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

禁忌书屋

周先生,我需要你治疗

作品:肉体治疗师(高h)  |  分类:武侠小说  |  作者:biucj

    “对,我必须要走了……小溪已经把我治疗好了,我感觉自己现在积极阳光得很,甚至看到黑暗可怕的东西就生理性厌恶,呕!”肖潇说着,看着张晓溪的目光很急切和紧张,生怕张晓溪不肯放她离开。
    呕那一下不必表现得那么真实,我这正吃着东西呢!张晓溪心里咆哮,咆哮完了之后放下筷子,嘴上问道:“重点不在这里吧?重点是,最近玩得不是挺好的吗?你……不想跟我玩了吗?你还说要一直喜欢我……喜欢我就不要走呀!”
    说到后面,带了点哭腔。
    没想到肖潇再说话哭腔更严重,“嘤嘤嘤,喜欢什么的,就是手中的沙,握不住的,让风吹走让它散了吧!不,其实我心理上真的很喜欢你,但生理上……我好怕小溪的大鸡8啊,我现在双腿还是软的,小逼好像跟我失去了联系……所以小溪,放人家走嘛,大不了,过几天再回来给你……啊,过几天回不来……小溪,对不起。”
    张晓溪一脸忧伤和惋惜,强笑道:“别说对不起,治好了你我很开心,身体……多休息几天就会好的,我曾经也有被病人那么c,甚至强度更高,所以才以为你也没有问题,是我考虑不周……吃饭吧。”
    吃过早餐,肖潇道别离开,张晓溪合上门回到客厅,感觉家里空空荡荡的。
    只是感觉空荡还好,张晓溪很快发现一个更严重的问题,总感觉自己下面有一根鸡8,洗澡或者躺床上的时候总忍不住伸过手去摸一摸,结果,摸了个空,这时候心里就会很难受,就好像身体缺少了一部分。
    直到把假鸡8穿戴上才感觉好一些,而本就存在于身体的小逼,被她几乎完全忽略掉了。
    不过她很快发现自己的问题,赶忙展开自救,把假鸡8丢得远远的,然后躺床上摸向小逼抚慰起来。
    很快发现一件很可怕的事,不论她抚摸还是捅进去抽插,小逼都没有感觉!就好像失去了性欲一般!
    明明抓着肖潇操的时候还有性欲而且还很爽啊!这是怎么回事?
    张晓溪尝试了好多办法都未能解决这个问题,比如各种道具,比如一边刺激抽插下面一边揉捏自己的n,结果都不行!
    自己不会变成淫穴x冷淡了吧?张晓溪一脸恐惧,至于这什么淫穴x冷淡,是她胡编乱造出来的词,她戴上鸡8就挺有欲望的,所以是个不完整的x冷淡。
    那自己该怎么办?张晓溪傻眼、崩溃还有些绝望。
    随后犹豫了很久,决定找一个男人帮忙。
    找谁呢?拿出手机,打开几天没碰过的邮箱,才发现最近好多以前的病人有联系她。
    黑先生写信说:“小溪,我最近一直想给你找个阿姨,可尝试了好几次,都失败了,我想,自己还是忘不了你这个侄女,我,有罪。”
    弱一说:“我觉得自己的灵感在张医生那里,如可以,我想和你谈谈,甚至希望你能再为我治疗一番,这一次我不做猫了,我是狗,在你身下卑躬屈膝的舔狗。”
    魏星泽则说道:“姐姐,我这半年喜欢上了摄影,有给很多人拍照……但最想拍的人是你,什么时候可以有幸给你拍一套呢?”
    最后看的是周书恒的来信:“好久没去骚扰你了,忙起来还好,闲暇的时候,总是忍不住想你,想得整个人有些歇斯底里……不会再去骚扰你,不过我会一直等你,一直想再抱住你,占有你又任你索要。我想,我爱你。”
    张晓溪眼泪汪汪地给周书恒回信:“周、周先生,我需要你治疗,我病了,病得很严重qaq!!!”
    一个小时后,家门被敲响,张晓溪过去刚打开门,便被来人紧紧抱住,嗯,这个拥抱很温暖,很让人安心。
    “你患了什么病?”周书恒用脚关上门,把她打横抱起,边走边问。
    “这个……那个……大概是x冷淡?”张晓溪说得很犹豫,她可没忘记周书恒之前就是这个病,这个病他更有经验吧?
    周书恒闻言一愣,本打算把她放沙发上的,现在直接略过沙发,走向卧室那边,嘴上说道:“那需要在床上治,我来之前已经洗过澡了,你呢?”
    “我我我,我也洗过了……但是如果等下我很g的话,你不要插进来啊!”张晓溪下面已经g了好几天,好几次拿手指跟道具抽插都是弄了润滑油。
    周书恒一口答应,很快将她放倒在床上,把她的衣服一件件剥去,而后,趴在她身上握着她的奶子小心吃了起来。
    “什么感觉?”吃了两三分钟,周书恒抬头问张晓溪,紧接着却被她手中的假鸡8吓一跳,“这根能兜在身上的假鸡8是怎么回事?你拿它干什么?”
    “我我我……我也不知道……”张晓溪说着,赶忙把不知道什么时候拿过来的假鸡8丢远远的,仔细回想,刚才有那么一瞬间自己竟然想把周书恒压在下面c!毕竟跟肖潇一样都是诱人的肉体呀!
    自己这想法,真是太可怕了。
    “所以你最近都在做什么?下面,确实g巴巴的。”周书恒已经在摸张晓溪的下面,温热的手指不断刺激那里的嫩肉。
    “我之前有给一个女病人治疗……”张晓溪老实交代,言外之意是,她跟一个女人做了。
    “哦,那还好。”周书恒原本紧皱着眉,现在舒展开了,整个人往下爬去,分开张晓溪的大腿,把脸埋了上去。
    然后,伸舌头舔她的b。
    张晓溪原本挺紧张不安的,忽然,下面出现骚痒的感觉,然后,b肉对着那片不停抵上来的舌头收紧起来,好像有汁水分泌了出去。
    “啊……周先生……我好像……可以了……”她根本没想到自己的问题会这么快解决,她咬了咬唇,纠结了一下,说:“周先生,你起来吧,我好了……我……”
    “我没好,我这辈子都不会好了,张晓溪,你把腿再张开些,告诉我你有多需要我……”周书恒说着,又低头下去,伸着舌头,直往张晓溪的小逼里钻。
    “啊……周先生……你不讲医德,你……我……啊……”张晓溪被他弄得,下面越来越痒,水越来越多了。
    她正骚痒难耐,周书恒忽然爬上来将她整个人压住,硕大的龟头抵在她水嫩的小逼上,一下一下顶着,他边顶边道:“我觉得,你还是叫我老公为好,周太太,什么时候嫁给我?”
    “我才不要……我……啊……别顶……我……我不要……这样也……啊……周……老公……我被你操得……好舒服啊……你快……你快点啊……好老公……啊……”
    大鸡8很快顶了进来,且把她操得越来越凶,她闭上美眸,张腿缠在周书恒腰上尽心享受起来,小嘴,叫唤连连,越来越亢奋。о18кàи.cом(po18kk.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