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

禁忌书屋

第848章 该回家了

作品:战地摄影师手札  |  分类:言情小说  |  作者:痞徒

    一番寒暄介绍,众人搭乘着秦二世驾驶的越野车往远处开了百十米,最终停在了一片支着十好几顶帐篷的荒地上。
    “周先生对这里肯定熟悉,不过卫燃兄弟是第一次来,所以让我越俎代庖来介绍一下?“
    周祈光温和的点点头,“我也有几十年没来过了,正好听你讲讲”
    ”西北方向,大概五六百米的距离就是莫的村。”
    秦二世抬手指着车头左前方说道,“那个村子里的村民还是比较淳朴的,如果周先生和卫燃兄弟住不惯帐篷,可以去村里找人家借宿住几天。”
    稍作停顿,秦二世又用手指头轻轻敲了敲正副驾驶位中间的倒车镜,“我们身后百十米外,就那片柚木环绕的那几栋房子,就是当初发现正字钢盔的人家。”
    等卫燃和周祈光收回探出车外的目光,秦二世又指着车头正前方的樟树林说道,“那片林子里就是那座废弃的寺庙。周先生,卫燃兄弟,你们打算先休息一下,还是先去各处逛逛“
    “我自己逛逛就可以了”
    周祈光最先推开了车门,“我上次离开这里的时候比你们还年轻呢,正好去村子里转转,看看还有没有认识的人。”
    “需要我陪着您去吗?“秦二世最先说道。
    “不用”
    周祈光摆摆手,“你们忙你们的,如果有需要我帮忙的,随时给我打电话,或者去莫的村的庙里找我就好,我准备在那座寺庙里借宿一晚。还有,如果方便的话,帮我把行李箱送到村子里的寺庙吧。”
    “我现在就帮您送过去,您要和我一起过去吗?”秦二世追问道。
    “我自己逛逛就好”说话间,周祈光已经跳下了驾驶室。
    “您注意安全“
    卫燃也跟着推开车门,“有需要我们做的,也随时给我或者漱石打电话。”
    “好”
    周祈光温和的点点头,沿着碎石路,慢悠悠的走向了车子正后方那座曾经发现了钢盔的房子的方向。
    “我们去寺庙里看看吧“卫燃扒着车门说道,“二世,你先帮周先生把行李箱送过去吧。”
    “我这就去”二世等夏漱石下车之后,立刻操纵着越野车调头开向了莫的村的方向。
    “那几个帐篷是怎么回事?”卫燃站在原地,朝不远处那几顶帐篷上的官方台标扬了扬下巴问道。
    “做个见证,也做个记录。“夏漱石指了指还没开远的越野车,“二世安排的。“
    “你这兄弟能量倒是不小“卫燃意有所指的暗示道。
    “玩胯子弟罢了”
    夏漱石调侃到,“那个***平时没个正形,还总想着折腾出点什么让他家里人能高看他一眼的动静,偏偏最后总是好心办了坏事,每次都要他家里人给他擦屁股。”
    还没等卫燃张嘴说些什么,夏漱石便又直言不讳的说道,“这次二世可是王八吃秤砣想借着卫燃兄弟帮忙做点人事儿,他可是把宝都押在你身上了。”
    “赌什么?“卫燃没头没尾的问道。
    “他想赌你肯定能找到那些远征军士兵,赌他没看错人。”夏漱石跟在卫燃后面一边溜达,一边毫无压力的揭穿了秦二世的老底儿。
    “这片龙船花开的可真好”卫燃指着前面那片盛开的花海转移了话题。
    “是啊”
    夏漱石同样没在上一个话题里深究,引着卫燃绕过龙船花和林间随处可见的挖掘点,沿着几乎被青苔彻底覆盖的石板路走进了废弃的寺庙。
    时光荏苒几十年,如今这片小庙早已破败不堪,不但那座并不算大的庙堂已经被攀藤植被覆盖了大半,就连后面的佛塔也已经成了这片小森林里的生态圈的一部分,时不时的,便能看到不知名的小鸟从攀附在佛塔上的枝叶见钻进钻出。
