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

禁忌书屋

第100章 弘农遇高人(五)

作品:乌尊  |  分类:耽美小说  |  作者:浮生默客

    “大哥!”

    鲁能的尸体栽倒在地上,身躯颤抖了两下便咽了气。远远的撕心裂肺的声音传来,鲁智和鲁深发了疯似的冲到鲁能尸体前,鲁深抱着鲁能的尸体痛哭,他素来爱耍性子发脾气,虽然鲁能常常教训他,可是他心里最尊敬的仍然这位最为严厉的大哥,有大哥在,他就有了依仗,可是此刻大哥逐渐冰冷的尸体就躺在自己的怀里,他感觉整个天都塌了。

    “大哥,你怎么能撇下我们两兄弟,撒手人寰…我的大哥啊,不是说话要发讯号汇合的吗,你怎么能一个人独自面对呢!大哥……大哥啊!”鲁深哭得十分凄惨,两行热泪从鬼面具缓缓流下,声色令人动容。

    “父母早亡,是大哥你撑起了这个家,我们兄弟才有今天。”鲁智比较冷静,他在一旁低声抽噎着,他上前拍了拍鲁深“三弟,此刻不是悲伤的时候,我们不能让大哥白死。”

    痛哭流涕地鲁深抹了一把眼泪,咬牙切齿地说:“报仇!二哥,我们要替大哥报仇!”

    此刻忘川灵台清明,已经恢复了意识,他看着下方对着自己怒目而视,恨不得将自己生吞活剥的两人,心中有些别样的感觉,再恶的人也有良知的一面,眼前这三名红袍人虽然助纣为虐,却又兄弟情深,他们若是要找我寻仇,那是天公地道。

    在他出神之际,鲁智和鲁深已经飞到他的对面,“小子,今日不是你死,便是我亡,留下你的名号!”

    “在下本无意与各位为敌,奈何你们一再出手相逼。今夜我已经违背良心杀了两人,不想再多造杀孽,你们还是走吧!”忘川淡淡地说。

    鲁深闻言立马火冒三丈,弑兄之仇不共戴天,这狗杂种不但没有半点悔恨之心,反而在此大言不惭,简直是可人孰不可忍!“二哥,别跟他废话,直接杀了他给大哥报仇雪恨!”

    鲁智点点头,看向忘川说道:“杀兄之仇,我鲁智和三弟鲁深岂有不报之理?”说着,他率先冲向忘川,双手成爪,手指尖萦绕黑气。鲁深则原地不动,手上不停地掐着指诀,口中念念有词,“昊天在上,勒敕四方,雷霆万钧,斩妖诛邪,急急如律令!”

    鲁深手上结出一个菱形指印,食指交汇处金光一闪,一道符箓瞬间出现,指印一推,那道符箓燃烧起来,紧接着天空中“咔擦”一声,一道闪电划过黑夜,朝着忘川劈了过去。

    忘川急忙躲开雷霆一击,然而他却感觉自己被天空中滚滚翻涌的雷霆给锁定了一般,每当他躲避一道雷霆之后,又有一道雷霆就接踵而至,而且鲁智也不给他任何喘息的机会,他施展的不知是何种功法,招招凌厉歹毒,每一爪都会消耗一分他体外的真气,更要命的是鲁智的攻击速度和身法非常之快,这让忘川感到非常头痛。

    鲁智和鲁深一奶同胞的兄弟,心意想通,若是让他们这般配合施展施展法术,那么忘川所能调动的体内真气迟早会被鲁氏两兄弟消耗而亡,当下最紧要的莫过于先破了他们两人之间的配合,最好能够先重伤一人。

    忘川灵机一动,快速的飞向鲁深所在的方向,之间天空中一道道雷霆快速轰击下来,每每都与忘川擦肩而过,惊得脸色一阵红一阵白,身上的衣服早已经湿得能拧出水来。

    忽然一道黑色的影子阻挡了他的去路,忘川神色一冷,乌锥直接朝着那黑影打了过去,奇怪的是,那黑色影子有样学样,对着忘川也打出了一个状似乌锥的东西与忘川打出的乌锥相撞之后化作丝丝黑气消散在空中,而乌锥则被震飞了出去。

