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

禁忌书屋

第二十九章? 池底之泥

作品:不剑仙  |  分类:高辣文  |  作者:刀一耕

    陆洵和裴易一路闲聊着回到家里的时候,陆老爹正在试新衣裳。
    一身青衣。
    宋制:庶人着青、白、褐等色,贱役着皂衣,即黑衣。
    要一直到登仕,也即成为国家官员,从九品官开始,就可以穿绿色了,所以也把摆脱了平民身份开始做官之后的那一步,叫做释褐。
    意即脱去了平民的衣服。
    最高级别的大佬,能够穿红色与紫色。
    所谓满朝朱紫大员,就是这个意思。
    陆老爹身为贱役,之前只允许穿皂衣,甚至连两个儿子都不如,完全按照法律规定的话,他外出的时候,甚至是不许乘坐马车的。
    现在虽然右曹掾这个位置还没到手,却已经迫不及待地开始穿起青衣了么?
    看见儿子回来了,陆老爹很高兴,招手叫人,“大郎,裴家大郎,来,看看吾这新衣裳如何?”
    “好看!”
    “威武霸气!”
    陆洵也顺嘴送上马屁,却一眼就瞥见了一边捧着陆老爹旧衣裳的贺蓝眼与孙大壮二人。
    此时他二人也已经过来施礼,一脸讨好的笑意。
    距离《小池》出世,已经是两三天的时间过去了,就算他们之前还迷惑,这时候估计也早就请教过明白人了,知道正是陆家这大郎写了一首四星之诗,因此才有了之后那一系列神奇的反转,乃至自家班头儿的上位,自然是执礼甚恭。
    他们跟读书、作诗、修仙的事情,隔着一条河,本是不怎么关注的,但现在关系到切身的利益,想必也是补了不少课。那贺蓝眼甚至还拍几句马屁,“陆大郎那首诗俺们等也都读了,呃,请人读给俺们听的,写的真是好!”
    陆洵不由失笑。
    之前家里的客人们都已经走了,反倒他俩是新来的。
    再看看自家老爹身上簇新的衣裳,陆洵不由得对贺蓝眼又高看了一眼:什么叫眉眼挑通?这就叫眉眼挑通!
    大家都上门恭喜兼拍马屁,顶天了给送点礼,可你瞧瞧人家这!人家直接给送了一身新衣裳——这送礼拍马屁,却是正正送到了自己老爹的心口窝里!
    升官,摆脱了贱役的身份,这两大喜集于一身,最能体现这种喜悦的事情是什么?先换身新衣裳!换一身之前不能穿不敢穿的衣裳!
    身份变了!
    这就叫做会送礼!
    让陆洵这么一夸,陆老爹越发高兴,“贺蓝眼孙大壮你两个狗屌肏的,倒是恁会选买东西,这衣裳,甚是合身。”
    于是贺蓝眼两人越发高兴。
    陆老娘明显也特别高兴,不住地伸手在陆老爹的新衣裳上摸摸这里摸摸那里。
    又说笑几句,陆洵正要回自己房间,大门却忽然被推开,却是严骏来了。
    而紧跟在他身后进门的,居然是陆漳。
    严骏面色紧绷,陆漳更是低垂着头。
    本来满堂欢喜的气氛,眼看他俩这副模样,这气氛就顿时为之一停。
    陆老爹有些纳罕,等严骏施礼问安毕,便问:“怎个今日里倒是你俩一起回来了?二郎,你书院里不上课了?为何如此垂头丧气?”
    陆漳勉强抬了抬头,又赶紧低下头去,闷闷地回答:“我……我同人打架了!”
    其实不用这句话,聪明如陆老爹和陆洵,他这一抬头,就已经把基本情况交待个差不多了——哭过!眼皮儿是有些红肿的。
    脸上有两块青肿。
    大约是打架没打过!
    然而陆二漳不是什么爱惹事爱打架的性子。
    于是陆洵第一时间看向严骏,“骏兄,怎么回事?”
    严骏叹了口气,却是直接道:“并不怪他!我都差一点与人动手!”
    好吧,看来事情有点大。
    严骏向来以端方君子自居,虽然冷颜冷语,却行事低调温和,轻易不会跟任何人起冲突的,就算有了冲突,他也一般是直接走掉,不至于激化矛盾。
