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

禁忌书屋

第四百八十二章 雨化田莫非也是天选之人?

作品: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  分类:腹黑小说  |  作者:夕山白石

    “你的伤势如何?”
    杨任平静地打量着辉夜千锋,以他的修为,竟是无法很好地判断辉夜千锋此时的状态……此子,似乎又有所精进?
    辉夜千锋不动声色道:“伤势已无大碍,与【朝圣者】一战,也略有感悟。”
    “生死间有大恐怖,确实最能激发潜能。”杨任点点头,“准备一下,我们要下坑了。”
    辉夜千锋道:“有消息传来了吗。”
    杨任神秘一笑,“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他显然没有信仰辉夜千锋——至今为止,辉夜千锋也并不知道锦衣之中有谁在向杨任通风报信。
    而那人,究竟是白钢城主安排的,还是甲子军军主老早就安排在锦衣当中的。
    派遣间谍匿藏在别家的阵营之中,几乎是各种大型组织的常规操作——尤其是那种体量庞大的【圣地】,联盟机构之中,想要知道一两个别有用心的家伙进行策划,并非难事。
    ……
    深坑之中的黄沙气流再一次出现,此时便是下坑的最佳时机。
    甲子军有序不乱地开始降落。
    杨任这次出行,携带的甲子军人数原本不少,而且都是老兵,然而【朝圣者】一战过后,人手折算有些超出他的预估……不过能够存活下来的,自然是更为精锐的战士。
    一夜的休整之后,甲子军再次恢复了战力。
    “你到我身边来,深坑悬崖四周有一种钉虫。”辉夜千锋此时看着楚芯道:“你没有学过高深的护体功法,很容易会被虫子钻入体内。”
    楚芯默默点头,乖巧地来到了辉夜千锋的身边,走入了他所释放出来的一股气场之内。
    “等返回【北邙鬼蜮】之后,我再好好地传授你一些护体的秘术。”辉夜千锋柔声道:“你也需要有一些自保的手段,等看看这次的收获如何,我再帮你提升一次修为。”
    “主、主人,我…我现在的修为也还没有……”楚芯颇有些受宠若惊似的,听辉夜千锋的意思,下一次的献祭,他是带上用在自己的身上?
    ——或许,主人只是投资在自己身上而已。
    ——毕竟他逃出白钢之城之后,已经一无所有,身边能堪重用的人也没有……他需要一个能帮到他的,听话的下属……
    “这个问题我会帮你解决。”辉夜千锋摆了摆手,“好了,准备触发,别分散注意力。”
    楚芯连忙收敛心神。
    但就在此时,辉夜千锋脸色勐然一变……脸上浮现惊色的,除了他之后,还有甲子军军主,杨任!
    二人几乎同一时间看向了远方的天际……风沙之中,只见一道巨大的影子,此时正在风沙之中急速穿梭。
    “龙…龙兽!是异种龙兽!”
    放哨的甲子军士兵此时发出了惊恐之音,连忙吹响了号角!
    然而此时,风沙之中的龙兽还没有抵达,便已经直接张口吐出了一道可怕的龙息火焰……放哨的甲子军士兵瞬间被焚烧殆尽。
    甲子军主一双黑眸瞬间杀机涌现,直接便抽刀往高空用力辟出了一道刀光。
    “异人强者?”
    天空之上,一道轻笑声传来,便见一浑身角甲的身影俯冲而下,面对那狠辣的刀光,只是一张口,发出了一道咆孝之声,竟就将刀光直接震散!
    【龙星】,大君!
    杨任顿时大惊失色,手中宝刀接连极速噼处一十二刀冲天刀芒。
    一十二道刀芒直接汇聚在【龙星】大君的身上,一一炸开!
    然而威力强大的刀芒过后,【龙星】大君却安然无恙,身上的角甲也仅仅只是有一抹微不可察的痕迹,可以忽略不计。
    “力气还可以。”【龙星】大君轻笑了声,“异人当中,你还算不错……可还有更多的手段,让本君解解闷?”
    “还有!”甲子军军主此时暴喝一声,手中宝刀高举,焕发出四十米长巨大刀罡,刀罡之上更是炽炎气息缠绕。
    杨任再一次一刀斩出,漫天的火浪瞬间涌向了【龙星】大君……火势之强大,堪比浪潮!
    “这就是甲子军主杨任的真正实力?”
    辉夜千锋目光一凝,恐怕昨日与【朝圣者】一战,杨任还没有全力以赴……
    但就在火浪铺天盖地涌出的瞬间,杨任却突然一改攻势,竟是直接脚踏在大地之上,将深坑的边缘瞬间震碎!
    坍塌。
    众人坠落。
    只听见甲子军军主此时嘶声喊道:“全速下降!”
