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

禁忌书屋

第一百五十五章白磷

作品:护崽心切的我决定做修仙大佬  |  分类:高辣文  |  作者:一个大包

    在申公豹眼里,姜球球身后突然出现了一只黑色的豹子。
    豹子的个头足有三米多高,目露凶光,一双圆溜溜的眼珠子死死地盯着姜球球,亟欲择人而噬。
    “那好像不是真的。”姜生迟疑了一下,说。
    “假的?不可能!”申公豹对自己的眼力非常有信心,他本身的名字上有个“豹”字,所以生平对于豹类研究颇多。
    眼前这个黑色豹子,无论从神态还是举止行为,都像极了一头真正的豹子。
    怎么可能是假的!
    “幻术而已。”姜生说着,快步向前走去。
    说也奇怪,他本身并没有什么修为,可往前简简单单的走出几步,每一步都是出去十丈有余,竟像极了在使用缩地成寸的法术。
    姜囡囡见怪不怪,申公豹内心也早有建设。两人看着姜生举手投足间的潇洒,就像是在看一幅与自己无关的风景画一般,内心毫无波澜。
    姜生几步来到那处村庄村口处,面前是一处栅栏一样的出入口。再往前一步便是村子,而姜球球此刻则在村子里不远处和黑豹对峙着。
    姜生毫不停留地继续往前走,第一步,他跨过了那道栅栏。
    然后,他向左边跨出了一步,那里,有一个石墩。
    他的脚踩在了石墩上面,下一步,他踩在了石墩后面的草料槽里。
    这两步走得令人莫名其妙,摸不着头脑。
    落脚处尽是寻常人绝对不会走的路,奇怪的是姜生每一步看上去踩的都是奇奇怪怪的地方,落地却甚是平稳,甚至连身形都没有晃上一下。
    再下一秒,姜生伸出手来,一下子就抓住了姜球球的胳膊。
    “你先出去吧,在外面等我,我去里面看看。”姜生说着,将姜球球甩出了村口的栅栏,然后,自己迈步向着村子里面走去。
    他脚步看似很慢,但行动却是极快,只几个起落,他的身影已是消失不见。
    只留下姜球球一个人愣愣地坐在村口外面的地上。
    “没事了,没事了。”姜囡囡走过来,拍拍姜球球的肩膀,安慰他。
    姜球球愣了好一会,这才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接下来,他抽抽噎噎地讲述了一下自己刚才的经历。
    原来,刚才他刚一进村子,就觉得自己仿佛进入了地狱之中一样,身体周围处处都是火焰。
    焚天焚地,漫山遍野。
    姜球球甚至都觉得自己已经在大火的炙烤之下,融化了!
    更为可怕的是,大火之中还不断的出现各种各样的人形怪物,它们遍体燃烧着火焰,仿佛地狱魔神一般,面目狰狞地向着自己走过来。
    好在,在最危机的关头,姜生温润的声音忽然响起,跟着一只大而有力的手,稳稳地抓住了自己的胳膊。
    这一刻,姜球球从来都不知道,原来安全的感觉是那么的令人舒心。
    原来,父亲真的像书上写的,是一座山,厚重,有安全感。
    他猛地回头,仿佛自己还能看见村子里偶尔闪过的父亲的身影。
    “爹爹他去了,一会就能回来,你别担心,也别害怕,咱们现在是安全的。”姜囡囡笑着拍拍弟弟的背,然后把他拉了起来。
    再说姜生,他一步迈进村子里,将姜球球送出村子之后,他迈步继续往前面走去。
    在这个布满了迷阵、幻阵的村子里,姜生仿佛毫无阻滞,依旧行动自如。
    事实上,他身上仿佛有一种气运,每当他经过一个阵法的时候,这种气运便会发挥作用,将阵法的作用完全屏蔽掉,或是使阵法暂时失效。
    凭着这种气运,姜生一路畅通无阻地来到了村子正中央。
    这里是一处私塾,也是整个村子所有村民家的孩子们上学的地方。
    伸手抹了一下戒指,在姜生面前瞬间出现了各种小动物。
    “你们分头看看附近有没有什么人。搜搜那些骷髅们都去了哪里。”姜生吩咐了一句,随后,自己抬脚迈进了私塾之中。
    他感觉到整个村子里最危险的地方,便在这处私塾了。
