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

禁忌书屋

第六十章?传承(求推荐)

作品:诸天万界的武者  |  分类:耽美小说  |  作者:横空日月

    “原来如此,看样子小春是离开了。”冯嫲说道。

    说实话,知道冯小春在香港没有亲戚的时候,陈魁觉到一股凉意遍布后背,直冲后脑勺,有种自己被人当枪使的感觉。

    回想起华洋拳赛那天早上,冯小春来找自己,说是要将文件暂放在自己这里,言语中确实有些矛盾的地方,只是当初陈魁并没有太过在意,一来谁没有些秘密,反正就是一份“普通”的资料而已,二来陈魁当时主要的注意力都放在拳赛上,没想到冯小春会晃点自己。

    防人之心不可无啊!

    冯小春,怕不是一般人,冯嫲或许知道些什么,不过看样子,她并不打算多说什么,陈魁也不纠结,只是在心中多添了个心眼,此刻想这些也没用,冯小春已经离开,而《满鲜地理调查》的事情也暂时告一段落,剩下的事情,陈魁没打算参与。

    冯姐是什么身份,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呢,提高自己的实力,才是关键,这样才能应对日后任何可能出现的危机,尤其是和暴力机关之间的冲突,陈魁可是知道,在现实世界,霍鹰东老爷子在那段时间,面临怎样的局面。

    “冯嫲,这次北上,情况还好吧?事情都解决了吗?”陈魁问道。

    冯嫲叹了口气,然后点点头:“够解决了!”

    两人很默契地避开了冯小春的问题。

    “古人说出生入死,人一出生,就奔着死亡而去,多朴素的哲理啊,生老病死,人之常情嘛。”冯嫲说道,这番话虽然说得颇为豁达,但冯嫲的眉宇之间却有一股化不开的忧虑。

    “冯嫲,您没事吧?”陈魁问道,伸手扶住冯嫲的手臂,这次冯嫲竟然没有拒绝,这是极为罕见的。

    这是,服老了?

    “没事,阿魁,你现在已经是世界拳王了,还惦记着老婆子我这一身东西吗?”冯嫲转头看着陈魁,问道。

    “啊?”陈魁先是一愣,随后狂喜,他明白了冯嫲这番话的意思,连忙松开手臂,朝着冯嫲跪下:“请冯,不,请师傅传授!”

    冯嫲伸出手,手掌按在陈魁的额头,不让陈魁磕头。

    “这一跪,就够了。”冯嫲道,然后将陈魁扶起来,冯嫲给陈魁讲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故事。

    冯嫲这次之所以离开香港,是因为她师兄离世,冯嫲和他这位师兄的关系,颇有点像是《一代宗师》中叶问和宫二的关系,她的师兄,修习的是奇门十三肘,当今世上也没几个传人了,随着她师兄的离世,几乎就失传了,他这一走,带走了太多太多的东西。

    在师兄的墓前,冯嫲对自己的坚持,产生了动摇,她将自己关在了当初习武的那个破旧小屋中,对着祖师爷的塑像,讲述心中的苦闷。

    当初,冯嫲就是在这尊雕塑面前,对她的师傅,发下誓言——这一身武艺,宁可失传,也绝不外传。

    只是现在,她动摇了。

    难道就要这样看着传承了百多年的武功,就此失传?

    因时因地做出改变,也是中国人的处世哲学!

    在祖师爷的塑像前跪了一天一夜,冯嫲做出决定,便连夜返回,或许是老天爷不忍心她的这一身传承失传,冯嫲在边境封锁之前,进入香港。

    ……

    练功房。

    “师傅,这样一直站着有什么意义呢?”教训王问道。

    陈魁同意传授他洪拳,所以就最为基础的桩功马步开始,一开始教训王还有些兴趣,挺新鲜的,但是时间一长,他就难免感到厌烦,在他看来,这根本没意义,他开始怀疑,陈魁是不是在欺骗他。

    陈魁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在教训王面前,扎了一个标准的四平马。

    “你来推我。”陈魁对着教训王说道。

    “师傅,你确定?”教训王问道,因为在他看来,这样根本站不稳,那还不是一推就倒。

    “当然。”

    教训王也不废话,撸起袖子,他训练本来有光着膀子的习惯,只是在这里,陈魁要求他穿上练功服。

    “我来了。”教训王说道。

    “来吧。”

    教训王小心地将双手放在陈魁的肩膀上,慢慢地用力,他担心自己太用力,一下子就将陈魁推倒,会让师傅没面子,只是很快,他就发现,自己根本不是在推一个人,而是在推一棵扎根大地的树。

    陈魁的身体似乎晃动,好像自己只要再加那么一点点力,陈魁就会倒地,可是不管他加多少的力,这种感觉总是存在,看似摇摇欲坠的陈魁,稳如泰山。

    “啊……”

    教训王大喝一声,用更多的力量去推陈魁。

    陈魁微微一笑,教训王的力量确实不小,甚至比洪震南还要大,但是陈魁的桩功已经练到了一个极为高深境界,也是修炼时间最长的,根据武道天书的反馈,在陈魁的所有武功中,桩功是修炼得最为精深的,平日写作或者工作,陈魁很多时候都没有坐在椅子上,而是站着马步。

    “走你!”陈魁身体一晃,教训王觉得自己就好像按在了光滑的圆球上一样,力量和身体都发生了偏移。

    咦,奇怪了,眼中的景物怎么在动?

    地震了吗?

    砰!

    教训王砸在地上。

    “这……”

    “看明白了吧,这就是桩功,中国功夫,讲究力由地起,所以一定要稳。”陈魁看着教训王说道。

    “功夫”这个名次,被陈魁正式拿出来使用。

    “好厉害。”教训王惊叹道:“这让我想起了祖鲁秘技,太神奇了。”

    “祖鲁秘技?”

    这是啥?

    ……

    “三婶,怎么了?”吃饭的时候,陈魁感觉三婶看自己的眼神怪怪的,带着些喜悦,又有些责怪,陈魁看了看自己的身上,他还以为身上有什么脏东西呢。

    “你们这些男人整天就是练功、事业,一点也不细心。”三婶说道。

    “啊?”陈魁一脸懵逼,这到底是怎么了?

    “阿朦这段时间身体不舒服,你不知道吗?”三婶问道。

    “你不是说是那个来了吗?怎么样,有没有事,我们现在马上去医院看看。”陈魁看着杨朦,抓住她的手说道。

    “没事。”杨朦低着头,却是不站起来。

    “啊?”

    “你真是读书读傻了,那是妊娠反应,你都没发现!”三婶说道。

    “啊?”

    “啊什么啊,你要当爹了!”

    ps:求推荐,求书单,求投资,求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