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

禁忌书屋

第1151章 歌与顾沉:害羞

作品:聂先生又苏又撩聂铮封筱筱  |  分类:言情小说  |  作者:卡卡西

    “千歌,千歌。”
    睡的迷迷糊糊的,翁千歌听见顾沉在叫自己。
    她头有点晕,这是要起来了?
    “天亮了?”
    翁千歌哑着嗓子,依旧躺在床上。
    “嗯。”
    顾沉答应她,发现她不对劲,过来在床沿坐下。
    抬起手贴在她额头。
    出手发烫。
    “发烧了。
    等会儿。”
    顾沉起身,取了左云准备的简易医药箱,拿出体温计给她测体温。
    “38.1c。”
    有点发烧。
    顾沉摸摸她发烫的脸颊,“能起来吗?
    得去医院。”
    “不用。”
    翁千歌整个人懒懒的,摇摇头。
    指了指医药箱。
    “妈给准备了常用药,有退烧的,吃了就行了。
    烧的不高。”
    看顾沉眉头紧锁,翁千歌拉住他的胳膊晃了晃。
    “真不用去医院。
    就是有点受凉了。”
    他是过来做事的,又不是陪她来医院的。
    顾沉勉强同意了,“那行,你也不用跟着我一起去,吃了药好好睡觉。”
    说着,忙着去给她倒水,看着她把药给吃下去,叮嘱她。
    “卓跃在外面等着,我这就去了,要是吃了药没用,给我打电话,嗯?”
    因为发烧,翁千歌一双眼睛如同浸在水里,清凌凌的,似是委屈。
    “对不起,我真没用。”
    跟过来是为了帮他,结果刚到就病倒了。
    “瞎说什么。”
    顾沉揉揉她的脸颊,“这么大人了,还不懂事?
    身体重要,还是做事重要?”
    “在我这里,什么都没有你的身体重要。”
    “嗯。”
    翁千歌点点头,心上又酸又麻,这么好的顾沉,她到底不喜欢他什么?
    这个问题,封筱筱曾经问过她很多次。
    “你到底不喜欢顾沉什么?”
    也许,是魔怔了吧。
    就像钻进了死胡同。
    “我走了。”
    顾沉松开手,起身出去了。
    翁千歌闭上眼,眼皮有点痛。
    渐渐的困意来袭,睡着了。
    一觉醒来,不知今夕是何夕。
    拿起手机看了下,已经是下午三点。
    桌上,摆着份打包的盒饭。
    翁千歌醒了醒神,感觉好多了,出了一身汗,人松快了许多。
    起身摸了摸盒饭,已经凉了。
    下面压着张纸条。
    “千歌,看你睡的沉,没叫醒你。
    你的脾气要是把你叫醒,肯定得不高兴。
    醒过来后,把饭热一下,多少吃点,我会早点回来,给你做好吃的。”
    是顾沉的笔迹。
    生怕吵醒她,连信息都不敢发,竟然给她留了字条。
    翁千歌轻声笑了,摸了摸额头,汗干了,黏腻的不舒服,想洗个澡。
    拉开柜子,取出衣服,进了浴室。
    这时候,顾沉回来了。
    这一天,从出门他就没闲着,马不停蹄的处理各种问题。
    期间一直惦记着翁千歌。
    中午回来一趟,但他料想,千歌就算是醒了,也未必会热盒饭吃。
    她就是在出国期间,都没吃过苦。
    一直,是他在照顾她。
    从他到翁家,这么多年,都是他。
    翁千歌不在房里,浴室里哗啦啦的响着水声。
    顾沉口有点干,艰难的咽了咽口水,往厨房走。
    果然,盒饭摆在那里,没动。
    顾沉无奈摇头,洗米煮粥,再做两道小菜,适合病人,好消化提胃口。
    “啊——”从浴室里传出翁千歌的尖叫。
    顾沉一怔,一秒都没有耽搁,直接冲向浴室,要进去的瞬间犹豫了。
    “千歌?
    怎么了?”
    “我……”翁千歌想说没事,但声音出卖了她,“嘶——”顾沉皱了眉头,“千歌,我能进来吗?
    我进来啊?”
    “……别。”
    开口慢了那么一点,顾沉已经推门进来了。
    蒸腾的雾气里,翁千歌跌坐在地,试图爬起来,但力气不够。
    生病加上空腹,有点低血糖症状,浴室又是这么一个密闭的环境。
    不过两秒,顾沉适应了浴室的环境,看清了翁千歌的现状。
    呆住了。
    “!”
    翁千歌羞恼不已,瞪着他,“看什么?
    再看,我把你眼珠子挖出来!”
    “哦。”
    顾沉这才机械的转过身去,开口磕磕绊绊。
    “那……那你能起来吗?”
    “不能啊!”
    翁千歌都要哭了,这下真是面子丢的干干净净。
    “等一下。”
    顾沉眼珠子四处转动。
    把翁千歌吓了一跳,“你看什么呢?”
    这下声音里带着哭腔,是真的哭了。
    原来,浴室里装着镜子,刚才顾沉那一通张望,翁千歌觉得他是看到了。
    纵然他们做过夫妻,可已经离婚了。
    她是不像以前那样讨厌顾沉了,但是,也没想过要和他发生点什么。
    何况现在,不清不楚的,要真有点什么,翁千歌当真要看不起自己了。
    “对、对不起。”
    顾沉慌了,他索性闭上眼。
    “千歌,我没看见,真的没看见!你别哭啊。”
    一边说,一边凭着感觉抓起挂在杆子上的浴巾,抛过去。
    “把这个盖上。”
    翁千歌深呼吸,有点后悔,顾沉又不是故意的。
    “哦。”
    咕哝着,把浴巾盖好。
    “好了。”
    声音低的都快听不见。
    她自己都讨厌自己,一边骂人,一边又要使唤人。
    这么些年,也不知道顾沉是怎么受得了的。
    顾沉小心问她,“那我过来了,你不能走,我得抱你起来。”
    “嗯。”
    脚步声慢慢靠近,顾沉蹲下来,鼻息间都是她的味道。
    小心的把人放到床上,翁千歌立即拉过杯子盖住了。
    “我……”顾沉躲也不是,不躲也不是。
    “我去给你拿衣服。”
    原来那套在浴室弄湿了,顾沉另取了一套过来,递给翁千歌。
    接过一看,翁千歌哭笑不得。
    “怎么了?”
    顾沉茫然,这是她的衣服啊,弄错了?
    “不是……”翁千歌乐了,“这是瑜伽服,运动的时候才穿呢。”
    顾沉:……他承认,他有点心不在焉。
    只要想到翁千歌没穿衣服躺在床上,他这脑袋就没有那么好使了。
    “我给你换……”“没事。”
    翁千歌笑了,这么一笑,气氛就没那么尴尬了,“也能穿的。”
    说完,瞪着大眼睛朝着顾沉,眨呀眨。
    顾沉:……“你出去啊。”
    翁千歌白他一眼,“你要在这里看我换衣服吗?”
    “哦。”
    顾沉腾地站起来,急匆匆的转身出去了,“炉子上还熬着粥。”
    真是。
    翁千歌失笑,他这是害羞了?
    奇怪,害羞的不应该是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