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

禁忌书屋

120. 我们,有救了!

作品:我的师门有点强  |  分类:高干文  |  作者:木牛流猫

    街道上瞬间一片混乱。
    这群人族修士的数量并不算少,足足有三十人之多,此时混乱起来后,整个队伍就变得跟没头苍蝇似的,四处乱跑起来。
    苏安然和青玉、空灵三人彼此面面相觑。
    倒是让他们三人完全没有预料到陶英,反而开口了:“圣贤云:每临大事有静气。”
    不得不说,酒饱饭足状态下的陶英,这双手负于身后,一副昂首挺胸的模样,倒是真的看起来有几分人模人样——假若此前没有见到陶英那“贪生怕死”一幕的话,苏安然等人说不定还真的会被这个读书子弟的伟岸形象给骗到。
    一道金色光芒从陶英的身上一闪即逝。
    然后化作一片金色的光雨,洒落到街道上这群陷入混乱状态的修士体内。
    下一刻,这些修士就开始变得冷静下来了。
    这一幕真的是让苏安然感到万分的震惊。
    他此前没有和儒家弟子打过交道,所以对儒家弟子的情况都是属于“道听途说”的范畴,因此也就导致一直以来儒家弟子给苏安然的形象都是一群一根筋的铁头娃,只要见到妖族就会陷入失智状态,全然不去考虑能不能打得过对手。
    但现在看陶英的表现,苏安然就知道错得相当离谱了。
    “圣贤派与游学派不太一样的。”大概是猜到苏安然在想什么,陶英多嘴又解释了几句,“百家争鸣的圣贤派,有着他们自己的表现方式。那些末流学派不说,单说兵家,就是以战阵之道而出名,哪怕这些一盘散沙一般的修士,在兵家修士的手上,也能够在很短的时间被整合成一支战阵修兵,或许无法在这秘境里横冲直撞,但自保绝对绰绰有余。”
    苏安然对这句话不置可否。
    他可是听过自己五师姐王元姬对兵家的评价:一群只会纸上谈兵的蠢货。
    原本混乱的修士人群,在冷静下来后,很快就有人发现了苏安然的不同,然后开始试探性的靠拢过来。
    “你们怎么还在这?!”
    一声惊呼猛然响起。
    苏安然望了一眼,发现居然是自己的老熟人。
    苏嫣然。
    这次被挑选来参加雏凤宴的三位潜龙里,苏嫣然便是其中之一。不过此前因为一直都在凰境,然后离开后便遇到了天穹秘境灾变的情况,因此双方实际上并没有互相碰过面,苏嫣然也并不知晓苏安然来了秘境。
    说实话,苏安然在这种情况下和苏嫣然相遇,他还是有些微的尴尬。
    “苏安然!”苏嫣然在看到苏安然的第一眼,瞬间就懵了,脸上先是一阵错愕,然后便是惊恐,接着才是绝望。
    苏安然表示,自己真的没想到,居然能够看到如此精彩绝伦的变脸特技。
    “苏仙子,这不是苏大魔头,这是真正的苏安然。”有人开口了。
    “是啊是啊,你看,他身上的衣服颜色都不一样。”一名稍稍年长一些的修士急忙开口说了一声,“这衣服不是黑色的。”
    一群人七嘴八舌的争相表明眼前的这个苏安然,并不是他们口中所谓的“苏大魔头”,看得苏安然很有一种错乱感。
    苏嫣然幽幽叹了口气。
    她当然知道眼前的苏安然不是假的。
    在她看到苏安然的身边跟着青玉和空灵,还有那名儒家弟子的时候,她就知道这个苏安然是真实的,而不是自己的恐惧之情所幻想出来的幻魔苏安然。但也正因为如此,所以苏嫣然才有那种绝望的神色:如果只是秘境的异常变化,导致此地被虚空域外魔气息污染,她其实并不是特别担忧和害怕,因为她相信肯定有人能救。
    但苏安然真身在此……
    苏嫣然就真的不抱任何期望了,她觉得这个秘境真的要玩完了。
    而且搞不好,自己等人可能也要死在这里。
    毕竟,现在玄界里一部分“有幸”和苏安然同行过一个秘境的那些修士所组成的圈子里,都流传着这么一句话:天灾过后,寸草不生。
    顺便一提,这个隐私性极强的圈子名称是“后福会”,取自“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的意思——毕竟能够苏天灾进入同一个秘境然后还能完完整整的离开,就真的是大难不死了。
    苏嫣然可悲的发现,自己很可能成为“后福会”里唯一一位两次和苏安然进入同一个秘境的人——她可没有苏安然那些妖孽师姐那么强的实力,没看她这次来参加雏凤宴都是天穹梧桐秘境赏脸,给了她一个“潜龙”的名头,才让她有资格来的嘛。
    “我怎么总觉得你的眼神不太对劲。”
    “苏先生,您想多了。”苏嫣然一脸恭敬,眼里的绝望之色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崇敬和高兴,“我本以为自己可能到此为止了,却没想到居然还能在这里遇到先生,这真的是太好了。……嫣然总算没有辜负这些修士的期待,完成了对他们的承诺,只是接下来可能就要麻烦苏先生了。”
    苏安然微微一愣,他感到一阵头皮发麻。
    他现在最不想遇到的,就是幻魔了,却没想到居然从苏嫣然这里接了个麻烦过来:“你跟他们许了什么承诺?”
