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

禁忌书屋

第一0八章 有美同行

作品:泰阿剑魂  |  分类:高辣文  |  作者:襄城子雨

    等所有美人儿都和嬴政练过剑了,那美妇人就疑惑了:“嬴政王子,你没骗我们吧?为什么你的剑招普普通通,偏偏我们就攻不破呢?”

    “哎,伯母,这就是有剑招与无剑招的区别了,所谓无招胜有招嘛!你们的剑式总是中规中矩,即使打起来可以浑然一体,但总有迹可寻啊,所以,咱们就可以轻松抵挡了!所以,剑式一定要做到无迹可寻,才是剑道之始!唉,真的不可说,不可说啊!说不明,也道不白,就是一种感觉!哈哈!”嬴政这会儿的表情才真正有点捉弄她们的意思了。

    那曲灵听了,不觉一震,随后喃喃地道:“无迹可寻,无迹可妹!”

    她不停地重复这四个字,整个人已陷入了半痴迷状态了,倒瞧呆了那美妇人:这灵儿究竟怎么了?难道,她中邪了?

    正在此时,曲灵已一脸喜悦了:“哈哈,原来如此,我明白了,我终于明白了,当然妙不可言!爽快,太爽快了!嬴政,咱们再来打过,我就不信我攻不破你的如封似闭!”

    说完,她的眼睛亮了,整个人已散发出来一种令人心醉沉迷的感觉:仿佛,她就如天上的明白,将大地一点点地照亮了!

    连那美妇人都感觉到了她心头的爽快,随后也是欣喜:“丫头,难道,你真的领悟了剑道了?是什么?”

    “嘿嘿,母亲,就是这样,无剑式啊,嬴政,过来,本姑娘这会儿要好好地收拾你了!”那曲灵已一脸爽快了,眼睛里充满了快乐!

    嬴政大惊,随后笑了:“来吧,丫头,嘿嘿,我看看你这小丫头的有什么长进!”

    这也是小寒的常态,无论林雪梅,还是林若曦,又或者太平公主,他快乐时都称丫头,那些美人儿自然一个个心花怒放。

    曲灵这会儿哪会在意他的称呼?

    等嬴政拔剑了,她已一招水银泻地就打了出来:明明是水银泻地,偏偏又不是水银泻地,那剑光犹如天外飞仙般恰如其分,从嬴政想象不到的地方刺过来了!

    很明显,想用如封似闭已挡不住这剑势!

    嬴政叹了口气,只得踏着北斗七星步,连退三步,才险险化去了那丫头妙手偶得的水银泻地!

    曲灵更得意了,笑了:“嬴政小子,如何?哈哈,本姑娘绝对不比你差!母亲,你瞧明白了吗?”

    那美妇人仍一团雾水,思虑再三,仍是不得要领,只得无奈地摇了摇头,脸上息是一片叹惜之态!

    但也窃喜,笑了:“哈哈,我不明白,不过,灵儿明白了就好!可惜,你父亲不在这里,否则,你们论剑更爽快!”

    闻言,曲灵的眼睛又是一片迷茫了:是啊,父亲为何又不在了?他又去了哪儿了?

    见曲灵已不想再出剑了,嬴政才佩服地道:“灵儿真是举一反三,我不如也,哈哈,可惜,我师父不在,否则,你这丫头今晚就是他的小甜心了!嘿嘿,那才有你这丫头美的!”

    他满口轻佻,偏偏曲灵这会儿已不介意了,反而笑了:“我也有点向往剑道了,希望有朝一日能听小寒王子、太平公主说剑!如果,他们瞧得上我,我就做他们的奴婢!”

    一脸认真,毫无虚假!

    自然瞧得赢下有点嫉妒了:这丫头还真是死心眼啊,难道,这练剑的女人都逃脱不了师父师母的魔掌?难道他们是魔鬼吗?

    那美妇见状,反而读懂了他的心思,笑了:“他们不是魔鬼,只不过是神而已!哈哈,小寒王子本来就是剑神嘛,天下间独一无二的剑神!”

    “啊,剑神!”这回,嬴政率先惊叫出声了,脸上竟是不可思议之态!

    在逍遥居,小寒、太平公主很少说他们的事儿,只让自己拉风箱、学剑法,连打铁都都没教他!当然,他会的剑法在小寒所有的弟子中,仅次于李真!

