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

禁忌书屋

第2569章 楚氏合作

作品:超品农民  |  分类:言情小说  |  作者:菜农种菜

    王伦和上一次一样,在离永川城一千里远的地方度过了一晚。
    一晚几乎都在修炼,到天明时,才直接上路,进永川城,来到了“楚氏阵法堂”的外面。
    街上没有做阵法生意的店铺此刻开着门,唯独这一家。看样子楚明颊应该已经在里面等着了。
    王伦跨步进去,发现楚明颊果然在,见到了自己,对方还笑着站起来朝自己示意。
    “客人的阵法图纸我看过了,”楚明颊将卷轴递过来,“楚氏阵法堂打算和客人合作,接下这单生意。”
    王伦将卷轴纳入储物戒内。虽然没有打开看,但神识扫查过,确认卷轴上面没有被种下手段。
    “楚道友的报价呢?”
    王伦笑着问道。对方开门见山,很急切的样子,估计就是想快一点拿到定金吧。自己也没有好转弯抹角的,毕竟能够达成合作,自己确实高兴。
    “我经营这家店铺,平常采购货物都以灵石结算,我自己也是修士,日常修炼也需要灵石,所以打算以中品或者上品灵石结算。”
    楚明颊心说,自己生活中最重要的一件事,出去寻欢作乐,几乎九成的情况下找的是拥有修士身份的女修,付钱也是用的灵石。
    所以自己懒得用什么宝物结算,更不会看上金银之物,直接拿到手灵石,就能直接使用,最是简单方便。
    “具体的数额呢?”王伦当然也不会硬要拿出极品灵石结算,极品灵石很罕见,能不用于交易最好。
    “若是上品灵石结算,我的报价是两千三百二十,只是全部用中品灵石结算的话,报价则是二十六万。”
    楚明颊还是在父亲给出的报价上,自己加价了一些。如果成功,自己可以多得到两百块的上品灵石。
    哪怕之后合作文书要给父亲过目,报价上的猫腻会露馅,但那时候挨一顿骂不算什么,最重要的不就是可以多赚一笔,多逍遥快活几日么。
    “这报价离我预估的有一些差距,有点过高了。”王伦要讨价还价。
    上品灵石是三千块也好,四千块也好,对自己来说差别不怎么大,自己从鬼影界带出来的都是极品灵石以及更高品级的灵晶,一块极品灵石就相当于一百多块上品灵石了,而自己的极品灵石,能够在储物戒内堆的像小山那样。
    但灵石多,也不意味着要白白便宜了楚明颊,以及要自己当冤大头。
    “客人,这宝甲很合理了。”楚明颊措辞强硬,“既然客人连着两次上门,我也是经过认真衡量后觉得可以在拼尽全力的情况下,炼制成功这座法阵,才答应合作,我们双方都有诚意,我在报价上也很有诚意了,恕我不能降价。”
    王伦并不吃这一套,在任务的完工时间上面施压。楚明颊想得到这么多报酬,就得在期限内完成阵法的布置,而期限时间很紧。
    那边楚明颊仍然不想退步,但两人却一直在讨论,并没有翻脸,其实双方都知道这笔生意彼此都想完成,没理由随随便便退出。
    也正因为如此,楚明颊见到王伦讨价还价,知道不可能真一直坚持最初的那份报价,前期的强硬,只是为了让报价少降低一些。
    最终上品灵石的报价变为了两千一百二十块,楚明颊暗自认可,毕竟心理价位差不多是两千块出头,这报价还能让自己满意。
    报价上面,双方都同意了,接下来就是拟定合作文书了。王伦这段时间连着和五名阵法师签过了,有经验,而王伦看到楚明颊在这上面更加熟悉。
    细节上面,两人经过了一番交锋,主要就是完工的时间上面,王伦想缩短,楚明颊想延长。
    当然最后面也是达成了一致。
    合作文书敲定,所有的细节也都摆在了台面上,双方都同意了。
    按照约定,王伦会支付五成五的酬劳作为定金。
    如果布阵任务失败,定金的一成会由楚氏阵法堂留下,作为辛苦费。
    而如果布阵成功了,剩下的四成五的酬劳在双方交接时一次性付清。
    由于这座法阵的布置难度很高,双方约定完工的时间定为一年。每隔四个月,双方得见面交流最新的布阵情况,见面地点就在楚氏阵法堂。平常时候双方不联系。
    封口令等之类的细节,也商量妥当。
    楚明颊那边对王伦的要求,在合作文书上体现的数量,则明显少了许多。
    那边主要是要求王伦按照承诺支付报酬,保证所提供的阵法图纸一是来源合法,若来源不正当,楚氏阵法堂不承担任何责任,二是图纸上的内容正确,不能是按照图纸
    内容布阵了后发现了根本性的错误,导致布阵失败,那么楚氏阵法堂同样不承担后果。
    至于验明王伦的真实身份,那边当然也提出了这个要求,不过王伦像对付其他五名阵法师那样,用一样的手段搞定了。楚明颊也没办法提出抗议,毕竟揪着这一点不放,双方合作就得告吹。
    “这是完整版的阵法图纸,交给楚道友了,别忘了文书上约束的内容。”王伦提醒着。
    楚明颊接过完整的卷轴,点头:“都已经合作了,当然是会按照合作文书来办事,我不会跟钱过不去。”违反了文书内容,交易告吹,他拿不到剩下的灵石,定金全退不说,还得反过来赔偿王伦。
    此外,楚明颊已经知道王伦至少是结丹修士,修为强,背后可能还有主子,所以包括昨晚和父亲楚向天商量时,父子俩都没想着要乱来,尤其楚向天警告过自己,让自己不要耍小聪明,一切都按照文书上的约定办事。
    楚明颊当然也不打算乱来。以父亲的本领,肯定可以搞定这座法阵,那一大笔灵石肯定可以收入囊中,他是傻子都不会乱来!