    “若非苏仙子劝我们不要放弃的话,恐怕我们早就已经死了。”
    “是啊,多亏了苏仙子仗义,才救了我们这么多人。”
    “苏仙子,你真是个大好人。”
    一群人七嘴八舌的说了几句后,突然就变成了对苏嫣然的称赞,纷纷对她表示感谢。
    苏安然也是一脸的无语。
    他趁此机会扫了一眼这群修士,发现这群修士的实力还真的不怎么样,都只是初入凝魂境而已,完全不够格参加雏凤宴。但看了一眼他们身上衣袍上绣着的花纹,他便知道这群修士都些是什么人了:药王谷和万宝阁的修士,他们来参加雏凤宴并不是因为他们是天骄,而是来见识下外界的炼丹和炼器手段,算是属于交流会那种。
    这样一群修士哪怕心中有所畏惧,但通常也不会是什么太过可怕的东西,以苏嫣然此前在瑶池宴表现出来的实力,她还是能够比较轻松的应付。毕竟,再不济这里有这么多的丹师和器师,只要能够源源不断的给苏嫣然提供丹药和法宝,在不遇到地仙境实力的敌人,这群人是不太可能遇到问题的。
    不过现在……
    苏安然望了一眼苏嫣然,沉声道:“你……的幻魔该不会是我吧?”
    苏嫣然脸色微红,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昔年天元一幕,苏先生您在我心目中留下的印象实在过于深刻了。”
    苏安然瞬间就懂了:“畏惧吧?”
    苏嫣然没有说话,只是头低得更低了。
    “不是,我不是责怪你的意思,是这幻魔的诞生方式非常特殊。”苏安然急忙开口说道,“畏惧还是敬仰,会导致幻魔的实力有很大的变化。”
    “是畏惧。”苏嫣然有一种被人当面打脸的感觉,但她也分得清事情的轻重。
    “那还好。”苏安然呼出一口气。
    当年在天元秘境的时候,他的实力并不强,之所以后来能够活下来,纯粹是靠外力帮助,所以此刻在听闻了苏嫣然话语里的意思后,苏安然就已经分析出来了,那只幻魔不足为惧。
    以他如今的实力,要对付这只幻魔那绝对是绰绰有余的。
    “行了,接下来就交给我吧。”苏安然大手一挥,一脸豪迈的说道。
    青玉神色古怪,嘀咕了一声:“每次苏安然这么信心满满的时候,我就总觉得有些不太对劲。”
    空灵望了一眼青玉,一脸不解的问道:“为什么?……苏先生很厉害的。”
    “我没说他不厉害。”青玉叹了口气,“他厉害是厉害,但每一次他信心满满的时候,就好像总有意外发生。……我也不知道是他现在修为更高了,心境膨胀,还是其他原因。但我总觉得,周围给我的感觉很不妙……”
    空灵愣了一下,然后才神色古怪的望着青玉,缓缓说道:“青玉,我觉得你……还是不要说话比较好。之前你觉得不对劲,这秘境就变成这样了,现在你觉得不对劲,我怕一会又会有什么我们无法理解的意外情况发生。”
    “这是我的问题吗!”青玉瞬间就怒了,“明明是苏安然的问题!他可是天灾,天灾啊!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天灾!”
