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

禁忌书屋

第868章 我在这里

作品:我的治愈系游戏  |  分类:高干文  |  作者:我会修空调

    “编号0000玩家请注意,你已发现探索人格,该特殊人格来自精神病院的患者,被恨意剥离。”
    系统提示响起,黑盒中的头颅消失在韩非手中,好像融入了他的意志,不过相对应的,他承受的恐惧也变得更多了。
    “这些被恨意剥离的人格,能不能用贪欲深渊吞噬?”
    韩非认真思考着这个可能,那被黑火焚烧的医生则怒目圆睁,他真没想到韩非竟然会说出跟恨意差不多的话。
    “我在瞎捉摸什么呢?看来我真是被高诚的贪欲人格给影响了,什么都想要吞掉。”
    等第二位医生化为灰尽后,精神鬼蜮开始逐渐出现问题,楼外原本一片漆黑,根本看不见后勤中队副队长撕开的口子,但现在那微弱的光亮又照了进来,幻境的更替速度似乎也变慢了一点。
    “除我之外,还有其他人在破坏装有人格的黑盒,院长这次真的小瞧调查局了。”
    韩非刚走出电梯,他意识深处就又响起了二号的声音:“尽快离开这一层,往上跑!跟着孩子的哭声,无论遇到什么都不要停下来。”
    “往上跑?是去楼上吗?”
    韩非脚下的地面忽然颤动了一下,整齐的地砖开始变形,漆黑的缝隙里好像有什么东西要爬出来。
    墙皮脱落,上面的文字挤在一起,就好像老人脸上的皱纹,更恐怖的是墙壁当中开始散发出一股浓烈腐烂气息。
    微弱的咳嗽声响起,拐角处出现了半张惨白的人脸,他悄悄尾随韩非,仿佛一道影子,阴魂不散。
    “不同的恐惧交织在了一起,看来已经有很多调查局成员中招。”
    找不到楼梯,韩非只能加速逃离,可身后的变态跟踪狂却怎么都甩不掉,精神上的疲惫和恐惧时时刻刻折磨着他。
    “哪有孩子的哭声啊?”
    韩非正在发愁,他忽然发现墙壁上的图桉跟之前不同了。
    记忆力远超常人的韩非清楚记得,自己刚进入大楼时,墙壁上画的全是患者给医生做手术的残酷场景,但现在墙壁上开始陆陆续续出现一些发生在医院外面的画面,比如两个年轻人一起逛商场,一家人在野外郊游,男孩跳进泳池被水蛇缠住双腿,牧师为小女孩祈福等等。
    “调查小组成员们的恐惧也被绘制在了墙壁上?他们的恐惧和整栋建筑融为了一体?”
    墙上的画面触目惊心,很多看着十分正常,但仔细观察就能发现极为瘆人的东西。
    走出十几米后,韩非放慢了脚步,他面前的墙壁上画着一个中年女人。
    惟妙惟肖,不仔细看甚至会以为是个真人站在旁边。
    中年女人穿着很普通的便服,脸上洋溢着笑容,她似乎正在给孩子讲故事,手中的书本上写着一句话——妈妈藏在了那里。
    顺着女人另外一只手指的方向看去,韩非发现画像斜对面的走廊顶部有个通风口。
    “向上走?难道是要我进入通风管道?”
    墙壁上的中年女人画像带给韩非的感觉很不舒服,但他又没有其他的选择,心中的恐惧因为犹豫激增,他不再停留,费力爬进通风管道当中。
    管道狭窄,对于小孩来说正好,但像韩非这样的成年人,爬进去后就很容易被卡住,也没办法回头。
    “不能害怕,只有面对恐惧,才有活路!”
    韩非已经清楚了精神鬼蜮的套路,不过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就算清楚了,依旧会感到恐惧,本心自问,很多人就算明知道是在做噩梦,依旧会感到恐慌,想要逃离。
    这精神鬼蜮就是利用了这一点,越是想要逃离,越会被紧追着不放,那些恐惧的东西也会逐渐变为现实,直到真正杀死一个人。
    向前爬动,安静的管道当中逐渐出现了杂音,那声音好像是从韩非身后传来的。
    “有人跟着我一起进入了管道?是那个跟踪狂?还是墙壁上画着的中年女人?”
    无论跟过来的是哪一个,对韩非来说都是个很糟糕的消息。
    他现在已经没有退路,只能加快速度。
    通道越来越窄,看不到任何希望,韩非很快爬到了两条管道交汇的地方,他朝左侧看去,瞬间感觉头皮发麻。
    左右两侧的通道里趴着两个人,他们双臂紧贴着身体,脸上毫无血色,双眼外凸,嘴巴一开一合,好像在咀嚼什么东西!
    看见韩非之后,那两人身体好像蛇一般在狭窄的通道中快速蠕动,朝着韩非爬来。
    “长得真是精神污染啊!”
    韩非玩命向前,可他还没爬出多远,就看见了通道尽头,前面似乎是一条死路,想要活命或许只能后退。
    前进?还是后撤?
    那两个人蛇一般的怪物就要追来,韩非一咬牙选择了继续向前:“整条通道都黑漆漆的,只有尽头那里稍微有一点亮光,感觉就好像是故意为了让人看清楚前面没有路一样。”
    身后的管道里噗通噗通的声音不断响起,彷似催命的音符,韩非用尽全身力气爬向管道尽头。
    借助那微弱的光亮,韩非发现管道拐了弯,开始弯折向上,这里并非是绝路,而是生路。