    站在庙堂门口,夏漱
    石指着里面的无头佛像说道,“我们没把那座佛像砸开,换了个其他法子,用高压水枪给它洗了个澡这才找到暗格的。二世说,如果能找着留在这里的远征军,就重修这个寺庙算是还愿。”
    “二世还信佛?“卫燃挑了挑眉毛。
    “他信个der的佛”
    夏漱石摸出一包细烟分给卫燃一颗点上,喷云吐雾的说道,“你是飞机换直升机一路脚不沾地的飞过来的,我和二世可是开车过来的。这一路上,可别提多晦气了。”
    “怎么说?”卫燃用手指头夹着烟,一边绕着强熏赶着并不算多的蚊虫一边问道。
    “这一路上,我们看见不少远征军将士的陵园,墓地。”
    夏漱石顿了顿,“但我们也看到不少鬼子的陵园,草它姥姥的,那些陵园修的那叫一个漂亮,连***军犬和军马甚至它们养的大象都立了碑,就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它们曾经侵略过这里一样。
    比这个更可恨的是,这些免电人,都特么被鬼子洗脑了,我们沿途问了不少人,他们都认为当年的远征军是和英国佬一伙的侵略者,是为了在免电这鬼地方搞殖民的。
    相反,当初在他们国家烧杀抢掠的鬼子,反倒成了帮它们的救世主。就因为这样的洗脑,很多远征军的墓地都被毁了,当地好多华人华侨,想把远征军的遗骨送回国,甚至都只能靠偷的方式。
    偷偷的找,偷偷的挖,然后偷偷的运回国安葬。甚至有的还在免电的墓,都是当地华侨借口祖宗坟墓做掩护才保护下来的。”
    “做这事的很多?“卫燃追问道,“我是说帮着那些远征军回家的人?“
    “基本上都是华人华侨志愿者以及一些国内自发组织的团体。”
    说到这里,夏漱石抬手指了指破败的寺庙,“所以二世准备明目张胆的立个碑,等他重新修好这座寺庙之后,就在这座寺庙的旁边。”
    “这庙可以修一修”卫燃突兀的说道,“不过我觉得,还是让他们歇歇吧”
    “什么?“夏漱石一时没反应过来。
    “公辞八十载,今夕请当归。”
    卫燃一边往废弃的寺庙里面走一边说道,“他们活着的时候,为了打鬼子才来这个鬼地方,这么久也该歇歇了。相比在异域他乡树碑立传给那些不愿记住他们的人看。与其让他们死后还要和鬼子争这片毫无意义的坟地,还不如把他们请回去,埋在他们家乡的故土里睡的更安稳。”
    站在无头佛像的面前,卫燃仰头看着结满了蛛网的屋顶,“说来说去,这地方不是他们的家,没必要让他们生前死后,都要帮免电人守着他们自己都不珍惜的土地。再说了,这庙就算修好了,又有谁会来?“
    夏漱石张了张嘴,最终点点头,认真的说道,“回头我和二世商量商量,让他把钱花在的地方。”
    “知道色豪和尚埋在哪吗?”卫燃换了个话题问道。
    “这个我还真不知道”
    夏漱石抬手指了指庙堂后面的佛塔方向,“不过后面确实有块碑,我们之前来这里找的时候,翻译说是这个庙里的老住持的坟,当时我们也就没细问。”
    闻言,卫燃也转身走出庙堂,随手摘了一束带着露水的龙船花,绕到了荒草丛生的寺庙后院,在那座爬满了植物的佛塔边上,找到了一座低矮的墓碑。
    虽然墓碑上的缅文他根本就不认识,但却无比肯定,这里面埋着的就是色豪和尚。
    弯腰放下手里的龙船花,卫燃扭头说道,“漱石,我打算现在就去找那座山洞?”
    “现在就去”夏漱石可没想到卫燃如此的迫不及待,“你不休息休息?”
