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

禁忌书屋

第197章 来吧,蓝炎,四号机就决定是你了!

作品:你有种就杀了我  |  分类:耽美小说  |  作者:听日

    “只有提出的条件让我满意的人,才有资格成为会长。”
    “听会长之所以让你们前来,就是为了给我多个选择。”
    “当然,这里面还有他的私心作祟。”
    不知为何,听朝早忽然感觉到一股寒意。
    虽然蓝炎说的内容他们其实早有预料,他们都觉得听古肯定与蓝炎有暗中约定,但不知为何从蓝炎口中说出来,却给他们心惊肉跳的感觉。
    琴乐阴突然问道:“那么,除了那位能让蓝将军满意的幸运儿外,其他人就失去资格了?”
    “不仅仅是失去资格那么简单。”蓝炎笑道:“我和听会长之所以没有信件来往,是因为这事不能写于纸上。而我和下一任会长的契约,自然也不能为外人所知。而且,我也得为我的合作伙伴造势,让他顺顺利利掌控银血会的权力。”
    “也就是说,除了新会长以外的所有人——”
    “都得死。”
    泉新急了:“你不是说要优待我们的吗?”
    “是啊,”蓝炎抬了抬眼镜:“你们现在每人都有一次机会,不仅能挽救你们的性命,还能让你的家族走上巅峰,成为东阳第一商会,这还不够优待吗?”
    “而且,这也是听会长的意思。他派你们来,不就是希望我能代劳吗?“
    罗镇咬紧牙关:“我们死了,九大商会也不会放过听家!”
    “听家也不需要你放过了。”蓝炎问道:“你们知道你们送来的物资里,大多数都是什么吗?”
    “是铳械、子弹和各类军需物资。”
    “听会长希望,临海军跟和阳军再打一场。让我想想,听家如果希望和阳军受到削弱,那就代表他们在和阳军恢复元气的时候,可以趁机加入其中,完成商人到军人的转变。”
    “听朝早,”蓝炎笑问道:“如果我没猜错,你有兄弟姐妹在和阳军担当要职?”
    听朝早没有说谎,脸色难看地点头道:“大兄现在是和阳军协阳将。”
    “已经是将官了啊,怪不得,怪不得……”蓝炎点头道:“只要我们临海军加把劲,重创和阳军三分之一的有生力量,他们为了补充战力,必然向你们听家的私人武装和铳械工厂展开怀抱。等此事过后,你们听家便是和阳军将门之一。”
    “届时,听家便不再是银血会,或者说,他们已经凌驾于银血会,又何尝会害怕你们九大商会的报复?”
    此时此刻,听朝早等人终于意识到,自己心里那股莫名的寒意来自何方!
    他们都猜错了!
    他们之前认为听古是为了吞并银血会才会和蓝炎合作,或者说,听古与蓝炎是平等地位。
    但实际上,听古已经彻底舍弃银血会,甚至将银血会年青一代作为祭品送给蓝炎,只为了听家一个能入主和阳军的机会!
    听古,根本没打算吞并九大商会!
    这个老狐狸看得很清楚,几十年的沉浮人生告诉了他一个道理:越是精于算计,就越是受到各方约束。
    商人是有极限,除非超越商人。
    所以,听家不做商人啦!
    大少爷听晚见根本不是听家的后手或者备选项,他才是真正的继承人,听家要从商人世家彻底转为将门世家!
    听古根本不在意下一任银血会会长是谁,因为他已经跳出这局游戏了!
    他直接就舍弃银血会了!
    兰坚博满脸冷汗,但依旧没有放弃:“蓝将军,你堂堂三军元帅,又何必执着于一位老商人的约定?与其被听古利用,不如跟我们合作。只要临海军不攻击和阳军,听家没有插手军方的机会,我们九大商会保证日后诛杀听家,将听家财富双手奉上!”
    “利用并非是坏事。”蓝炎笑道:“正如他利用我,我也在利用他,这世间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就是互相利用,何必介怀?”
    “而且,攻击和阳军是注定事项,就算听家没有跟我合作,我也不会让一个成建制的完好军队待在晨风区的北方。”
    “更何况,若不给你们一点压力,回去的新会长又怎么能快速筹齐赠送临海军的‘礼物’呢?”
    “其他事我不确定。”蓝炎看了看地上的血迹:“但你们银血会不见棺材不掉泪,这事我还是清楚的。”
    泉新咽了口唾沫:“但你也未必要选一位会长,我们几人都是商会继承人,你杀了我们,只会恶了我们家族。但只要我们活着回去,肯定能给蓝将军更多的利益。”
    蓝炎笑道:“但我不需要一个团结的银血会啊。”
    众人一愣,旋即感受到蓝炎言语中的残酷恶意。
    十大商会继承人组成的谈判团,只有一个人活着回来,并且他成为了银血会会长。
    哪怕迫于一时,银血会不得不遵守会长的命令,筹集军费破财挡灾,但事后他们必定对会长产生深深的恶意。
    为什么只有你回来了?
    为什么你让银血会赔了这么多钱?
    让商人赔钱,简直是割他们的肉,再加上其他大商会的鼓动,新会长几乎是必然要下台滚蛋,甚至被清算。
    而新会长避免这种下场的办法,只有一个——继续抱临海军的大腿,往临海军输送利益,以巩固自己的地位!
    蓝炎并非是单纯为了满足听古的要求,他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自己的实际利益!
    听古也并非对蓝炎乱暗示乱送物资,他是洞悉了蓝炎的需求,顺着他的爽点给出方案!
    一个老狐狸,一个野心家,简直是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而谈判团,只不过是他们交易时的添头,赠品,连甜品都算不上!
    听古为了骗他们,还花大价钱请了白发刺客,结果当刺客是辣椒酱来使,若是能辣死蓝炎,和阳军多半会被听古鼓动去追击然后损失惨重;若是辣不死,那蓝炎一怒之下将谈判团全砍了,听古也不亏。
    “真的没有商量的余地吗?”罗镇双拳握紧,咬牙说道。
    “你们给出的代价,都不足以让我背叛我与听会长的共识。”蓝炎耸耸肩:“若没有必要,我是不会背叛合作者的。蓝某没什么值得称赞的品质,但信守承诺一向是我的人生信条。”
    乐语感觉有一口恶槽想吐,但总找不到瞄准目标——有一说一,蓝炎又不是白夜的人,他破坏星刻白夜的计划于情于理都是符合他的立场;
    背叛丁义倒是他的污点,但乐语到现在都不知道丁义是他杀的还是白夜行者杀的。如果他是在丁义死后再杀白夜行者,那简直是为师复仇的伟光正形象。
    思来想去,蓝炎好像真的没有违背承诺的行为。
    “那么,请各位长话短说。”
    蓝炎打了个响指,纸笔便送到谈判团六人手中。
    六人面面相觑,很快大家就闷头狂写。
    虽然大家交情不错,但现在可是生死关头!
    别说大家只是酒肉朋友,就算是亲爹亲哥,大家都照坑不误。
    这才是银血会。
    而乐语看了看白纸和笔,直接放在桌上闭目养神。
    既然银血会会长只是一个傀儡,一个阴谋,那他也不必在乎了。
    本来他还以为自己有机会当上会长,结果只不过成为别人计划中的一环。
    愿赌服输,既然乐语赌输了,那他就接受自己应有的下场!
    来吧,蓝炎!
    你有种就杀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