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

禁忌书屋

047、一跃而下(完)

作品:总裁兽爱  |  分类:武侠小说  |  作者:小桃红子

    军训后,莫莫迎来了第一个礼拜天,约好了和琴子见面,来了这么久,两人还没见上一面,这期间,莫莫也接到过小舅的电话,他说一切都好,再有半个月就可以见到莫莫了,莫莫想着很快能见到小舅,很期待也很高兴,可是小舅的言语中还是隐藏着什么,又让莫莫的心吊了起来。
    莫莫刚吃过早饭,便接到了琴子的电话,让她速度出来,到校门口的肯德基店‘接驾’,琴子懒得进去了,而且没吃早饭,正在里面吃早餐。
    想到见琴子,莫莫心情很好,脸上也挂着笑,挂了电话便出去了。来到肯德基门口,莫莫推门进去,四下张望的时候,看到琴子嘴巴里叼着一块鸡翅膀之类的东西,正冲着她招手,莫莫笑起来,笑琴子还是老样子,白白生了一副淑女形象,行为却是带着许多男孩子气。
    莫莫走过去的时候,琴子也站了起来,给了莫莫一个结结实实的拥抱,“莫莫,人家可想你了,赶紧给我抱抱,很软啊,嘿嘿……!”
    “去你的,臭丫头,没个样子。”莫莫推开八爪鱼一样的琴子,不知道的,还以为两人是不正当关系。
    莫莫坐在琴子对面,琴子边吃边诉苦,“莫莫,你怎么都没晒黑,军训几天,你看看我,晒的和非洲人一样,胳膊和腿细了一圈。”
    莫莫的皮肤比起以前的白皙其实还是有点变黑,不过不是很显眼,其实军训,她就没怎么训,第一天训练的时候便因为因为身体虚弱的关系晕倒,后面几天的训练她继续都被晒一边了,后来直接被刷下去了,明年补训。
    “多吃点,补一补。”莫莫看着琴子确实瘦了,也黑了,不由有点心疼,“别老吃这些东西,知道吗?!”
    “哦哦,知道了,莫筱佑,你怎么越来越和我妈一样了,未老先衰啊你。”
    “不识好歹。”莫莫白了她一眼,两人一起呵呵的笑起来。琴子继续吃着,莫莫正想问琴子什么的时候,眼前突然一黑,被人捂住了双眼,温柔的手心,有些粗糙的感觉,那是一双男性的手,莫莫愣了一下,是谁,会这样顽皮,在这个城市里,除了琴子,似乎没有认识的人了。
    莫莫的手忍不住抓住了捂着自己眼睛的人,想要掰开那双手去看看是谁,可是身后的人太过顽皮,就是不肯让她得逞,莫莫笑着问,“谁呀,快告诉我。”
    琴子吃吃地笑,莫莫眼前也一亮,捂着她眼睛的双手移开,她侧过头看去,看到了一张英俊的脸,“苏大哥。”莫莫惊奇的喊,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他,也发现他有这么孩子气的一面。
    他们有好久不见了,似乎他是去出什么任务了。在这陌生城市里,能看到自己相识的人,不像歌里唱的眼泪汪汪的,心里也倍感亲切。
    苏邵瑾坐在莫莫身边,露出一个明朗的笑,“几天不见,莫筱佑同学又漂亮了,琴子妹妹,你说人和人差距怎么这么大,你怎么就没个长进呢?”
    琴子双眼一瞪,假装生气的道:“喂,苏邵瑾,你夸莫莫就得了,不带这么贬低我的,我还是不是你妹妹啊,你严重的重色轻妹,我要和你断绝兄妹关系。还有莫筱佑,我们该减少见面次数,这样对比不会太强烈,想我本来是白天鹅的,和你一比,我直接称丑小鸭了,我悲剧我……。”
    莫莫伸手拿起一块鸡翅膀塞进琴子嘴巴里,“琴子不要中了对方诡计,此人,分明是羡慕嫉妒我们姐妹感情好,特地来破坏我们之间铁一般的感情的,你可不要上当。”
    琴子边吃边点头,“言之有理,差一点中了对方诡计。”
    叁个人有说有笑,聚在一起彼此都很开心。莫莫本想,苏邵瑾难得来一次,一起去逛逛古迹的,可是,想不到的是,从肯德基出来后,苏邵瑾要走了,回C市,明天,局里太忙,他只能匆匆忙忙的来回。
    琴子接了一个电话后火急火燎的对莫莫道:“莫莫,我有事要回学校,你帮我送送我哥啊,我先走了,改天再来找你,哥再见,小妹就不送了哈。”琴子给了苏邵瑾一个大拥抱,还嘀咕小声了一句什么,便急急忙忙的走了。
    “要走这么急吗?”莫莫问。
    苏邵瑾伸手抚着莫莫的头顶,像抚着一只小狗一样,安慰道:“好了,丫头别难过啊,哥哥下次再来看你,给你带好吃的。”
    “被你打败了。”莫莫无奈的摇头,也伸手拍开苏邵瑾的爪子,拒绝自己半长的发被他的爪子蹂躏。
    苏邵瑾笑笑,眼中闪过什么,最后道:“好了,我得走了,有什么需要,记得打电话给我……还习惯吗?”忍不住问。
    “恩,挺好的。”莫莫回答,“我送你……。”
    苏邵瑾道:“我还有事要处理一下,一会儿有朋友的车送我,你回去吧。”
    “那……那你路上小心,我不送你了,到了打电话给我们。”
    “恩,去吧。”
    莫莫转身,慢慢走开,身后苏邵瑾突然喊,“莫莫!”