    ”都在飞机上睡了一路了”
    卫燃转身一边往外走一边说道,“正好趁着精力充沛去找找那座山洞。”
    “真的不用休息?“夏
    漱石追问道。
    “真不用”
    卫燃想了想说道,“这样,你让二世安排一下,看看能不能找几头毛驴跟着。另外如果有武器的话,再想办法弄点防身的武器。”
    “我这就去…”
    “先等下”卫燃拉住夏漱石,“别让那些记者摄影师跟着,也别让当地人跟着,还有周先生,最好他也不要通知”。
    “为什么?“夏漱石下意识的反问道。
    “还能为什么”
    卫燃摊摊手,“这一趟还指不定能不能找到呢,万一找不到不是白跑一趟?倒不如咱们先去找,等找到之后,你们再带着记者和摄影师重新走一遍。至于不让当地人跟着,刚刚你不是已经说了原因吗?”
    “周先生呢?”夏漱石刨根问底的追问道。
    “你让他知道了,他看着都五六十岁的人了,跟着还是不跟着?”卫燃反问道,“不跟着不合适,跟着的话,你觉得他有那体力漫山遍野的跑?”
    ”说的也是,我这就和二世准备东西。”夏漱石说完,小跑着离开了废弃的寺庙。
    目送着对方跑远,卫燃却转身又走回了那座墓碑旁边,从金属本子里取出装满了土炮酒的英军水壶拧开盖子,轻轻往墓碑前倒了一些,“我试试看能不能接他们走,如果还能找到那座山洞,到时候就和国昌的儿子商量商量,按你留下的遗嘱,把你的坟迁过去。”
    “嗉!”卫燃用水壶和墓碑轻轻碰了碰,仰头喝下了第一口酒。
    珍而重之的拧紧了水壶盖子收回金属本子,卫燃干脆的起身,转身离开早已被人遗忘的寺庙,走向了林子外面。
    当他找到已经贴着自己名字的帐篷时,秦二世也驾驶着越野车赶了回来。
    “猪食和我说你想现在就偷偷进山?“秦二世不等车子熄火便推开车门低声问道。
    “对”卫燃绕到车尾取下自己的行李箱,“有困难?”
    “困难倒是没有,不过你不用休息休息吗?“秦二世关切的问道。
    “进山的路上再休息吧,我的帐篷在哪?”
    卫燃拎着行李箱问道,“快点去找几头毛驴吧,记得让毛驴的主人先修修驴蹄子,另外准备好需要的物资和当通弄山的地形图,最好赶在太阳下山之前出发。”
    “和我来吧”夏漱石拉着自己的行李箱招呼道。
    闻言,卫燃也不等秦二世答应,便拎着行李箱,跟着夏漱石钻进了不远处的一顶大号充气帐篷。
    打开行李箱换上了提前准备的速干衣裤和高腰热带靴子,卫燃一边往身上喷洒着至关重要的驱虫药水一边说道,“漱石,等下你和秦二世留下来。”
    “你说什么?”同样在换衣服的夏漱石愣住了,“我们留下来?”
    “废话,难道你们还跟着?”
    卫燃理所当然的反问道,“你们留下来,我出了意外,还能指望你们把我救出去,你们也跟着一起去,真要是出了意外,你指望谁?难不成指望周先生?我和他可不熟。”
    “要不然我和你…”
    “我和二世同样不算熟悉”卫燃直白的说道。
    “可你一个人去我们也不放心”
    夏漱石严肃的说道,“我们把你当朋友请你来帮忙,但我们可没打算把你当牲口使唤。你要是想自己去找,那还是等下搭周先生的飞机回去吧。”
    “有什么可吵的”
    话音未落,秦二世已经搂着一个只穿着抹胸短裙的姑娘走了进来,一边在那姑娘的胸前揉来揉去一边玩世不恭的说道,“猪食,你留下来坐镇,卫燃兄弟,等下我带人和你进山去找。”
    “就你?”卫燃一脸看不上对方的模样,“你这身儿小排骨跟得上吗?”
    “看不起谁呢?”
