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1章 卖身还钱

至尊农女:妖孽王爷赖上门 作者:夏七七

正文 第91章 卖身还钱

      至尊农女:妖孽王爷赖上门 作者:夏七七

    第91章 卖身还钱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第91章 卖身还钱

    秦月瑶先前帮顾文彬,是因为看秦福生有心帮忙,她一来是担心秦福生的好意顾文彬不会领受,二来听顾文彬说抄书辛苦又不赚钱,她也是心疼秦福生好不容易攒下来的那些钱。

    这会儿她帮了人家,这孩子却又在这里生闷气。

    秦月瑶是真搞不懂自己到底是做了什么,叫他这般沉着脸了。

    搞不懂,她便也不打算追根究底了。

    都说女人的心思难猜,要她说,这些个青葱少年郎的心思,那才是波诡云谲,变化莫测的!

    秦福生将他们送到了城门口,秦月瑶依旧没提他们的住处,秦福生也不好问,只问了秦月瑶下次什么时候会到镇上来。

    “我们住得远,也不常来,”秦月瑶看他依依不舍的模样,叹了口气,“你要参加明年的春试,现在最重要的是读书备考,莫要再为我分了心思。”

    “可是,二姐与我一别五年,如今好不容易再聚,我……”

    “你好好备考,日后我们多的是相聚的机会。”秦月瑶将两个孩子抱上了牛车,她坐到车辕上,侧头看秦福生,“你若是有什么事情,可以去集市口的来福饭馆留口信,魏掌柜与我相熟,到时候自会转述于我。”

    秦福生点了点头,眼看着秦月瑶赶车离去,他站在城门口,走得远了,还朝他们挥了挥手,这才恋恋不舍地回家去了。

    牛车上,云薇撑着秦月瑶刚刚买油纸伞,仰头问:“娘亲,状元郎是什么意思?”

    “状元郎就是参加春试考了第一名的人。”秦月瑶替云薇把伞扶正,虽是暮秋,可下午的日头足,防晒工作还是要做好的。

    “娘亲觉得是小舅舅能得第一呢,还是刚刚那个哥哥?”伞底下的云深从书本上抬头,问道。

    哥哥?云深这么说,秦月瑶才意识到,秦福生十八九岁的年纪就中了举,刚刚那个顾公子,看着也跟秦福生差不多的年岁,都说古代科举难,可这两人,倒也称得上青年才俊。

    “娘亲不知道他们的学问如何,不过,娘亲希望他们都能取得好成绩。”

    这能不能考状元,秦月瑶不好说,不过她是真希望两人这次都能取得好成绩。

    毕竟她花了二两银子买了副字,若顾文彬真的高中,那幅字简直就是来福饭馆的金招牌。

    云深看了一眼手里的书:“等我们也读了书识了字,是不是也可以去考状元?”

    秦月瑶问:“云深想当状元吗?”

    “娘亲想让云深考状元吗?”云深反问。

    秦月瑶笑了:“娘亲只想让云深和云薇能按着自己的意愿,做你们喜欢的事情。”

    这状元郎,那可是通过层层筛选,万里挑一的。

    古代的读书人,不管出生如何,都指望着一举高中,光宗耀祖,这可是寻常人家翻身居于上流的好机会。

    不过,云深还这么小,秦月瑶现在只盼着他们能健康快乐的长大,也希望靠她自己的本事,让孩子们能过上自己喜欢的生活。

    她让他们这么早读书识字,是觉得读书让人明理,可以开阔一个人的眼界。

    至于这考状元嘛,若是云深日后喜好读书,想走仕途,她必当全力支持。

    “我想哥哥考状元,哥哥考了状元,一个字都值那么多黄金,到时候,我们单靠哥哥写的字都能住大房子,吃好多好吃的呢!”云薇想起了刚刚秦月瑶说的话,认真道。

    要是以后哥哥写个字都能赚那么多钱,那娘亲就不用像现在这样,每天起早贪黑地做糕点赚钱啦!

    秦月瑶哭笑不得,点了点云薇的额头:“娘亲那是说来哄顾公子的,做状元郎可不单是写字来卖,那是皇帝陛下钦点的,日后会入朝做官,替百姓们做事呢。”

    爱钱是没错啦,她还就喜欢那些白花花亮闪闪的银子金子呢,可她不想让两个孩子这么小就钻钱眼里面去。

    “娘亲是骗他的?”云薇皱了皱眉,转头指向车后的官道,“那书生哥哥是不是现娘亲是骗人的,所以这会儿要来找我们算账了?”

    “啊?”秦月瑶闻声转头,眯着眼才瞧清了,隔着几十步远的官道上,有一个背着个小包袱,走得蹒跚的人。

    那一身白衣在黄土飞扬的官道上十分惹眼,俨然就是刚刚的顾文彬。

    他们这会儿早就分了岔道,这条路,是往白石村的方向去,不是去京城的。

    秦月瑶停了下来,那跟在后面的人见他们停下,也止住了步子,站在原地,有些踟蹰。

    “顾公子,还有什么事情吗?”秦月瑶叹了口气,扬声问。

    这人,还真是一路尾随他们过来的?

    都怪她刚刚被太阳晒得有些走神了,要不是云薇说起,她都没注意到后面跟着的人。

    “我……”那头顾文彬支支吾吾了半天,终是小跑到了牛车跟前,“小生身受夫人大恩,想要报答夫人。”

    “报答我?你不是给我写了那四个字了吗?我们那是做买卖,用不着什么报答。”秦月瑶看他累得脸色惨白,这会儿扶着牛车大喘气,唤了云深扶他在牛车上坐着休息,生怕这弱不禁风的书生又倒了。

    “夫人那般,是顾及小生颜面。”顾文彬将气喘匀了,看着秦月瑶,认真地说,“先前是小生的错,自恃清高,辜负了夫人的好意,这些钱……”

    秦月瑶看顾文彬拿出了钱袋,忙阻止:“你都说了那是我的好意,这是给你入京的盘缠,我是因为三弟有心与你结交,当你是朋友,才好意帮忙的,公子心怀天下,眼下考试要紧,还请不要再推辞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夫人一番好意,小声若是再推辞,实在无礼。只是这么多钱,小生也不能平白领受,所以想以己之力,报答夫人。”顾文彬抿了抿唇,“小生虽是一个文弱书生,可也并非什么都不能做,还请夫人不要推辞。”

    秦月瑶愣了一下,随即摇头:“我们真没什么需要你报答的,公子不需要这么客气。”

    听他这意思,难不成还想给她为奴为隶,卖身还钱不成?

    第91章 卖身还钱

    校园港

正文 第91章 卖身还钱

- 太古文学 https://www.43t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