    “这道影子体型养猫像极了鲁智,莫非是他施展出某种功法?竟然能复刻我的行动,看来自己也要找机会学些功法才行了。”通过最近数次战斗,忘川已经感到心里余而力不足,完全输在功法之上。现在的他还未能掌握任何一门修行功法,每每与人相斗都是以命相搏,能够击杀敌人那也是仗着自己身体中的潜能罢了。

    “既然你能复刻我,那我看你能不能复刻雷霆一击。”忘川心中有了计较,既然那道黑影能够复刻他打出的任何东西,那么所幸自己不作任何攻击之举,而是直接引着雷霆来攻击黑影,看他能不能承受得住。

    “咔嚓”声再度响起,又是一道雷霆落下,忘川站在黑影身旁不动一直等到雷霆即将落在他头上之时,他忽然一个闪身,避开了雷霆一击,他扭头看向黑影,在雷霆一击下,瞬间化为丝丝黑气淹没在雷霆之中,离他不远出出现一个身影,正是鲁智,此刻他的身子有些摇晃,嘴角溢出鲜血。

    忘川冷冷一笑,再次冲向鲁深,雷霆仍然不停地下落,鲁深见状,身子不停的后飞,手上再度结出一道新的指诀,一道金色符箓再度燃烧,只见天空中滚滚乌云此刻愈发激荡,一道道雷球如同暴风雨一般,骤然落下。

    “轰!”

    忘川抬头一看,脸上露出恐惧的神色,他将身体内充盈的真气系数灌入脚下,速度提升一倍有余,躲开了了堕入牛毛的雷球,空中一阵刺眼夺目的光芒照亮了整个弘农城。

    此刻,弘农城某处宅院里,白发苍苍的老人正老神在在地饮着茶,有一位模样美丽动人的女子正站在老人身旁,摆弄着茶桌上的茶盏器皿,她的声音非常动听,像是喜鹊儿的叫声,清脆而动人。

    “果老,今夜可真不平静啊。您老不打算出手管一管吗?”

    果老哈哈大笑,“都是小辈的事,我一个糟老头子管他们作甚,让他们自己玩闹去吧。我老头子还是在这里吃吃茶,看看热闹多好。”

    “果老,您老可真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饮功夫茶啊!”女子微微一笑,出言打趣道。

    “你这娃娃,现在都敢拿我这老头子打岔了。看来老头子我可真是老了哦!”老头子煞有介事地说。

    “果老,瞧您这话说的,小影儿可不敢目无尊长。”

    “哈哈,小影儿,那小子你看出点什么名堂了吗?”果老饮了一口茶说。

    被唤作小影的姑娘点点头,随后又摇摇头,“观他的行气和出手的方式,勉强够得上入修行的门槛,但是他又能凝气成形,这可不是一个刚摸着门槛的修士能做到的,而且他的体内真气似是取之不竭用之不尽,倒是有些怪异。难道是哪个门派里的年轻一代的弟子,此时入凡尘历练来了?可是据影儿所知,那些门派中并没有这么年轻的弟子。真是奇怪,影儿真的看不透他。果老,您肯定看出这人的来历了吧?”

    过来故作神秘的笑了笑,“这小子战斗意识还是挺强的嘛,你看那个施展雷诀的小子要吃亏了。”

    小影姑娘抬头望去,此刻忘川已经缠上鲁深,他围绕在鲁深快速的移动着,眨眼之间似乎有数十个忘川将鲁深围在其中,手上一根凝气成型的锁链已经将鲁深捆了个结实,天空中雷霆不停地落下,忘川急忙闪避出雷霆的攻击区域。

    那些雷霆刚要接触到鲁深的身体时,只见他口中嗫嚅了几下后,雷霆顿时消失,那些翻涌的乌云退散,正当他全神贯注地挣脱开锁链的一刹那间,忘川以神驱物,两把乌锥已经飞到鲁深身前,在他的胸口扎出两个窟窿,鲜血汩汩的外流。

