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69

不渝 作者:绿茶配青梅

分卷阅读169

      不渝 作者:绿茶配青梅

    分卷阅读169

    ”

    楚虞说:“那是因为我知道您会来找我的。”

    梁京兆没说话,有一下没一下的拍楚虞的后背。楚虞还是张嘴谎话就来的。

    “梁叔,你是真的不想管我了?”

    梁京兆低头,“你长大了,不想也不用让大人管了,正常。”

    楚虞说:“我不正常。”

    梁京兆抬起来她的脸,“说这种气话,你也想和其他小孩一样吧。”

    这一句话,把楚虞完全戳中了。她真的,就是想和大多数一样,一样幸福,一样开心,不需要拥有什么特殊性质的烦恼,不会和监护人上床,不用为一段没结果的关系浪费感情。

    梁京兆说:“你这些招数,到什么时候都是管用的。上午你说你没吃饭,下午我不是来了,来叫你一起吃,不要自己有一顿没一顿的。你和那些男孩子,肯定不是就为了惹我生气,也是你自己喜欢了,喜欢就喜欢吧,年轻人,总不会真的愿意和我这个年纪大的一起玩,也玩不到一起去。”

    楚虞闷在梁京兆胸前,梁京兆说这些话的时候,震得她贴着梁京兆的地方都嗡嗡的,很安定的感觉。梁叔又回来了,温温和和的梁叔,对她好的梁叔,做什么事都有点距离,哪怕是在床上也是,很照顾着她,考虑她感受的梁叔。楚虞真想梁京兆是一直这样的。

    楚虞说梁京兆:“你一点也不老的。”梁京兆说他自己年纪大的时候,楚虞心里有种酸涩的感觉,在楚虞做关于梁京兆的思考的时候,想得更多的是梁京兆的身份和行为,从没想过是年龄的问题。年龄不是问题,和其他比起来。

    梁京兆笑出眼角细纹,说:“我怎么不老?楚虞,以后也别闹了,我不会真不管你,你明白吗?”

    楚虞点头,“嗯。”

    “说你明白了。”

    “我明白了。”

    “明白什么?”

    “您不会真的不管我。”

    “再说一遍。”

    “您不会真的不管我。”

    “记住没有?”

    “记住了。”

    “好。”梁京兆用嘴唇贴了贴楚虞的额头。刚刚进来时只开了灯,没有开空调,天气还有点余暑,楚虞是吹惯冷风的,刚刚那一阵又让她出了满身的汗,头发粘在脸颊额头上,嘴巴微微张着呼吸。梁京兆摩挲她的脸庞,楚虞抓他手指,低低问:“要不要……去卧室?”

    梁京兆翻过来握住她的手,摇了头,“就在这里坐一会。”

    楚虞低眼说:“你刚刚好凶。”

    梁京兆说:“你应得的。”

    楚虞瞪他,又说:“你之前好几天,更凶。”

    梁京兆说:“还敢不敢给我说报恩的事了?”

    楚虞说:“您对我好,我肯定记着。”

    梁京兆说:“记着就行了。”

    楚虞转过头来吻他,梁京兆侧了侧,吻在她脸上。楚虞抿了嘴,“您到底喜不喜欢我啊。”

    “我当然喜欢你。”梁京兆把楚虞颊边的乱发都别到后面去,楚虞说:“那您爱不爱我?”

    “我很喜欢你,不是因为你是我养大的,也不是我贪图你漂亮,是因为你值得人喜欢。”梁京兆说:“其他的不要问了,给我留点脸面吧。”梁京兆已经承认楚虞的那些伎俩对他有用,其他的再说多了,楚虞是会看轻他。

    楚虞在低着头玩梁京兆袖口的扣子,梁京兆揉她的头发,楚虞说:“您真是大人,什么都看得清楚,明白。”

    梁京兆说:“当然,长你的那年岁,不是白长的。”

    楚虞说:“您十几岁的时候,是什么样子?”

    梁京兆想了,说:“也是一团糟的。”

    楚虞说:“您是比我厉害的人,肯定和我是不一样的。”

    梁京兆又为她挽了碎发:“你也可以的。”

    这天晚上,梁京兆和楚虞睡在一起,各盖了一条被子,睡得很安稳。早上梁京兆起来买了食材,回来关着厨房门做早餐,味道从缝隙里泄露出去,楚虞是被香气和饥饿叫醒的,下了床看见梁京兆系着半褪色的围裙端了盘子出来,楚虞踮着脚要接手,梁京兆躲开她:“烫。”不要她碰,问她洗漱了没。

    楚虞折回去洗脸刷牙,出来时梁京兆在看手机上的新闻,侧着头把用水热好的盒装奶撕开倒进楚虞的杯子里,楚虞坐到他身边了,他抬眼看楚虞:“倒是勤快,周末不睡懒觉。”

    楚虞接来奶喝,梁京兆说,“厨房里还有,你去端出来吧。”楚虞站起来,去了厨房。她低哼着歌,背影轻轻晃动,身上铺满了晨光,阳光下天使一样的小东西。

    梁京兆垂下眼,他不知道楚虞想要什么吗?这是他养大的小孩,楚虞是个无礼的大胆的野心家,她想要不用一块筹码,就索取到她想要的所有。是他的孩子,不过还是个孩子。这个小孩,摇摇摆摆的拖着一只空空的口袋走到梁京兆面前,把她的口袋启得大大的,梁京兆看不得这个孩子在他这里一颗糖果也讨要不到的样子。之前的那些已经够了。

    在楚虞自以为的那场战役里,她的梁叔是一直在和他自己对弈,楚虞不是他的敌人,是他的业障。到底是真的爱楚虞,还是真的爱护这个孩子,爱,就不能放手,爱护,就得讲责任讲良心,他首先是楚虞的家长,然后才是爱人。

    楚虞不知道这些,也不管这些,她心里只有个欢欣的念头,她此刻端起了梁京兆制作的、摆盘漂亮的食物,像端起她沉甸甸的美梦,对未来很抱希望,再也不要落空。

    她的胜利带着侥幸,她没想到这么快就打赢了这场比赛,在今天之前,梁京兆的冷漠已经把她击打得丧失所有斗志了,她发觉她根本受不了梁京兆漠视她,可她最后还是赢了。

    于露茵曾经对王昊非常有感情,她是聪明的女孩子,当然清楚王昊的那些欲拒还迎,欲擒故纵的伎俩,但每次还是甘心下了套,她是真的爱痴了傻了?不过是真的喜欢他,不忍心那个在她心里一直像小王子一样骄傲的人在她这里败兴而归。宁愿放低自己,也不愿让对方跌倒一次。

    楚虞是于露茵这段情感的见证人,她曾经也喜欢过王昊这样的确令人心动的男孩子,王昊让人爱得遭罪,从不想回报和责任。楚虞想成为这样的人,所以楚虞对王昊的好感稍纵即逝,因为他们已

    分卷阅读169

分卷阅读169

- 太古文学 https://www.43t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