    “四个月之后,我会挑选一个时间前来这里。”王伦这样说道。
    布阵的工期为期一年,而这座法阵极为复杂,楚氏这边也需要偶尔和他交流,才能保证法阵的布置不会出现偏差,对此王伦肯定支持,毕竟王伦这么做还有一个隐藏的目的。
    王伦无法经常离开时空城,不可能一直盯着楚氏父子,也没办法派其他人盯着,每四个月一次的见面,王伦可以从明面上以及暗处去确定楚氏父子是否背着他搞鬼。倘若完工之前都不见面,鬼知道楚氏父子尤其是楚明颊,会不会惹出乱子。
    这座法阵的功能,和发射能量有关,楚向天肯定能看出来,但只要楚氏父子不对外泄露出去,灵宗都不可能知道这座法阵的存在。
    王伦要保证的,就是搞定这座法阵,以及确保十二大宗门都蒙在鼓里。
    其他五名阵法师那儿,几乎不用王伦担心,唯独楚氏父子这里得上心,所以每四个月见面一次了解布阵的情况,肯定十分有必要。
    离开了楚氏阵法堂后,王伦朝永川城的东门走,确保路上没有人在跟踪,出了城就在空中飞行。
    已经不需要再调查楚家了,楚向天的存在是一个秘密,除了灵宗的几个高层,其他人都以为楚向天死了,这时候自己去奇珍阁分阁寻求情报,反而可能让精明的奇珍阁探子嗅到什么。
    自己已经知道,楚向天对那座法阵心动了,才会同意儿子楚明颊接单。
    不出什么意外的话,楚向天肯定会完成布阵。因为对楚向天来说,既然隐居不出,肯定就不想主动或者被动牵扯进入麻烦的漩涡中,最好的办法就是完成布阵,拿到报酬,合作双方之后彼此再无瓜葛,所以楚向天本人是不会自寻麻烦,做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情的。
    变数可能存在于楚明颊身上。此人贪婪,花钱无数,吃不了苦,会为了钱而可能出乱子,不过楚向天应该会紧盯着楚明颊。
    自己无法对楚明颊采取措施。楚明颊是联系自己和楚向天的中间纽带,说不重要,那确实是,毕竟楚明颊的那种布阵本领,对着那座法阵是束手无策,可说楚明颊重要,也确实重要,没此人,楚向天肯定不会接单。
    “我不可能派人紧盯着楚明颊的一举一动。一旦被发现,楚向天必然反击,我会前功尽弃。”
    “希望此人不要惹出乱子。拿着那一大笔灵石给我好好安分这一年。”
    王伦只需要这一年,或者说,法阵完成之前,不出乱子就行。
    毕竟在法阵完成之日,自己和楚明颊交接时,可以使出手段干扰楚明颊的一年内的记忆,以及同样可以去干扰楚向天的记忆,保证这对父子在那之后,不会有意或者无意在外人面前泄露法阵的信息。
    云层中。王伦快速飞行着。
    在休假还剩三天半的时候,王伦抵达了飞叶城修炼司的附近。
    傀儡还在洞府内运行着,王伦顺利进到洞府后,惊喜发现这一次傀儡依旧没有暴露!