    “恩?”她顿下脚步,转过身去,苏邵瑾向她走过来几步,一个什么东西套在了她的脖子上,莫莫低头一看是一颗很漂亮的石头,蓝色的石头,带着花纹,她还是第一次见,上面刻着一行小字,‘阿桥劳巴格’。是汉字,但是读下来,却没有什么意思。不理解,也许本身就没什么意思。
    “我出任务的时候捡的石头。”苏邵瑾说完拥住了莫莫,“丫头你瘦了,记得多吃点。”只是轻轻的很礼貌的拥抱,一下子便放开,苏邵瑾抬手看了看腕表,然后抚住莫莫的头,迫使她转身,“时间不早了,我真得走了。”
    莫莫再回头的时候看到苏邵瑾也已经转身,向另一个方向走去,步子矫捷,高大的身影在人群中异样惹人注目。莫莫转身向回学校的方向走去。
    和苏邵瑾那一别后,时间又过去半个月,莫莫焦急的等待着小舅的电话,刑拘一个月的时间到了,小舅会来北京找她吧,出来了,应该第一个给她打电话的吧。
    莫莫从早上等到中午,可是,手机一直没有响,看守所的电话,她无法拨通。莫莫忍不住胡思乱想起来,小舅为什么不打电话给她,为什么一点音信都没有。
    心隐隐不安,却又安慰自己,或许小舅是要给她一个惊喜,突然出现在她面前,就在这样的心情下,莫莫一直到等到了下午,终于等到了一通电话。
    莫莫急急的接起来,原本以为是小舅打来的可是,那边是一道男性冰冷的声音,清晰有力的对她说,“你是莫筱佑吗?”
    “我是,你是……?”
    “这里是C市监狱,犯人凌越然与几天前越狱,被击毙……。”
    “不……!”莫莫有气无力的吐出一个字来,凄厉的吼道:“你骗我,你骗我,我不信,你撒谎,小舅他只有一个月刑拘,他为什么要越狱,不会的……。”
    “请你冷静,如果可以,请你来认领遗物……还有请节哀。”那边说完挂断了电话。
    小舅越狱被击毙?这一定不是真的,电视里才会有的情节,不会发生在小舅身上,他说过要等一个月后来见她的,小舅不会那么傻的。
    莫莫的心一阵阵的抽痛着,手脚也麻木,手机掉在地上烂的粉碎,她要回家,回家,回家一定可以看到小舅,一定是谁的恶作剧,一定是……!
    一切都不是恶作剧,当莫莫赶回C市去了某监狱的时候,她认领到的是小舅被刑拘前被监狱保管的东西,婚礼上穿的西装,婚戒,还有她重新买了一次的手表。
    他们告诉她,小舅在看守所刑拘的时候斗殴打伤了人,所以被移送到监狱,判刑叁年。他们告诉她,小舅在劳教的时候伙同另一个重大罪犯一起逃走,在海上被击毙,落入海中,尸体已经打捞了几天,可是一无所获,可能已经葬身鱼腹,没有生还的可能。
    这个消息无疑是一个晴天霹雳,足以让莫莫生不如死,这一年,一个个打击,让莫莫应接不暇,让她已经无力承受。为什么一切会演变成这样。
    莫莫在认领处的空地上,慢慢的蹲下身子,仿佛失去了灵魂的木偶,眼睛死死的盯着凌越然的遗物,莫莫揪心的痛着,心肝俱裂,可是她抱着小舅的东西却一声也哭不出来,只是眼泪好像断了线的珠子,无声的滑落。
    一阵阵寒意,在莫莫身体蔓延,她觉得好冷,好冷,仿佛赤着身体,在一望无际的冰天雪地里,一个人也没有,只有她自己。
    “莫莫,莫莫!”