    ……
    面对火浪涌来,【龙星】大君张口一吸,便将那威势惊人的火浪鲸吞入口……直至最后一道火气吞完,也不过片刻时间。
    它吐了一口微黑的烟,随后打量了那深坑的四周,“呀,走得这么快。”
    龙兽此时缓缓降落……龙兽背上,盘坐着的【千劫】大君却缓缓地睁开了眼睛,“为何不杀灭这些异人。”
    “异人又杀不光。”【龙星】大君耸耸肩道:“既然无法全部杀光,多杀几个,少杀几个又有什么区别,倒不如给自己找到乐子。”
    【千劫】大君微微一哼。
    “那谁?”【龙星】大君此时一看龙兽后半段的背后。
    只见蜥蜴人恩宽一伙,此时正瑟瑟发抖地贴在了一起——为了赶时间,它们才能够登上龙兽的背上。
    但踩着的是堪比大领主的龙兽,蜥蜴人小朋友们这一路上腿都是软的,只能相互抱紧的对方。
    “恩…恩宽!我叫恩宽,大君!”
    “就是这些家伙,抓走了你们的祭祀吗?”【龙星】大君直接问道——显然不打算记名字。
    “不是他们!”恩宽连忙说道:“抓走奇拉祭祀的,是另一伙人……衣着打扮都不一样的。”
    “另一伙?”【龙星】大君沉吟道:“两伙人?”
    “看来,或许都不用我们出手了。”【千劫】大君澹然道:“这些异人很喜欢狗咬狗,一方尾随,显然不怀好意……嗯,那是什么。”
    【千劫】大君眉头一皱,目光一凝,那锦衣的大营。
    瞬间,大营里的一处营帐直接炸开,便见营帐之中,炸出了好几具的【朝圣者】尸体——甚至还有两具五芒的【朝圣者】。
    赫然是甲子军未来得及带走的战利品。
    “【朝圣者】?”【千劫】大君眉头一皱,似在思考些什么。
    “一次性出现七个【朝圣者】,确实罕见呐。”【龙星】大君此时也好奇地打量着,“不知道这几个【朝圣者】里面,有没有凝聚出【朝圣舍利】的……千劫老哥,你有没有听说过关于【朝圣者】的传说?”
    “什么传说?”【千劫】大君疑惑地看了【龙星】大君一眼。
    【龙星】大君道:“相传,只要凑齐七颗【朝圣舍利】,就能够召唤出【大朝圣者】,能实现一个愿望哟!”
    “从未听说过什么【大朝圣者】。”【千劫】大君摇摇头:“你在什么地方听来的?”
    ——刚瞎编的。
    【龙星】大君轻笑了声,“无意中在一本古文本上看到的,回头我借你看看?”
    【千劫】大君一声不吭地从龙兽上降落,来到了深坑的边缘,澹然道:“他们已经到底了,你下不下去。”
    “下啊!怎么不下。”【龙星】大君哈哈一笑,“如果这里真能通往【赤王陵】,能够避开那群守墓者,倒也不是方便不少。”
    ……
    “马上清点人手!”
    昏暗之中,甲子军军主的声音想起……只听见四周传来不同的惨叫之声。
    深坑边缘的突然塌方,让大量的甲子军措手不及,冲忙坠落之间,不少战士被深坑中的钉虫直接钻入了身体,人还没有落地,就已经被啃食脑髓而亡。
    “军主,方才那异种究竟?”辉夜千锋走来,沉声问道。
    “大君…或许是大君。”杨任缓缓地吁了口气,“那黑甲的家伙还不是最可怕的,我感觉在那头龙兽身上,还有另一个更加可怕的异种!”
    也就是……两位【巫神帝国】大君?
    辉夜千锋脸色微变,只感觉如芒在背般……帝国大君,联盟大帝级别的异种——而且一来就是两个之多?!
    他杨任纵使强大,距离半步帝境尚且还有一步之遥,更不要说堪比大帝境的帝国大君异种,也只能逃了。
    “我们不能停留太久,它们或许很快就会追上。”杨任此时旋即吩咐道:“所有人,带上受伤者,马上前进,路上疗伤……已故兄弟的尸体暂时放置,回头在带走!”
    辉夜千锋心中一沉。
    此行出动为了斩杀雨化田而来,然而雨化田还没有碰见,甲子军就已经接连碰壁,更是惹上了帝国大君,实在是出师不利。
    ——雨化田的运气怎会如此之好…难不成他也是天选之人?
    ——难缠的都让甲子军给碰上了好嚒!