    秦二世在那姑娘的屁股上拍了一下,在那姑娘的
    惊呼中说道,“哥们儿我可是能夜观天象,掐指一算就能分金定…”
    “定个蛤蟆腿儿,你快歇会吧”
    夏漱石根本不给对方瞎白话的机会,“二世,你确实不能去,不然…”
    “我姐夫最晚明天一早就能到这里”秦二世突兀的说道,“猪食,你就留下来坐镇吧。”
    “你姐夫要来?”夏漱石立刻皱起了眉头,随后竟点点头,“既然你姐夫要来,那你就去吧,免得…”
    “闭嘴!”
    秦二世抢先一步止住了夏漱石即将说出口的话,一边换衣服一边说道,“咱们的人已经在筹集东西了,最晚半个小时就能好。卫燃兄弟,让我跟你一起去吧,这样真要是出了什么意外,肯定有人来救咱们。”
    “坚持要去?”卫燃皱着眉头问道。
    “肯定的啊”秦二世理所当然的说道,全然没有意识到这件事可不是说说那么简单的,“放心,我还带着个帮手呢,绝对比猪食靠谱。”
    “路上听我的”
    卫燃将驱虫喷雾塞进没装多少东西的背包里提前约定道,既然对方铁了心要跟着,自然也就只能带着了。
    “行,都听你的。”
    秦二世倒是没有丝毫的架子,动作麻利的换上一身行头之后,竟然还从他的行李箱里拿出个像是盗墓采用的中式罗盘,以及一个巴掌大的乌龟壳外加几枚铜钱塞进了包里。
    “你这是打算念口诀找山洞啊”卫燃忍不住调侃道。
    “吃饭的家什”秦二世咧咧嘴,却是没有详细的解释。
    “把你鞋子换了”
    卫燃拎着包一边往外走一边说道,“换双旧鞋子,穿新的你走不了多远就得磨破了皮。”
    “马上!”秦二世痛快的脱了刚刚换上的登山靴,换回了之前穿着的运动鞋。
    “打算往哪个方向走?”换好了鞋的秦二世追上来问道。
    “东北方向进山”卫燃低声问道,“枪准备了吗?”
    “准备了”
    秦二世抬手指了指远处被水雾笼罩的苍翠的青山,“那就是当通弄山,一片直径好几十公里的原始森林,而且周围全都是自然保护区,所以咱们的武器得藏着点才行。”
    闻言,卫燃点点头,“你准备带几个人?”
    “除了一个向导之外,还有一个保镳。”
    秦二世朝远处站着的一个壮汉招了招手,等对方走过来介绍道,“这位是杨哥,我请的保镖,厉害着呢,绝对的自己人。”
    “杨哥你好”卫燃客气的和对方握了握手,“路上就麻烦你了。”
    “职责所在”这位杨哥憨厚的笑了笑,“卫先生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就好。”
    “向导就不带了怎么样?”卫燃顺势问道,“反正带了也没用。”
    “说的也是,那就不带了。”杨哥抢在秦二世之前,态度随和的开口应承了下来。
    “我没别的要求了”卫燃说着,松开了和对方握在一起的手。
    “既然这样,我们现在就出发吧。”
    杨哥说话间拉开了秦二世那辆越野车的驾驶室,“我们可以先去村北等着,需要的物资等下就能送过去。”
    “那就走吧”卫燃同样想都不想的拉开副驾驶的车门坐了进去。
    “你们俩还挺聊得来”秦二世嘀咕了一句,跟着钻进了后排车厢。
    不等他坐稳,杨哥便踩下油门,一溜烟的开往了莫的村的方向。
    一路飞驰穿过这座平静的小村子,这辆越野车在卫燃指挥之下,沿着村子北边的密林一番游荡之后,最终停了下来。
    “就从这里进山吧”卫燃指着窗外说道。
