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09

不渝 作者:绿茶配青梅

分卷阅读109

      不渝 作者:绿茶配青梅

    分卷阅读109

    。

    驾驶座座椅上搭着梁京兆坐进车里时脱下的西装外套,他将那外套劈头盖脸扔在楚虞的身上,遮挡住了那小孩子的神情和眼神。梁京兆说:“我喝了酒,开不了车,小张送你回家去。”

    关上车门,梁京兆头也不回的向地下车库的电梯走去,手却是颤的。楚虞刚刚坐在副驾驶座,抬头看着他的样子十分扎眼,她不像从前那样愤怒,也不像从前一样软弱的伤心,她看着他,真真是怨毒的,也是悲哀的。

    梁京兆从来没缺过女人,他没有不体面急色的时候,楚虞贴上来的时候他自然能保持冷静。但长此以往也不像话。楚虞马上要进大学,换个新环境,认识一些新的人,她大概会改变些想法。

    梁京兆进入电梯后,看到他衬衫上楚虞的口红印子,还湿漉漉的沾着唾液。

    小张看着时间上了车子,楚虞早钻到了后排,在梁京兆那件大西装的裹覆下看着窗外。她把脸上花掉的妆用包里的卸妆湿巾擦了,黯淡仓皇的素脸迎着青色的晨光,应该是有六点了,太阳还不见踪迹。这里空调吐着湿冷阴郁的风,缠在手臂上。这样看着窗外的阴沉像是萧索的秋。之前闷热了那么多天,也是来一场雨的时候。

    毕业典礼在六月中下旬。那天恰好是出分的时候,楚虞从早上起就和于露茵待在一起,分数也是一起查的,楚虞只看了一眼,就关闭了手机。

    于露茵问:“多少?”她的分数楚虞已经看到。

    楚虞低声说了一个数字。

    不高也不低,并不能算是正常发挥,但是也没跌得那么惨。这么一个分数,认真填志愿还是可以走一个不错的学校的。

    毕业典礼于露茵有一个独唱节目,台下还有一小批记者,是来拍她的,灯光打在她身上,楚虞想到了去年站在台上的王昊,穿着校服衬衣,有许多人来为他送花。正想着,后面有排人站了起来,喊了“于露茵我爱你”,前面的记者将镜头摆过来,闪光灯不停。

    今年的毕业典礼在室外举行,没想到傍晚的时候下了雨,节目才到一半,带伞的人不多,楚虞用包遮着雨,手臂上一凉,学弟从后面探着身子来,塞给她一把伞,“我回了教室一趟。”

    伞只撑了十多分钟,便被教导主任呵斥着收起来了,好在还是毛毛雨,也没有加剧的趋势。楚虞的鬓角被润湿了,贴在额边。正轮到她们班上台领毕业证书,楚虞把伞放在凳子上,起身跟大家去排队。

    舞台上灯光烤着额头,有点咄咄逼人的架势,也不知于露茵刚刚在这里怎么唱的歌。楚虞站在第二排的最侧,老师们从阶梯处登上舞台,抱着毕业册的学妹跟在后面,从第一排最那头开始。楚虞躲着灯看着台下,就见了一把黑色的伞,从他们这一年纪的座位向前走着,在家长区找到了座位,等落了座,那伞被收起。

    梁京兆来晚了。

    楚虞接了班主任给的毕业证书,半鞠了一躬。她扫了一眼台下,梁京兆隔着层层幕的微雨与她对视了,夹着过分明亮的炽黄色灯光,两个人的神情都有些朦胧。

    楚虞鞠躬时不知怎么想着:也是鞠给梁京兆的,也谢谢他这么些年的养育。

    典礼结束时天已经全黑下来,楚虞随着同学一起回到了教室,老师又说了一些话,有些人哭了,有些人没有。她去还学弟的伞,学弟和她一起靠在天井的栏杆,告诉她:“我和你去同一个大学。”

    楚虞没说话,这种没有谱的事,说出来更像是个咒语,紧勒着人。

    她和于露茵从教学楼走下来,到大厅里去,门大开着,学校亮了门口到教学楼一路的灯,熙熙攘攘的家长站在那里,楚虞一眼就看到了那把黑伞,于露茵也看到了和梁京兆交谈着的她的父母。

    楚虞过去,叫了声:“梁叔。”于露茵也叫,楚虞和她的父母也打了招呼。

    “那就再联系吧。”梁京兆的手搭在楚虞的背上,对着于露茵父母道,于母给于露茵撑着伞,同丈夫一起送走了这个大人物。楚虞站在梁京兆的伞沿下,身边穿行的都是人。傍晚就着夕阳开始的雨,天边还泛着红光。伞外是一个世界,伞下是两个世界。都隔着厚玻璃。

    她和梁京兆是许久未见的。梁京兆问她:“出分数了没有?”如既往的明知故问,大人对待小孩的方式。

    楚虞说:“出了。”

    “多少?”

    楚虞告诉了他。

    梁京兆没有过多的反应,没有指责她考得不好,也没安慰她不要介意,因为事已至此。他说:“那就报t大学吧。回去你看看选哪个专业,这个学校文科很强。”

    t大就在本市,甚至于离梁京兆给楚虞的那所公寓都是近的。

    楚虞应了一声,很温顺的样子。

    但她根本是阴奉阳违。

    网络报名日期截止的前两天,梁京兆按了公寓的门铃,李梅给他开的门,门外的梁京兆脸色沉郁,李梅刚做了清洁,擦了擦湿润的手,“梁先生,您怎么来了?”

    梁京兆跨进门来,“楚虞呢?”

    李梅给他找了一副拖鞋,梁京兆踩了进去,将手里的车钥匙扔在玄关的柜子上,直向着屋内走,李梅在他后面道:“她出去了。”

    “什么时候回来?”

    李梅说:“……我给她打个电话?”

    梁京兆坐在了沙发上,“打。”

    李梅打过去电话,根本不通的。又躲着梁京兆多打了几遍,还发了短信,那面一直没有回应。

    梁京兆在客厅里,看着没什么不寻常的,但梁京兆从未对下人摆过脸色,平时见了不说是带笑,也是柔和的,今天还是不一样,梁京兆又是许久未来的——这间公寓里,梁京兆这个主人倒算是稀客了。李梅又打电话给今早把楚虞接出去的司机,司机说:“楚小姐让我把她送到超市,就让我回来了。”

    李梅又发了两条短信给楚虞,梁京兆的声音从客厅传来,问她:“打了没有?”

    李梅收了手机:“可能是在外面,比较吵闹,没有听见。”

    梁京兆声音平常:“没有关系,我等她回来。”

    李梅说:“您吃饭了吗?”

    梁京兆说:“不用管我,”他扫了一眼李梅放在玄关的手提袋,“你今天回家?”

    李梅犹疑着点了点头,梁京兆说:“那

    分卷阅读109

分卷阅读109

- 太古文学 https://www.43t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