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23章 哪里还藏得住?

至尊农女:妖孽王爷赖上门 作者:夏七七

正文 第1023章 哪里还藏得住?

      至尊农女:妖孽王爷赖上门 作者:夏七七

    至尊农女:妖孽王爷赖上门作者:夏七七

    第1023章 哪里还藏得住?

    傅夫人幽幽转醒时,除了觉得头疼欲裂,还觉四下阴寒彻骨。

    她缓缓睁开眼,看到微弱火光下那张满面担忧的脸,一时没反应过来自己身在何处?

    “叔母,可算醒了!”见她醒来,身边的女子松了口气,忙伸手将她扶着坐起。

    听到这个称呼,傅夫人眼中又是一片茫然。

    “叔母,没事吧?”秦月瑶一手扶了傅夫人靠在自己肩上,又伸手将滑落的被子替她往上拉了几分。

    见傅夫人眼神空茫地看向自己,秦月瑶又道:“我是薰儿啊,叔母莫不是不认得我了?”

    她一边说,一边转头示意傅夫人往不远处的铁门看。

    “我们这是在哪儿?”傅夫人顺着她的示意看去,只见那镶了小窗的铁门外有隐约可见的人影,她缓缓地将四下环顾了一圈,哑着嗓子问。

    她依稀记得,自己和秦月瑶刚从房中出来就遇上了刺客,那些刺客朝她们撒了药粉后,她就人事不知了。

    现下她与秦月瑶所在的,是一间石室,石墙石顶,四面无窗,只不远处有一扇紧闭的铁门。

    石室里两个火把晃动,光影昏黄,空气里飘散着阴冷潮湿的霉味。

    石室里唯一的家具,就是她身下这张木床,和盖在她身上这张被子。

    这样的景象,怎么看怎么像是一间牢房。

    “我只比您先醒没一会儿,醒来的时候就已经在这石室里了,虽然不知对方是谁,不过我瞧着他们该是冲着相府来的,暂时不会将我们怎么样。”秦月瑶侧头看着铁门外那往来走动的人影消失后,才又凑到傅夫人耳边小声道,“我刚刚只隐约听到他们说什么等主子定夺,这些人将我误认做了百里小姐,眼下情势未明,还请夫人先帮我借此隐瞒一下身份。”

    傅夫人紧紧攥着秦月瑶扶她的手,虽然身处此地心下有些害怕,可毕竟也曾是见过大风浪的人,脸上的惧色已然收敛,只是轻轻朝秦月瑶点了点头。

    不过须臾之间,她对眼前的形势也已经有了判断。

    若是这些人真是冲着相府来的,既然对方将秦月瑶错认,她自然也是要配合不让秦月瑶暴露的,否则叫对方知道他们不止劫了丞相夫人,还阴差阳错抓了摄政王的准王妃,在外指不定又要添多少事呢!

    除却这个猜测,傅夫人甚至还怀疑外面的那些人,是不是他们相府的?

    虽说行事的时辰没有对上,可百余名禁卫在外驻守,除非有内应,否则华清阁也不是那般好来去自如的地方。

    相爷今晚的行事本就是有意要先瞒过摄政王,等得事成之后再逼得摄政王只能顺着他们的计划演下去。

    从华清阁绑走秦月瑶,可比行刺未遂严重多了,至于她为什么会被绑来,对方假装错认秦月瑶,或许是相爷考虑到此事的后果,不愿惹恼了摄政王,所以故意借此来洗脱他的嫌疑,也好拉着摄政王一起在外演戏而已。

    傅夫人心里自然是希望眼前生的一切是她所猜想的第二种可能,不过不管是哪种,她现在都需得极力配合秦月瑶,再静观形势展。

    两人盯着铁门看了须臾,因着各怀心思,倒也没觉对方遇到这样的事情,居然都不曾做出点惊慌失措的举动来。

    秦月瑶静默了片刻,就在她觉得这石室里安静得有些可怕的时候,铁门终于被打开了。

    一见几个垮刀大步迈进来黑衣蒙面人,秦月瑶立马起身将傅夫人护到了身后:“们想干什么?!”

    “没什么大事,不过是上头想请百里小姐去喝喝茶罢了。”为首的一人抬手按在了刀柄上,挑眉俯视秦月瑶,“百里小姐是自己走呢?还是想让我们动手请?”

    他声音低沉,一边说着,按刀的手一边摩挲着刀柄上的花纹。

    “们好大的胆子,可知绑架丞相夫人是何等大罪?若是不想头首分家,最好赶紧把我们都放了!”秦月瑶往后缩了缩身子,拧眉厉声道。

    “同样的话,我可不想说第二遍。百里小姐既然不愿自己走,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按刀的黑衣人冷笑了一声,往后退开几步,他抬手一挥,刚刚紧随他进来的另几个了便纷纷上前来,要将秦月瑶拽出去。

    走在最前的一个黑衣人刚朝护在床边的秦月瑶伸出手,就被她突然一把扣住了手腕。

    秦月瑶这番出手来得突然,那黑衣人始料不及之下,已被她强扣着手腕一扭一拽,顿时只觉剧痛袭身,整条手臂都被她扯脱臼了。

    “妈的!”那黑衣人吃痛狠狠骂了一句,另一只手抬掌就朝秦月瑶劈下来。

    秦月瑶矮身一躲,双手握拳就跟旁边靠上来的另几个黑衣人打了起来。

    她虽会些拳脚,却也终是比不过这些人的身手,几招下来,便已被人反扭右手擒住了。

    “们放开我!我是不会跟们出去的!”秦月瑶猛地挣扎着,飞快地抬了左手想将藏在戒指里的毒针刺向一旁要来抓她左臂的人,却在看到床边的情形时,蓦然停住了。

    “百里小姐若是不想让头首分家,最好乖乖随我们走一趟。”刚刚按刀的那个黑衣人一手扣着傅夫人的头,此刻正将泛着冷光的刀锋抵在了傅夫人颈间。

    “……”秦月瑶眼神一凝,默了两秒,终是垂下了手,“不许伤我叔母,我随们去便是。”

    那黑衣人朝同伴颔首示意,等得其他人押了秦月瑶离开了石室,他才收到入鞘,对石室里仅剩的傅夫人挑眉笑道:“丞相夫人放心,上头下新令之前,我们不会伤两位半分,丞相夫人便请先在此处好生休息吧。”

    “们到底是什么人?!”傅夫人眼见了刚刚那一出,有些心慌了,她沉眸咬牙问。

    奈何对方并没有打算理会她,只是丢下了那句话后,便又垮刀大步离去了。

    傅夫人满目忧心地起身奔到门边,想要透过门上的小窗看外面的动静。

    可等到那黑衣人离去后,长道里便什么动静都没有,门外甚至连守卫都没有,似乎所有人都随着押秦月瑶的几个人往外去了。

    傅夫人看了许久,最后沉沉叹了口气,正准备转身走回床边,目光一扫,无意间瞧见了遗落在床脚下的一件东西。

    她目光一凝,快两步走过去将那支珠钗捡了起来,待得细看之后,猛然想起了什么,神色一沉,就这般跌坐在了木床上。

    秦月瑶还想借对方错认藏住身份,可那些人的主子若真是她所想之人的话,秦月瑶这一去,哪里还藏得住?!

    校园港

    恋耽美

正文 第1023章 哪里还藏得住?

- 太古文学 https://www.43t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