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

禁忌书屋

第八十八章 芬里厄!说话!

作品:我在龙族当龙王  |  分类:耽美小说  |  作者:九点羽毛

    。
    傅念踩着楼梯,可能是外面连续的冲击,给年久失修的楼梯造成了一点压力。
    傅念每走一步,实木楼梯都会发出吱呀吱呀的响动。
    但傅念没有在意这点细节,一方面是他对装备部的东西有自信,另一方面就是他对自己施加的力也有自信。双重保险下反正这楼梯不会塌。
    嘎吱。
    想着外面的事情,傅念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走到自己寝室门前,看着上面的门牌号点点头。
    推门而入。
    入目,一道窈窕的熟悉背影站在窗户的边缘,惦着脚尖正努力的翻着身子朝外倾斜。
    那副模样就好像一个好奇烟花的孩子,正努力去看那短暂易冷的光彩。
    可现在的外面哪有什么烟花啊!
    傅念开门的动作一停,迈出的脚步止在半空中。
    “哥哥,你给我拿一个望远镜过来,这里的视线不是特别好,我看不到那么远。”声音带着女孩子特有的清脆。
    傅念停下的动作再次开始恢复,轻轻关上门,扫了一圈房间。
    便朝着自己的书桌前走去,望远镜他确实有,学院会开展野外实战课程,望远镜是其中必须要用到了的一个远程观察设备。
    默默走到女孩身后,正当他准备递过去的时候,一只修长纤细的小脚猛然上抬。
    冷不丁间,望远镜顿时便从傅念的手中掉落了下去。
    “哎呀,哥哥你也太不小心了。”
    背对着傅念的女孩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扭过来小脑袋,那双令人赞叹的大眼睛上带着惋惜的神情,看着掉落在地上的望远镜,
    啧啧可惜的感叹,不断从对方红润的小嘴中传来。
    在双古怪的眼神中,好像傅念不是失手弄掉了望远镜,而是失脚闯错了别人的卧室,更糟糕的是卧室女主人还在果身洗澡,更更糟糕的是,这一幕还被旁边的男主人给发现了。
    我明明就是掉了一个望远镜啊,而且这不是你主动给我...
    傅念看着对面那双熟悉的白皙面容。
    无奈情绪浓郁的近乎化作实质。
    “不过哥哥不要担心,这点事情,小夏弥还是很容易理解的。”夏弥将“小”字咬的极重,重到傅念近距离下都能听到龙齿上下摩擦的声音。
    傅念呆呆的看着夏弥嘴角和平时一般无二的灿烂微笑,内心存在的一丝侥幸也暗暗的凉了下去。整个人带着一种身坠冰窟,神落幽谷的错觉。
    傅念眨巴着眼睛,一副委屈的看着对面的夏弥,
    其实傅念知道可能是怎么回事的,夏弥能进入自己的房间,那必然是发现了酒德麻衣的痕迹。
    至于有没有可能没有发现的事实,
    那必然是不可能。
    傅念当初在第一次外出的时候就能很本能的感知到周围混血种的流动,虽然范围很小,但确确实实存在这种本能,而且随着自己后续主动使用这这种能力,自己这个智商还算可以的小龙都能掌握的能力,
    对于大地与山,权的掌控者耶梦加得来说,不过就像是吃饭喝水那般简单而已。
    就算酒德麻衣开着言灵躲在房间的天花板里面,夏弥找到对方不过就是眼睛一闭一睁的事情而已。
    等等!
    天花板。
    傅念缓缓抬起脑袋看向上空。
    只见酒德麻衣身穿着自己的“崭新”恶龙睡衣,一副忍者的姿态,四肢撑在上方的两道横梁之间。
    见到傅念抬上来的眼睛,很是配合的与之对视,顺便眨了眨眼睛。
    原来她连言灵都没用。
    傅念:(?????_?????)
    此刻,傅念都有这一种智商被侮辱的错觉,更不要说是夏弥了。这恐怕在她眼里都要成为赤果果的挑衅了。
    夏弥也顺着傅念的眼睛朝上去看。
    一时间酒德麻衣有点难以适从的僵在原地。
    五分钟之前,正当她刚刚洗完澡准备躺倒床上好好睡上一觉的时候,忽然听到外面传来了一阵轻快的脚步声,声音中还带着令人听起来都感觉愉悦的歌声。
    似乎对方刚刚完成了老师布置的作业,正满怀欣喜的跑去家长面前要赞赏。
    酒德麻衣知道那绝对不是傅念的脚步声,在房间门被打开的一瞬间,她便以极速跑到了房间顶部。靠着自己出色的忍者基础支撑着自己身体。
    进来的是一位很是倩丽的少女,少女一身墨绿色卡塞尔学院校服,高挑的身材中唯一不足的只有胸前那……不提也罢。
    女孩推门进来后,居然发现房间没有人,很是失落的便走了进来,然后就一路跑到自己底下的窗户前,推开窗户去看外面的风景。
    之所以酒德麻衣没有怀疑自己被发现,纯粹是因为女孩太没有危险了,完全就像是普通家里孩子的感觉。潜意识中,让酒德麻衣将其分到了孩子的一类。尽管她可能不比酒德麻衣低到哪里去。
    。
    夏弥看着抬起脑袋的傅念,内心默默瞥起嘴角,眼神无可奈何……
    自己好不容易给自己找了好多个理由来解释傅念房间为什么会出现女人的事实。
    又用了好几分钟想了几千个她还穿着傅念睡衣的理由,最终只在对方进来的时候用了一句,自己可以理解来缓解自己的不爽。
    但是。
    傅念抬头了!
    (耶梦加得被蠢到捂脸。)
    “所以她是谁?”
    夏弥收起了脸上的笑容。
    “捡回来的敌人。”傅念一本正经的实话实说。
    “为什么她穿着你的睡衣?”
    夏弥默默将自己的目光移动扫了对方胸前那高耸的凸起,在对方以俯视垂落的身姿支撑的时候,即使是穿着傅念那宽大睡衣的时候,也难以遮挡对方傲人的锋芒。
    一时间她突然有点更生气了。
    芬里厄!你为什么要抬头!!
    傅念猛然看向对面的夏弥,两龙近距离下,傅念完全听到了夏弥的不满。
    “我…没……”一时间,傅念有点不知道自己该回答哪一个问题了。
    而且更加让傅念不能理解的是,自己为什么不能朝着夏弥在内心说话啊!!
    为什么我不能啊!
    芬里厄!说话!
    夏弥的声音继续,但傅念却只能愣愣看着夏弥,眼神带着开(惊)心(吓)。
    ……
    ……
    ps:打赏加更先欠上一章。争取尽快还。(捂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