手,就那么死了!
    曹振望着逃去的四人,却也没有去追的意思。
    对方非常的谨慎,对方只是远远的看着这边,并未靠近。
    距离那么远的情况下,这里又到处是密林,而不是一片开阔地,对方跑入林中,转几个弯,找个地方藏起来,他们真的不好找。
    曹振回头看向若云仙子和令狐孤独微微微微摇头叹息道:“你们两个危险了,已经有人看到是我们杀了泣血魔教的八个人,而且之前的那个叫什么豪剑的人也跑了,他也可以证明人是我们杀的。
    以泣血魔教的行事风格,他们知道,人是我们杀的之后,一定会找我们报复的。我倒是无所谓,但是你们,怕是难了。”
    曹振说着,目光落到了令狐孤独自己身上,补充道:“尤其是你,你自身实力弱不说,之前还不知道做了什么事,招惹了人,被人请了杀社的人追杀。
    恐怕,你前脚离开第四险地,后脚便会被人给杀死,当然,也有可能,你都走不出这第四险地。”
    令狐独孤顿时无语,自己弱?
    自己在乾坤逆转小纪元的时候,那也是风云人物,当初在东荒,才多少人成为十异象金丹大圆满?
    自己便是其中之一。
    甚至在乾坤逆转小纪元结束的时候,自己虽然没有达到金丹期极限,却也是接近金丹期极限的存在了。
    自己在,和自己同一批的修士之中,那绝对是极强的存在。
    结果,现在这个独孤求败却说自己弱!
    偏偏,自己还无法反驳。
    三个人中,自己的确是最弱的。
    一旁,若云仙子却是一无所谓的样子道:“泣血魔教罢了,他们大教的实力是不错,可是我孤身一人,他们有如何对付我?
    难不成他们还能举全教之力对付我?若是来的人少,那也只是送死罢了!”说话间,她整个人身上更是涌现出无尽的霸气。
    她可是转世大能!
    而且,还是极强的转世大能!
    她的前世,可是不弱于那些大教的,教主的存在!
    曹振感受着若云的霸气,不由的想到了自己的弟子羿生,想当初,自己刚刚见到一声的时候,一声也是这样,无比的傲娇,无比的自信,觉得她自己天下第一。
    可是结果呢,羿生在加入四宝峰之后,被打击的,自己还得天天给羿生提升自信。
    当然,现在还不是打击若云仙子的时候,等以后有机会了,慢慢打击她,然后再让她加入百峰宗。
    嗯,像是她们那些傲娇的人,其实内心深处都是受!
    曹振看了若云仙子一眼,目光落到了令狐孤独身上。
    同样的,若云仙子也看向了令狐孤独。
    令狐孤独感受到两人的目光,心中无语,你们这分明是在看不起我,觉得我会被泣血魔教的人给杀死呗。
    我……
    “我……我虽然不如你们强,可是我可不是一个人……大不了,我从第四险地出去之后,去投奔百峰宗的。
    不对,曹振那个家伙也进入这第四险地了,而且进入的还是我们所在的这个通道。我直接去找那个家伙去,正好,他们百峰宗也与泣血魔教有仇,也不差我一个。”
    曹振一句谢谢你差点喷口而出,有好事的时候你不想着我,这个时候你想起我了,还有,我当初邀请你加入百峰宗,你还不加入,现在倒是想躲入我们百峰宗了。
    百峰宗是你想躲就能躲的地方?
    想躲进百峰宗也行,先拜我为师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