    是谁,在她耳边喊她,这个世上还有她值得留恋的人吗,莫莫惨白着脸回神,看到了简占南,是他,他怎么又出现了。他是魔鬼啊,是他设计小舅进了监狱,是他的一双魔鬼之手推着小舅走上了绝路,如果不是他和简晨曦,小舅不会坐牢,不会死的……。
    简占南看着接近崩溃的莫莫,这样因为痛而安静的可怕的莫莫,让他一阵不安,紧紧的拥住莫莫,“莫莫,我们先离开这里。”
    “啊……!”莫莫痛苦的悲鸣一声,张口恨恨地咬住了简占南的脖子,呜咽着哭出声来。牙齿所及之处,瞬间破裂,腥咸的鲜血,弥漫在莫莫口中。眼泪顺着她的脸,流淌,浸入到简占南被咬破的肌肤里,尖锐的痛着。有人要上前把莫莫拉开,却被简占南阻止,他一动不动任由莫莫发泄着,咬着。莫莫呜咽的哭声,像一把刀,直穿他的心脏。
    莫莫松口,狠狠地推开简占南,简占南脖子上鲜血蜿蜒而下,莫莫下的死口,恨透了他,恨透了简占南。她的目光宛若利剑直直的望着简占南,满眼都是仇恨,都是仇恨,痛恨的吼道:“凶手,凶手!”
    凶手!
    不是!
    这一切不是他预料中的。
    莫莫不要恨我,不要,简占南脸色好似下了一层霜,莫莫仇恨的眼神,让他的心涌上一阵恐惧,莫莫和他完了,真的完了,他想抱住莫莫,带她离开,莫莫却退开,愤怒的吼,“简占南,为什么你不去死,为什么?!我恨你,我恨你,你和简晨曦,统统都该去死。该死的不是我小舅,是你们这些万恶的魔鬼!”
    莫莫起身,扶着墙站了起来,简占南想去扶她的时候,莫莫却喊,“不要碰我,简占南,这一辈子,我都不要见到你,你们会有报应的……。”
    莫莫跌跌撞撞的离开,一眼都不要看到简占南。外面的阳光刺眼,莫莫觉得头一阵阵晕眩,就在她要昏倒的一刹那,一双有力的手扶住了她。
    “苏大哥……。”莫莫倒在了苏邵瑾怀里……。
    莫莫醒来的时候,头疼欲裂,分不清是现实还是虚幻,混混沌沌的,眼中的一切失去了颜色,灰暗的好似堕入了地狱之中不知道身在何方也不关心自己是在哪里。
    小舅。
    小舅。
    是莫莫不好,莫莫该守着你的,不该一个人走掉,你一定很难过,是不是,莫莫没有陪着你,莫莫应该每天去看你的……。
    “莫莫,你醒了。”苏邵瑾的手一直握着莫莫冰凉的手,看着她醒来,心里终是松了口气。
    “苏大哥……小舅真的越狱吗?真的死了吗?会不会是他们搞错了,是不是有人故意害他的,他不会那么傻的是不是?!”
    苏邵瑾心疼的握着莫莫的手,另一手为莫莫擦着脸上不断落下的眼泪,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她,只是有些艰难的道:“莫莫……他们说的都是真的,你不要难过,你还有苏大哥,所以,莫莫要坚强知道吗?”
    莫莫没有回答什么,只是道:“苏大哥,我饿了,你可以去帮我买点吃的吗?”
    “想吃什么?”
    “什么都好,就是饿,吃什么都可以。”
    “好,你等着,很快的。”
    “嗯。”
    苏邵瑾松开莫莫的手起身出去了,走到不远处的地方,他突然停下了脚步,脑海中闪过一阵不安,匆忙回身,回到了莫莫的病房里,只见莫莫站在阳台上,只要轻轻一跃,莫莫便会粉身碎骨。
    “莫莫。”苏邵瑾的心,恐惧的一窒,呼吸要停止,红着眼眶喊道,“莫莫,不要做傻事,下来,听话,你这样,苏大哥会难过的,知道吗?失去你,苏大哥会像你现在这样难过的,你愿意苏大哥这么难过吗?!啊?!”
    莫莫转头望着苏邵瑾,幽幽道:“不要,苏大哥,莫莫不要你难过,可是,我好累……真的好累……我想去找爸爸妈妈还有小舅,这样就不会痛了。”说着身体动动了,吓得苏邵瑾一阵发慌,“莫莫,不要,你听我说,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儿,这个世上,不只是有你一个人。”
    莫莫已经不要听下去,身体向前,一跃而下。
    (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