    那曲灵更是眉目动情了,一片向往之态了!

    嬴政见了,心中竟有种说不出来的痛,似乎不愿意这丫头嫁给小寒!难道,自己已喜欢上了这丫头?为什么?自己连这丫头的模样还没瞧过,怎么可能?

    他隐隐觉得,自己跟这丫头之间肯定要发生很多事情,只不知是好事儿,还是坏事儿?

    那美妇的思维又转到剑术上来了,笑了:“好了,丫头,把你最新领悟的剑道跟为娘的说说,嘿嘿,也许我学会了,你那个爹就不会瞎跑了!”

    “嗯!母亲大人,这无剑式其实很简单,真的就是明白了就是明白了!不过,就我个人的感觉就是随心所欲,咱们想怎么打就怎么打!”说完,曲灵已开始比划了。

    “啊!随便打?”那美妇听得满脸惊愕,思索了好一阵,仍然不得要领!

    曲灵见状,已有点耐烦了,立刻就将那美妇拽起来,随后,就亲手教她如何随心所欲了!

    那美妇好一会儿才终于摸到了一点脉门,笑了:“原来如此,可惜,我的资质不够高,领会不了高深的剑道!不过,能窥门径也不错了!哈哈,等你爹爹回来,我说给他听!”说完,已媚意一片了。

    随后,她们母女就自去了,却留下了那几个倩美的小丫头,要她们好生侍候嬴政王子!

    嬴政见状,一呆:难道,她们的目的在于套他的剑道?师父师母会不会怪罪自己呢?

    旁边的几个小美人早就围在他身边侍候他,才一会儿,他就感觉飞到天上去了,整个人已不知道东南西北了!

    这本来就是小寒的生活方式,他向来有模学样,所以,这回也乐得逍遥了!

    三日后,嬴政就要求离开魔教的圣地了!

    那美妇想了想,就笑了:“好,很好,秦国王子果然风采过人!这样吧,我让曲灵、离儿陪你回秦国!这离儿是你的女人了,由她一路照顾你们!至于曲灵嘛,主要是随你回秦国,拜见寒将军、太平公主!不知道王子政有没有异议?”

    “没有,一切全由宫主做主!只是这曲灵姑娘一人出门在外,难道,宫主不担心吗?”嬴政已摆明不想让曲灵随他出门了。

    虽然,他承认有点喜欢这丫头了,可一想到前途渺茫,自己乃逃亡之人,哪里照顾得了这个小丫头?所以,必须拒绝与美同行!

    哪知曲灵却笑了:“哈哈,嬴政小子,你瞧不上我吗?怕我成为你的累赘吗?放心吧,哈哈,我们圣教在燕国势力大得很,连燕王也要让我们七分!哈哈,没有我这个公主,你以为你能离开我们燕国吗?”

    “啊!”闻言,嬴政自然心喜,却赶紧申明:“唉,公主殿下,我只是一个逃犯,赵国肯定要追杀于我的,此去危险重重,还望姑娘三思!”

    那美妇人笑了:“王子政,你虽然贵为王子,但对于天下之事懂得了多少呢?好了,我知道你此去危机四伏,但没有我们曲灵,只怕你寸步难行,哈哈!好了,我透露一点消息给你吧,追杀你的,除了赵人,还有杀手,嘿嘿,而且,就是你师父师母的弟子们创立的护剑盟!小子,小心点!灵儿,保护好他,这肯定也是小寒、太平公主的意思,他们的本来就想训练这小子,还且,还让他置之死地而后生!”

    闻言,嬴政又是一阵迷茫:怎么又是护剑盟?难道,又是那个宗天行?如果碰到宗天行,自己要不要退避三舍呢?以自己现在的剑术,肯定不是那宗天行的对手!

    那美妇人笑了:“我们圣教在江湖上的地位嘛,哈哈,你到了燕国国都蓟城就知道了!好了,灵儿,记住了,你要见到小寒王子、太平公主才能决定归属!千万别便宜了这小子!”

    “知道,母亲大人,这小子蠢得很,哈哈,我会慢慢收拾这小子的!”曲灵的眼睛里已充满了嘲弄!

    显然,她根本没将这小子放在眼里,似乎已准备不断地折磨这小子了!

