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

禁忌书屋

分卷阅读8

作品:我男人的白月光回来了  |  分类:修真小说  |  作者:办小年

    我男人的白月光回来了 作者:办小年

    分卷阅读8

    一下?他说好,可我根本就不喜欢他,我玩腻了……”

    一道惊雷就炸响在池裕耳边,池裕还没弄清发生了什么,第二天苏柏杨和薛承洲就回到了大学所在。

    而整整一年,无论池裕发消息打电话发邮件,苏柏杨都置之不理,池裕忙着准备高考,也没法跑到他们的大学去。

    等池裕高考完,苏柏杨和薛承洲和平分手,苏柏杨时隔一年终于回复池裕:小裕,哥哥走了。

    没有交代的离别对池裕而言都是没法忍受的不告而别,池裕一气之下拉黑了苏柏杨的所有联系方式。

    大学四年是没有苏柏杨的四年,一直陪伴池裕的是从来都没有离开过的薛承洲。

    苏柏杨是池裕几乎快变成本能依靠的大树,结果大树突然就离根跑了,倚靠大树的池裕跌了个趔趄,手足无措。

    而薛承洲本来仅仅是池裕的阳光,又默不作声地长成了池裕的大树,事无巨细地照顾着池裕,沉默寡言,却又细心周到,池裕青春期萌动的花苞,又一次为薛承洲绽放,脱去少年时的青涩别扭,池裕绽开得娇艳而勇敢,义无反顾。

    孤勇的花会发光,光亮动人,照得薛承洲想给池裕打造一个盒子,把池裕藏得严严实实。

    作者有话要说:

    比心心么么哒!还有一半,再来五章,就完结了2333争取再来五章,没有就又是一个草垛了hhhhh

    第6章 第 6 章

    池裕十分严谨认真地回复了王舜的约饭邀请:不客气,我爱人已经帮我准备好午饭了,谢谢了[微笑]~

    用的是在年轻人看起来是“呵呵”意思的系统自带微笑表情,将手机往包里塞的时候,池裕突然又一瞬间感慨自己似乎是真的有在长大。

    曾以为长大必须要是一夜之间的,变化得明明白白,然而很多时候,仅仅是一瞬间的事情,就又会深刻地感受到自己长大了,感受到长大是有痕迹的,只不过这痕迹藏着每一个点点滴滴的角落里。

    像是曾经池裕聊天从来都要必备表情包,各种网络流行语他总是最早用上的那一批,和薛承洲聊天的时候,有时候薛承洲在他看来就傻乎乎的,发过去一个“23333”,薛承洲还回一本正经地给他支付宝转账23333,然后问他够了么?

    久而久之,池裕渐渐聊天少了这些用语,归于了最简单的日常交流,竟然也不会觉得乏味无趣。

    池裕漫不经心地想着,踏着步子向校外走去,等到他走到家的时候,没有在鞋柜里看到薛承洲的鞋,有些奇怪,明明鼻尖都是诱人的美食香气。

    “没有回来么?”池裕自言自语地将包放下,然后就走到餐桌边,就看到了餐桌上摆了三菜一汤,红烧肉、茄子烧豆角、番茄汤是他喜欢的,还有一道海鲜豆腐是薛承洲喜欢的,但也是他会吃的。

    看着池裕就情不自禁笑了,他进卫生间洗了洗手。

    一出来就看到了薛承洲已经坐在餐桌旁等他,背挺得笔直,看到他就对他微微嘴角一扬,薛承洲笑得很浅,可当窗外的阳光洒在他那抹笑上的时候,又显得格外的温柔。

    池裕当初和薛承洲一起装修的时候,本来大餐桌应该靠着墙放,可那天休息的时候,临时在餐桌上吃了饭,当时也是正好有抹阳光照进来,让薛承洲整个人都看起来暖洋洋的,当即池裕就不由脱口而出:“我们这桌子就这样放吧?行不?”

    彼时,薛承洲没有问为什么,像是根本不在意缘由一般,却将挑好刺的鱼放到了池裕的碗里,然后点了点头,犹如可有可无一般漫不经心地说:“行呀,赶紧吃饭吧。”

    当时池裕心里又是欢喜又是心酸,欢喜于薛承洲的任他折腾,他能把这房子打造成他想要的模样,又心酸于薛承洲毫不过问的同意,宛如完全不在意一般,所以才会无论怎样都行,因为他不会把这里当成他想要的家。

    “傻愣着干什么?赶紧吃饭吧。”薛承洲对池裕招了招手,等池裕坐下后,先是帮池裕盛了碗汤,递给了池裕后,叮嘱道,“先喝汤,再吃肉。”

    池裕点了点了头,老老实实地慢慢喝着汤,薛承洲做菜就和薛承洲老妈子的叮嘱一样,特别注重养生,十分得清淡,少盐少油,池裕本是不习惯的,但他是个厨房废,只有被投喂的份,没有加盐的本事,这一晃好几年过去了,曾经喝起来有些味淡的汤,也变得清淡适宜,一口喝下去,鲜美又暖和。

    不仅仅是喝汤,和薛承洲在一起后,池裕才发现薛承洲简直就是一个老年人作息,又特别注重健康养生。

    一开始池裕虽然不习惯,但是他喜欢薛承洲喜欢得紧,那时候虽然还没被吃干抹净,也会想着努力怎么和薛承洲生活节奏一致,去观察薛承洲都是几点睡的,几点起的,这样就可以一起入睡,一起醒来,入睡前看到的最后一个人是对方,醒来后看到的第一个人也是对方。

    透着一股子带着刻意的浪漫味道,但池裕甘之如饴,对于夜生活丰富的他而言,早点和手机分手安眠,真的是困难,定了一排闹钟可能也醒不来,每次失败,都会特别懊恼,如此反复,最后反倒让自己睡都睡不好,黑眼圈都多了一圈。

    直到有一天,他放假了,薛承洲说带他去一个地方,他满是愉悦地点了点头,临行前还特意敷面膜各种捯饬,务必让自己第二天容光焕发。

    第二天还穿得能有多张扬就有多张扬,带着傻笑的模样,活脱脱就是一只开屏的孔雀。

    结果一到地方,池裕傻眼了,薛承洲居然带他来到了一座坐落于深山老林中的寂静无人的寺庙。

    古庙清幽,绿树荫荫,只不过人烟稀少,反倒令庙宇与深山融为一体,安静又平淡。

    开着屏的花孔雀池裕瞬间就夹紧了色彩斑斓的羽毛,整个人一言不发,倒不是不开心,只是有些手足无措,这里太静了,静得让他都不好意思叽叽喳喳地开口。

    先出声的是薛承洲,他像是一个大哥一样拍着池裕的背:“我之前在这里修行过一个月。”

    “修行?”池裕眨巴着眼睛,满眼都是好奇,“你想出家么?”

    薛承洲轻笑了一下,摇了摇头:“不是,是静心,寻找一个自我。”

    池裕还想问更多,他想问薛承洲为什么要来静心,是因为苏柏杨离开了么?又想问是什么时候的事,为什么他都不知道?

    但池裕的话还没有问出口,一个穿着灰色长衣,面容慈祥柔和的僧人走了过来,对着他们二人作了个揖,声音平淡无波

    分卷阅读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