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做贼心虚

残王追妻:重生嫡女有点毒 作者:茵茵青草

第49章 做贼心虚

      残王追妻:重生嫡女有点毒 作者:茵茵青草

    残王追妻:重生嫡女有点毒作者:茵茵青草

    这时候,洛夏莲气焰高涨,洛瑶明显心虚作垂死挣扎,安国公则沉吟不语,一切看似都朝着预定方向走去,可洛雪琪看着怯退并不慌乱的洛瑶,心竟越烦燥不安。

    “既然碰巧,那就请胡大夫到这来一趟。”安国公意味不明扫洛瑶一眼,缓缓说了这话。

    洛雪琪打量洛瑶一眼,见她一脸茫然,连忙道,“大姐,胡大夫的医术享誉京城。”

    言下之意,洛瑶不如现在认下罪名,面上还好看些。若到时被一个外人指出确凿证据,一来伤国公府颜面二来到时想再求情就难了。

    偏偏洛瑶似是完全没听出她的弦外之音,也完全没领悟到她这片好心一般。非但没有对她露出感激之意,反直楞楞道,“既然父亲和二妹都说胡大夫的医术信得过,我就放心了。”

    洛雪琪张着小嘴,眨着眼珠怔怔看着她,半晌说不出一个字来。事实上,洛瑶这么一来也将她想说的话给堵了回去。她轻蹙着眉,悻悻盯了一眼踌躇满志的洛夏莲,烦燥地等着胡大夫的到来。

    一会之后,安国公的人就将胡大夫请到了青玉轩小院。

    “胡大夫,有劳你看一看这些药渣都有什么药材?”

    以安国公的地位权势,如此客气的口吻请求一个布衣大夫,胡大夫自没有不应的道理。他点了点头,就走到晾晒药渣的木架旁边,“安国公客气。”

    “这些药渣中有赤砂、白术……还有葛根与南杏。”

    胡大夫仔细察看一会,便十分平静地一一报出药名。可洛夏莲却激动得差点蹦起来,“什么?这些明明是北杏,怎么会是南杏?你是不是弄错了?”

    但凡医术出色的大夫都极反感别人质疑他的医术。胡大夫冷着脸打量她一眼,不悦道,“老夫行医几十年,若连南杏北杏都分不清,济民堂的牌子早就砸了。”

    洛夏莲呆了呆,小脸霎时惨白一片,“不可能,这怎么可能是南杏!”

    “这些杏仁明明小而肥厚,色泽赤深,不可能不是北杏。”

    胡大夫沉着脸睨她一眼,干脆捏碎一颗杏仁放入口中咀嚼片刻,“此杏仁味甘中带甜,确是南杏无疑。”

    说罢,他朝安国公作揖,“安国公若还有疑惑不妨另请他人鉴别,老夫敢以性命担保,这些必是南杏无疑。”一拂袖,也不待安国公回应,直起身自行走了。

    就在这时,福伯忽然匆匆走了进来。

    “拜见老爷。”

    安国公意味不明地打量他一眼,“福总管怎么突然来青玉轩?”忽想起福伯早年也习过医术,这些年才一直留在雅苑照顾老太爷。

    不待福伯答话,安国公指了指那堆药渣,“福伯看看里面的杏仁究竟是南杏还是北杏?”

    福伯眼底讶异之色一闪而过,随即恭敬应声,“是。”

    “其实要知道杏仁是南杏还是北杏,除了靠它的外形来判断外,最直接的方法就是放进嘴巴尝一尝。”福伯说完,毫不犹豫丢了颗杏仁进嘴巴。

    “杏仁味甘带甜,”他边嚼边点头,“这是南杏。”

    安国公神色复杂地看了看洛瑶,朝福伯点点头示意知道。洛夏莲难以置信地晃了晃,突然指着福伯歇斯底叫道,“这是北杏,你骗人。”

    福伯木然看她一眼,不喜不怒道,“三小姐,奴才为何要骗人?你若不信,也可自己尝一下。”

    “既然这不是北杏,那她为什么非要一直戴着这个鬼面纱不肯拿下?”洛夏莲连受打击之余,失心疯般指着洛瑶大吼起来,“那说明她做贼心虚!”

    校园港

    恋耽美

第49章 做贼心虚

- 太古文学 https://www.43t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