    能让他都差一点儿跟人打起来,就说明事情不小。
    “这两日,书院里大家都在议论洵兄你那首《小池》,昨日还好些,虽说是说什么的都有,但终归是称赞居多的,然而到了今日……”
    严骏叹了口气,说起了书院里的情况。
    原来是从今天一大早开始,书院里议论《小池》的风向,就完全偏了,据严骏说,应该是周显文在背后主导,说陆洵那首诗乃是有人提前帮他做好的,只为了让他能借机一举扬名。
    这还不算最严重的,更严重的是,他还在书院内外到处散播陆洵当初在松山书院读书修行时候的蠢事,还说他贪酒误学,好色无度。
    而偏偏,他这个说法,竟然得到了陆洵和严骏、裴易他们的老师钱义的认可。
    今天上午,他甚至在课堂上公然说,陆洵此人“奇蠢无比”,说他“毫无才华可言”,而且“若池底之泥,虽滔天巨浪,不得升腾也!”,并公然赞同书院里正在流行的说法,说陆洵这首诗,很可能是“假名之作”。
    也因此,不愿与老师当堂争辩的严骏,选择了愤而退堂。
    出来的时候,他正好就遇到了陆二漳在跟人打架,他与陆洵五年好友,对陆二漳自然不陌生,于是赶紧过去拉开了。
    早在听到钱义在课堂上那么说自己的时候,陆洵的脸色就已经变了。
    周显文在背后败坏自己名声,并不奇怪,而且陆洵也颇觉无所谓,大家都已经结仇了嘛,自己都在一首四星之诗的跋里写了“禁周显文得气”,这仇结的不小,以后写诗继续捎上他就好了,帮他也出出名,就是最大的回击了。
    但钱义毕竟是自己的老师,而且他可是教了自己长达五年的时间,类似现代社会学校里班主任的角色,说他是授业恩师,是没什么疑问的。
    他居然在课堂上公然表达对自己的蔑视和诋毁,这个就太坏名声了。
    虽然在原主的记忆里,哪怕是在书院的时候,这个钱义就不怎么瞧得上原主,动辄冷嘲热讽,师徒间堪称是毫无情谊,后来勒令原主退学,更是他极力坚持的,但陆洵依然没想到,他居然会瞧不起原主到这个程度!
    按说自己名下弟子写出了一首四星之诗,单凭一首诗,在当今天下文坛,就已经足以有一席之地了,作为老师的他,应该与有荣焉才对。
    可面对一首四星之诗,一位四星大诗人,他却依然如此直白粗暴地表达了不屑!
    当然,这也是小事。
    等严骏说完了,陆洵盯着自己弟弟,沉声问:“是被一个人打的,没打过人家,还是被人给群殴了?”
    陆二漳闻言抬起头,颇有些羞愧地道:“一个人。他……他比我力壮,平日里就喜欢欺负我,今日我虽奋起,却……不是他对手!”
    那还好。
    陆洵松了口气。
    如果自己弟弟是被一群人给打了,那陆洵绝对不会坐视不管,别管对方是谁,都一定要把这个仇给报了才行。但既然是俩人对打,你打不过人家,那反倒是没什么多余可说的,只能是下次再找个机会,让他自己去打回来就是了。
    不过想了想,虽然自己已经退学了,以后估计也不会跟松山书院再有什么过多的瓜葛,但在世人眼中,那毕竟是自己的母校。
    在母校落下一个那么差的口碑的话……实在不爽的紧。
    想了想,他平静地道:“走,二漳,与我一同去书院!”
    众人闻言都是一愣,然后,竟是三个声音不约而同地道:“不可!”
    陆老爹声音最大。
    于是他获得了后续的优先发言权,“你个蠢货!那松山书院是什么地方,岂容你个退了学的去撒野?那背后站的,可是曹氏!那是曹氏联合魏郡几大世家一起兴办的,你不知道?”
    但陆洵却只是笑了笑,道:“谁说我要去撒野的?我去到那里写首诗不行?”
    众人闻言齐齐一愣。
    裴易更是一下子瞪大了眼睛:又要作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