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 兵分三路(三)

大讼师 作者:莫风流

112 兵分三路(三)

      大讼师 作者:莫风流

    112 兵分三路(三)

    刁沁经过一片骂声。

    “以前觉得西南很好,怎么这现在一天不如一天了。”

    “什么人都能做讼师,那还考什么,讼师的门槛也太低了。”

    “算了,别说了。以后整个西南这一片,大家有讼案,谁还敢找他们,不择手段,令人作呕。”

    刁沁落荒而走。

    身后,小萝卜挥舞着大牌子,花子和闹儿,以及宋吉艺,并着闻讯赶来的路妙,口号响亮,声音整齐,气势如虹。

    “杜先生好帅!”

    周围的百姓被感染,居然也跟着喊了起来。

    杜九言走出去,站在门口挥了挥手,含笑道:“维护正义,为正义而战,是我应该做的,大家不必如此,低调,低调!”

    “杜先生,您不但是赢了讼案,您还为我们女人说话,您是最好的。”站在前面的,有位大婶情绪激动地喊着。

    她身后,跟着许多女子,有少女,妇人,甚至有老太太。

    “如同梅氏这样的女人,我们见过太多了,都是不得不忍耐,忍让。今天您这一场官司,让我们看到了希望,我们女人,也可以争取自己的权益。”

    杜九言啊了一声,冲着说话的大婶抱拳,一脸崇拜地道:“姐姐能有这样的认识和高度,杜某实在是佩服之极。姐姐乃当今奇女子也!”

    “是杜先生您教的。”大婶双眸放光,面色驼红,“杜先生,以后在邵阳,但凡有事需要我们,只管招呼一声,我敢保证,我们全邵阳的女人,都会为您死而后已。”

    这位大婶还真是妙人,杜九言确实很敬重。如今这世道,她能有这样的认知很想法,确实非常的难得。

    “多谢,多谢各位!”杜九言道:“大家都照顾好自己,无病无灾身体健康笑口常开,乃我杜某人平生之愿。结识一场,可幸可贺。”

    众人群情高昂,后面的更有大胆的小姑娘朝这她丢来手帕、荷包还有好看的扇套,甚至有人塞了一双绣着花的袜子,杜九言抱在怀里,嘴角抖了抖!

    “你们干什么!”路妙大喝道:“做女人就不知道矜持点吗,崇拜就崇拜,送什么东西。”

    路妙说着,将杜九言手里的东西全部接过去要丢,小萝卜一看,忙带着花子和闹儿以及宋吉艺上前去接着,“妙姨姨不要丢,都是好东西呢。”

    这些要用,都是要花钱买的,能省点是一点。

    “拿走拿走。”路妙站在杜九言前面,叉着腰,道:“都给我听好了,我和杜九言就要定亲了,你们谁都不准打他的主意。”

    大婶大喝一声,“你说了没有用,我们要问杜先生。”

    “再说,我们送东西给杜先生,与他成亲不成亲没有关系,我们是崇拜,你的想法太龌龊了。”

    “对!路小姐,你好好的大家闺秀不做,学着我们老百姓抛头露面,你丢人不丢人,你爹怎么没有打断你的腿!”

    “就是,杜先生是我们大家的杜先生,不是你一个人的,你就算成亲了,也管不着!”

    路妙冷笑一声,道:“我怎么管不着,我就能管得着。反正我今天的话放在这里,只要被我看到了,我就弄的她身败名裂。哼!”

    “九哥!”路妙一回头,拉着杜九言的胳膊,“你今天累了,我在德庆楼给你备了酒席,好好犒劳你。”

    杜九言看向小萝卜,小萝卜点着头,喊道:“爹啊,我好饿哦。”

    德庆楼一顿饭很贵的。他相信他爹能搞定路妙,不会吃亏。

    “走,走!”杜九言回头和窦荣兴道:“我去德庆楼,你办完事直接回三尺堂。若是不顺,你就遣人来找我们。”

    窦荣兴应是。

    “你和窦荣兴一起去,”杜九言和宋吉艺道:“若是打起来,你还能帮忙。”

    她想让宋吉艺多经历一些,应变能力也会变好。

    “好、好。”宋吉艺应是,又交代道:“给、给、我、我留、留吃的。”

    杜九言颔首,又冲着各位抱拳,“杜某先行一步,大家若是有事,就去三尺堂找我。若我不在,找别的先生也是一样的。”

    “杜先生,您慢走!”大家挥手告别,人声鼎沸。

    衙门里的人兵分三路,窦荣兴和黄书吏,带着一行衙役陪着梅氏和朱蛮直奔一正布庄,跛子去了柳家武馆,焦三则和仵作带着朱一正去秦培的墓地,开棺验尸!

