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

禁忌书屋

分卷阅读6

作品:我男人的白月光回来了  |  分类:修真小说  |  作者:办小年

    我男人的白月光回来了 作者:办小年

    分卷阅读6

    现在他回来了,哥你很开心吧,他回国第一件事就是见的你,你还特意穿了你说你不会穿的那件大衣,我都看见了,你们去黄山也是一起的吧,我也知道。”

    “哥,你不用担心我识趣,我都知道的。”

    “所以,哥,你自由了。”

    薛承洲手背上有些灼烫,是池裕的眼泪,他力气大,抱着池裕转了一下,让池裕面向他。

    他看着池裕哭得红眼眶红鼻头的可怜样,心里鼓着气一下就散了,心软得一塌糊涂。

    薛承洲凑近池裕,一只手温柔地用纸巾帮池裕擤了鼻涕,擦了眼泪,一只手轻轻拍着池裕的背,然后他头抵着池裕的头,亲昵又温柔,他轻声说:“你不知道。”

    池裕被薛承洲的温柔泡住了,整个人都有些傻呆呆的反应不过来:“我不知道什么?”

    “你不知道我爱你。”

    “啊?”池裕愣住了,心里又喜又懵,脑袋就好像都装满了浆糊。

    你也不知道,你最初喜欢的不是我,你更不知道,比你喜欢我我更早爱你。

    ……

    苏柏杨之前那次本来想约的是池裕,他订好了餐厅,想给池裕打电话的时候,发现当年因为他的不告而别,池裕一气之下就把他的联系方式都拉黑了,他也因为自己的心思,没有主动联系池裕。

    可是一回忆,池裕多年前的电话号码他都牢记于心,他拨通了池裕的电话,却被通知已经是空号了,于是无奈之下便打给了薛承洲。

    等到了地方,苏柏杨就看到了来赴约的是薛承洲,眼中闪过了一丝可惜和了然,旋即他就看到了薛承洲身上的大衣,笑着道:“好久不见,大衣挺好看的。”

    薛承洲微微颔首:“好久不见,这衣服是小裕特意帮我挑的。”

    薛承洲特别小心眼地强调了一下“特意”两个字,然后脸色不变地开始扯谎:“小裕和同事有约,所以我陪你吃吧。”

    薛承洲知道苏柏杨回国的时候,心里就下意识地不想让苏柏杨和小裕见面,哪怕他知道他们是兄弟迟早会见面的,可他还是想能拖就拖,他还记得苏柏杨当初离开的时候小裕有多伤心,他也记得苏柏杨当初离开真正的理由,所以一听苏柏杨预约的餐厅,就直觉苏柏杨心怀歹意。

    苏柏杨见薛承洲一脸防备的模样,扫了眼餐厅里坐着的一对对情侣,心里叹了口气,突然之间就真正地释然了,他缓声说:“这次回国,我就不走了,我已经想通了,以后,小裕只会是我的弟弟。”

    “希望如此。”薛承洲扬了扬唇,眼中却是带着警惕和威胁。

    苏柏杨“啧”了一声:“得了,别得了便宜还卖乖,我弟弟到头来居然被你给叼走了,亏我当初还拜托你一定要照顾好我弟弟,我没打你一顿都好了!”

    薛承洲闻言不由微微一笑,脸上是显而易见得温柔和宠溺,好脾气地点了点头:“没办法,我运气好。”

    欠揍!苏柏杨毫不客气地翻了个白眼:“当初是谁和我凑一起好几年的?”

    “嘁,我要是知道你心思和我一样,我才不会和你凑一起。”薛承洲笑着说。

    苏柏杨听了笑出了声,然后一边吃牛排,一边感慨着回忆了一下年轻时候的傻逼岁月,薛承洲听了也笑了起来。

    往事已去,一笑泯恩仇。

    当天薛承洲若无其事地回去,他看着池裕因为胃疼在他怀里撒娇哭唧唧的小模样,心里又怜又疼,揉着池裕的肚子,抱着池裕不肯撒手。

    他不是一个善于言辞的人,也不会什么甜言蜜语,他也从来搞不来浪漫,他与苏柏杨截然不同。

    薛承洲第一次听到池裕表白的时候,心里是欢喜的,可是从云霄掉落到泥地里只需要一秒。

    “哥,我喜欢你,从那次迷路你找到我的时候,我就喜欢上你了,而且,我可喜欢你穿白衬衫了。”

    池裕说的那次迷路薛承洲知道,那是池裕刚上初中没多久的事情,然而那次实际上最先找到池裕的是苏柏杨,只不过当时苏柏杨让薛承洲去池裕那,自己跑去找恶作剧池裕的人干架。

    薛承洲以前走的是阳光运动系,体育细胞极好,各种校队,一度可以走体育生特招,他从来都是一身运动服。

    直到有一次,他听到苏柏杨对他笑着说:“我弟弟啊,说我穿衣风格挺好看的。”

    然后从那天起,薛承洲鬼使神差地学着苏柏杨的穿衣风格,也穿起了白衬衫。

    薛承洲做不到自欺欺人,他没法告诉池裕这些,他甚至一瞬间想远离池裕,于是他抿着唇,沉着脸,半响说:“池裕,我不会喜欢你的,我只喜欢苏柏杨。”

    他以为这样池裕就会走了。

    但是池裕红着眼,像还没长大的孩子一样扯着的他的手臂对他说:“可我喜欢你呀。”

    霎时间,心上淤泥开了花,大抵他就是这样卑鄙的一个人,所以既然这样,他就再也没法放开了。

    作者有话要说:

    他们三之间就是一笔狗血烂账,苏柏杨因为是兄弟所以喜欢说不出口,薛承洲因为喜欢池裕的时候池裕太小了,觉得自己太禽兽了,后来又以为池裕喜欢的是苏柏杨,所以也说不出口,两个故意凑在一起,其实都抱着各自的小秘密,都欲盖弥彰。

    最后只有池裕说出口了。

    么么哒!

    想新文想得头晕脑胀,还是写短文快乐。

    第5章 第 5 章

    “你不知道我爱你。”

    不期然脑海里浮现出薛承洲说这话的模样,深邃的双眸微微泛红,眼中满满的只有池裕,没有多说一句话,声音都是低沉而温柔的,却炸到了池裕的心尖,令池裕说不出话。

    平日里池裕咋咋呼呼得厉害,对着薛承洲也一直都自诩大老爷们,时不时会故意扔下脸皮子,流里流气一番,可对上薛承洲,池裕总是不由自主地带着虚张声势,生怕薛承洲一个细究,就把他纸灯笼一下子扎破了,看起来百毒不侵的样子,实际上就是个不堪一击的纸壳子。

    猛然一听薛承洲这么说,池裕就像被扔进蜜罐头里似的,嚣张都忘了嚣张了,纸壳子就被蜜水浸软了,乖成一团。

    见着池裕呆愣,薛承洲吻了吻池裕的眼睛,像是在吻倾世珍宝,他声音变得有点哑,哑得挠人心眼:“小裕,你好好看看我,好么?”

    看什么?池裕有些闹不明白,他一只手漫不经心地在大砖块手机上划着,一只手托着下巴。

    消息提示音一响,手机上多了一条扣扣消息,来自

    分卷阅读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