    忘川奔袭而来,两把乌锥带着血箭冲天而起,朝着他的后方飞去,忘川手上又出现一把长剑,他双手持剑不停地刺在鲁深地身上,几个呼吸间,鲁深已经身负重伤,全身的伤口密布。

    正待忘川一剑要结果了鲁深的性命时,他的身侧出现一道黑影,紧接着鲁智的身体出现,两道利爪抓向忘川。忘川反手一剑后,快速退去。他盯着鲁智,心下大惊,明明那两把乌锥已经挡住了鲁智,他居然能够施展出这等移形换影的功法,不仅躲避了乌锥的攻击,还能阻挡自己对鲁深施展致命一击。

    “三弟,你没事吧?”鲁智扶稳鲁深后,急切地问。

    “二哥,我…我没事…呕…”话还未说完,鲁深吐出一大口鲜血。

    “三弟,三弟…!”鲁智摇着鲁深的身体,可是鲁智的身体已经瘫软,没有任何反应,他伸出颤巍巍的手指探取鲁深的鼻息,脸色刹间变得煞白,他的身子不停的颤抖,转身充血的双眼狠狠地盯着忘川,“你该死!”

    鲁智将鲁深的尸体送到鲁能身旁,旋即一飞冲天,利爪朝着忘川抓了过来,忘川连连退让,“鲁智,收手吧。”

    “你做梦!不将你挫骨扬灰,我此生誓不为人。”鲁智亲眼看见大哥和三弟死在眼前,他又怎能视而不见。他的攻势愈发凌厉,招招直取忘川的要害。

    忘川并非是一个嗜杀成性的恶魔,他并不想徒增杀孽,可是他也不是任人欺负的软弱之辈,尤其是当他亲眼目睹爹娘倒在血泊之中,雪至被归海一策百般凌辱羞愤自杀后,他就明白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的道理。他不会主动招惹别人,不过一旦有人欺负自己,绝对要以牙还牙,以血还血。

    段天耀之死如此,鲁能、鲁深之死亦如此,若非是他们一再相逼,他宁愿息事宁人,化干戈为玉帛。可是见到鲁智痛失两位兄弟六神无主、疯狂的模样,忘川心中不由地生出怜悯之情,鲁氏三兄弟已经死了两人,若是鲁智此刻能够罢手则皆大欢喜。

    “你这个狗娘养的,你还手啊!”鲁智发疯似的对着忘川怒吼,无力感传遍他的全身,大哥、三弟就躺在那里看着我,我不杀了这狗娘养的又怎么对得起他们。可是忘川却一再退让,鲁智一时间对他束手无策。

    “你杀不了我的,你还是带着他们的尸体走吧。”忘川滞在空中,怜悯地看着鲁智,当年他面对归海一策的时候,又何尝不是像鲁智一样呢,恨到疯魔,恨到癫狂。

    “九幽之下,血海之深,以血为媒,以魂为引,燃我生命,奉祀诸神。献祭!”

    鲁智并没有听从忘川的劝告,他一心只想杀了忘川报仇,不惜一切代价。只见咬破手指,跪在空中,口中不停地念叨着手指流淌的鲜血在空中凝而不散,随着他手臂的摆动在面前形成一道法阵,倏地红光大盛,那法阵中传来群魔的嘶吼之声,摄人心神,一股股黑中带红的气体钻入鲁智的口鼻之中。

    他那一头乌黑的长发渐渐褪去了光泽,逐渐转变青灰色,紧接着又逐渐褪去,彻底转变成白色,在月光的照耀下,像是根根银色散发着冷冷的光泽。

    鲁智以献祭生命为代价,获取神秘的力量,最后一缕黑气钻入他的口鼻后,他起身挺直了腰杆,脸上那一张青面獠牙的鬼面具碎成了两瓣,露出一张苍老的脸,陷进眼窝中的眼睛露出两缕红色幽光,那两缕幽光犹如风中摇曳的烛火似乎随时都会熄灭一般。

    鲁智的两只手臂干瘦如柴,手指变得更加细长,黑色的手指甲有一尺多长,他忽然裂开嘴微微一笑,真是邪气凛然。

    “桀桀…”鲁智盯着忘川邪笑着,声音沙哑无比,他裂开嘴伸出发黄的舌头舔了舔乌黑的指甲,旋即面色一冷,全身的气势向着四方爆发开来,衣袂无风飘飖举,下本身充盈着森冷的黑气,他身子一动,整个人消失在原地,只听到空中传来沙哑厉呵:“纳命来!”