    一正布庄中,柳氏已得了信,正站在柜台内,让人将所有的银子以及票号的存根给她装上,就在这时,衙门里的人封住了门。

    “柳氏,我们传付大人之令,自今日起你和朱一正的婚姻无效,令你速速离开此处,除了自己贴身之物和嫁妆外,不得带走任何一件物品。”

    柳氏提着包袱,大吼一声,“我凭什么不能带,这里的东西都是我和他一起挣的,所有的一切,有我的一半。”

    “那又如何,你和他的婚事名不正言不顺,你连他合伙人都算不上,你没有资格拿走这里的东西。”

    “上!”黄书吏让差役上去。

    差役去了就将柳氏控制住,夺下她手里的包袱,柳氏大怒尖叫,“你们放开我,你们凭什么。欺人太甚,我要去府衙告你们,我要上京城告你们。”

    “去哪里告都行,但今日的事,必须按照律法走。”黄书吏转头来,对窦荣兴道:“窦先生,速速核对账册,来往银两以及待收发货品和家资。”

    窦荣兴应是,招呼董德庆借给他的账房,和他两个人,一个拨弄算盘,一个迅速核对账目。

    “放开我,梅氏,你这个不要脸的贱人,你什么都没有做,你凭什么拿走属于我的一切。”柳氏指着梅氏,破口大骂,“你这个不要脸的贱人,你会不得好死的。”

    梅氏束手站在一边,不敢说话。

    这个结局,是她一辈子都没有想过,也不敢想的。

    所以此刻,她浑浑噩噩,情况未理顺。

    “你骂谁?!”秋丫上去,照着被人摁着的柳氏就是一巴掌,“我娘是发妻,是明媒正娶的妻子。就算你是公主,也不能来抢她的男人。”

    “你抢了,就是你不对!”秋丫这十年的日子,每日看着她娘劳累辛苦,她都是尽力懂事,帮她娘减轻负担。至于爹,在她的人生里根本不记得。

    那个男人,将自己的父母丢给她娘,将自己的女儿丢给她娘,自己在外面吃喝玩乐逍遥自在。

    凭什么!

    “你这个小贱人,你和你娘一样贱!”柳氏骂道。

    秋丫咬牙切齿,盯着柳氏冷笑,“你现在骂我娘一句,我就打你儿子一巴掌。你不要忘记了,你滚回柳家,可你的儿子还要我娘来养!”

    “打,打死他,有本事你就打死他们。”柳氏喝道:“反正是朱家的种,你打死了,你朱家就绝户了!”

    秋丫呸了一口,“狼心狗肺。”说着,回来扶着梅氏,安慰道:“娘,杜先生说我们要保护自己的权益,柳氏都是活该的,她明知道朱一正有发妻,还下嫁给他,这后果她早就应该想得到。你不要有同情心软。”

    “秋丫,”梅氏道:“幸好有你!”她很害怕,手足无措。

    秋丫冲着梅氏笑了笑。

    “我、我去灵堂给你奶奶磕头去。”梅氏道:“她虽然对我不好,可……可我还是应该送她一程。”

    秋丫没拦着梅氏,但是她自己不去。

    这边,跛子带人去柳家武官,柳青牛一看捕快来了,就料到事情不好,朱一正一定是输了官司,他上前来笑呵呵地道:“跛爷,是不是我女婿的官司输了?那付韬怎么判的?”

    “你不知道?”跛子在门口坐下来,打量着柳青牛,“两罪已定,一罪在办。人在牢中,绞监候待上头批文。”

    柳青牛吓的一个激灵,“那……那我女儿呢。”

    “稍后你就能见到了。”跛子道。

    柳青牛不敢和跛子造次。跛子虽来衙门的时间不长,但是所有人都知道,他俨然是焦三左右手了,而且他和焦三不同。

    焦三贪钱,所以好打通,但是跛子不是,他一是一,二是二,想从他这里玩手段,完全不可能。

    “那……我能去接她吗,她从小脾气不好,我怕她会闹事。”柳青牛道。

    跛子盯着他,面无表情地道:“接是不可能接,从现在开始你就待在这里,哪里都不准去。”说着手一挥,他带来的人呼啦啦进门,将柳家武馆里的学员都撵走了,又将后门角门都封了,每个门边又守着人。

    “这是为什么?虽然我女儿不该嫁,可判她归宗也就可以了。为什么连我也不能走动,这事儿和我没关系啊。”柳青牛道。

    跛子闭上眼睛,剑眉入鬓,面容如刀斧修饰过一般,冷肃,森凉,过了一刻忽又睁开眼睛看着柳青牛,道:“你可以走一个试试!”

    “跛爷!”柳青牛骇了一跳,“不,不走了,我一切听付大人和跛爷您吩咐。”

    跛子静静靠着,没再打理他。

    焦三陪着仵作去了城外坟山,这里一个山头,坟头连着坟头,朱一正也找了好久才找到秦培的坟头。

    “又是杜九言说的啊,”仵作姓施,手艺从祖上传下来,在邵阳府衙加上他,已经是第六代的手艺了。所以,衙门内外甚至百姓,早就将他们真正的姓忘了,见着都要喊一声“尸大”。

    “嗯。他和大人提的,你认真查查。他不是无的放矢的人。”焦三道。

    尸大应是,“要是别人还真怕白忙活一场,可她说的还真是要查一查,那小子年纪不大,人却聪明。”

    焦三没反对,但对尸大的用词有些意见,他认为杜九言不是聪明,是狡诈!

    坟打开,因为有六年之久,薄棺已经腐烂,但尸骨还完好。

    “这陪葬还真是抠搜。”尸大撇了一眼吓瘫了的朱一正,将尸骨周边清理好,开始一点一点检查,“不是说好兄弟吗。好兄弟死了,你连一文钱都没陪?”

    “我、我当时伤心过度,想、想不起来。”朱一正害怕,可还是死死盯着棺材。

    尸大白了他一眼,用软软的刷子扫了一下白生生的肋骨,忍不住咦了一声,道:“三爷,咱们不白来!”

    ------题外话------

    今日三更,么么哒!

    九爷最帅,不接受反驳。嘿嘿!

    112 兵分三路(三)

    言情海

112 兵分三路(三)

- 太古文学 https://www.43t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