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

禁忌书屋

第1828章 灶膛之内

作品:抗联薪火传  |  分类:其他小说  |  作者:老哲

    “我们在这儿呢!”黑暗之中有声音悄声而起,那是雷三儿的声音。

    “我们来了。”对面应声的是大许子,然后两个人影就跑了过来。

    雷鸣带着的那五个人就又在弹药库西面会合了。

    “队长进去了?”大许子问。

    “进去有一个多小时了,等着吧。”雷三儿回答。

    于是他们就都趴在了黑暗之中看着那有探照灯闪动的弹药库。

    “为啥队长不让咱们把电线也掐了?”大许子低声问。

    大许子问的意思无疑就是,如果把通向弹药库的电线用子弹“掐断”了,那无疑更利于雷鸣在里面活动。

    “我问过队长了,队长说要是把电给小鬼子掐了,那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了。”雷三儿回答。

    “哦。”大许子明白了。

    他们在外面用子弹把通向弹药库的电线打断了,那日军的探照灯肯定就亮不起来了。

    可现在他们既在外面掐电话线又掐电线的,那弹药库里面的日军也一定能猜到,抗联队伍不是已经摸进来了吧。

    那人家日军照亮当然是有别的招的,如此一来日军反而会加强防范,而他们雷鸣小队真要是给日军断电的话,那可不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只是,看着那探照灯的光柱在弹药库内外划来划去的,他们所有人也着实为雷鸣捏了一把汗。

    不管雷鸣是想把这个弹药库炸了,或者偷出炸药来,想在弹药库有照明的情况下有所作为,这个可实在是太难了!

    很明显,雷鸣也知道这个道理,所以雷鸣却只是自己一个人从墙头进去了。

    “有鬼子过来了。”齐三虎子低声道。

    于是他们都在黑暗之中伏下头来。

    大许子和小不点那是在北面给雷鸣打掩护的,雷鸣是用绳索从那大墙外攀过去的。

    现在大许子和小不点已经跑到西面来了,那北面的战斗就已经结束了。

    日军自然是要对他们发动袭击的那片树林进行搜索的。

    而搜索的日军却是听到枪声从讷河城里增援过来的。

    弹药库那是军事重地,弹药库里的日军才不会加入搜索呢。

    当时战斗是从北面打起的,而那战斗歇止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日军自然也要对弹药库周围进行搜索的。

    “再往后撤撤,等着吧。”大许子说道。

    于是他们五个人起身又往后面轻手轻脚的跑去,弹药库西面已经有手电筒的光柱晃动,那是日军过来查看搜索了。

    而此时有雷鸣哪管外面有多热闹,他却已是躲在了弹药库的屋子之中。

    屋门有“吱嘎”的声音响起,那是有日军走进来了。

    雷鸣也不知道日军在做什么,这实在是因为他看不着,他藏的地方既很巧妙却又是个绝境。

    因为他雷小六子却是藏在了灶膛之内!

    雷鸣进来是就发现了,这里是日军的伙房,他借着屋外探照灯的闪动便看到了那灶膛之上摆放着的那口大锅。

    他灵机一动掀起了那口大锅就跳到了灶膛之内然后就把那口大锅放了回来!

    雷鸣也不知道日军的这口大锅是多少印的。

    不过感觉上是比老百姓用的那种十二印的大锅还要大上好多,就好象那种酒坊做酒用的大铁锅似的。

    铁锅大那下面灶膛里面的空间自然就大,可纵是如此,雷鸣却也只能蜷着腿趴在那灶膛内侧的边上。

    夜是那么的黑,可再黑的地方那也黑不过灶堂之内啊!

    现在的雷鸣自然是什么也看不到,他也只有用耳朵听外面的动静了。

    这回他进来的早,现在也只不过是晚上八点多钟罢了。

    现在可不是他行动的时候,他怎么也得等到夜深人静的时候才好出去,所以这里就是最安全的所在。

    当然了,前提是日军别大晚上的抽风往这炉膛里塞柴火烧火!

    灶膛外有悉悉琐琐的声音响起,然后雷鸣就听到了“啵”的一声,与此同时灶膛眼的那个位置便是一个四四方方的闪着灯光的孔洞。

    那个孔洞是灶膛眼儿,有亮了那就是进来的日军把伙房里的电灯打着了。

    小鬼子到这里找吃的还是找自己?或者进来的只是日军的一个伙头兵?

    这种猜测于现在的雷鸣来讲已经毫无意义了,由于看不着,他也只能静候其变了。

    不过,很快,又是“啵”的一声响,灶膛眼的那处光亮消失了。

    雷鸣轻轻的吁了一口气,听着那日军的脚步声起然后便是那门的“吱嘎”声。

    可也就在这个时候雷鸣心里突然叫了声“不好!”,一伸手他就把自己的口鼻堵上了。

    “咣”的一声那伙房门关上了,可灶膛里的雷鸣却发出了一声极其短暂而又快速的“啊嚏——”。

    哎玛,吓死我了,从来都是胆子大得了不得雷鸣在这一刻冷汗都下来了!

    他自己都搞不清这冷汗下来是因为害怕还是因为惭愧了。

    这翻情形于雷鸣来讲真是一个从来未有过的经历。

    情势所迫他为了安全藏在了灶膛之内。

    这灶膛是什么地方?这是烧火的地方。

    烧火便有灰烬。

    那灶膛里的灰所有人都知道,那是极细密的用眼睛都看不出有多么小的微粒。

    他吁了一口气又吸一口气,这打个喷嚏那不是正常的吗?

    雷鸣捂着口鼻贴在那灶膛壁上细听外面的动静,还好门没有再响。

    可是那也得小心啊!

    他也只能再次的屏心静气,这回却是是大气都不敢喘了。

    还好,房门没有再次响起,但雷鸣这回却也坚决不出去了!

    灶膛里没有余火却还有余温,雷鸣已经被热出汗了。

    他低头举手摸了摸头上的锅底,感觉自己好象能蹲起来,于是他尝试着蹲起,还真不错,这回倒是蹲起来了。

    他刚要长出口气,想了想却又放缓了,还是免了吧,别自己再打喷嚏。

    于是,雷鸣就在这样的黑暗之中一直蹲着。

    不过雷鸣的头脑却没有歇止,他又在慢慢的思索了起来。

    而现在他一审视自己的内心,才发现自己这次还是冲动了。

    由于一百多名抗联官兵被日军屠杀了,自己心里所想的自然就是报仇。

    可是这情急之下自己的报仇计划难免就不精密。

    就比如自己带人都混进讷河城了,可他又觉得就这几个人光用枪用手雷也不能给日军造成多大的损失。

    于是他又想到了炸药,想到了日军的弹药库,他才又带人混出了城。

    其实,如果从理智上出发,自己都不应当率队击毙了那些看守刑场的伪军。

    而自己应当是从侧面从外围打探消息,然后直奔弹药库,用缜密的计划袭击弹药库成功,给日军以更大的杀伤。

    现在自己倒是摸进日军的弹药库了,只是接下来怎么办,自己还真要好好想一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