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6

惊鸿一面(年下美强总攻) 作者:素莲生花

分卷阅读56

      惊鸿一面(年下美强总攻) 作者:素莲生花

    觉了,看打不打你板子。”

    萧羽凤踉踉跄跄走了两步,临水停下,看满池碧色,白莲吐蕊,心情大畅。

    萧祁凌侧目看他。

    月光下,小弟面容愈发俊逸端庄,他喝多了,面色白润,墨瞳却添五分醉意,眼波流转,勾人得紧。

    或是他目光太过深情,萧羽凤回望他,弯眸笑:“你备些醒酒茶,去我房里等我。”他又一思忖,道,“我喜欢你穿白。”

    萧祁凌心领神会,颔首,临走前又叫了藏匿于黑暗中的影卫出来,肃容吩咐:“看顾好你主子。”

    影卫应下,随即消失在夜里。

    玉盘高悬中天,众星拱月,流光皎洁。

    萧羽凤半醒不醒,信步回房,哪知他走错了道,走向宫主正殿,半路还撞上了人。

    “主人?”善若水方送走一批贵客,回来就遇到醉酒后的主人,他一天的疲乏片刻烟消云散,小心搀扶着萧羽凤,温声道,“主人醉了?属下送您回房可好?”

    萧羽凤睁眼仔细看清来人,哦,是自己的一亩三分地。

    (脑补小凤凰调戏善若水,此处省略1500字)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他在浮香阁遇见萧冥。如今江北萧家为江北望族,鼎盛至极,萧冥年少有为,被推上武林盟主宝座,武林群侠尽折腰,风光无匹。

    萧冥在烛光鬓影之中,一眼便看到萧羽凤。

    他借醒酒离席,快步追上萧羽凤:“羽凤,你怎在此处?也是来赏花的?”他见萧羽凤眼神飘忽,呼吸间有醉意,忙解下自己斗篷披在爱人身上,关切,“可别着凉了,我送你回房?”

    “你呢?”醉意之后便是倦意,萧羽凤打了个哈欠,靠在萧冥肩头。

    萧冥微微眯眼,心中盘算,既然一道回房,自然……要趁!火!打!劫!啊!

    他温声道:“我也不陪群侠了,和你一道回去,我服侍你沐浴饮茶,然后早些安睡吧。”

    萧羽凤懒懒的,不想动,只迷迷糊糊道:“你先去我房中备好水,我随后就回。”

    萧冥前些日得了些有趣玩意,他想着自己先去准备也好,于是凑近吻了吻萧羽凤脸颊,软声哄:“那好,我等你。”

    萧冥十分开心的去了。

    萧羽凤在青石上坐了会,困意更弄,他继续摇摇晃晃向前走,走了两步,见芙蓉花架下落了满地的花瓣,好似一张床,他上前几步,枕着青石,睡在了花丛里。

    月色更浓,满院花香,清风徐来。

    犹恐夜深花睡去,故烧高烛照红妆。

    少年酣睡在花丛里,用月光织成清幽梦境,点缀星空。

    来仪居,萧羽凤寝宫,烛火通明,外头伺候的奴才心惊胆战,都不敢进屋添茶水。

    为什么这群大佬都在今晚来到主子房里,还都不走了?

    屋内,萧祁凌假装看书,善若水假装欣赏书架上的古玩玉器,萧冥假装逗弄架子上的鹦鹉。

    萧祁凌有气,心想,这两人还真死皮赖脸,凤弟叫没叫他们,心里没点b数麽?

    萧冥心中急,心道,这两人怎如此不识趣?还不走,我怎好去准备沐浴事宜?

    善若水面无表情,心说,这两人怎如此不要脸,赖在这儿想干什么?

    是不是觉得少了一个人?

    鬼夜门门主沈时墨,是唯一一个一晚上都在找小凤凰,可是一晚上都没找到一根毛的,倒霉蛋。

    全世界都在偶遇小凤凰,可是小凤凰在哪儿呢?

    来自郁闷的沈门主。

    ☆、柳暗花明(上)

    一夜北风,夜里窸窸窣窣飘起雪来。

    翌日,苍山负雪,明烛天南。山中万物覆盖于皑皑白雪之下,大地银装素裹,冰清玉洁。

    一大早,四五个仆婢执帚扫雪,将棠华居的院子扫出一条小径。

    几个年幼小婢在门口嬉戏打闹,不怕冷的还堆了大雪人,戴上毡帽围上披风,有趣得紧。

    初雪洋洋洒洒,涤荡万物,人间就这么活泼快乐起来。

    萧羽凤今朝早起,推开绮窗正见两红衣婢女互相洒雪玩闹,院子里一株古老红梅一夜盛放,红瓣裹鹅黄嫩蕊,素艳风流。

    萧羽凤大悦。

    一黄衣女子带了婢女鱼贯而入伺候洗漱,她逋进门就高声笑道:“哟我的凤哥儿,数月未见,又俊美风流了不少呢。”她审视屋内,命人换了熏香摆上鲜花,再撤去几个炉子,打点好了,这才走到萧羽凤身边,矮身款款行礼,“奴婢见过小主子。”

    萧羽凤眸中掠过一丝玩味:“颜姐姐,久见了,梨夫人架子不小,竟是劳动姐姐护送。”

    颜开,红袖宫新任黄龙护法,深得红袖宫宫主器重,打点红袖宫旗下赌坊青楼的生意买卖。她自小商场摸爬滚打,深谙人心,是个城府极深的,对苏红袖又忠心耿耿,许多事她若应允,也便是红袖宫应允。她常年在外,回红袖宫次数是屈指可数。

    自善若水出逃,萧羽凤将修书让梨夫人来惊鸿阁,护送此等任务,怎么也轮不到她。

    颜开装模作样叹口气:“黛梨没这个分量,奴婢也是受人所托——”她接过侍女递上滚烫丝帕想服侍萧羽凤净面,萧羽凤伸手接过,婉拒。

    颜开是惯会看眼色的,忙笑道:“您对善哥儿下了红袖宫追杀令,大长老那边坐不住,担心他儿子闯祸惹您不快,让我过来瞧瞧,也帮衬帮衬。”

    她深知萧羽凤性子执拗,最厌恶别人插手他“分内之事”,继而道:“我跟大长老说,凤哥儿跟前我是说不上话的,瞧两眼倒是可以。”她亲手

    恋耽美

分卷阅读56

- 太古文学 https://www.43t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