    空灵摇了摇头,道:“苏先生怎么可能是天灾呢,都是外界在中伤他。我和苏先生一起外出历练那么久,也见到他毁了什么秘境啊。试剑楼那次是内里的器灵想要脱困,与苏先生何关?幽冥古战场,还是苏先生救的人呢,如果是这种秘境的话,毁了不是正好吗?”
    青玉气得浑身发颤。
    她觉得空灵简直就是不可理喻,整个人脑子都坏掉了!
    “苏先生说了,玄界皆是人云亦云,只会风评害人,能够真正保持自己想法不盲目跟从的人,太少了。”空灵叹了口气,一副悲天悯人的模样,“苏先生说了,我们在要求别人如何之前,应该先做好自身。我现在没办法让别人都保持自我,但起码我可以让自己保持自我,不去人云亦云!”
    青玉无语了:“你跟苏安然,真的是一个敢说,一个敢信。……就你这脑子,居然还能活到现在还没被人骗了,简直就是祖坟冒青烟吧。”
    “苏先生说了,只要不盲信,多留几个心眼,就不会被人骗。”
    “苏先生说,苏先生说……你不去儒家,真是太可惜了!”青玉气呼呼的嚷道。
    空灵摇了摇头,一脸惋惜的表情看着青玉。
    看着空灵流露出来的这个表情,气得青玉是真的暴跳如雷。
    而青玉和空灵在争执的时候,苏嫣然也好不容易才摆脱了一群年轻丹师和器师的吹捧恭维,正想朝着青玉和空灵这边靠拢过来,和这两人打好关系。
    便看到了一旁的陶英正以一种审视的目光望着自己。
    苏嫣然能够从对方散发出来的气息中感受到非常强烈的浩然正气——事实上,陶英在眼下天穹秘境这种环境里,简直就如同是灯塔一般明亮,让人想要忽略都不太可能:当然,前提是他彻底恢复了状态。若是像之前逃命那会,一身浩然正气都油灯枯竭,那还真的是不太容易让人发现。
    “真不愧是仙女宫的弟子。”陶英淡淡的说了一句,扫了一眼周围那些还保持着一脸兴奋之色的年轻人,陶英的脸上便不由自主的露出讥讽之色,“还真的是一如既往的风格,说起谎来连眼都不眨一下。”
    苏嫣然没有和陶英逞口舌之快。
    她知道儒家先生都有一种能够快速分辨真假的判断能力,这是因为他们要真切的判断出所教弟子到底是不是真的掌握了他们所传授的知识。但她也很清楚,这种分辨是有缺陷的,因为无法具体的判断到底是哪里真、哪里假,哪怕就算是九真一假,而且假的地方只是某种自我谦虚的客套话,在这些先生的判断里,也是属于“谎言”的范畴。
    “你们儒家先生那一套,就别用在我身上了,我又不是你的学生。”苏嫣然淡淡的说道,“更何况,别人不知道,我们还不会清楚吗?你们这种判断方式可是有着很大的缺陷呢。”
    “哼。”陶英冷哼一声,却也不再说话。
    他还摸不清楚苏嫣然和苏安然之间的关系,但看从她的名字和姓氏来看,以及她和青玉的密切程度,陶英暂时可不打算做什么。毕竟他是真的打不过苏安然,甚至在他的判断中来看,他很可能连青玉和空灵都奈何不了。
    苏嫣然也没打算去挑衅陶英,她也不清楚这个儒家先生到底是怎么跟苏安然这几人混到一起。
    不过她很快就收敛了脸上的表情,非常自然的就切换成了一副谦卑笑容,朝着青玉和空灵跑了过去。
    舔苏安然,不寒碜。
    舔苏安然的跟班,也不寒碜。
    毕竟四舍五入,就等于是在舔苏安然了。
    苏嫣然没考虑过上位的问题,但她可也不想惹得苏安然厌恶,所以最好的处理人际关系方式,自然就是跟苏安然身边的朋友做朋友了。那么只要她不踩到苏安然的底线,苏安然就不会和他交恶。
    这些,可是仙女宫的入门必考重点知识。
    她,苏嫣然,记得可熟了。
    ……
    几道人影迅速从街道阴影中一掠而过。
    但突然间,却是有一人停了下来。
    “怎么了?”叶晴望着停下来的穆雪,不由得开口问道。
    “那个人……是不是苏先生?”
    穆雪指着正在街道上走得相当豪迈的苏安然,然后开口问道。
    “好像……的确是本人。”妙心观察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
    “我们,有救了!”
    穆雪瞬间就激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