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

禁忌书屋

第三百三十一章 瞬息斩杀

作品:我有一个熟练度面板  |  分类:耽美小说  |  作者:行为金融

    恐怖的压力,铺天盖地般涌来。
    空气仿佛也为之震颤。
    那一道道凌厉的攻击,有如潮汐奔腾,在半空中都是卷起一阵肉眼可见的狂涛巨浪。
    金应鹏三人疾驰而来。
    手中雄浑的力量滂湃,像是一座大山滚滚碾压而来,镇压长空。
    “来的好!”
    面对这雷霆绝杀般的攻击,一旁的牛景儒面色狂变,张清元却是没有丝毫的惧色。
    不待牛景儒说什么。
    张清元掌中黑天长剑“铮”的发出一阵锋锐的剑鸣,长剑发出喜悦的咆哮,一重重剑光竟是犹如狂龙从虚空之中生出,将方圆数十丈的范围之内都是化作了汹涌奔腾的剑气大河!
    拔剑术这一门早期作为张清元底牌的武技。
    到了今日张清元的这种地步,虽然在正面战场面对敌人之上已经起不到决定性的力量,但十年的时间早已让他对这门武技修炼到了出神入化,彻底理解了其任何一丝精意,并且融会贯通,能够随心意将其运用的地步!
    这出招一剑,以大河剑法为基。
    却融汇了拔剑术的蓄势爆发,更是融合了覆海三叠浪一重重力量叠加的理念,顷刻之间将大河剑法的涛涛滚滚杀势提升到了最巅峰。
    同时,
    作为高阶的法宝,黑天长剑更是汇入无边洪流之中。
    神威振荡虚空。
    将这金光的威力更是提升了一层楼!
    这一刻,
    尽管张清元作为真元二重圆满的修士,但挥出来的这一剑,却已经是超越了真元三重,直接迈入了真元中期往后的恐怖威力!
    轰隆!
    两股滂湃的力量碰撞,产生了惊天动地的大爆炸。
    汹涌冲击的能量之下。
    金应鹏挥舞的重重真元竟是被生生轰开塌陷,剑光带着无边的力量横扫而过,将他整个人击飞。
    只是第一个交锋,就已然将对方重创!
    而后两人看到这一幕。
    赫然已经是胆战俱裂。
    “怎么可能会这么强!”
    以他们真元三重的修为联手,竟然在一个只有真元二重的小子面前,被一战即溃?!
    根本无法理解!
    胆战惊惧之下,那剩余两人甚至连金应鹏都不管,直接驾驭遁光朝着远处飞掠奔逃,想要逃离身后那恐怖的对手。
    只是还没待他们逃出十数丈。
    一阵清澈的剑吟在虚空之间响起。
    就见得凄厉的剑光刹那间贯彻长空,铺满天地的每一个角落,瞬息之间撕裂了空间,在他们身上横扫而过。
    神剑争鸣。
    剑气纵横直如天河倒泻。
    奔逃之中的两人感觉到背后破近的危机,浑身上下汗毛倒竖,一个连忙将本命法宝祭炼而出,抵挡在身前。
    另一个连拍虚空,整个空间都像是出现一个巨大的掌印被镇压下去,朝身后显现的剑光轰击。
    然而无论是谁。
    但凡是被那犀利无匹的剑光一扫,长空就嗡嗡震颤。
    崩裂粉碎而开。
    雄浑的掌印反击被轻易撕碎,连带着后方的那个身影都被一斩成两段,剑气余波横扫四方。
    本命法宝在这恐怖的一剑之下,虽然勉强抵挡下来,但整个法宝在恐怖的剑气扫荡之下,顷刻之间崩裂出一道道裂痕。
    而那人也遭受了重创,脑袋一瞬间昏昏沉沉。
    倒飞出去的身躯随后被一道一闪而逝的光芒追上,轻易割去了脑袋。
    短短的三两个呼吸。
    犹如秋风扫落叶般。
    在南海修真界内也算是小有名气的西南三道如今就陨落于此。
    眼见张清元顺手将那重伤失去了战斗力的金应鹏一剑斩杀,牛景儒甚至还未曾反应过来,满目的是茫然之色。
    我是谁?
    我在哪?
    这里发生了什么?
    牛景儒的脑海一片混沌,几乎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无他,
    眼前的这一切,显然是超乎了他的想象。
    和金应鹏交战过的他,对于那西南三盗的实力,再是清楚不过。
    实打实的真元境三重。
    联手之下,
    面对真元四重的真元中期修士,也未必能够落在下风。
    然而。
    就是这般强悍的几个配合默契,厮杀战斗经验丰富的贼人,却在短短的几个呼吸之间,被眼前这一位看上去年纪没有多大,实力境界也不过二重圆满的年轻人击杀。
    “是我孤陋寡闻,还是这个修真界变得太快,我没来得及适应?”
    眼见不远处。
    已然是将西南三盗击杀,正在搜罗储物袋的张清元,牛景儒脑海之中忽然就闪过这么一个念头。
    而这一刻。
    他同样回想起了不久前在回宗门报备的时候,遇到的那个光芒万丈的年轻人。
    燕狂徒!
    据传,
    不久前那一位远比他入门还要晚上三四十年的师弟,已经晋升了真元三重,并且在云海山脉的战斗之中,正面搏杀了一位真元五重的瀚海宗修士,名震整个玉洲,更是差点又引起了两界战争之中,两宗镇守大人物们之间的战斗!
    天才!
    毫无疑问,燕狂徒是当之无愧的天才。
    无愧于他三百年来云水宗第一天才的称呼。
    同样的,
    眼前的这个自称是玄水峰一脉弟子的张清元,或许比不上那燕狂徒,但其可怕程度绝对不低!
    这就是天才的层次!
    一时间,
    牛景儒的精神有些恍惚,有种自己修炼几十年,却还不如人家轻松几年,就迅速追赶上来并且超过的感觉。
    在这种天才面前,牛景儒忽然觉得自己数十年的修行也只是一场笑话。
    不过终究是真元境的修士。
    很快牛景儒就从这心神晃动之间回过神来。
    定了定神。
    朝着张清元认真拱手感谢:
    “多谢张......师兄救援,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师兄若是日后有所差遣,必定万死不辞!”
    “举手之劳,不必客气。”
    正在收拾储物袋的张清元,听闻师兄两个字,面容都是为之一滞。
    连忙摆摆手,露出一丝苦笑。
    “而且说起来,应该是张某称你为师兄才是,我是十多年前进入内门,且境界也低于牛兄,且莫以师兄之称来取笑于我。”
    “哪里哪里,正所谓实力为尊,张师兄之名当得为之......”
    两人一番客套交谈。
    不过最终在张清元的坚持之下,两人还是以道友想称,不论师兄师弟的辈分。
    两人又交谈了一会儿。
    熟悉了一下彼此,并且交换了一下联系方式。
    就在张清元准备告辞离开,忙着赶往其它地方的时候。
    却见得牛景儒正色地道。
    “张道友且慢,道友救命之恩,牛某难以为报,正好此间有一桩大好处,某家也不远独吞,还请张清元稍等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