    这意味着,灵能等人还没有发现自己使用特殊傀儡桃代李僵的方法。
    这个方法,至少还可以使用一次。
    “这样就好了,下一次使用傀儡,就在四个月之后吧。”
    王伦打算下一次再使用傀儡来金蝉脱壳。而下一次使用的时间,现在就定好了,定为四个月之后去繁伞州永川城。
    四个月里,王伦不需要用这种手段脱身,毕竟已经联系过周猿,也已经拿到了开天神剑,可以练习真灵剑法,暂时不需要秘密行动。
    相反,这四个月是自己冲击元婴后期的最后冲刺阶段,要将时间利用起来,好好淬炼法力。
    王伦想到这,也将傀儡内部的灵石取下,傀儡一分为二,送入了储物戒中保存,自己取代傀儡,在修炼洞府内开始休息。
    来回长距离奔波,确实有些疲累,王伦休息了半天,之后两天多时间都在淬炼法力,直到休假即将结束时,返回了时空城。
    这次休假,在外人眼里,和以往的休假没什么两样,王伦当然不会去说自己刚刚搞定了一件很重要的大事。
    ……
    王伦回时空城很快半个月了。灵能真人没有在这期间找王伦说事。
    这天,灵能真人返回灵宗,和其他三位宿老指点完了牛今耀的修炼,将修炼地当成重要的谈话场所,开始对灵界最重要的大事进行谈论。
    他们不可能一碰面就谈论王伦,尤其是最近一年多王伦规规矩矩,没露出破绽,他们只是保持对王伦的关注,但不会凡事都围着王伦转。
    灵界最重要的大事,就是另一界强者的潜入。
    “既然在我们十二大宗门的严厉搜查下,敌人蛰伏了起来,最近一年多都没有对元婴高手和化神强者下手,是否说明他们也有所忌惮,不敢随便行动?”包旭日说到了这个,试图分析出敌人的实力情况。
    一直以来,十二大宗门能确认的只有一点:另一界强者中,至少有一名化神强者。
    “我也想说这个,如果他们有两名或者更多的化神强者,这一年多按理就不会蛰伏不出,会对元婴修士动手,引发修炼界的恐慌。”陈高楼赞同。
    “这些猜测在十二大宗门中都很有市场,不管猜测是真是假,我们不掉以轻心就是,只管保证时空城的安全,守住时空通道就好,说句不好听的,十二大宗门的高手经受得起敌人偶尔的暗杀,哪怕敌人一年杀死两到三名元婴高手,也完全动摇不了我们的根基。”灵能真人突然说道。
    “话虽然冷血,但道理一点没错。”丁千峰深表赞同,“我们现在大规模搜查敌人,是没有找出人,可现在已经不需要通过这种方式找到敌人了,这么做是为了维持士气,给敌人威慑。像灵能真人说的,我们在做的最重要事情,就是将时空城变得固若金汤。”
    “风向改变了啊。”牛今耀感叹。
    十二大宗门疯狂派人在灵界各地搜查反贼和另一界强者的下落,搜查的力度前所未有,直到现在,九成九的修士都认为十二大宗门这么做的目的只有一个:找到敌人。
    今天如果灵能真人和丁千峰不说,连他都不知道风向已经悄然改变。
    牛今耀很清楚,把持风向的,永远是各大宗门站在塔尖的那几个人。自己虽然是灵宗的宗主,可没到化神境,还在接受宗内宿老的修炼指点,所以只是灵宗这艘大船的掌舵者之一,且掌舵的话语权不如四位宿老的高。
    “是的宗主,风向已经变了,虽然我们还会派人搜查敌人的下落,但重心不是找出敌人为老宗主报仇,而是保护好时空城。”灵能真人看样子能坦然接受这种变化。
    牛今耀暗道自己也能坦然接受。郭群其被敌人杀死,当时整个灵宗的人都极为愤怒,喊着要为宗主报仇,可既然现在四大宿老都能将为郭群其报仇的事先放一边,自己又有何不能接受的?
    “时空城固若金汤,敌人从外部应该没办法攻破,他们肯定会想办法从内部尝试攻破。”包旭日看向牛今耀,“宗主需要尽快达到化神境,只有化神强者才能影响到时空城的存亡。”
    牛今耀也没觉得自己受辱了,毕竟这话说的没错,自己无法反驳。敌人的目标就是时空通道,这毋庸置疑,而有能力毁掉时空通道的人,只能是化神修炼者。
    所以灵能真人才说,敌人一年杀死两三名元婴修士,也影响不到十二大宗门的根基,对守卫时空城的影响不会很大。
    “我会尽快达到。”牛今耀应道。
    谈话差不多也就到这里了,几人谁都没有提王伦的事。现在王伦没有暗中行动,他们盯着王伦没有收获,也就不需要谈论了。
    ……
    王伦从永川城“楚氏阵法堂”离开后到现在,日子很快过了三个月!
    三个月的苦修,不断冲击法力壁障层,也还是没有打破这层壁障,王伦倒也没有着急,不曾懈怠。
    再过一个月,估计还是无法完成突破,可既然使出了全力,也就没什么好急切的了,继续这样下去,迟早可以突破到元婴境后期。
    临近和楚明颊碰面,王伦有所期待。不知道三个月下来,楚向天已经将那座法阵研究的怎样,又布置到了何种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