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

禁忌书屋

第737章 挽回开封府声誉的男人,他来了!

作品:我用闲书成圣人  |  分类:高辣文  |  作者:出走八万里

    怎么了?
    公孙博都快被陈洛的问题给气笑了。
    你自己做的孽,你自己不认账吗?
    对于陈洛,公孙博是充满了敬佩的,但是多年偏倚处的宦海沉浮,让他明白将法的希望放在陈洛身上,还是太过渺茫。
    官场、世家、圣族,这是一个圈子,存在无法倾覆的基础。
    这是完整的体系,而个人又怎么能对抗体系呢?
    商君试过,结果身死道消;其余的法家大能也都试过,但是最终能够成圣的都选择绕开那条禁忌。
    看看前任法相宋慈吧,都没有去直接对抗他们,只是完善了尸检之道,就被他们施加压力挂印而去,隐姓埋名三十年!
    所以,哪怕在陈洛上任后,他依然只是做好自己分内的事情,不亲近,也不疏离,只要不投入希望,就不会失望。
    但是,这一次,他必须要找陈洛理论理论了。
    “柱国的《感天动地窦娥冤》是越来越火了!”公孙博没好气地说了一声。
    陈洛点点头:“谢谢!”
    一旁的陈希亮叹了一口气。
    这小子,怎么就这么实心眼呢!
    公孙博双眉倒竖,说道:“我觉得柱国可以再写一篇文章,叫《飞来横祸开封府》,您觉得如何?”
    陈洛:(#?д??)
    卧槽,这几天光想着风南止和六师姐的事情,把这一茬给忘记了。
    《窦娥冤》里自己将反派官府直接定位成了开封府了!
    “啊……怎么?对开封府的影响很大吗?”陈洛有些心虚地问道。
    “不大!”公孙博没好气道,“就是开封府官员纷纷提出了辞呈,《窦娥冤》越火,辞职的人越多。”
    “眼下,这出戏已经开始全国巡演,对开封府那是一个秋风扫落叶啊。”
    “所到之处,当地开封府的官员至少离职三分之一!”
    “柱国,要不直接把开封府裁撤了吧!”
    陈洛:(*???*||)
    “老人去了也就罢了,关键是新人也不来。”
    “此次恩科,我开封府预收录的士子连十人都不到!”
    “预收录?”陈洛疑惑地望向陈希亮,陈希亮开口解释道,“那些专攻法家、算家、农家等圣道有所成就的学子,都是香饽饽,基本在科举之前,就会被各司衙门列入名单,预先录用到本部门,只等科举名次出来后定下品秩。”
    “即便名落孙山,还是可以给一个观察的位置,等待来年再考!”
    “那些法家士子科举入世,不入我偏倚处,能去何处?”听到这里,陈洛就有点不高兴了,这帮孩子,拿自己的前途开玩笑吗?
    怎么能因为一出戏就心生偏见呢?
    哪怕事实再黑暗,不正是需要他们带来光明吗?
    理想呢?抱负呢?
    “咳咳……”陈希亮在一旁咳嗽了一声,“也不是不入我偏倚处。”
    “都察院预录取的士子,已经有一百一十六人了。”
    陈洛:(??_?)
    这样啊,那没事了。
    果然都是一群有理想有抱负的好青年啊!
    “陈柱国,开封府口碑崩坏,官员离职,这一点我们咬咬牙,也能挺过去!”公孙博叹了一口气,“问题是,现在连百姓,都不愿意来开封府告状了!”
    “老夫询问过不少百姓,你猜他们说什么?”
    “说什么?”陈洛好奇道。
    “他们说,要等都察院建起来,在都察院的监督下再提告!”
    “陈督院,你说说,都察院什么时候才能正常运行?”公孙博望向陈希亮,陈洛也看向陈希亮。
    陈希亮苦笑一声:“都察院乃是新衙门,施行起来还有许多问题要处理。另外大玄地域广袤,治所如天上繁星,只能先找几个州府试点,再逐步推广。想要遍布大玄,至少需要三到五年的时间!”
    公孙博这才望着陈洛:“百姓多艰,三到五年,对他们来说,又何其难熬!”
    “柱国,开封府确实蛀虫不少,但是他有他存在的道理。算老夫求你,出手挽一挽开封府的口碑吧!”
    “否则!”公孙博一咬牙,“即便得罪天下,老夫也要奏你一本,请禁《窦娥冤》!”
    说完,公孙博双手抱拳,深深一躬。
    “公孙先生言重了,言重了!”陈洛连忙伸手扶起公孙博,“这件事是本相的疏忽。”
    “其实本相已有应对,只是这些时日有些琐事,给耽误了!”
    “放心,本相会处理好!”
    公孙博站直身子,看着陈洛:“当真?”
    “当真!”
    “君子一言!”
    “驷马难追!”
    “立字据!”
    陈洛一愣:啥?立字据?
    就在陈洛发愣的功夫,公孙博已经拿出了纸笔,塞进陈洛手中:“我等法家门人,不信口舌,只看字据!”
