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0

惊鸿一面(年下美强总攻) 作者:素莲生花

分卷阅读40

      惊鸿一面(年下美强总攻) 作者:素莲生花

    气若万千利刃疾射向萧老爷,萧老爷大惊,萧天坤不知好歹扑上前出掌还击,萧老爷大骇:“不——”

    只听砰地一声,萧天坤如破布一般直飞上天,再轰然坠地,浑身绵软,七窍流血,竟死在善若水掌下。

    萧老爷痛失长子,悲痛万分,心智发狂,扑向善若水。

    善若水黑玉般眸冷漠无情,随后又祭一掌,竟比方才还霸道,眼见要打中萧老爷,紧急关头,一侠客倏地跳出,手中盾牌格挡下此掌,掌力透过盾牌打穿他身体,他吐血一口,五脏错位,强救萧老爷。

    善若水一看,冷哼:“是你,赵盾。”

    善若水为红袖宫影主,平日里神龙见首,也在江湖走动。

    “影主,有礼。”赵盾曾受人冤屈,差点死在奸人掌下,为善若水所救。他面露难色,只道,“这位萧老爷是那奸贼——”他见善若水眼中杀意渐浓,心生惧意,忙改口,“是五少爷的爹,你如此下杀手,五少爷背负的可是不忠不义杀父之名。”

    萧老爷痛失长子,目眦欲裂,怒吼:“什么五少爷!这小chu生杀剑圣,弑兄弑父,不配当萧家儿子!”

    他出言不逊,激怒善若水,竹林里似乎起风了,仔细辨认,却是刺骨的浩瀚内劲。

    萧羽凤望着萧老爷,笑道:“说的是,你既不是我爹,我也算不上弑父。”他冷了脸色,下令,“杀了他。”

    善若水长身屹立于数十人之前,面色如常,他迈步走向萧老爷,周身杀气大涨。

    萧冥瞳孔放大,惊恐凝视萧羽凤。

    群侠未曾想到这少年如此乖癖,心下大骇,争先恐后护住萧老爷。

    ☆、不负盛名

    善若水长身屹立于数十人之前,面色如常,他迈步走向萧老爷,周身杀气大涨,群侠护着萧老爷谨慎后退,这数十人,竟没一个敢动手。

    “哈!萧羽凤毒杀剑圣,为武林败类,你是萧羽凤的狗,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人群里一声呵斥,随后劲风过,一把金刀迎头劈下,既快且疾,群侠纷纷叫好。

    在金刀斩下一瞬,善若水身形腾挪半寸,二指夹住势含万钧纵劈下的金刀,随后一扣刀背,刀客只觉手心火辣,再握不住重刀,他心下慌张,足尖一点欲逃,善若水一掌拍出,瞬间刀客被弹上半空,善若水挥手,金刀斜削过去,竟将大汉斩为两段。

    尸身坠地,善若水一掌拍过去,只闻“砰”一声,骨肉四溅。

    血雨纷纷,腥臭弥漫,善若水内力弹开飞溅血水,白衣不染尘,他面色冷厉无情,手段毒辣霸道,真若修罗魔煞。

    群侠无不心惊,再不敢有出头之鸟。

    萧老爷冷静下来,丧子之痛锥心刻骨,可自己性命最最重要。他大声道:“诸位朋友!这恶人连杀数人,定要用命来偿还!今日我们替天行道,大家也不用顾及道义,一起上,杀了他们!”

    群侠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单打独斗他们不敢,群攻却擅长。

    “杀千蛹蛊主!他没有武功!”又有人大喊。

    同时,好几人暗器齐发,射向萧羽凤。

    善若水蹙眉,恨这些人多嘴,朝着声源拍去两掌,登时毙了两人。萧羽凤在马背上太过明显,他足下轻点,腾挪到萧羽凤身侧,震袖一甩,飞镖银针逆向射回,群侠慌忙躲避。

    萧羽凤被善若水护在怀中,善若水低垂头告罪一声。

    “这次时机千载难逢。”萧羽凤轻笑一声,不辨情绪,“你若继续伪装,便再无杀我的机会。”

    “我不想杀您。”善若水回话,他手中被萧羽凤塞了一小瓶,侧目与之对视,心照不宣。

    树林里空气激荡,尘土飞扬,善若水掌间内力大涨,他逼视群侠,大喝:“你们还不动手?”说罢林中狂风大作,竹叶碎石浮于半空,善若水凝聚真气数掌拍出,看似缠绵无力,空中树叶碎石挟势化作利刃射向群侠,顿时哀嚎遍地,好几人忍不住跳出掌腿横扫善若水,善若水出手狠辣,招招夺命,但凡被他抓住的即刻被震碎心脉,也有人被凌厉劲气割断喉咙,喷血不止。

    善若水神勇非凡,内劲深厚,愈战愈勇,将生死置之度外,战得酣畅淋漓。可双拳难敌四手,他在混乱中被人刺中数剑,又被数枚飞镖刺穿胸口,所幸这些武林豪侠没有下三滥下毒的心思。

    他护着萧羽凤,一步步前进,一路横尸,血流成河。

    数百人手握兵器虎视眈眈围绕二人,将他们逼向东南的悬崖峭壁,到时候善若水无施展拳脚之地。他们想着善若水总有力竭之时,萧羽凤与善若水终是难逃一死。善若水神勇忠心,也有豪杰心底为他遗憾叹息。

    大敌当前,身陷险地,萧羽凤倒不慌张,他看着面前这群自诩豪侠的乌合之众,他们听信夏晴谗言,正气凛然认为在行正义之事,殊不知他们只是棋子而已。

    夏晴此局确实妙,利用剑圣之死大做文章,栽赃陷害,害得他身败名裂,再联合江湖之力诛杀,这江湖间,如今谁不知他萧羽凤是杀害剑圣的恶人,江湖里,哪里还有他立锥之地?

    他隐约觉得奇怪,沈时墨怎会放任夏晴如此?若是夏晴擅作主张,沈时墨……在何处?

    沈时墨为他取九天蛇胆生死未卜,萧冥为他放弃大业与天下英雄为敌,而面前的善若水,舍命护主。萧羽凤如今在生死之际,竟体悟到了情之一字。

    腥风血雨里,似乎有暖意。

    半个时辰下来,善若水体力难支,雄狮虽伤,还是令人忌惮畏惧,他的呼吸逐渐沉

    恋耽美

分卷阅读40

- 太古文学 https://www.43t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