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

禁忌书屋

分卷阅读15

作品:我男人的白月光回来了  |  分类:修真小说  |  作者:办小年

    我男人的白月光回来了 作者:办小年

    分卷阅读15

    回,发现自己被拉黑了也只能扯了扯嘴角,抿一口酒,看似漫不经心地笑笑,心口却一阵一阵地泛疼。

    但关于池裕的一切他都知道,他下意识地让自己生命里有一部分是属于池裕的,池裕是他的玫瑰花,是他的。

    直到有一天,他接到了一个电话,来自薛承洲的:“苏柏杨,小裕很想你,你什么时候回国?”

    “你以什么身份说这话?”苏柏杨手中把玩着一把木仓,他扣下了扳机,瞄准了不远处的靶子。

    薛承洲在电话那头淡淡地说:“小裕的丈夫,你的弟夫,哥。”

    “砰——”地一声,正中红心,苏柏杨沉默了一会儿,一言不发地挂了电话,拿出了手机,看了一圈关于池裕最近的日子,资料显示池裕最近都过得很开心,没有一点想念他的迹象。

    终于,有他不知道池裕的想法的时候了……苏柏杨扬唇一笑,笑着笑着就哭了。

    ……

    来年新年,城堡张灯结彩,满是喜气,久违地有了年味。

    他的少年对他张开了手臂,像是曾经无数次迎接他的模样,对他笑着说:“柏杨哥哥,欢迎回来。”

    苏柏杨点了点头,轻声说:“嗯,我回来了。”

    我会住在其中的一颗星星上面,在某一颗星星上微笑着,每当夜晚你仰望星空的时候,就会像是看到所有的星星都在微笑一般。

    作者有话要说:

    章初和章末的两段话都来自《小王子》,比心心你们么么哒!

    私心里我还是很喜欢苏柏杨的qaq

    第11章 第 11 章

    “先生,您好,是这个尺寸没有错么?”

    “嗯,是的,谢谢!”薛承洲穿着一身白衬衫,高定黑西装,脚踩一双黑皮鞋,淡声地回答了对面女士的问题,右手大拇指交叠在食指上,这是他紧张时会有的表现。

    “好的,先生,原材料的话大概要过一周时间才能送到,到时候我们会联系您,今天我们可以先上一节练习课试试,您看可以么?”

    薛承洲抿了抿唇,他淡声问道:“大概需要上几分钟?”

    “因为我们练习课的款式都会选择比较简单的,材料也是最基础的纯银,所有工序下来,大概需要一到两小时左右,当然您正式做的那枚,设计部分会有我们专业的大师和您一起制作,不过加上您还需要钻石的加工,大概就需要十几个小时的精制作。”

    薛承洲看了眼表上的时间,距离池裕下课还有两个半小时,应该来得及练习一次,于是他点了点头:“那先上一节练习课吧。”

    “好的,先生,请您跟我们往这边来。”

    退火、刻字、裁剪、焊接、打磨几道程序下来,薛承洲大致明白了该怎么做戒指,他学东西向来快,一般根本都不需要练习,但这不一样,但凡是要给池裕的,他都想要最好的。

    等薛承洲到家的时候,他看了眼表,动作迅速地从冰箱里拿出了一些上午就准备好的食材,洗净放到一旁,然后就收拾了一下东西准备去接池裕,明明才和池裕同居过了一个月的时间,这一连贯的动作他做得娴熟又满足。

    如果可以,池裕的一切他都想亲自经手,让池裕的所有都打满了属于他的印记。

    车开到校门口的时候,薛承洲一眼就看到了正要出校门的池裕,他摇下了车窗,对着池裕招了招手,池裕小跑过来,干干净净的模样和学校里的大学生并没有什么区别,这么多年,池裕都仿佛从来没有变过,始终干净纯粹。

    池裕一上车,薛承洲就将车上的温水递给池裕,温声说:“先喝点水吧,润润喉咙。”

    池裕点了点头,老老实实地喝了,然后过了一会儿,池裕问道:“阿承,你下周是不是要出差去m国?”

    出差是要出的,但更重要的还是要花两天时间做戒指,薛承洲点了点头,然后一边目不转睛地看车,一边轻声问道:“怎么了?阿姨我已经找好了,都是你喜欢吃的菜,内衣内裤不想洗,又害羞给阿姨的话,就放在卫生间蓝色那个篮子里,床单我今天已经换过了……”

    “内裤我会自己洗的!”池裕轻哼了一声,薛承洲不用转头都可以想象池裕略微害羞又张牙舞爪的小模样,他心里有些痒痒的,然后又听到池裕说,“算了,等你到了那边,我再和你说吧。”

    薛承洲“嗯”了一声,没有追问,池裕不想说的事,他从来都不会逼池裕说。

    几天后,薛承洲下了飞机,给池裕发了个平安到达的短信,然后就收到了原材料已经到了短信,他回了个消息。

    不一会儿就接到了池裕的电话:“阿承你到了么?”

    “嗯,我到了,”薛承洲笑着说,m国此时已经是深夜,月朗星稀,所幸夏天不是很冷,他准备去拿行李,然后就听到池裕在电话那头说,“那你要注意安全,早点休息,明天加油~”

    “对了,那个混蛋,这两个月都在那边,你要是关心他的话,可以去看看,他不怎么喜欢吃西餐,我在你包里放了一瓶老干妈,还有两包火锅底料,你可以给他……”

    “嗯,好的,我先去拿行李了。”薛承洲应了一声,然后就挂了电话,他深吸了一口气,握着手机的手捏得有些紧。

    池裕说的那个他指的是苏柏杨,是池裕亲哥哥,池裕总归是要关心的,薛承洲这样想着,眉头却紧紧皱起,最后他干了一件很幼稚的事情,拿行李的时候把老干妈和火锅底料拿了出来随手递给了自己的秘书:“给你们吃。”

    结果等快要离开m国的时候,他还是跑到了中国超市随便买了一瓶辣椒酱,两包火锅底料,邮寄给了苏柏杨,他到头来还是担心池裕会难过,会生气。

    回国的时候,他直接去了做戒指的地方,设计稿是早就定下来的,是一棵树,树下有朵小花,树乍看像一个汉字,是薛承洲的“承”,小花乍看像英文字母“y”,是池裕的“y”。

    十几个小时的飞机他都没合过眼,他该休息的,可是他跟着大师一步一步地认真做戒指,清醒地厉害。

    是他先找到池裕的,是他先遇到池裕,是他先被池裕叫哥哥的,明明都是他先的……

    薛承洲以为自己早就忘了,可是他仍记得第一次见到苏柏杨的时候,是在他们学校门口。

    当时下了课,他背着书包,向校门口走去,他一眼就看到了手里拿着一根棉花糖,眼角弯弯的池裕,薛承洲不由就跟着扬起了一抹笑,他感觉洒在池裕身上的那抹阳光洒在了他心上,让他

    分卷阅读1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