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

禁忌书屋

第一七七章 石像

作品:日月风华  |  分类:其他小说  |  作者:沙漠

    汤经义虎虎生威,他堂堂七杀剑派掌门,竟然被尼扎目设下陷阱,囚禁在此,心中自然是憋着一肚子火,此时出手凶狠,眨眼间已经连杀两人。
    没有兵器的立时拾起被杀之人的弯刀。
    五人都是身手不弱,那帮白袍人虽然悍不畏死,而且人数占据上风,但交上手后,却根本不是对手。
    片刻之间,断空堡七八人已经横尸当地。
    秦逍并不轻举妄动,只是拿着鱼肠刺,护着唐蓉在一旁。
    天风道长和田鸿影二人翻墙过去,直接去找尼扎目,秦逍心知如果以武功而论,尼扎目当然不可能是这两人的对手,不过先前鹰鸣响起,再加上这边杀声顿起,尼扎目那边必然有所警觉,能否抓到尼扎目,还真是未知之数。
    便在此时,却瞧见几名白袍人又冲出来,秦逍看了一眼,脸色微变,大声道:“小心!”
    那几名白袍人却是拿了渔网出来。
    秦逍之前亲眼见识过这渔网的威力,两张渔网生生将田鸿影擒住,知道这东西非比寻常。
    那几名白袍人本是冲向汤经义等人,听到秦逍这边声音,一人抬手向这边指了一下,几人竟是直往秦逍冲过来。
    秦逍脸色微变,急道:“姐姐快走。”晓得那渔网厉害,抓了唐蓉的手,抬脚就跑。
    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跑,秦逍当然不会为了逞英雄吃眼前亏。
    但唐蓉毕竟是女流,那几人脚步飞快,眼见得便要追上来,秦逍立时转身,握住鱼肠刺,沉声道:“姐姐躲开。”
    唐蓉也是知道渔网的厉害,连田鸿影都无法对付,秦逍自然不可能应付得了,心中焦急,却又帮不上忙,瞥见边上一具尸首横躺在地上,立刻弯腰拿起刀,双手持刀,那是要和秦逍一起与对手拼命。
    四名白袍人冲过来,并不犹豫,渔网兜头而来,秦逍见汤经义那几人杀红了眼,砍瓜切菜般杀的断空堡那群人溃不成军,但这群家伙竟然没人注意这边,心下暗暗叫苦。
    眼见得渔网兜过来,只能后退,却刚好踩在后面一具尸首上,脚下一个踉跄,在唐蓉的惊呼声中,一屁股坐在那尸首上。
    唐蓉花容失色,握刀便要冲上来。
    白袍人见秦逍坐倒在地,都是欢喜,渔网兜过来,秦逍心知一旦被渔网兜住,这帮人必不会饶过自己,情急之下,就地一滚,闪到一侧,但白袍人的动作极其灵活,他滚动之时,早有一人一个扭身,渔网再次兜过来。
    秦逍见与自己咫尺之遥那白袍人目光如刀,情急之下,将手中的鱼肠刺当作飞镖投掷出去,速度奇快,“噗”的一声,却是没入那人胸口。
    只是秦逍从没有练过暗器功夫,鱼肠刺虽然刺中那人,却没有伤到要害。
    那白袍人忍着疼痛,配合同伴拿着渔网兜过来,秦逍避无可避,却又不甘就这般落在他们手中,情急之下,右手中指和食指并拢,向那白袍人戳过去。
    “嗤!”  秦逍分明感觉一道劲气从自己的指尖迸射而出,那劲气正打在白袍人的额头上,其他三人还在动作,但这名白袍人身形顿时停住,也便是这一顿,秦逍找到机会,再次滚开。
    他情急之下,却是使出了沈药师教授他的点穴功夫。
    秦逍虽然在甲字监拜沈药师为师,但沈药师也只是教授了他粗浅的点穴入门功夫,让他记住了劲气从丹田灌注指尖的窍门,不过这虽然是点穴功夫,练起来却不容易,劲气所通经脉不在少数,秦逍倒是对点穴的法门一清二楚,却还不曾真正用上过。
    他鱼肠刺当做暗器丢出,避无可避,又没有其他办法应付渔网,无奈之下,才会使出这么一招,可说是做最后的挣扎。
    只是他万没有想到,生死存亡之间,自己的指尖竟然迸射出劲气。
    那白袍人额头却已经出现一个血孔,身体晃了晃,往前一头扑倒在地。
    其他几名白袍人只以为那白袍人是因为被鱼肠刺所刺才会如此,这渔网阵四人一组,缺一不可,缺了一人,渔网便施展不开。
    不过白袍人反应却是极为迅速。
    三人同时丢开渔网,拔出腰间佩刀,直往秦逍杀过来,秦逍如法炮制,又是两指并拢戳过去,只是这一次却没有任何反应,不过他这个动作,却是让三名白袍人顿了一下。
