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

禁忌书屋

第1029章 造孽

作品:战神奶爸  |  分类:种田文  |  作者:燕子文

    第1029章 造孽
    楚含烟在来之前,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
    她是女子,而且是个很漂亮的女子。
    自然知道对于男性来说,自己的身体是最大的筹码。
    只要楚歌愿意跟她合作,她早就做好了任何的牺牲。
    所以在楚歌让她表示一下决心的时候,她毫不犹豫的脱掉了自己的外套,露出里面裸露的白皙肌肤。
    这个举动让楚歌愣一下,似乎不是很理解楚含烟为什么要这样做。
    楚含烟欲拒还休道:“只要公子愿意合作,我的身体任由你享用……”
    楚歌:“……”
    这什么跟什么啊!
    只是没等他询问,门就突然被撞开了。
    郭书欣和萌萌出现在房门口,两人都目瞪口呆的看到了这一幕。
    这下情况就有些尴尬了。
    尤其是楚歌,有种跳进黄河也洗不清的感觉。
    郭书欣一边捂着萌萌的眼睛,一边指着楚歌喊道:“师,师父,你怎么可以做出这种荒唐的事呢!”
    “你这样做,对得起萌萌,对得起我吗?”
    “我真是看错你了,没想到你居然是这种好色之徒!”
    楚歌:“……”
    这劈头盖脸的一顿骂,让楚歌都不知该怎么反驳。
    而在这个时候,楚含烟还反过来护住楚歌道:“这,这都是我自愿做的,跟齐公子没有关系!”
    好吧,这话一出,误会就更解释不清楚了。
    楚歌那叫一阵头疼。
    郭书欣失望都快哭了,本以为自己的师父高风亮节,不近女色。
    结果现在却原形毕露做出这样的事。
    “我看不起你!”
    郭书欣红着眼眶骂道:“人家一个女孩子都跪下来求你了,你居然还要趁火打劫,实在是太无耻了!”
    “就这么忍不住吗?要是忍不住你找我啊,干嘛要去威胁别人!”
    可能是真的在气头上。
    这郭书欣说话都不经过脑子的。
    连忍不住找我这种话都说出来,看来是真的气糊涂了。
    楚含烟便又喊道:“齐公子没有威胁我,我是自愿的,请你不要责怪她,要怪就只能怪我命不好,只能想到这种办法……”
    说完,就呜呜的哭了起来。
    郭书欣见状,连忙附和道:“你看看,人家都哭了,你还好意思提条件吗?”
    “萌萌在这,我看你是不是真的不要脸了!”
    “你今儿个要是敢乱来,我就跟你断绝师徒情缘!”
    楚歌一阵汗颜,揉了揉自己有些发疼的太阳穴:“能闭嘴吗?”
    “你还让我闭嘴!”
    郭书欣这下更恼火了,她怒火中烧道:“你有胆子做出这种事,还怕别人说吗?!”
    楚歌一脸无奈道:“我做了什么事了?”
    “你脱她衣服!”
    “她自己脱的!”
    “那也是你逼她自己脱的!”
    “???”
    听听这话,还讲不讲理了?
    “你无理取闹了。”
    楚歌看向郭书欣道:“我没打算那样做,只是她误会我的意思而已。”
    “我让她表明一下决心,是让她去杀一个楚家人断了自己后路,哪知道她会脱衣服啊!”
    这话一出。
    不仅仅郭书欣愣住了,就连楚含烟也有些诧异。
    但仔细想想。
    似乎从头到尾,楚歌确实没有让她要以身相许之类的,搞不好真的是她自己误会了。
    “抱歉,似乎是我误会了……”
    楚含烟有些歉意的吐了吐舌头,随后悄悄的拿起自己的外套,有些尴尬的重新披在自己身上。
    郭书欣狐疑的看着楚歌。
    萌萌这会总算有机会帮楚歌说话了,她说道:“楚歌不是这样的人,郭姐姐你误会他了!”
    郭书欣半信半疑道:“真的?”
    萌萌掰开郭书欣的手,认真道:“楚歌除了麻麻,是不会让其他女生脱衣服的!”
    楚歌:“……”
    虽然他很高兴女儿相信自己,但也不能什么话都往外说吧!
    不过因为萌萌这一句话,气氛倒是没有刚才那样剑拨弩张了。
    楚含烟还被萌萌这句话给逗笑了。
    郭书欣则是有些尴尬,如果真的这样,不就说明自己冤枉了楚歌了吗?
    “好啦,误会解开了就行。”
    楚含烟当起了和事佬,朝着楚歌笑眯眯道:“竟然我已经表明了我的诚意,那齐公子可别忘了我们之间的约定。”
    “我就在楚家,期待齐公子的大驾光临!”
    留下这句话的楚含烟,一溜烟跑了,她可不想给楚歌反悔的机会。
    反正都闹到这份上了,这家伙不合作也得合作!
    楚寒烟跑后。
    房间就只剩下郭书欣和楚歌还有萌萌三人。
    对于刚才发生的事,郭书欣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
    自己这么一冲进来,暴露了一直在外面偷听不说,还冤枉了楚歌,简直就是罪加一等。
    “你一直在外面偷听。”
    楚歌开口,一副打算秋后算账的样子。
    郭书欣打着哈哈道:“也没有啦,就听了一点点,我,我这不也是担心师父你出事嘛。”
    “我能出什么事?”
    楚歌白了郭书欣一眼:“咸吃萝卜淡操心,别用你猥琐的想法来思考我,不是所有人都像你想得那么龌蹉!”
    郭书欣自知理亏,只能耷拉着脑袋道:“对啦,我最龌蹉了,但师父你也真是的,说出那样让人误会的话,我自然也会想歪啊!”
    楚歌瞪眼道:“还敢顶嘴?”
    “不,不敢了。”
    郭书欣抬起头,憨笑一声道:“师父你大人有大量,别跟我这小女子一般见识嘛。”
    楚歌板着一张脸道:“还叫师父?不是说断绝师徒情缘了吗?”
    “不断,不断!”
    郭书欣冲上前,摇晃着楚歌的手臂撒娇道:“打死也不断,师父,你就别生气了啦,我给你卖个萌好不好?”
    楚歌甩开了郭书欣的手,刻意说道:“离我这好色之徒远点,免得我逼你自己脱衣服!”
    楚歌行走江湖怎么久,还是第一次被人劈头盖脸的骂是无耻之徒还有登徒浪子,心中自然十分不满。
    这郭书欣已经摸清楚楚歌的脾气了,就是刀子嘴豆腐心的主。
    她死缠烂打的摇晃着楚歌的手臂,不断的撒娇道歉,就差在地上学猫叫,恳求主人原谅了。
    楚歌是又气又无奈,只能叹了一口气,寻思摊上怎么一个徒弟,也不知道上辈子造了什么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