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

禁忌书屋

第92回

作品:一帘风月九重天  |  分类:言情小说  |  作者:竹子米

    “郡主,马上要去丹台山了,我们要不要跟去?”东堂问道,“或许留两个人在府里更稳妥?”
    留在府里,不是让他们关注府里主子们的消息,而是时不时到外边逛一圈,留意京里的动静。
    “不用,”元昭掐着芋泥扔进水里逗鱼群,漫不经心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你们虽机灵,别人也不傻,指不定正躲在暗处瞅着你们呢。”
    她不自卑,也不过分自信。
    东堂等人年少,打听消息的手段在成年人的眼里稚嫩得很。而且,他们是从侯府出去的,有些人会认定他们是阿爹派出去的眼线,随时可能对他们下手。
    为了他们的安全,打听消息的手段很要紧,避过险境的身手更重要。
    这次去丹台山,不知何时能够归来,她要在山上和侍卫们一起练功,以备不时之需。比如应付刺杀什么的,阿爹为她培养这群侍卫不容易,得好好珍惜。
    没的她还没长大,侍卫们就全死了,那真是枉费爹娘的一番心血。
    “回去收拾吧。”元昭吩咐道。
    东堂应声退下,留她一人继续在池子边喂鱼。
    ……
    到了午夜,侯府事先与城内巡防营打过招呼,于半夜启程前往丹台山。众人前脚离开,等到天亮,曲府的拜帖递到世子妇管氏的手里。
    是曲大姑娘的帖子,她想过府找郡主一叙。
    “真是不巧,昨儿晚上,父亲母亲带她去庄子避暑,恐怕无法和你们姑娘一叙。”管氏温婉地告知来人,“等她回来我会转告于她,有劳贵府跑这一趟了。”
    针对侯府的恶意实在太多,父母和嫡妹的去向不能实说,只好说去庄子。
    曲府的人带着管氏的答复回到府里,告知曲大姑娘。
    “去庄子?她怎么老往庄子跑?”记得她过年就去过一次了,曲大姑娘半信半疑,“是京城里的饭菜不香,还是她们府里没有冰鉴?”
    冰鉴是个好东西,使她吃上凉丝丝的时新瓜果和酪浆。或将冰盆搁在轮扇跟前,轻轻转动,那份清凉使人暑气顿消,舒适惬意,何需千里迢迢出去避暑?
    反正她是绝对不愿回乡的,经历过舒适的夏天,谁还愿意到乡下受苦?在外翁家,她只能看着表兄弟表姊妹们享受。而回到曲府,她屋里竟也有一个。
    回不去了,以往那种苦日子,再也回不去了。
    “或许她真的没有,”贴身小婢女分析道,“婢子听夫人身边的白桃姊姊讲,侯府名声响亮,实际上外强中干,没什么钱。全靠各位夫人的嫁妆维持,还时不时要长公主府救济。”
    “啊?这么可怜?”揪心哪!靠人施舍过日子的滋味,曲大姑娘最清楚不过了,“难怪她爹娘要带她去乡下……”
    侯府那么穷,不如回乡下吹吹风,倒也凉快。
    “所以姑娘,您就惜福吧!别人的闲言碎语不听也罢,夫人那次是气话,家主是不会将你送去观里的。”小婢女宽慰自家姑娘说。
    “真的?”
    “真的。”
    在武楚,女子十四可嫁,嫁不出去的送到观里修行。
    打着为父母祈福的旗号,才能不影响家里乃至族里姑娘的名声。但为了能稳住姑娘,小婢女不敢实说。因夫人警告过,倘若姑娘再离家出走,就把她卖了。
    卖到那卑贱的地方,永不超生。
    “那京里有哪家姑娘嫁不出去吗?”曲大姑娘纯真地问。
    “……”呃,这个,小婢女微微颤抖,忽而眼前一亮,“别府的婢子不清楚,但安平郡主应该很难嫁得出去。”
    “哦?”曲大姑娘的眼睛也跟着一亮,惊喜地回眸瞪着小婢女,“你怎知道?”
    “婢子听夫人与姑娘的婶母们讲过,安平郡主曾与孟家二公子订过亲。”小婢道,“可她八字硬,把孟二公子克病了,孟家人不惜千里到边境找侯爷退亲!”
    生怕被人听见似地,小婢女凑到她跟前悄声说:
    “听说孟家生怕侯爷不肯,特意进宫找太后派内侍一同前往,这才顺利脱身。”
    正因为有皇室的干预,安平郡主八字硬一事确凿无疑,很快便传开了。瞧,她今年都9岁了,家里的兄姊们娶的娶,嫁的嫁,要么就是定了亲。
    唯独她无人问津,正好与自家姑娘同病相怜。
    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又是小姑娘家家,得知有人和自己命运相同,曲大姑娘不郁闷了,又开始吃起点心来。
    “姑娘,不能再吃了……小心积食。”小婢女费尽心思劝阻。
    曲大姑娘心里不爽,必得吃点心;心情愉悦了,还是要吃点心助兴;眼看她的脸盆子越来越大,小婢女心里慌得很。生怕被夫人责怪,卖去卑贱的地方。
    “没事,我不会积食。”作为主子,曲大姑娘心宽得很。
    以前在老家,经常跟那些取笑她的小孩子打架;如今回到家里,除了父亲,再也没人敢跟她打架。
    心情一好,胃口更好。
    “可,可您这么吃下去,会越来越……胖……”最后一个字说得小心翼翼。
    “安平郡主那么瘦,还不是和我一样嫁不出去?”曲大姑娘满不在乎道。
    既然结果都一样,凭什么她要为难自己?
    小婢女:“……”
    “放心啦,婶母说过,我这只是暂时的,等长大就不会了。”依稀记得婶母说什么等身段长开了,她就苗条了。
    既如此,何必节食?
    呼,小婢女暗地里松了口气,总算找到背锅的人了。以后夫人问起,她就说姑娘听了乡下婶母的话,不肯节食……
    主仆俩正在室内聊着,忽闻室外有女子的询问声:
    “你们姑娘可在?”
    “回姑姑,在。”外间的杂役小婢应道。
    “是白桃姊姊,”曲大姑娘的小婢女连忙出去迎接,嘴甜唤道,“白桃姊姊怎么来了?有事命人唤奴婢过去便是,何须劳您走这一趟?”
    “少废话了,大姑娘在吧?”话音落,那位白桃已经从外间绕进室内,直冲曲大姑娘的跟前行了一礼,“大姑娘,庆王府的福宁郡主邀您品茶,请姑娘速整仪容,马车已经在外间等候。”
    “现在?”曲大姑娘一脸惊讶。
    “对,快快快,别吃了。”白桃说完,上前夺过她手里的点心放好,喝令小婢女们,“赶紧给姑娘打扮!莫让贵人等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