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2

惊鸿一面(年下美强总攻) 作者:素莲生花

分卷阅读52

      惊鸿一面(年下美强总攻) 作者:素莲生花

    。

    他隐约觉得,自己要交代在这儿了。

    陡然间,冷火亮起,狂风大作,善若水的身体如破布般被风暴狠狠撞向岩石,正好刺入一块凸出的尖锐石笋。

    石笋刺透善若水的胸腔,鲜血顺着末梢滴滴答答流下,善若水的肺腑被刺穿,大口大口呼吸。

    “嘶——”灼热炎气炙烤山谷,妖物骤然垂首,黄金瞳闪着冷光凑近善若水,善若水瞪大了眼,他嘴皮干涸裂开,严重脱水,浑身战栗,距离如此近,他能感受到灼热气息扑面而来,他清晰看到妖物厚重的灰黑鳞甲,与满口树立剑齿獠牙。

    一对皮甲覆盖的修长双翼,寒光凛冽,如天神展开羽翼,魔祸人间。

    善若水艰难喘息,眼前模糊起来,他畏惧凝望面前神迹……这是……这是——

    龙!

    只存在于传说的上古圣兽。

    龙冷冷望着善若水,突然张开利齿,发出嘶吼,龙吟杂糅灼热气流如天火扑向善若水,草木瞬间化为焦黑,山石被龙气灼得滋滋火红,善若水的血肉之躯,被炎气炙烤,大片大片的焦黑,覆盖了善若水白皙的面容。

    同时,善若水额心的灵芝云纹发出幽光。

    善若水垂眼,纤长睫毛微动,缓缓睁开双眸。那双眸空洞无神,无欲无求,瞳孔陡然放大,眸中包罗万象,一朵碧色的血灵芝,映衬在善若水漆黑如墨的瞳仁里。

    四下更静了,仔细听,又有凛冽风声,如刀似刃。

    龙庞大的身躯猛然一颤,它扭头,黄金瞳里掠过一抹血色,岩石形成的利刃拔地而起,狠狠刺穿龙翼最脆弱的软骨,缓缓抵住了它的后颈。

    金色的龙血顺石柱流下,如鎏金水,璀璨耀眼。

    龙被激怒了。

    龙渊摇晃起来,天崩地裂,地动山摇,落石滚滚,黑潭水中热血沸腾,山岩开裂,血水倒灌而出,淹没流水般四散的毒虫,宛若人间地狱。

    善若水眉睫静楚。

    岩石化为利刃,雨后春笋般迅疾冒出,四面八方群起刺向龙,坚不可摧的岩石此时化为藤蔓般灵巧迅猛,但凡有土石之处,皆为利刃。

    贯穿善若水身体的石笋裂开,岩石高低起伏,竟形成祭台状貌,善若水稳稳落在高三尺有余的祭台上,用那双无欲无求的妖瞳,淡漠遥望龙。

    幽暗绿光浮现,善若水身后,是血色雾气凝固成的一朵巨大的灵芝图纹,它纤长而柔韧的触角四散开去,沿着每一寸岩石攀爬,将整个龙渊,迅速化为自己领地。

    成熟后的碧血灵芝,在挑战,龙。

    天地间,只剩下,静。

    ****************

    无涯峰,惊鸿阁。

    萧羽凤打开锦盒,一枚血淋淋的绿色蛇胆躺在桃木之上,蛇胆冒着热气,宛如心脏般鲜活跳动,蛇胆往外突突冒着黑色瘴气。

    “这——”萧祁凌满眼惊讶,“这是何妖物?若不是亲眼见,实在匪夷所思。”他方想靠近,萧羽凤出言提醒:“别,萧祁凌,离它远些,这是妖蛊。”

    萧羽凤亦是满眼好奇,他仔细端详九天蛇胆,啧啧称奇:“这世间竟真存在妖蛊?”

    “妖蛊?”萧祁凌目光扫向盒中蛇胆。

    “不愧为天下至阴至邪之物。”萧羽凤一把扣上锦盒,眼底难掩欣喜,“传说妖蛊有灵性,能移人心性,使人堕入魔道,它本身亦有生命,须得找宿主才能活,九天神蟒原来便是九天蛇胆的宿主,造物果真奇妙!”

    萧羽凤来自北疆,对蛊十分了解,而自江南到中原武林,鲜少有人懂蛊,众人更将其视为邪物。

    萧祁凌不愿讨论这阴邪之物,便转移话题:“我们仿弦时笔迹寄出的书信,已十日有余,也不见回音,莫不是夏晴已猜到弦时暴露了身份,知这是局,故不肯露面。”

    萧羽凤微微一笑:“急什么。”

    门外有人回禀要事,萧祁凌走到一旁落座,捧起侍从换上的热茶,唤人进来。

    萧羽凤低头漫不经心玩弄锦盒。

    赵总管匆匆入内,跪地叩首,他身后跟着个怯生生的小姑娘,十岁不到,乌黑发丝绾成垂挂髻,红绳扎着。

    小姑娘也跟着赵总管跪地,端端正正叩首请安。

    “阁主,小爷。”赵总管痛心疾首道,“善若水——善若水逃走了!”

    望姬月在门口听得这句没头没脑的话,心里一紧,连忙叩门告进。

    萧羽凤始料未及,淡淡望着赵总管,开口:“细说。”

    萧祁凌最是关心幼弟病体,闻言又惊又怒,一双冷眸压迫着赵总管。

    “这丫鬟叫小蔓,是伺候善若水的——她方才来找我,说善若水已两日不曾回去——老夫急了,忙四处去找,整个惊鸿阁都查了一遍,也未见人影!不经通报擅自离阁,本就是大罪,更何况善若水正在养护小爷的药——”赵总管心痛道,“老夫知此事事关重大!不敢隐瞒!”

    “许是去哪里采花忘归,怎么就成了私逃,您老对水师弟管的也太严格了些。”望姬月忙道,他对萧羽凤抱拳,“少主,让属下去找找他,水师弟曾说要去山崖边采石莲……”

    “呵,善若水的狼子野心,终于还是显露了。”萧祁凌冷笑一声,对萧羽凤肃容道,“看来他宁可舍弃梨夫人,也要报复你,此人本就不可信的!”

    望姬月更急了,善若水处于养护药引的关键当口,怎能不通报而私自外出?少主本就不够信任他。情急之下,望姬月请命:“水师弟对少主忠心耿耿,其中定有缘由——”

    “闭嘴。”萧羽凤冷冷扫了一眼

    恋耽美

分卷阅读52

- 太古文学 https://www.43t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