    忘川神色严峻,鲁智消失的刹那间,他的四周出现了四道黑影,他知道此刻鲁智的修为已经提升至少一倍有余,而且有移形换影的本领,眼前这四道黑影,不知鲁智会选择哪一个黑影移形换影出现,对自己进行致命一击。

    他只能选择飞出黑影的包围圈,同时驱策着两把乌锥攻击黑影。然而令他没有想到的是,两把乌锥竟然没有伤到黑影分毫,反而引动那四道黑影朝着自己打来四把黑气凝聚而成的乌锥。

    忘川虽然挥动着长剑以横扫千军之势将那些乌锥一一击散,但是他身上也出现了数道伤口,鲜血已经染红了上衣。他知道鲁智一定隐藏于某处随时准备对自己施展最强的招式。他本想将那些黑影击溃,这样鲁智也就少了倚仗,可是鲁智此刻施展的黑影分神之术不像之前,这些黑影分神无法被击溃,他不能坐以待毙,一定要引出鲁智现身,在他攻杀自己的时候抢夺先机,率先将鲁智击杀。

    好在那些黑影出现之后,并没有再移动位置,忘川悬在四道黑影分身的上方,极尽能事放开神识,感知周遭的力量波动。“嗯?这四道黑影分身能够主动攻击?”忘川下方的四道黑影分身正朝着忘川到来一只只鬼爪,忘川不敢驱策乌锥格挡,否则又会被黑影分身再度复刻,他只能不停的躲避,利用手中的长剑去招架。

    四道黑影分身打出的鬼爪越来越多,忘川身上再次被鬼爪抓去了数块皮肉,伤口处自己的体内的真气正在不断的流逝,他顾不上许多,既然鲁智想要通过这四道分身困住并且消耗自己,那么就如他所愿。

    忘川再次将两把乌锥打了出去,而他的手上此刻多了一把蓝色的盾牌,他双手持着盾牌,不停地朝其中灌输真气抵挡鬼爪的攻击,可是四道黑影分身打出的鬼爪着实太多,几个呼吸间,蓝色盾牌瞬间被击碎。忘川的神识感受到下方右侧传来灵力波动,紧接着便看见鲁智那干瘦如柴的身形出现,寸长有余的黑爪直接抓向忘川的胸口,那四道分身仿佛受到感应,纷纷朝着忘川以猛烈之势攻了过来。

    忘川双手真气浩浩汤汤宣泄出来,两块更大的蓝色盾牌出现,一面迎上鲁智本人,一面扔向下方的重来的四道黑影分身。

    碎裂声立马响起,两块蓝色盾牌被击碎。四道黑影分身八只利爪已经从忘川的身上抓出了八道深而见骨的伤口,而鲁智的双臂却被忘川给死死抓住,他那一尺多长的指甲已经刺入忘川的胸膛,鲜血正顺着指甲流了出来,一滴一滴的落在下,像是毛毛细雨般冲刷着下面的屋顶。

    银发在空中凌乱飘扬,鲁智的脸上露出癫狂,只是他眼中那两道幽光比之前更加暗淡,他双臂用力想要刺穿忘川的胸膛,直接取了他的心脏。可是忘川的双臂像是铁钳般死死的钳制住,他盯着鲁智,眼神中杀意尽显,“既然你想死,那我就成全你!”

    鲁智闻言,脸上露出惊骇的表情,忽然身子一顿,两道乌光从鲁智的身后飞来,径直的刺入他的后背,没入他的心房之中。

    “我做鬼…也不会…放…放过你…”鲁智气绝身亡,四道黑影分身消失,忘川忍痛抽出鲁智刺入自己身体中的利爪,一脚将他踢了下去。

    他也跟着落到地面,看着地面上三具尸体,身子一晃,吐出一口鲜血。他从鲁氏三兄弟身上摸索了一番,将一些银票收入怀中,撤下一些布条包扎着双手能够够得上的伤口,随后从鲁能身上褪下一件红袍披在身上。

    经此一闹,弘农城怕是不能再待下去了,他顾不得身上医治伤势,打算立即赶回福来客栈取回行李趁着夜色离开这个是非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