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

禁忌书屋

分卷阅读7

作品:我男人的白月光回来了  |  分类:修真小说  |  作者:办小年

    我男人的白月光回来了 作者:办小年

    分卷阅读7

    学生王舜,王舜显然是个会员,小孩子都兴弄个扣扣会员,气泡都是五颜六色的,头像也满是装饰,王舜的气泡是一个黑色边框白底带着一个“wow”字眼的气泡,头像上有个皇冠的挂饰,看起来就像是个年轻人。

    王舜:池老师,您的课件有纸质版的卖么?或者电子版给我一份呗?谢谢老师!

    池裕看到了就将电脑里的课件整理了一下,压缩在一起,然后发给了王舜。

    刚发过去,那边王舜很快就回复了:哇!谢谢池老师!您赏脸,一起吃个饭呗![比心]

    池裕看到这条消息,指尖蓦地一顿,他扬了扬唇,他看着王舜,就想到了他过去的自己。

    少年人的欢喜总是含蓄又热烈,满是真挚,又有着含羞带怯的别扭。

    池裕知道自己喜欢薛承洲的时候,薛承洲还没有和苏柏杨在一起,那会儿池裕刚喜欢一个人,又是欢喜又是惊慌。

    他看着薛承洲觉得哪里都不自在,却又舍不得见不到薛承洲,每次都会跟着苏柏杨一起去见薛承洲,苏柏杨那时候就一直和薛承洲是同班同学,同样都是天之骄子,两个人年纪不大,却都已经谈起了大人的事,什么新科技,什么创业。

    池裕一概不懂,但他想看薛承洲,他就粘着苏柏杨,苏柏杨对池裕是很好的,几乎称得上是有求必应,池裕就算是想要天上的星星,苏柏杨都会去想办法买个卫星给池裕。

    于是苏柏杨去哪儿,都会带着池裕,那时候池裕成天就是一口一个“柏杨哥哥”叫得欢快。

    薛承洲喜欢c家的香水,池裕便会拐着弯子对薛承洲发消息:“哥,柏杨哥哥想要一个xx香水,我零花钱不够,你帮我买一个呗,地址是xxxxx。”

    最后池裕收到香水后,便会把每件衣服的袖子都喷一下,同款情侣香水get√

    薛承洲喜欢吃一个小巷里的私房菜,池裕便会拉着苏柏杨说:“柏杨哥哥,你不是喜欢吃那家的糖醋排骨么?我们一起去吃啊。”

    最后池裕坐在位置中间,一块排骨夹给苏柏杨,再夹一块给自己,然后才很不经意地又夹了一块给薛承洲,自己咬下去,酸味是没吃到,满嘴都是甜的。

    这样的拐弯抹角,不坦率却又固执。

    那会儿的薛承洲和现在的薛承洲不一样,话虽然同样不多,却很会笑,一言一行中都透着朝阳的味道,暖洋洋的,无论池裕做了什么,薛承洲都会弯着眉眼,咧嘴一笑,一笑池裕就忍不住看一眼又偏头,由心酥软到了骨子里。

    一开始池裕以为薛承洲是对着他笑,后来等到薛承洲和苏柏杨在一起了,池裕蒙着枕头哭了一宿,才承认原来薛承洲是对着苏柏杨笑。

    池裕那么喜欢薛承洲,第一个喜欢的就是薛承洲,发现自己喜欢薛承洲后,第一个想法就是以后和薛承洲结婚。

    可是如果和薛承洲在一起的人是苏柏杨的,是柏杨哥哥的话,池裕却愿意祝福他们。

    如果说薛承洲是池裕年幼时洒进来的阳光,让池裕能够沐浴着阳光,向着阳光奔跑长大的话,那么苏柏杨就如同他的名字一样,是池裕的可以倚靠的参天大树。

    苏柏杨从第一次见到池裕,哄着池裕叫他哥哥以后,便对池裕一直都很好。

    池裕还在池家的时候是被池家宠大的,妈妈负责给钱,外公外婆负责宠,上小学的孩子,连穿衣服有时候都懒得穿,娇惯得厉害。

    苏柏杨秉承着自己母亲家百年世家的家教,对着池裕极为严苛。

    但苏柏杨是个有办法的,小小年纪打一棒子给颗枣就玩得贼溜,他不会纵着池裕养成坏习惯,反而会有耐心地教池裕各种礼仪,教池裕如何改掉各种恶习。

    池裕从小就是一个很通透的人,他初时尚且还会因为不懂事,用脚踢苏柏杨,对着苏柏杨做鬼脸,扬着下巴趾高气昂地道:“坏哥哥!”

    后来在无意间听到苏家阿姨对着苏柏杨道:“少爷,又何苦管小少爷管这么严,凭白多了一身埋怨。”

    彼时,苏柏杨挺着他松柏般笔直的背,温文尔雅的脸上难得露了生气的神色,他的语气比教导池裕的时候要严厉得多:“他是我弟弟,是我最重要的弟弟。”

    只那么一回儿,苏柏杨严肃的模样,认真的语气就让池裕记住了,并且开始琢磨,还琢磨透了。

    琢磨透了的池裕就知道苏柏杨的好了,他知道苏柏杨是真的把他放在心里了,苏柏杨明明是他哥,有时候又客串一下他的亲生父母,一个人竭尽可能的给予了他三份的爱。

    那以后,池裕就一口一个“柏杨哥哥”叫得欢快,那是他的底气,他的依靠,他叫得理直气壮又无比自豪。

    所以当得知苏柏杨和薛承洲在一起的时候,池裕就是哭了一宿,然后让自己放弃,他发自内心地希望这两个对他而言最重要的人能够在一起好好的。

    尽管有的时候会控制不住心中酸涩,但池裕拿得起放得下,在他们在一起的那四年里,他都表现得极为自然。

    直到有一年过年,那是在池裕高二的时候,苏柏杨和薛承洲那会儿也大三了。

    那一天他们一边打牌一边喝酒,过的惬意又平常。

    那晚薛承洲喝醉了,倒头就睡,苏柏杨一边笑话薛承洲的酒量浅,一边让池裕和他一起把薛承洲抗进客房。

    等两人满头大汗的出来后,苏柏杨从酒柜里拿出了两瓶红酒,对着池裕手一扬:“我们哥俩再好好喝一会儿?”

    池裕点了点头,池裕酒量也并不是很好,但那天苏柏杨只给了池裕一小杯,剩下的都自己喝了,一瓶又一瓶。

    “哥哥,你醉了。”池裕看着脸颊泛红,眼神迷离的苏柏杨叹了口气。

    苏柏杨嘴角噙着笑,对着池裕招招手:“小裕,过来,让柏杨哥哥抱抱你好不好?”

    池裕权当苏柏杨要撒酒疯,上前由着苏柏杨抱住,突然颈间一湿,池裕一开始以为是苏柏杨的汗,后来就听到苏柏杨闷声哭着,一开始哭得很小声,后来就越哭越大声。

    池裕一下就愣住了,苏柏杨在他眼里一直都是完美无瑕且强大无比的,他听着苏柏杨的哭声就有些急:“怎么了?哥哥你怎么了?”

    “小裕,我好累,我玩不下去了,这游戏真无聊啊……”苏柏杨低声说着,像是呢喃。

    池裕听得一头雾水:“什么游戏?”

    苏柏杨抬起头,看着池裕,水光潋滟,他伸出手指,点了点池裕的唇:“恋爱游戏,我和池裕是打赌在一起的,我说要不要玩

    分卷阅读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