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

禁忌书屋

第727章 阿楚 真的是你

作品:福运小娇娘  |  分类:其他小说  |  作者:苏不酥

    阿凉一边换衣服,一边说道:“我去和大哥说一声,让大哥带我出去吧。这本来今天该去的,一天都没见到我,我担心王大嫂和花婆婆担心我。”
    一天了,连个消息都没有,可不得担心吗?
    雨竹觉得有道理,只不过……“郡主,你也太顾着别人了,怎么不想想自己啊?咱们还是明天早上早点去好了,这么晚了,也不安全。虽然有世子陪着您,可大晚上的出去了,我担心有人会说闲话的啊。”
    稍微停顿了一下,雨竹想起宴会上发生的事情,又道:“我也担心午阳王府的人,别再……而且那个花婆婆,她的外孙居然是和郡主定亲的那个……那花婆婆的身份肯定也不一般啊……”
    话里话外的,都是担心阿凉的话。
    担心人心险恶,担心这个那个的都算计阿凉。
    阿凉噗嗤一声笑了,转过身来,掐了掐雨竹的小脸蛋,笑着说:“也就你觉得你家主子好,我又不是香饽饽,怎么会有那么多想着算计我呢?”
    “再说花婆婆,从一开始我就知道她应该有些故事。她有女儿,而且……只是我觉得那可能是花婆婆的伤心事,所以没有问过罢了。”
    花婆婆的外孙是午阳起,这并不能说明什么。
    每个人都有想要隐藏的故事,花婆婆这把年纪了,有一些经历也是正常的。
    难道和人相交做朋友之前,都要打破砂锅问到底,将对方所有的事情都要问清楚吗?
    旁的事情也就算了,这种伤心事,叫人怎么长得开嘴去问呢?
    “郡主心里有谱就行,努力就是担心郡主对人不设防,想着这个顾着那个,却忘了自己。”雨竹便不再阻止了。
    做下人的,应该恪守自己的本分。
    主子已经明确表达自己的意思了,她这个做奴婢的,自然也不应该多说什么了。
    “这不是还有你为我打算呢吗?”阿凉笑着道。
    本是一句开玩笑的话,谁知道雨竹居然认真的点点头:“嗯,那奴婢就替郡主多想着。”
    “你呀!对了,前日里我让人给你新做了两身衣服,送来了吗?”
    “郡主,您自己今年都不要新衣服了,怎么还给我做啊?”
    雨竹很是感动,同时也觉得这不是自己应该拿的。
    阿凉挑选了一根简单的银簪子插入浓密乌黑的发间,对着镜子照了照,才说道:“我衣服还那么多,用不着做新衣服。”
    虽然女子都喜欢新衣服,新首饰,可阿凉觉得原主的衣服真的不算少,去年的衣服也拢共每件穿过不过一两次,还是新衣服的,没必要换。
    爱美可以,浪费就是可耻的了。
    雨竹叹了一口气:“可别人却不觉得郡主有多好。”
    明明是不想浪费,可让外面的人传的,却说郡主不知道又憋着什么幺蛾子呢!
    这让她很气,大吵了一架,可是这并不能阻止别人对郡主说三道四的。
    同时,也让雨竹意识到了什么。
    议论郡主的声音,为什么连王府里都是呢?
    有些事情,是不敢深想的。而这对主仆也都有所意识,但都从来没有拿到明面上来说过,反而是很默契的避开不谈,但是平日里的言行上,已经体现出来了。
    “行了,咱们走吧。”
    阿凉找到西凉钧的时候,西凉钧正在那和一个人下棋呢。
    对这个哥哥,阿凉还是挺多好感的,一番撒娇下来,西凉钧就答应了她。
    也知道她是做好事,便忍不住说到:“既然做了好事,为什么不说与外人听?要不是你今个来找我,我也不知道你做了好事。“
    “做了好事为什么要说与外人听啊?对得起自己的天地良心就行了呀。对了一会哥哥你可别进去,别再被人认出来,我在外面可是用了别的名字的。”
    西凉钧长叹一声,觉得自己的这个妹妹可真是可人疼的很,“你呀,我都不知道怎么说你好了……用了别的名字?说说看。”
    “小芳。”
    “噗!”
    刚刚陪着下棋的男人一口茶水喷了出来,慌忙站起来赔罪:“世子恕罪,郡主恕罪。”
    “你是觉得我这个名字不好听是吗?”阿凉十分怨念的盯着那个男人看。
    对方嘴角抽了抽,只能低着头违心的说到:“没有,很好听很好听。”
    “好啊,那你说说看,这个名字为什么好听。”阿凉开始刁难人了。
    对方:……
    “阿凉!”西凉钧说了一句,阿凉才吐了吐舌头,“果然世事难两全啊,既不想得罪人,又实在编不出谎话来,哈哈,好玩。”
    “你这丫头!”
    西凉钧无奈,转身和那男子说了两句,才带上阿凉走了。
    ——
    哒哒的马蹄声响起,街道两旁的铺面还没有全都关了。
    偶尔的嗡嗡说话声,还有远处爹娘打骂孩子的声音,更有秦楼楚馆传来的琴声调笑声……
    仿佛就是一座不夜城一般。
    阿凉献宝似的对西凉钧说道:“大哥,我开了一家麻辣烫门脸,回头你去尝尝看啊。我看生意很是不错,打算在东城再开一家分店。”
    “麻辣烫?是你弄得?”西凉钧的眼神,顿时变得很奇怪了。
    “对哦,是我啊。”
    阿凉笑嘻嘻的,得意极了。
    “等我的麻辣烫开遍整个西凉了,我就很有钱了。到时候给哥哥啊,哥哥帮忙照顾被遗弃的小孩和老人,好不好?”
    有些事情,还是西凉钧这个世子出面比较好。
    西凉钧很是震惊:“你自己挣的钱,就自己留着做嫁妆好了。那些老人小孩,哥哥会想办法帮忙照顾的。”
    妹妹的话,给他提了一个醒。
    关于没有人要的孩子和老人,他们是应该想想办法,不能让他们听天由命的等死吧?
    “哥哥真好!”
    接下来,就是阿凉不停地拍着彩虹屁。
    很快,就到了芳草善堂了,转过这条街就是了。
    “大哥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去去说句话就来!”
    阿凉下了马儿,小跑着去了。
    夜色寂寥,更显得灯火通明处的温暖来。
    阿凉都看到善堂的大门还开着呢,王大嫂坐在门厅里,在干什么呢。
    “王……”
    “阿楚!”
    忽然,一道风卷过,阿凉瞬间被一个男人紧紧地抱在怀里,几乎喘不过气来。
    “阿楚,阿楚,真的是你,我终于找到你了!”
    是男人喜极而泣的声音。
    阿凉想要挣扎的手,忽然就不动了。
    这声音,好熟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