    “为什么是这里?”秦二世不解的问道。
    “你看森林边上的泄洪沟里是什么”卫燃抬手指了指不远处丛林边缘锈
    迹斑斑的人造物问道。
    “好像是辆卡车?”秦二世不太确定的答道,“只剩个车架子了。”
    “美国道奇十轮卡车,当时远征军的装备之一”
    卫燃说话间已经推开了车门,“你肯定没仔细看当初漱石发给你的翻拍相册,那里面写的很清楚,当年周国昌先生一行人是追着大部队进入野人山的,然后又说第一晚就找了一座山洞宿营。”
    “所以我们只要追着当时大部队留下的痕迹就能找到”秦二世惊喜的问道。
    “很难说“卫燃摇摇头,“这么多年过去了,丛林里一天一个样,咱们有的找呢。”
    “总算有了个方向”秦二世倒是信心十足,“杨哥,通知咱们的人带东西过来吧”
    “稍等”杨哥说完,抄起手台用卫燃听不懂的语言招呼了一声,随后换回汉语说道,“再等等,最多十分钟就能赶到。”
    “不急”
    卫燃说完,迈步走到了那辆被拆的只剩底盘,甚至底盘都锈迹斑残缺不全的卡车遗憾旁边。
    他清楚的记得,当初他们就是从这里进入野人山的,甚至他们还在这辆车上拆走了货斗上的防水布。只不过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这辆车竟然还在。
    他在盯着卡车残骸暗出神的时候,秦二世却自己喊着拍子在越野车的边上做起了热身运动。
    只不过,还不等这个二货把第八套广播体操做完,便有两个穿着迷彩服的壮汉牵着两头骡子走了过来。
    这两头骡子的身体两侧,各自固定着一个足以让人座进去的大竹筐,竹筐里也装满了各种吃喝补给,甚至,在其中一头骡子的脖子上,还固定着一个支愣着蛇骨天线的无线电中继。
    “杨哥!”
    这俩迷彩服壮汉齐声打了个招呼,随后将各自拎着的渔具包放在了越野车的引擎盖上打开。露出了装在里面的杠以及备用的弹匣。
    “会用吗?”
    杨哥询问的同时,已经分别给卫燃和秦二世的手中塞了一支被磨掉了戳记和枪号的杠,随后又塞过来一个装有两个备用弹匣和对讲机的帆布挎包,只不过,这询问的对象,却只是针对卫燃。
    “会用,在毛子那边用AK打过野猪。”
    卫燃胡乱应付了一句,将绿色帆布挎包松松垮垮的挂在肩上,接着又将手里的武器粗略的检查了一番并且试了试手台。
    杨哥指了指站在身后的两个手下说道,“二世,让他们俩也跟着吧?”
    “没…”
    下意识想答应下来的秦二世硬生生止住,扭头朝卫燃问道,“你的意思呢?”
    “让他们在这儿守着怎么样”卫燃弹了弹已经固定在肩膀上的对讲机问道,“我们在山里面,他们应该能收到信号吧”
    “能收到”杨哥点头应道。
    “那就行了”
    卫燃说话间将杠的折叠枪托打开背在了肩上,“这里毕竟是免电,万一有人想跟在咱们背后捞好处,咱们总得有个防备才行。”
    “你说是跟着一起过来的周先生”秦二世下意识的问道。
    “他我倒是不太担心”
    卫燃说完看了眼村子的方向,故意说道,“那里可有不少比周先生生活更困难的人,万一他们想追着咱们屁股后面客串个绑匪什么的,终究是个麻烦。
    而且再说了,咱们人少总归行动方便一些,而且留下一拨信得过的人在后面,总比夏漱石靠谱不是吗?”
    “那就让他们留下吧”
    秦二世倒是没多想,只是兴致勃勃的挥舞着开山刀问道,“往哪个方向走?”