    陈洛看着公孙博认真的模样,叹了一口气,提笔在那纸上写了一份保证挽回开封府声誉的字据,交给公孙博。
    公孙博接过字据,微微皱眉,看向陈希亮:“陈前辈,有你在场可以做个见证,老夫就不要求柱国画押了!”
    陈希亮点点头:“你放心,柱国性情敦厚,心思实诚,说到一定做到。”
    公孙博皱了皱眉。
    你在说什么?
    是人话吗?
    眼前这位可是被圣堂韩昌黎评价为“心窍玲珑,机巧无双”,你说他“性情敦厚,心思实诚”?
    以为老夫真的两耳不闻窗外事吗?还想骗我?
    陈希亮,枉你是偏倚处的老前辈,心黑的呀!
    “还请柱国早日动笔!还开封府一个公道!”公孙博收起字据,又是一行礼,“在下还有公务,就先告退了。”
    说完,公孙博转身离开。
    “唉,这公孙博,是个合格的副相。”看着公孙博的背影,陈希亮感叹了一声,又有些关切地看着陈洛,“开封府有此困境,也并非是你那一出《窦娥冤》能唱出来的。百姓能有共鸣,说明心中早有积怨。”
    “公孙博也明白此事,所以并未让你注明期限。”
    “应承公孙博的事,你有把握吗?”
    陈洛轻轻笑了笑:“前辈放心,我心中已有对策!”
    ……
    “能有什么对策啊!”回到法相书房,有些头疼。
    之前想的很简单,开封府嘛,包青天一出,镇压一切牛鬼蛇神。
    在自己穿越来的那个世界,即便文学作品浩瀚如繁星,但是一说起为民做主的清官,每个人都会想到那个满脸黑炭,眉心月牙的青天大老爷,就足以说明这个形象深入人心的程度。
    那放在这个世界,岂不是无往而不利!
    配合那专属BGM一响,开封府的声誉简直不要太好。
    正因为如此,所以陈洛放心地在《窦娥冤》中黑了一把开封府。
    但是很快,陈洛发现自己犯了经验主义的错误。
    “包青天”这个文学形象,首先出现是在明朝石玉昆的长篇小说《三侠五义》之中,这也是第一部武侠小说。
    但《三侠五义》有一个问题,那就是将包拯神话了。
    在这本书的设定里,包拯乃是“文曲星”下凡,日审阳,夜审阴,有不少阴魂告状或者幽冥断桉的情节。
    但是这些,陈洛写不出来啊!
    首先是幽冥还未和阳间连通,幽冥之事尚在不可说的范畴。
    其次,就算两界连通,麟皇曾经也嘱咐过陈洛,阴阳两界,各行其是,万万不得互相干扰。
    万一陈洛这么一下笔,天道这个老爷眉毛一挑:哎哟,不错哟!
    那两界又乱套了!
    所以,这部分内容,是没有办法呈现的。
    而除了《三侠五义》外,还有公桉小说《包公桉》、《龙图公桉》等等,里面涉及神鬼内容也不少,而且故事本身并不吸引人,也没有诸如展昭、公孙策这样的一干有特色的配角人物。
    陈洛犹豫再三,最后决定,以《三侠五义》为大框架,融合其他相关公桉小说的内容,重新写一版新的《三侠五义》!
    放在以前,陈洛自然无法做到这个地步,但是现在他不是身负混沌的演化之力吗?
    《问题不大》
    陈洛铺开纸张,脑中将所有关于包青天的文稿都过了一遍后,最终决定给包青天的身世保留一丝神秘色彩。
    陈洛落笔,写下他新编的《三侠五义》的第一回——
    “法家文华凝獬豸,梦中圆月化铡刀”!
    在这篇纯原创的第一回中,陈洛从商君殒命说起。话说商君殒命之后,浑身文华飘荡在天地,却凝而不散,最终吸收天地间散落的法家文华,化作了先天灵兽——獬豸!
    嗯,和大师兄的先天青莲一个路子,感谢大师兄提供的灵感。
    不知多少年后,有一女子夫君亡故,但却发现有了身孕,于是夫君家族污蔑女子偷情。女子决定将孩子生下来,请求血脉辨别,证明自己的清白。终于在足月之时,那女子梦见一头异兽入怀,天边残月化作一柄铡刀,环绕其左右。
    梦醒时,腹痛难忍,当日便产下一名男婴,浑身白皙,唯有面孔如黑夜一般,额头处生有一枚弯月胎记。
    这名小男婴,被取名为包拯!
    包拯自小就表现出对法家的绝顶天赋,但可惜的是每每他阅读经典时,产生的浩然正气都被额头的月牙胎记吸收,导致他明明可以和大儒坐而论道,但却只是七品儒生修为。
    终于,在三十岁那一年,他放弃了继续读书突破修为的想法,而打算入仕为官,纠法察咎,造福一方。
    这一年,深秋,朝廷开恩科取士!
    ……
    “终于写完了。”陈洛甩了甩手腕,这原创第一回,确实写起来有点累。
    “不过结尾正好呼应如今的恩科,代入感应该暴涨吧。毕竟,谁不想成为下一个包青天呢?”陈洛满意地点了点头!
    “戏曲,也要开始安排了!”陈洛摸了摸下巴,沉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