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

禁忌书屋

34旖旎

作品:青枝含艳果1v1  |  分类:武侠小说  |  作者:不完美主义者

    不要小瞧杨姨那张嘴的威力,她兄弟姐妹多,且邻里关系好,算得上是小区里不挂名的半个妇联主任,一个下午不到的时间,儿子有女朋友的重磅好消息就长出无数只脚,夸张地飞到千家万户去。
    最激动的还数江茴,使劲磕了十几年的cp终于发糖,还是敲锣打鼓的官宣啊!这能不欢天喜地么?
    年后回归冷清的“幸福一家人”群聊中忽然“瞪瞪瞪”的发来一长串信息,江茴当叁大姑六大婆又在聊家长里短呢,没想到扑面而来是这被爆的喜讯,她差点没因激动而晕过去,整个宿舍的室友被她反应过来后的尖叫声吓懵了。
    江茴疯了,一个视频电话打回国内,和青枝当面“对质”。
    坦白说,她还想找另外一位当事人八卦一下,从男方角度听听这爱情故事的新版本,可惜她有心没胆。
    她转念一想,没事,总有机会的,比如,结婚迎亲时拦门不准新郎进来的时候,哼,她要问一百个问题。
    问不了自己的闷骚哥哥,就只能问好脾气的青枝了。
    “所以你倒是具体跟我讲讲嘛!嫂子,真是我哥跟你先表白的啊?”
    江茴顶着两个熊猫眼,意犹未尽地扒着视频窗口不准青枝挂断,催她:“你讲细点,好奇死了,连我你都瞒啊,太不够意思了!”
    青枝毕竟是感冒初愈的人,早上又没节制地纵欲,这会儿昏沉着。
    她正小鸡啄米,精神不济:“···有天我去杨姨家送早餐,勉仲哥哥突然就问我喜不喜欢他,我一下子慌了····他说他喜欢我····我以为在做梦,就亲了他····”
    “哇哇哇宝贝儿你也有如此主动的时候·····还有呢,我想听,接着说嘛?”
    饭后吃了让人瞌睡的感冒药,青枝脸趴在香软的枕头上,睡意排山倒海袭来,她眼睛缓缓的扑闪扑闪,上眼皮本能地朝下跌,上下眼皮快粘合到一块儿。
    “后来奶奶叫我,我就跑回去了···然后····”青枝揉了揉因为犯困而氤氲的眼睛,强打起精神看向那边坐在宿舍床上一脸亢奋的江茴,“茴茴,你那现在几点?”
    江茴穿着睡衣,瞥了眼亮着光的电脑屏幕,“两点啊。”
    青枝打了个哈欠,实在撑不住了,求饶道:“茴茴,先睡吧,等你醒来再跟你细聊好不好?”
    江茴对睡觉这件事向来兴致缺缺,她真的好奇得睡不着:“你知道我们宿舍都是夜猫子的······”
    出国前在国内过美国时间,出国后,在美国过国内的时间。
    青枝干脆闭上眼,小声劝道:“不行了不行了,作息紊乱不好,这次就不舍命陪君子了,茴茴,我先午睡,你自己挂·····”
    她说完,抱着床上的粉绒小猪,往里侧挪了挪,翻过身,很快入睡。
    卧室安静下来。
    阳光透过纯白色的纱窗洒在海蓝色的被面上,清风徐来,卷动涟漪,光线忽明忽暗,青枝沉沉坠入梦香。
    朦胧间,有个男人掀起被子一角,钻入被窝里来,伸手要夺走她怀里的抱枕。
    青枝秀眉轻蹙,搂紧了布偶,躲过他的触碰,迷迷糊糊嘟囔:“我的猪,不要抢我的小猪·····”
    青枝的生肖是兔,可她偏偏最爱小猪布偶,她从小到大买过各式各样的猪布偶,自己还亲手缝制过。
    怀里这个,是妈妈在她六岁生日时送她的,她一直带在身边,一个人时,每晚都要抱着睡。
    男人低笑,亲吻她的眉心,问她,“那你是选我还是选猪?”
    男人的声音如此熟悉,青枝歪着脑袋想了几秒,很快亲呢地靠过去,小兔子似的搂住他的腰蹭了蹭,“我要勉仲哥哥·····”
    男人道:“乖。”
    他取走小猪放在一旁凳子上,顺势将她压在身下,掌心抚上她睡裙下的大腿。
    雪白的肌肤像剥皮的鸡蛋,细嫩柔滑,吹弹可破,男人爱不释手,好一阵摩挲掐揉。
    青枝呼吸转为急促,后来不知怎么,男人上半身变得光溜溜,俩人却不是在床上了。
    哐当哐当,她细听,睁开迷蒙的眼看。
    由下往上,入目是男人充满力量的腹肌,宽阔的肩膀,分明而深邃的五官轮廓。
    他抱着她,正在一列行驶的火车上。
    狭小的空间,右边是一扇窗户,斑斑点点,窗外透进微光。
    她被他搂在胸前,像是悬挂在他身上,两条细长的腿儿伸展不开,她失重地担心掉下去,曲着腿试图撑向另外那头的墙壁,这才发现浅粉色的内裤摇摇欲坠地勾在右腿脚踝处。
    男人肌肉偾张的双臂捧着她的臀部,脸埋进挤出乳沟的绷紧内衣间,整齐的牙齿咬开一端的乳罩,半只浑圆如奶桃的奶弹跳出来,白花花一片。
    男人掬住一颗揉捻,又眼热地叼住另一颗,“唧唧”地狠狠吮吸。
    青枝脸涨得绯红,列车在前进,摇得人迷幻似的眩晕。
    她恍惚间听到男人拉下裤链的声音,粗壮的性器抵上柔软细腻的穴口,不急不缓地蹭着入口处润滑的爱液。
    每一个毛孔都紧张不已,她的心脏颤动起来,男人轻咬她红透的耳尖,花茎被扩张到极致,他一寸一寸挤入进去,插入底部,与她紧密契合在一起。
    狭窄的车厢里回荡着女人支离破碎的娇吟,男人抽插的噗嗤噗嗤声,水声越来越响,整列火车似乎都因为他的撞击在旋转、加速、冲锋。
    也不知过去多久,结合的地方流满爱液,青枝手臂上溢出汗,男人手上也是,她因为抱不住而开始打滑,嘤嘤哭着,总担心自己掉下去,男人笑着含住她花瓣般粉嫩的嘴唇,缠住她的小舌头舔了又吃,有力的臂膀捧住她的臀部无休无止地抽送,硕大肿胀的阴茎在肚子上凸起形状,像要穿破她薄薄的肚皮一样。
    她被戳得又哭又叫,没丁点力气,却难耐地挠着他的背膀,小猫玩闹一样。
    摇摇欲坠的内裤终于轻飘飘抖落到地面,落花一般,缤纷绚烂。
    男人将她抵在凉凉的铁艺材质上射过一次,很久后又射了一次,烫得她双眼迷离,汗湿眼睫,喘不过气。
    再后来,青枝醒了。
    这是她第一回做色情旖旎的春梦。
    列车驶过铁轨吱呀咣当的声响回荡在万千思绪里,身体似乎还持续着一种被折迭的状态。
    醒来后她羞耻地搂住小猪,久久不愿意将埋着的脸抬离。
    紧夹着的两腿间潮润一片。
    有什么东西在悄无声息地流淌。
    上午出门时换的内裤,已经湿透了。
    ——————
    江茴:不给我哥哥嫂子留言我就哭。555
    作者:并没有人要ci你,你走。
    江茴: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