    “这个方向”卫燃见杨哥没什么意见,这才抬手指了个方向,秦二世也立刻挥舞着锋利的开山刀走在了最前面。
    而卫燃也下意识的帮忙牵住了一头骡子的缰绳走在了第二位。至于
    同样牵着骡子的杨哥则走在了最后。
    只可惜,这才进入丛林不到20分钟,走在最前面的秦二世便已经挥舞不动手里的开山刀了。
    “这里面可真够闷的”
    汗流浃背的秦二世停下脚步抱怨了一句,伸手从竹筐里拿出一瓶矿泉水拧开,伸到防蚊面罩里狠狠的灌了一气儿。
    “你这身子有点虚啊”
    走在第二位的卫燃调侃对方的同时,浑不在意的弹飞了落在衣袖上的蚂蝗。
    “卫先生看起来不像是第一次来丛林?”走在最后的杨哥意有所指的问道。
    “我有个经验丰富的猎人朋友”
    卫燃回头笑了笑,语气真挚的解释道,“平时我也喜欢打猎,所以和他学了不少没用的东西。”
    闻言,杨哥也就没有在意,转而把更多的心思放在了秦二世身上,他可比卫燃更清楚秦二世的那点能水儿,现在他已经开始担忧这个平时养尊处优惯了的货什么时候打退堂鼓了。
    稍事休息,卫燃主动替换了手臂酸疼的秦二世走在了最前面,在他的带领下,秦二世硬是走走停停的坚持到了天色渐暗,他们一行人,终于爬上了离开莫的村之后的第一个山头。
    看着远处即将被地平线挡住的夕阳,一行三人不敢过多耽搁时间,以最快的速度在下到半山腰,找个了还算平坦的位置搭好了帐篷。
    相比当初需要四处捡柴,还要担心捡来的木柴太湿没有办法点燃,这次骡子背上装着的一个个瓦斯罐,乃至各种口味的罐头,自然是让生火做饭这种事变的无比简单且富有乐趣。
    甚至,当他们合力搭建好了一座堪称“一室一厅”的豪华帐篷之后,连肆虐的蚊虫都被挡在了外面。
    当然,唯一不变的是,他们依旧要照顾跟着一起进山的牲口,需要给它们提供饮水和盐砖。
    “卫燃,你怎么想着下午出发的?”凉爽通风的帐篷里,全身酸疼的秦二世端着啤酒和卫燃碰了碰,一边喝一边疲惫的问道。
    “下午出发,晚上露营休息。如果扛不住,第二天用不了多久还能走出去。”
    卫燃从自热火锅里挑起一片五花肉塞进嘴里,“如果早晨出发,到了晚上露营才发现走不动,再想出去可就费劲了。”
    “说的有道理啊”
    秦二世说完便愁眉苦脸的揉了揉脚,“这才小半天儿,我脚丫子就长水泡了,刚刚上山的时候我腿都转筋了。你不累吗?这走都了一下午了,都没见你主动休息过。”
    “累就对了,明天你还得疼的迈不开腿呢。”
    卫燃暗自嘀咕了一句,脸上却是嘻嘻哈哈的端起了啤酒,“多走走吧,多走走就好了来喝点酒,喝好了早点休息睡一觉明天就好了!”
    “来!”
    秦二世不疑有他,端起啤酒和对方碰了碰,随后仰头喝了个干净。至于那位杨哥,此时正在外面用喝光的易拉罐布置防止野兽的警戒线呢。
    一顿自热火锅搭配着几罐啤酒下肚,累个臭死的秦二世连衣服都没脱倒头就睡。紧跟着,卫燃也躺在帐篷的另一边打起了呼噜,只剩下那位杨哥一脸无奈的收拾了厨余垃圾,还要强打着精神独自值夜。
    万幸,临近半夜,卫燃被提前设置好的闹钟叫醒顶替了守夜的工作,否则的话,他都要通过无线电叫人进来帮忙了。
    转眼第二天一大早,当卫燃用各种罐头准备好早晨的时候,秦二世也断咧嘴的睡醒了。
    “你这是怎么了?”卫燃笑着问道。
    “疼,酸疼酸疼的。”秦二世捶打着大腿艰难的坐起来,“我上回和俩鬼子姑娘玩三国杀都没这么累。”
    “试着站起来溜达溜达”卫燃朝正在打呼噜的杨哥扬了扬下巴,“别把他吵醒了。”
    “对对对”
    秦二世艰难的爬起来,一
    瘸一拐的走出了帐篷。只不过看他那走一步歇一歇的模样,卫燃也就彻底放下心来。
    慢悠悠的做好了还算丰盛的早餐,卫燃等杨哥也醒了之后,一边把早餐递给二人一边说道,“二世,吃完饭让杨哥把你送出去吧!”
