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章 红妆(六)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正文 第六章 红妆(六)

      十月初八,宜嫁娶,忌破土。

    汴京城中,整洁而笔直的大道两侧,一条条红色的绸带迎风飘荡,宛若一团团跳动的火焰。

    镇冀节度使门口,自屋内到屋外三里,地上都铺上了崭新的红毯,干净而又整洁的红色路面,从头到尾洋溢着奢华霏糜气息,让人用脚踩上去,顿时如坠云端。

    从镇冀节度使府门口,一直到泽潞节度使府门口,十里的红妆,沿路飘摇。大道两侧,每隔一丈就有一名手持木头长枪的士兵值守,个个挺胸抬头,气宇轩昂。

    沿街的店铺里,早就被看热闹的人群所挤满。大家伙儿一边吃了零食,喝着茶水,一边对着屋外的风景指指点点。

    天下最繁华之地,莫过于汴梁。汴梁老百姓的见识,也位居全天下之冠。然而,这次,汴京城的老百姓可算是开了眼。

    见过铺张浪费的,没见过如此铺张浪费的!沿路的树上,都系上了红色的绸带不说。宽阔的大道表面,还铺满了金黄色的海砂。还有专门的护卫守护,手持木制的刀枪剑戟,一字排列。每一把兵器的的表面,或者涂满了银粉,或者镀了一层金沫,让人一眼看上去,就觉得富贵迫人!

    比十里红妆和涂满了金粉和银粉的木头兵器更为令人叹为观止的,是迎亲的队伍。清一色的燕赵壮汉,足足有两百人之巨。每个人胯下,都是清一色的辽东桃花骢。而新郎官郑子明,则骑着一匹纯白色骏马,走在了整个队伍的最前头。浑身上下,玫瑰色的吉服纤尘不染,马脖子旁,还挂着数十朵逆季节盛开的牡丹花。争妍斗艳,姹紫嫣红。

    “这,这也太有钱了吧?!嘶,我的天,皇上家,恐怕都不敢如此摆阔!”大道两侧的百姓们看着眼前一身红妆的郑大将军,纷纷笑着摇头。

    “郑将军怎么自己去接亲?”

    “是呀,这也是皇上定的么?”

    “真是稀奇,新郎官自己跨马迎亲!不过,郑将军长得可真俊,虽然脸色黑了些。”

    “黑什么黑?人家天天在外边打仗,能白得了么?以为都像你,捂得就跟大葱根子似的!”

    “我羡慕的是那位没见过的郑夫人,听说这些红绸都是郑将军让人系上的。只因为,二人小的时候,郑将军亲口许诺的一句话。”

    “古有金屋藏娇,今有红妆十里。啧啧……”

    “如果老娘嫁人那天,肯有人红妆十丈,不用,不用,即便红妆十步迎娶,老娘这辈子给他做牛做马也都认了!”

    “得了吧,春花姐,你都嫁了四回了……”

    “四回怎么着,就不准老娘想想第五回吗?”

    “那地面上铺的是红毯子,造孽,真的造孽啊!”

    “我也听说过,郑将军本意是要将沿路都给铺上红毯子,好像是被郑将军的大哥,当今太子爷给拦住了,最后就铺了三里地。”

    “哼,郑将军可真是有钱。”

    “你别阴阳怪气的,人家郑将军本来就是大财神爷,这会又是皇上赐婚,娶的还是他老人家的青梅竹马,多破费点算什么错?”

    “人家花自己的钱,关你屁事!”

    “那是,不破费些,能显示我们郑大将军与众不同么。”

    “现在是郑大节度使,冠军侯,将军都是老旧的事情了。”

    ……

    有道是,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

    汴梁城内的老百姓,看的是迎亲队伍的雄壮和十里红妆的奢华。而汴梁城内的文武百官们,此刻看在眼里的却是,另外一种风景。

    皇上这是铁了心要削藩了。所以郑子明主动交出了三个州的实际控制权之后,即便家里藏着金山银山,也不用再担心朝廷染指分毫。相反,对于肯主动放弃一部分地盘和权力的武将,朝廷还会尽可能地对其做出补偿。娇妻、美妾、豪宅、田产,只要国库付得起,皇上肯定不会皱眉!

    然而,如果有人还抱着老一套打算,想借助手中兵马和地盘,来保证家业和权力代代相传。恐怕今后就有些危险了。除非你的实力强大到符老狼、高白马和常肥狐三人比肩,否则,一旦被朝廷寻到错处,肯定会落个人财两空!

    都怪郑小肥,没事儿献殷勤,非奸即盗!

    这个郑小肥,想娶俩老婆你娶就是了,胡乱摆什么阔?

    这个郑三儿,才能不满足以充任镇冀节度使,你就尸位素餐好了。没事儿胡乱装什么忠臣孝子?

    这个缺心眼的蠢货!

    这个没见识的谬种……

    然而,恨归恨,却没有人敢冲出门外,给迎亲队伍制造麻烦!朝廷派来的礼官冯吉和符昭序两个,此刻就跟在马队之后。四双灯笼般的眼睛,正盯着街道两旁的院子门上下乱转。谁要是敢在今天出来捣乱,就是不给他们哥俩面子。他们两个的面子,不止代表着大周朝廷,还包括了他们二人的父亲,冯道和符彦卿。得罪了大周朝廷,未必会家破人亡。同时得罪了冯道和符彦卿,恐怕早晚都得身败名裂。

    “这痴顽老子冯道,也不知道抽什么疯?一辈子没得罪过人,马上要入土了,却突然跳出来替郑子明撑腰!”

    “对,还有那符老狼。虽然朝廷收拢兵权,一时半会儿不敢收到他的头上。可大伙都变成了光杆将军,他就能落到好么?”

    “怎么想的,为了自家儿子呗!你没见么,冯家的二儿子做了太子府洗马,将来指不定还想做下一个魏征!”

    “可不是么?那符昭序原本是个有名的糊涂公子,这跟郑子明一起混了才几天,都出任一州节度使了!虽然是个边境上的州,可符家也算正式对外开枝散叶,不用再守着老祖宗留下来的家底儿干瞪眼睛了!”

    “嘶——”

    “唉……”

    “郑将军,郑将军!”

    “恭喜郑将军,贺喜郑将军!”

    感慨声,叹息声,与道路两旁的议论声、欢呼声,混杂在一起。一波接一波,婉如海浪。

    此时此刻,唯一心无旁骛的,恐怕只有郑子明本人一个。只见他,端端正正地跨在白马之上,双目含笑,满脸幸福洋溢。

    小师妹,十里红妆,我曾经许诺过的,我终于做到了。

    至于此刻世间喧嚣,与你我何干?

正文 第六章 红妆(六)

- 太古文学 https://www.43t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