    “你来了?”一个女孩子的声音,带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媚惑感觉。
    “我来了。”姜生淡淡地说着,脚下不停,径直穿过庭院,站到了堂屋之中。
    堂屋挺大,甚至可以说是有些空荡荡的。
    正中央靠墙的地方摆着一个桌子,桌子上正中间摆了一幅画像,画像前面摆了些贡品,桌子旁边垂手站着两个纸人。
    在桌子前面,有一个炭盆,里面都是一些烧过了的纸钱灰烬。
    除此之外,屋中便没了别的东西。
    女孩子的声音就是从其中的女纸人嘴里发出来的,空洞、泛泛,令人毛骨悚然。
    “有灵魂吗?有就出来聊聊吧。”姜生向着纸人招招手。
    说也奇怪,那女童纸人随着姜生的招手,立刻就仆倒在地,跟着一个淡淡的女孩身影俏生生地站在了堂屋正中央。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会拘魂术?”女孩此刻脸上满是愤怒。
    “拘魂?”姜生惊讶了一下,却也没有解释,而是细细地看了看女孩的脸,又看看桌上画像上的人物,随后招招手:“上面的人,也下来吧。”
    “妈妈!”女孩猛地往后退了几步,张开双臂,扑进桌上画像中被姜生勾下来的人影怀中。
    人影是个模样挺美的中年女子,她将女童搂在怀里,脸上也满是怒容:“阁下何人?为何要为难我们这苦命的娘俩?”
    “你们苦命?”姜生诧异,伸手一指那男童纸人:“你们要是苦命,这孩子的魂魄又怎么说?”
    中年女子脸色一变,突然尖嚎一声,两手指甲猛地变成了又长又尖的红色,朝着姜生恶狠狠地就插了过来。
    姜生吓了一跳,下意识地伸手捂住自己。
    那中年女子的指甲堪堪抓到姜生身前的时候,似是被一堵气墙给挡住,再难前进寸许。
    姜生等了几秒,抬头看时,见那中年女子已经搂着女孩,退到了贡桌一旁,可怜巴巴地瞅着自己,似乎已经知道了姜生的厉害。
    “我还没用力,你就已经倒下了!”姜生想到姜囡囡曾经说过的一句话,顺嘴就说了出来。
    中年女子脸上惊容更甚。
    姜生伸手,向那个男童纸人招了招手。
    男童纸人直接飘到半空中,随后从里面走出一个淡淡的人影,却是个十来岁的男孩。
    只是,男孩身影若隐若现,似乎是魂魄方面出了什么问题。
    “怎么回事?”姜生伸出手,虚虚一握,那中年女子的脖子就像是突然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握住了似的,脸现痛苦之色,手脚也在不断地挣扎。
    将手松开,中年女了大口大口地喘了几口气,忙不迭地说:“这男孩原本是这个村子里唯一的活人。我见他可怜,就把他收在身边。”
    “撒谎有意思吗?还是说,你其实是想被我打得魂飞魄散?”姜生将手掌慢慢抬高,眼神玩味地看着中年女子。
    “上仙饶命!”中年女子翻身跪倒,忙不迭地磕头求饶:“是小女子一时猪油蒙了心,想以魂养魂。”
    “以魂养魂?以他的魂,养你俩的魂?你俩能多活多长时间?他的魂没了,可是连投胎轮回的机会都没有了!”姜生的声音渐渐沉重了起来。
    “妈妈她不是坏人!她是在用自己的魂,养童童的魂!”小女孩忽然说。
    姜生愣住了。
    难道……是他想错了?不是中年女子害男童,而是在救他?
    “十年前,妈妈带着我来这边的时候,村子里只有他一个人,当时童童傻傻的,什么都吃。妈妈说他魂魄不全,就带着我住在这村子里,然后想各种办法救童童。童童他好可怜的,他爹妈都死了,连他自己也成了白痴。”
    “你都用什么方法?”姜生下意识地看向中年女子。
    她仍然跪在那里,看向女儿的时候,眼神里充满了怜爱,看向童童的时候,眼神里满是同情和内疚。
    “我用过各种方法,但是收效甚微。直到昨天,村子里忽然来了一只骷髅。”中年女子讲到骷髅的时候,眼睛里闪烁着激动的光。
    姜生沉默了,他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你有什么修为?”