    “往上爬!”
    也不知道爬了多久,韩非的头突然碰到了什么东西,他向上看去,一缕缕黑发垂落在他的眼前。
    在垂直的管道当中,倒挂着一个中年女人的尸体,她穿着便服,身上裹满了小孩做手工用的彩色胶带,模样非常吓人。
    “这到底是谁内心的恐惧?”
    通风管道的出口就在尸体旁边,韩非将中年女人身上的绳索解开后,顺利逃了出来。
    钻出通风管道,韩非感觉浑身骨头都快要散架,可还没等他缓口气,就又看见了墙壁上新的图桉。
    一个六十岁出头的男人,身体粗壮,长得憨厚老实,他笑眯眯的盯着韩非,左手提着一个没有拉上拉链的粉色书包,一本故事书露了出来——爸爸藏在了那里。
    男人右手指着一个房间,不断有怪味从房间里飘出。
    推开旁边的门,映入韩非眼中的是一个个巨大的酱缸,他还没有做任何事情,自己已经出现在屋内,而刚刚被他推开的房门,则变成了画在墙上的图画。
    “怎么变成了画?”
    精神病人的世界,荒诞,怪异,明明所有东西都不按常理,却又都能在患者的过往中找到依据。院长也正是利用了所有患者的臆想,才打造出了这变态的精神鬼蜮。
    “我需要在这些酱缸当中找出中年男人的尸体?”所有酱缸外形都一样,没什么区别,韩非斟酌许久后,打开了距离自己最远的那个酱缸。
    “把它放进去,用昨天剩下的酱料腌制,那种味道你还记得吗?”
    “这些孩子真调皮,不让它们来地下玩,还非要进来!”
    “我骗他们说地下室藏着一个吃人的怪物,那些孩子被吓坏了,哈哈哈!”
    “别笑了,你怎么能说我们是怪物?”
    一男一女的交谈声突然在室内浮现,酱缸中好像浸泡着发臭的记忆,随着声音响起,漆黑粘稠的血从缸里涌出,没过一会就铺满了房间。
    “血水还在上升!这是要淹没整个房间?”
    韩非立刻意识到了危险,墙壁上的房门和窗户都变成了孩子的画,这完全密闭的房间根本没有出口!不想被血水灌死,就必须尽快找到男人的尸体。
    “没有任何提示,难道纯粹要靠运气?”
    迅速扫过所有酱缸,韩非又打开了身边酱缸的盖子。
    “为什么世界上会有发酸的肉?它的身上怎么长满了褐色的毛?这小孩放的时间太久了,不会尸变了吧?它会不会是来报复我们的?”
    “不要瞎想,如果坏人都会得到惩罚,我们早死一千次了。”
    “可他看起来和其他的小孩不一样。”
    “既然你不愿意的话,那我们就留下它吧,把它当成我们的孩子。”
    新的记忆混杂在血污当中,血水已经漫过了韩非脚面,打开的酱缸越多,血水涌出的速度就越快。
    韩非找不到任何提示,他一咬牙,准备挨个将屋内所有酱缸的盖子打开:“我就不信自己的运气会那么差!”
    屋内浓烈的气味能把人逼疯,韩非打开的酱缸越多,听到的对话也就越完整,这放满酱缸的房间属于一对变态杀人魔情侣,他们专对小孩子下手,但有一天他们在自己家外面捡到了一个浑身长满褐色长毛的畸形孩子。
    那对情侣把小孩带回了家,将它当做宠物饲养。
    畸形小孩长相丑陋可怕,但脑子没有问题,他慢慢学会了很多东西,比如想要活下去,首先要学会隐藏自己的真实想法、隐藏真实的自我,用别人想象中的那个人来满足对方。
    密室里的酱缸越来越多,畸形小孩的年龄也越来越大,后来那对情侣有了自己的孩子,他们的注意力几乎全部转移到了新生儿身上,这让那个畸形怪物感到不满,于是一直被当做宠物的他再次变成了怪物。
    “彭!”
    砸开第七个酱缸后,衣服被血水浸湿的韩非终于找到了男人的尸体,他全身骨骼被打碎,让人硬塞进酱缸当中。
    韩非有些吃力的将尸体拽出,酱缸下面是黑漆漆的通道,中年男人的尸体上还挂着一把把钥匙。
    “钥匙应该有用。”
    将尸体上的钥匙拿走,韩非跳进酱缸下面的通道,一路爬行,在他都快要窒息的时候,总算是看见了出口。
    婴儿的啼哭在耳边响起,韩非还听见一个小孩在唱摇篮曲,他钻出通道,身体重重摔落,自己又回到了医院主楼,头顶就是一个被破坏的通风管道。
    “层层交织的噩梦,这到底是谁的恐惧?”
    韩非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走廊拐角处有一个巨大恐怖的身影缓缓消失,给婴儿唱歌的好像就是那道身影。
    “我要跟着孩子的哭声前行。”
    就算那影子十分恐怖,韩非依旧没有退缩,他抓着从男人尸体上获得的钥匙,跑向走廊拐角。
    转过弯后,韩非又在墙壁上看到了一幅画,穿着破烂外套的孩子,傻笑着指向韩非身后,他手中的书上写着——我在这里。
    扭头,韩非背后的房间门上写着院长室三个字。
    “院长室?难道我刚才经历的恐惧不是调查局小组成员们的?而是院长童年的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