    那美妇人嫣然一笑,随后,才吩咐曲灵不要只图好玩儿,又说一路上要听嬴政的话,最重要的,一定要见到小寒、太平鸰,才可揭开脸上的面纱!

    这时,嬴政的心又狂跳了几下,脸色也不爽快了:难道,她是天下第一美人儿?奇怪,非要见到师父师母才可以摘面纱?那怎么可能?

    在他的心底,与小寒、太平公主有着一样的想法:林雪梅才是天下间最美的女人,而且,似乎赵来越美艳动人了!

    他正在胡思乱想时,那曲灵又笑了:“嬴政小子,咱们该出发了,你那两位朋友还在山下等你呢!嘿嘿,想什么呢?本公主最看不得我这副不三不四的样子了!离儿,这一路这小子要是不乖了,你就用不着侍候他了!”

    那离儿一听,先是一阵轻笑,看向嬴政时,又变成了一副妩媚相了,眼中的柔情蜜意已暴露了她心中的想法!

    曲灵见状,敲了一下她的头,骂了句“没出息的小丫头”,就率先出发了。

    嬴政、离儿自然跟上,相视一笑,嬴政自然搂住离儿,加快她的速度了,因为曲灵的速度很快,似乎在故意较劲!

    或者,她不想让嬴政瞧出来这燕山禁地的路线,放着小径不走,故意走入丛林,足下点动,才一刻功夫,就出了那林子。

    嬴政一呆:就这么简单,但回忆那足迹时,却似乎又一点都记不起来了,再回头时,那些林子又恢复了迷离状,仿佛隐藏在云雾之中了!

    “小子,想记住我们的阵法入口及步点,对不对?哼哼,就凭你那鱼木脑袋,再学一百年吧!哈哈,不过,本公主给你一个提示,对我们离儿好点,让他做你的王妃,嘿嘿,咱们离儿自会带你入阵,如此,你就进退之入了!不过,假如你对我们圣教不敬,哈哈,那你小子就死定了,就是秦国王子也不例外!”

    曲灵似乎又故意不给嬴政好脸色了,一脸冷笑,只不过心中对离儿爱惜,要嬴政尊重离儿了,看来尽管主仆相称,但视之如姐妹,关怀备至!

    闻言,离儿虽然娇羞,却也欢喜,心里甜丝丝的,一副小妇人心态了,竟看呆了嬴政!

    那曲灵见状,又是一阵嘲笑,随后,又抢先往山射去,再也不等嬴政和离儿了!

    到了辽城,曲灵也不问嬴政的意思了,立刻就往客栈而去!

    嬴政一问店小二,果然,韩行烈、蒙恬正住在这家客栈,曲灵笑了:“这一路都是我们圣教的地盘,连辽城里的长官都是我们任命的,当然,也要通过燕王的任命!我们圣教就是燕国的保护神,所以,燕国的事儿我们几乎都可以做主的!当然,大小事情仍由燕王下令!”

    脸上自然是一片得意了,这是圣教最光荣的事情!

    韩行烈、蒙恬已奔出来了,一见面,韩行烈就奇怪地笑了:“老三,你小子真是艳福不浅啊,哈哈,这才三天没见,你又娶媳妇了,而且,一娶就两个!哈哈,我看啊,你就是我那个老祖宗的德性,女人堆里的风流剑客!”

    他一说,那离儿的脸就红了,曲灵却冷哼了一下,却随即就若无其事地说:“你小子嘴里放干净点儿哈!没错,我的离儿丫头已是嬴政小子的女人,不过,本公主嘛,嘿嘿,这小子还不配!”说完,故意在嬴政的头上敲打了一下。

    奇怪,嬴政居然不反抗,一副任人宰割的样子,像被她收服了似的!

    韩行烈哈哈大笑起来,却不再说话了,将目光扫向了蒙恬!

    果然,蒙恬更尴尬,仿佛被敲打的竟是他自己,一脸手足无措的样子!

    嬴政似乎毫不在意,像没事儿人似的,思索了一会儿,才笑了:“大哥,二哥,为今之计,咱们该如何行事?哦,对了,曲灵她们的圣教在燕国有一定的地位,所以,我们用不着害怕燕国王族对我们不利!不过,我们被杀手集团盯上了!”

    他三言两语就说了形势,就等两人的意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