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93

不渝 作者:绿茶配青梅

分卷阅读193

      不渝 作者:绿茶配青梅

    分卷阅读193

    么这么凉?”

    于露茵说:“刚在水里拍的戏。\"

    张余年对楼下他的人打了个手势,带着于露茵回了三楼的房间,房间里装饰得也漂亮,合于露茵的审美。张余年说:“你把衣服换了,泡个澡身上暖和点。”

    于露茵问他:“你这房子给我建的?”

    张余年笑了笑,说是。

    于露茵发自内心的也笑了,这么好的房子,她喜欢极了,也欢喜极了。到了浴室,她看见她带妆带笑的脸庞,浴室也修得好,浴缸很大,圆形,雪白色,她慢慢放着水,然后咳嗽起来,咳完了身上打了个冷战,然后胃里一阵恶心。她抱着同样雪白的马桶呕出一肚子的酒液和一些还未来得及消化的食物。呕完了舒服了许多,她把自己浸进热水里,手脚慢慢暖和起来。

    她美好的,成功的二十八岁的第一天。

    于露茵在第二天中午醒来,剧组的人在早上就分批的离开了,有几个飞机点晚的在楼下茶室喝茶聊天,于露茵在里面也看到了张余年,他和导演和总制片在一起,对着门口的她招了招手,于露茵在这些人的视线里坐到了张余年的腿上,张余年环抱着她,神态自若的接着他刚刚的话讲下去,没人用狭弄的眼光看于露茵。这样好的房子,给一个女人,这个女人就有与房子等同的价值,没人会看不起这栋建得珍稀的豪宅,也没人看不起于露茵。

    这天是二十八号,于露茵晚上送走了张余年才想起来,她距上一次生理期已经过去两个月了。

    于露茵没打算瞒着张余年,因为她去做检查,找的都是熟人,她的熟人都是张余年带着她认识的,张余年晚上就到金源,于露茵也乖乖的在金源等着。张余年进门时风尘仆仆的。于露茵胸前抱着个抱枕,防卫的姿态。

    张余年说:“你现在才知道?”

    于露茵说:“杀青回来我自己买了根验孕棒,但也不太确定。”

    张余年点了头,在沙发上坐下。张余年问她:“你想留吗?”

    于露茵说:“想。”

    张余年说:“好,那咱们就要这个孩子。”

    于露茵看他,“你也要?”

    张余年回看她,慢慢觉出来她表情的不对:“怎么了?”

    于露茵说:“这个孩子,两个半月了。”

    张余年“嗯”了一声。

    于露茵问:“两个半月前,你和姓荣的去了香港,你记不记得?”

    张余年把眉头慢慢皱起来,“你说这孩子不是我的?”

    于露茵抱紧了身前的抱枕,说:“不是。”

    张余年抬眼,眼睛里跟刺出把刀子来。于露茵心横着。她想要这个孩子,因为她是个挺信命的人。她十年前也自己去买了根验孕棒,在厕所里看见白条上慢慢显出第二道杠来,而如今又是,她觉得是命了,命里她就该有个王昊的孩子。而且她还信,这个孩子就是之前她打掉的那个,现在回来了,又找回来了,她是它命定的母亲。

    张余年,她是很对不起的,因为他对他不错,然而这和孩子无关系,但张余年如果今天发了狠,生生把她这个孩子打掉,把她打个半死,她也没有话说。

    张余年问她:“王昊的?”

    于露茵说:“是。”

    张余年问得很细致,目前还没看出他有个生气的样子,只是把眉头皱了,一个探究的神情,“你们不做措施?”

    于露茵说:“跟你是吃药,跟他戴了套的。但戴套避孕毕竟不是百分百保险的。”

    张余年接着问:“胎儿健康吗?”

    于露茵点头,说:“我都不知道自己有它,还那样胡乱折腾,它还是好好的。”

    张余年在沙发上坐了一会,然后把锁住的眉头散开了,他站起了身,说:“既然健康,那你就生吧。”

    于露茵仰头,迷惘的看着张余年朝卧室走,她想再问点什么,张余年回头:“还留着干什么?等我回过味来,把你们母子都交代在这里?”

    于露茵才反应过来,抓了包走了。

    她之后都没和张余年联系,几天后王昊又找她,于露茵头一次说了:“不行。”王昊感到惊奇:“你有什么事?”他说:“那后天呢?”

    于露茵说:“你少来招我了。”

    王昊说:“你还为上次的事生气?”于露茵说:“不是。”王昊说:“那是怎么了?”

    于露茵告诉他:“我怀孕了,又是你的。我打算生,但和你没关系,将来看见这孩子也别和我要。这几天我忙得很,得找借口把时间空出来,还要赶通告,所以没时间和你见面。”

    王昊愣住了,半天没说话,于露茵要把电话挂掉,在这前一秒,王昊先挂断了。

    于露茵对着手机,骂了一句王昊孙子王八蛋。

    经纪人王姐知道了消息,当然生气,但于露茵她带了这么久,就像她自己女儿一样,而且于露茵态度坚决,王姐消了气,还是坐下来和她一起出主意,再有两个月她肚子藏不住了,《晚晴》的宣传也无法出面,但把生产的日子弄得紧凑些,把晚晴的宣传拖后,还可能是来得及的,电视剧剪片过审也要一段时间。

    王姐照顾着于露茵吃维生素,于露茵孕吐后在沙发上休息,王姐忧心忡忡问她:“张余年那说什么没有?”

    于露茵说:“我还有点钱,能照顾这个孩子长大。”

    王姐没说,她当然能把孩子生出来,但是张余年是可以不给她们娘俩活路的。她私下找张余年的秘书探口风,王姐和这位秘书非常熟,熟到已经保持到第三年的地下恋情。秘书告诉王姐,张余年知道于露茵结婚,是带着枚戒指去找她的,准备要这个小孩,还准备和她结婚。王姐吓了一跳,她知道张余年捧于露茵,可不知道张余年是这样动真格的。这样又麻烦了。

    王姐亲戚里有个在妇产科的,原是省妇幼保健院的医生,后来出了点事自立门户,开了间规模不小的私立医院,王姐带于露茵去那做产检,一系列下来,于露茵在休息室等结果,手机响了,于露茵看了是王昊的,就掐掉,不一会又打来两次,于露茵才接。

    “你有事?”

    “你在哪呢?”王昊有点焦急。

    “产检。”于露茵说。

    王昊问

    分卷阅读193

分卷阅读193

- 太古文学 https://www.43t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