    “那可不行”
    秦二世想都不想的拒绝道,“当年的老前辈能穿过野人山,我这才走了几步路?”
    “等我们找到那座山洞的时候,你还得带着记者再走一趟呢“
    卫燃吸溜了一口加了牛奶的速溶咖啡,“你现在跟着走还能有力气?而且你昨天一路上跟头水牛似的,少说都喝了半箱子矿泉水了,咱们那两头骡子身上的物资哪禁得住你这么消耗?”
    “额…那个…”秦二世一脸尴尬的咧咧嘴,“我这不是…”
    “你要是想帮上忙,真不如吃完饭就让杨哥把你送回去”卫燃认真的说道,“而且你出去还有正事呢。”
    “什么正事?”秦二世下意识的问道。
    “你回去之后,可以立刻外面等着的那两个人进来,就在我们现在的位置建立补给点。到时候不管是杨哥回来找我,还是你另外安排人和我一起找,我们走在最前面的一旦累的走不动了,随后都能回到这里歇脚。”
    见杨哥张嘴想说什么,卫燃不带停顿的继续补充道,“而且你想没想过,一旦我们找到那些远征军战士的遗骨该怎么运出去这些事情难道你指望夏漱石那不得提前把路清理出来?”
    “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儿…”秦二世不由的点点头。
    “那就这么说定了”卫燃举着咖啡问道。
    “杨哥?”秦二世扭头看向了坐在旁边的保镖。
    “我送二世回去,你在这儿等着我还是继续往前走?”杨哥谨慎的问道。
    “我就算往前走你也能追上来”卫燃说着指了指肩膀的无线电,“而且不是还有手台呢吗?”
    略作犹豫,杨哥最终点了点头,“我把二世送出去立刻回来找你。”
    “我在周围转一转,万一有发现,会给你留下记号的。”卫燃神色如常的做出了承诺。
    “行!就按你说的!”
    秦二世举起咖啡和卫燃碰了碰,“吃完饭我就回去,安排人送物资过来,顺便把这条山路打通。”
    “我们在前面能不能吃上热乎的可全靠你了”卫燃不着痕迹的恭维了对方一句。
    “你这话说的!”
    秦二世拍着胸脯做出了保证,“你就把心放在肚子里,保证你们天天都能吃上热乎喝上冰镇的”
    “那就这么说定了!”
    “放一百个心!”秦二世拍着胸脯做出了承诺。
    三人吃过了早饭,卫燃帮着杨哥将其中一匹骡子驮着的竹筐连同里面的物资吊在了一颗大树的树干上,接着又帮忙把秦二世扶上了骡子,目送着杨哥牵着骡子,沿着来时的路走没了影子。
    “他故意想支开我们”牵着缰绳的杨哥说道。
    “我知道”骑在骡子上的秦二世语气里满是无所谓,似乎所有的心思都在手里拖着的罗盘上。
    “用不用我跟着他?”杨哥扭头问道。
    “用不着”
    秦二世头也不抬的回应道,“疑人不用人不疑,等消息吧,这个卫燃要是没有两把刷子,是绝对不敢自己留在这片林子里的。”
    “万一出意外了怎么办?”杨哥不放心的问道,“这片林子里可是有老虎的。”
    “算工伤呗!”
    秦二世想都不想的说道,“他能找到那个什么山洞而且活着和我们碰头,那他以后就是我的朋友。他要是半路上真出了什么意外把小命丢了,那就没办法了,大家都是成年人,是他自己选的路。”
    “你们这些纨绔子弟还真是一个比一个冷血无情”杨哥笑吟吟的说道。
    “没有的事儿”
    秦二世摆摆手,格外清醒的说道,“咱们这个时候追上去,根本没办法获得卫燃的好感,既然这样,就没必要拿脸蛋子取暖别人正在拉屎的冷屁股。”
    “你可真够恶心的”杨哥没好气的笑骂道。
    “话糙理不糙”秦二世自鸣得意的反问道,“难不成你拉屎的时候喜欢.”
    “你再多说一个字儿信不信我给你整个工伤?“杨哥停下脚步转身问道。
    “我啥都没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