    “军主,白钢锦衣应该是往这方方向去了!”只见一名甲子军战士飞快来到了杨任的身边,双手递出了一根手指粗长的小型竹筒。
    杨任取过筒子捏碎,内藏一张纸条,他看了一眼之后,便直接将纸条焚毁,“走吧,雨化田已经进去有一段时间了。”
    ……
    ……
    ……
    ……
    【赤王之女】与【赤王之子】的陷阱已经解除。
    甚至都用不少乌光宝绳,众人各自施展手段,横渡深渊裂缝——没有了红光的攻击,裂缝距离虽远,却也难不住众人。
    丁修正在研究乌光绳下方的盗洞…此时,他多少已经收起了对司空摘月的轻视之心——丁修从未正式见过司空摘月,只是在白钢公所的桉卷上看过司空摘月的调查资料。
    一个在白钢之城拾荒大半生,平平无奇的跳蚤市场摆地摊的,家里有个不懂事的老母亲,二百多岁沉迷直播不能自拔,还有个巨婴儿子,还有一百多年的白钢城房贷……看着都感觉很绝望的那种。
    可谁能想到,就是这样一个很绝望的小老儿,竟然有着通天般的挖坟掘墓的本事?
    “真的不能小看旁门左道啊……”感叹了声,丁修摆了摆手,“派两个人进去打探一下!”
    便见一名锦衣此时令名,直接押着一名工具人杀手,钻入了那盗洞之中。
    另一边,雨化田此时却与众人站在了一闪巨大的灰白之门前!
    两尊凋像所在的平台往上,有百级台阶,这之后一闪灰白之门耸立,九十九丈高。
    雨化田手掌按在了门扉之上,稍稍吐劲,只感觉劲力瞬间被大门所吸收,如泥牛入海,无影无踪。
    “暴力破门恐怕还会触发什么机关。”雨化田沉吟道:“不知优夜小姐可以破门之法?”
    如果无法开门,就只能走司空摘月走过的路了……但这老鬼显然早有准备,打算让人无路可走。
    女仆小姐此时站在巨门之前,往上打量而去,似在思考着什么。
    “大人请看,此处有一根突出的圆柱,不知道是何种材质……似乎是某种金属。”
    就在巨门左侧门扉的中线位置,有一根直径40CM左右,高1.2米的圆柱。
    女仆小姐闻声走去。
    只见圆柱的顶端之上,还立放了一枚如同眼珠般的白玉圆球……圆球浑然天成,竟是未经过任何的打磨,但圆球顶端还有一处圆孔凹槽。
    “这或许是开门的关键?”
    众人跟着走来,几名门客学者开始研究,各种揣摩与猜测。
    却见女仆小姐此时二话不说就取出了那枚【蜃龙之眼】,直接嵌入了圆球的凹槽之中……竟是严丝合缝。
    “这…这难道【蜃龙之眼】就是开启大门的关键?”
    几名学者不可思议地瞪大了双眼,只见【蜃龙之眼】嵌入之后,圆球缓缓地转动了几下,那圆柱柱体更是卡察一声,稍微身高了一个巴掌的高度……与此同时,灰白色的巨门上,开始浮现出了一道道笔直又曲折的光线……当虽有光线浮现时,出现在门扉之上的,宛如一颗光线所刻画而成的大树。
    “真的!门竟然有反应了!”
    “谁能想到,开启的钥匙就放在大门的旁边?”
    “你出门怕忘记带钥匙,会不会在旁边悄咪咪地放一把后备钥匙?”
    学者们你一言我一语,叽喳不停。
    大门门前柱子的变化,吸引了更多的人前来——但见柱子在升高了一些之后,又有了全新的变化。
    自【蜃龙之眼】处,透出了一道亮光,旋即化作了一块圆形的光屏——光屏如同天干地支罗盘,一圈圈交错来回转动。
    然而那光圈之中浮现的,并非天干地支,赫然是一个个的【0】与【1】……
    “这是…什么?”闻多瞪大了眼睛,“闻某从未见过如此奇特的盘数!”
    “二进制。”洛公子的声音此时轻轻响起,旋即看了眼女仆小姐,“能解开吗。”
    “我尝试一下。”女仆小姐点点头,便直接伸出手指,轻触那圆盘上的数字。
    二人对话,旁若无人。
    雨化田此时目光示意,让那几名学者退让,免得打扰……他也静观其变。
    “大人,什么是二进制?”丁修此时凑到旁白,低声问道:“小人愚昧。”
    ——洒家也不知道哇……
    雨化田不动声色道:“你很清闲吗,盗洞那边的情况如何了?”
    丁修心跳一紧,连忙说道:“已经派人前去打探了,目前还没有回来。”
    “司空巨呢?”雨化田忽然一皱眉头。
    因为他发现,女仆小姐在破解圆柱机关,几乎吸引了所有的注意了。
    “看管着呢。”丁修道:“大人放心,他带着抑制器,又如此怕死,不会有……人呢?”
    只见困住司空巨的地方此时已经空无一人……不仅仅司空巨不见了,就连那根乌光宝绳,此时也一并消失了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