    秦逍方才用劲气戳死一名白袍人,惊诧之余,却是欣喜若狂,只以为找到了应付敌手的绝招。
    孰知这第二次便不灵光,只听边上唐蓉道:“刀。”将手中刀丢过来,秦逍抄手接过,有兵器在手,精神一振,翻身而起。
    那三名白袍人已经冲过来,秦逍挥刀抵住一刀,感觉边上一刀砍来,身子一闪,一拳打出,正打在那人的腰间,他出拳力量十足,那人闷哼一声,蹭蹭蹭连退数步。
    秦逍击退一人,反手就是一刀,凶狠无比,速度快极,“噗”的一声,砍在一名白袍人肩头,不等那人反应,弯刀横拉,已经顺着那人肩头往里一划,割断了那人的喉咙。
    剩下那人悍不畏死,依然向秦逍挥刀,秦逍侧身闪过,大喝一声,弯刀对着那人劈下去,那人抬刀格挡,秦逍却是切菜一般,连续往下砍,眨眼间便已经砍下五六刀,双刀交击,火星四溅。
    只是秦逍全力以赴,力量十足,再一刀下去,那人虎口崩裂,实在撑不住,弯刀脱手,秦逍又一刀砍下,已经砍在那人的脑袋上。
    被一拳打退的那名白袍人缓了一下,再抬头时,三名同伴都已经横尸当地,双手握刀,举过头顶,大叫一声,便要向秦逍冲过来,却冷不防后面刀光一闪,这白袍人的脑袋已经飞了出去,却是汤经义正好在这白袍人后面,听到这白袍人叫的响亮,回手就是一刀。
    秦逍喘了几口气,见院中横尸遍地,断空堡的人死伤大半,这边倒也有一人受了轻伤,问题并不大。
    他心想断空堡这些人看来也只能做些偷偷摸摸的刺杀勾当,正面对决,实在不堪一击,不过也知道汤经义这些人都是江湖上厉害的角色,否则也不会像砍瓜切菜般将这伙人杀得落花流水。
    他扭过头,见唐蓉一只手贴着胸脯,脸色苍白,心知今夜这一场厮杀,确实让唐蓉受了惊吓,靠近过去,安慰道:“蓉姐姐,没事了,这帮家伙不堪一击。”
    “你肩头的伤有没有事?”唐蓉担心道。
    秦逍其实也隐隐感觉自己肩头伤口似乎又裂开,但却摇头笑道:“没事,不用担心。”
    “汤掌门,咱们去西院。”秦逍担心田鸿影二人在那边应付不住,这边的战况大局已定,向汤经义喊道:“这边问题不大,你和我一起去支援田阁主。”
    汤经义又砍死一名黑袍人,也知道这边人数足够,迅速向秦逍这边过来。
    三人也不耽搁,绕过围墙,穿过两道门,来到西院这边,却发现这边静的可怕,屋里亮着一丝灯火,汤经义握刀在前,叫了一声:“田阁主?”
    却听屋里有人应道:“在这边。”正是天风道长的声音。
    三人进了屋里,这石堡内的建筑风格不似中原,多是石柱,三人循着光亮处过去,只见前面出现一座石床,石床上有上等丝绸制成的锦被,石床边上,竟然有两名尸首,身形曼妙,姿容娇美,赤身裸体,都是被割断了喉咙。
    唐蓉看了一眼,立时别过脸。
    “尼扎目杀了她们。”天风道长从边上走出来:“这家伙真是心狠手辣,下手毫不留情。”
    秦逍过去,拿起床边的衣裳,将两具胡女的尸首掩盖住。
    他心中知道,这两名胡女必然是侍寝,方才鹰鸣响起,尼扎目立刻就知道出了变故,杀了侍寝的胡女,尔后躲了起来。
    “田阁主呢?”汤经义问道。
    天风道长往后面指了指:“院子后面就是悬崖,我和田阁主过去看了一下,不见尼扎目踪迹,悬崖陡峭,尼扎目绝不可能从那里走脱。田阁主现在在院子周围检查,看看有没有尼扎目出逃的痕迹,我在这里面找了一遍,没有任何的痕迹,那家伙就像凭空消失了一样。”
    秦逍伸手到被褥里,道:“这里还是暖的,尼扎目刚走不久,这两名胡女被杀,证明这里应该就是他的寝室。”四下里看了看,发现这寝室也没有多大,四周一目了然,还真没有藏身之处。
    “尼扎目狡猾如狐。”天风道长道:“他既然将睡觉的地方安排在这里,就一定想过今日这样的情况,也一定给自己准备好了逃生之路。”他皱起眉头:“我将这屋子找了个遍,确实没有藏身的地方。”
    忽见唐蓉莲步轻移,走到角落处,秦逍跟了上去,只见角落处矗立着一尊石像,这石像身裹长袍,头缠厚巾,口鼻都被围巾掩盖,一双眼睛显露出来,虽然是雕像,但那双眼睛雕工精巧,显得深邃睿智。
    “这应该就是他们的首领山中老人了。”秦逍道。
    “如果真的是尼扎目的首领山中老人,那就有些奇怪了。”唐蓉却是蹙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