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

禁忌书屋

388 怕什么

作品:贞观三百年  |  分类:其他小说  |  作者:鲨鱼禅师

    “老爷,那死胖子认罪了。”
    “我就说这种事情,让你来做是最好的。”
    王角笑了笑,给郭威倒了一杯茶,递过去之后,又道,“你也不要老是担惊受怕,我们又没有造反,凡事还是要按照程序来的,走流程,我们这才到第二步呢。”
    “啊?”
    有点震惊的郭威直接嚷嚷道,“老爷,这还不算造反呐!”
    “我个人呢,在朝廷,在湖南省省府看来,就是思想上出了一点问题。但还是朝廷栋梁,国家人才,还是自己人,还是可以挽回的。现在我犯了错,那么首先是派出有力人士,前来劝诫。”
    “正所谓回头是岸,总要给年轻人一点点改过自新的机会嘛,对不对?”
    “……”
    郭威总觉得哪里不对,寻思着他娘的攸县、茶陵县的狗子们都要咬过来了,就这,还回头是岸,还改过自新?
    “你也不要觉得奇怪,官老爷的那点门道,我家老头子早就讲透了的。”
    提到了钱老汉,郭威没由来的一紧张,“老爷,老太爷那里……不会有事儿吧?而且最近我看‘安陵散人’那边来的家伙,都是乱党!这些人,打什么主意呢。”
    “放心,他们反朝廷,跟我们反对的,理由不一样,出发点也不一样。我们跟他们,可能会同路一小段,但终究是不同路的。”
    言罢,王角提醒郭威道,“其实说来说去,最终还是要看实力,但也不能光凭实力。软的硬的都要一起来,我们才能走得长一点。之前我本以为,我能去洛阳混口饭吃,安安稳稳老死,应该是问题不大,可惜,不可能的。”
    “你们职业刀口舔血的,还能‘良禽择木而栖’,我呢,就算了。”
    “老爷,朝廷、湖南省、江西省,就这么看着我们明刀明枪的干起来?”
    “谁告诉你朝廷看着了?大家都不说,谁知道?”
    “蛤?”
    “我问你,攸县和茶陵县那边,搞了几千条枪,是打算干什么?”
    “打我们。”
    “理由呢?”
    “我们分地,还减租减息,还让佃户之后吃上饭。”
    “他们的口号呢?”
    “口号?”
    郭威一愣,想了想,“剿匪?”
    “那为什么不说反对减租减息,反对分地,反对我们干的一切?”
    “这……”
    “大道理只要是真的,再蠢的东西,都不敢公开的反。你立身正了之后,别人能攻击的,只有家里的那点破事。”
    点了点“郭雀儿”的胸膛,郭威恍然大悟,同时,他也进一步地琢磨了一下,“老爷,是不是攸县、茶陵县那边,还不敢公开得罪你?”
    “聪明。”
    王角点点头道,“还是那句话,我们没有扯旗造反。说破天,也就是一个二十岁的年轻人,犯了一点点小错误。这个错误,朝廷不会觉得有什么大问题的,至于湖南省,那就更加不会多说什么。新义勇是谁发起的?总不是我王角吧。三县委员怎么来的?总不是我硬抢的吧?闹大了,做成了‘谋大逆’,吃不了兜着走的,还有湖南省省府的那些大员。”
    话锋一转,王角又点了点办公桌上的名册,这是安仁县的官员代理名单,“邓处讷之后邓克,他来做县长,邓家人咬着牙也不会认账,是跟反贼同流合污。明白么?”
    “这可真是烧脑子啊,不过也应了老爷那句话,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我只是豁出去了,放手一搏。邓家也好,赵家也罢,还是说马上就要‘改朝换代’的黄家,他们瓶瓶罐罐比我多,自然不敢放手一搏。否则,以黄世安那个精明的样子,你以为我们能诈住他?”
    “也是,他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想得太多。”
    “好了,接下来的事情,就是抓紧训练。你是军事主官,打仗的事情,还是要你去执行。”
    王角神情也是肃然,“攸县、茶陵县要‘剿匪’,我们也要‘剿匪’,赢了就是正道,输了就是贼寇,你手底下,人头就这么多,打成什么样子,你自己要心中有数。”
    也不是王角故意给郭威压力,他也不是输不起,只是已经淘汰过多次的“安仁新义勇”,算得上很有理想、思想的队伍,被绞杀了,着实太可惜。
    有些十五六岁的孩子,跟着过来玩命,王角若非强行让自己心肠坚硬起来,否则根本无法承受这种诡异的矛盾。
    十五六岁,在他穿越前,不过是一个中学生的年纪。
    初中毕业,刚上高中,风华正茂,本该是读书、追星、打球、呼朋唤友的年纪,却在这里,为了一个虚头巴脑的理由,一半激情,一半茫然地拉开了枪栓。
    总算,这懵懵懂懂的队伍,并没有懵懵懂懂的敌人,敌人是如此的具体,于是队伍竟然微妙地团结了起来。
    “老爷,要是……我败了呢?”
    “败了,就收拾残兵,再打。”
    王角神情肃然,“这世道,除了嘴要会说,还是要看能不能打。你手里没有枪杆子,想跟黄世安讲道理,你讲得通吗?败了不可怕,败了不敢再打,这才可怕。”
    “老爷!我……”
    “发誓的事情,跟我说没有意义,去跟你的兵说,你是团长,你让他们往东,他们是不能往西的。而我,就是想方设法,帮你‘郭雀儿’补兵、补枪、补弹药。希望你‘郭雀儿’不要有弹尽粮绝的时候。”
    “是!”
    郭威离开讲习所的时候,附近客舍的人看到了他,其中就有神情复杂的邓克。
    此时,客舍茶亭下,外地来的几个年轻人,都是好奇地问邓克:“邓兄,刚才那人,身手真是不错,翻身上马说走就走。”
    “他就是郭团长。”
    “他就是‘郭雀儿’?!可真是闻名不如见面。”
    “说起来,不是说要公审黄世安么?怎么我看这里的热闹,不像是要看怎么处决黄世安,更像是誓师大会啊。”
    “那边津渡已经开始盘查外来人员,几个平整晒粮的地方,堆的都是独轮车、板车,这是要干什么?气氛这么凝重。”
    “难道真是要打仗?”
    “打谁?”
    “‘靖难军’啊。”
    “狗屁,‘靖难军’哪里有这么快来这里,再说了,‘靖难军’也不会来这种地方,路不好走,也没什么油水。”
    “但看上去就是在动员,我看不少人家,都在节省口粮,你看河滩上的步操训练,那些可不是新义勇,只是联防队。”
    这些外地的年轻人你一嘴我一语,说着说着,把即将成为安仁县县长的邓克,吓得脸色发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