    “修为?我不知道。”中年女子摇摇头:“我只知道自己是一个亡灵,随着时间的增长,能力越来越强。我不敢伤人,但是跟我同样都是亡灵的骷髅,我却是敢动手的,更何况,他还比我弱。”
    “然后呢?”姜生接着问。
    “然后,我就把那个骷髅身体里的亡灵之火抽了出来,一部分用来恢复我的实力,一部分给了他,剩下一点给了她。”中年女子用眼神看看两个孩子。
    “骨头架子呢?在哪里?”
    “在后院。”
    姜生左右看看,见堂屋还有一个去后院的门,于是径直向后门走去。
    推开门,不大的院子里堆着各种杂物,而在院子一角,一堆惨白色的骨头架子以一个慵懒的姿态躺在地上。
    “是所有的亡灵之火都抽光了吗?”姜生说着,伸手去触摸那堆骷髅。
    “抽光了。”中年女子下意识地说。
    “唉!”姜生叹了口气,蹲下身子,两只手开始在骷髅全身各个大小骨头处摸索。
    “我是不是杀错了?我不是故意的!”中年女子后悔道。
    “没事,以命抵命就行了。哈,开玩笑的。”姜生笑着说,手上没停,不大会工夫,地上那堆骨头竟是被他的手给摸索出了点点磷火。
    “这是……鬼火?”中年女子诧异:“可是这有什么用?”
    “鬼火,是一种自然现象,本质是磷火,是磷的一种自燃现象。但是,它其实也属于亡灵之火的一种。咱们现在只需要把这种火焰放大一些,让它生长回属于它原本的大小,这骷髅也就能重新复活了。我是这么想的,就是不知道行不行。”姜生简单地介绍了一番自己的想法。
    “不清楚。”中年女子也有些傻眼。
    她虽然听得云里雾里,也十分不相信姜生能够做到让被抽光了亡灵之火,重新复燃。
    但是,姜生讲的条理清晰,听上去十分的有道理啊!
    “试试吧,救回来,功德一件,救不回来,算它命苦。”姜生笑笑,从自己戒指里取出了一个小瓶瓶。
    小瓶瓶里放着些液体,里面还有一些白色发黄的东西。
    “这是……”中年女子确认自己没见过这东西。
    “这是磷,白磷。这些是水。”姜生笑笑,又从怀里摸出一小块灵石来,两手一搓,灵石瞬间成粉。
    “呵呵,想不到我的力量还挺大的,都超过球球的了。”笑着摇摇头,姜生淡淡地说了句:“灵气聚拢,别散了啊。”
    说也奇怪,他这句话一出,面前灵石粉碎所形成的灵气还真就慢慢地聚拢在一起,形成一层淡淡的青色灵气薄膜,浮在骷髅白骨的表面。
    “接下来,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候了!”姜生说着,拧开小瓶瓶,将里面的东西慢慢地倒出来。
    瓶中的水变成了水珠和水雾,随后在姜生的指挥下,所有的水都散开来,只剩下那一小坨白色蜡状物。
    “燃烧吧!我的白磷!”姜生忽然大吼一声,自己给自己制造气氛。
    渐渐地,白磷还真的烧了起来,淡绿色的磷火照亮了周围浓郁的灵气。
    “进去吧。”姜生将手掌翻手压下,将磷火和灵气都聚拢到一起,跟着自己伸出手,将磷火和灵气混合到一起,开始在骷髅的骨头架子上涂抹起来。
    他速度很快。
    “上仙,您以前是不是经常这样做?”中年女子很疑惑,因为她看姜生的动作相当熟练,也因此,她心里升起一种必定会成功的感觉。
    “没有啊,没做过。哦,你说这动作吗?我以前烤肉串的时候,都是这么抹孜然的。”姜生说着,自己又看了看自己往骨头架子上抹磷火和灵气的动作,自己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渐渐地,磷火开始在骨头上面燃烧,姜生又将最后一团灵气和磷火塞进骷髅头颅骨里面,用手掌一拍:“醒过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