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7 实在遗憾(三)

大讼师 作者:莫风流

157 实在遗憾(三)

      大讼师 作者:莫风流

    157 实在遗憾(三)

    “你、你干什么,不要太过分。”“刘县令”眯着眼睛,粘着的胡子一抖一抖的。

    杜九言抱臂看着他,眉梢一挑,“大人来邵阳还好吗,那天吵嘴后,您还生学生的气吗?可千万不要生气啊,毕竟……”杜九言说着,往前凑了凑,“您又不是真的刘大人,犯不着生气。”

    “刘县令”大喝一声,“你、你放肆!”

    “你说,我要在这里把你打一顿,你们王爷会怎么样。”杜九言扬眉道:“回去告诉你们王爷,给他几天时间,赶紧离开邵阳,不然我就让他再不出去。”

    “刘县令”正要说话,忽然就听到火烧店的老伴惊呼一声,“杜……杜先生,您……您别冲动啊,这可是刘大人……”

    “是,是。”杜九言拱手,“大人慢走。”

    “刘县令”哼了一声,拂袖小跑着走了。

    杜九言站在门口看着他背影,这个子也不够高,身形也不一样,桂王心真够大的,难道衙门里就没有人发现?

    “杜先生。”老板悄悄上来,提醒道:“好歹是县令,您可不能再欺负了。”

    杜九言点头,拱了拱手,“改日再来吃,告辞了。”说着也走了。

    “怎么瞧着,杜先生在调戏刘大人似的。”老板咕哝着和自家媳妇说话,他媳妇儿道:“别胡说,杜先生可不是这种人,再说刘大人这模样,啧啧……”

    “刘县令”回了衙门,直奔桂王休息的房间,一脸委屈地摘了脸上的面皮,露出自己的脸,“爷,属下不想扮刘县令了。”

    桂王正生闷气,转头看着他怒道:“让你做事你还委屈了,这个月例钱扣了。”

    “爷,”乔墨苦着脸,憋闷道:“那个杜九言流里流气的,还欺负我。我又不能和他动手。”

    桂王想到他的三十两,顿了顿,道:“这口气先忍了,咱们来日方长,总有整他的办法。”

    “爷。”乔墨咕哝道:“她拳脚虽然可以,可也不是我们的对手,不如……趁天黑把她杀了吧。”

    桂王冷哼一声,道:“杀了便宜她了,我一定要让她身败名裂,生不如死!”

    “哦,”乔墨垂头丧气的出去,想了想回头看着桂王,“爷,您不干大事了?”

    桂王躺倒睡觉,懒洋洋地道:“我哥正在气头上,我先收收。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先把杜九言这厮的仇报了!”

    “不弄死她,我不想干大事。”

    气死了,他的钱他的人他的大事都泡汤了。

    “知道了。”乔墨释然,他就知道他们爷不是胡闹的人,做什么都是有打算和计划的。

    屋内,桂王翻了个身,咕哝道:“天天干大事,就你志向高。”下次不带乔墨出来了。

    想个什么法子呢……还有杜九言的儿子,那小兔崽子也贼,下次逮着他,非打他屁股不可。

    像极了他老子,蔫坏。

    桂王哼了一声,翻身坐起来,“顾青山,进来!”

    “爷。”顾青山进来,桂王吩咐道:“去西南人,再把杜九言请来,就说我召集他们议事。”

    小萝卜打了个喷嚏,提着自己的小包袱出去,陈朗瞧见了,奇怪道:“你要出门吗?你爹不是不让你出去吗?”

    “我伪装一下。”他说着,从包袱里拿了个很小的帽子扣在脑袋上,白白的帘子遮住了脸,隐藏的还真够好的,“先生,是不是看不见我了?”

    陈朗哭笑不得,“那你告诉我,你准备去哪里呢,钱庄吗?”

    “不是啊,我去找妙姨姨玩啊。”小萝卜道。

    陈朗不放心,牵着他的小手,“那我送你去路家,晚点让路家的人送你回来。”

    小萝卜没反对,和陈朗一老一小出门,送到路家门口,等路妙出来接了小萝卜,他才回去。

    “姨姨。”小萝卜搂着路妙的脖子,“你有没有想我啊。”

    路妙穿着一条粉的裙子,刚洗了头披着长长的头发,闻言点头,道:“想啊,但我娘生气了,说我丢人,把我关在家里了。”

    “不过没事,我有办法偷偷跑出去。这件事你要替我保密啊。”路妙道。

    小萝卜点着头,“一定保密。”

    “你爹最近好不好啊,听说她和刘县令吵架了。她真是太厉害了,连刘县令都敢惹。”又道:“不过我又生气,那么大的事,居然让那些女人去救她,下次我要亲自去。”

    “唉!”小萝卜叹气,“我爹也生气啊。”

    两人到了路妙的房间,小萝卜盘腿坐在炕上。路妙房里的丫鬟婆子都喜欢小萝卜,见他来了忙去厨房拿了一堆的零嘴送进来,又去找许多路妙小时候玩的玩具堆在炕上。

    小萝卜笑嘻嘻的妈妈好姐姐美,哄的大家围着他不肯走。

    “他来找我说事的,你们围着,我们还怎么谈事情。”路妙轰着大家,“去,去。给他再买点吃的回来,什么好吃买什么。”

    婆子丫头应着是,嘻嘻哈哈都出去了。

    “你和你爹一样。”路妙捏了小萝卜的鼻子,“怎么就这么讨女人喜欢呢。”

    小萝卜叹气,“但是我爹一点都不喜欢,他是不会喜欢女人了,我以后,可能真的不会有别的娘了。”

    说着,捻了个酸枣丢进嘴里,酸的自己眼泪汪汪的。

    “什么意思,你爹他不会是……喜欢男人吧?”邵阳刚经过陈兴安案件的冲击,现在大家对男人喜欢男人的事很敏感,路妙也不意外。

    小萝卜擦掉眼泪,无奈道:“妙姨姨,你的思想很不正常啊,你怎么能和一个四岁的小孩说这种事呢,这对我的成长会有影响的。”

    路妙的嘴角直抖,心道你什么不懂啊,“对不起啊,你就当我什么都没说,你也不懂。”

    “唉!反正我的成长已经受到很大的影响了。”小萝卜很遗憾,“其实啊,我爹是要给我娘守节。她谁都没有说过,只有我知道。”

    路妙一惊,“守节,你娘什么时候死的,他打算守到什么时候?”

    “反正我没见过我娘,可能在我出生前就死了吧。”小萝卜苦恼地道。

    路妙哈哈大笑,“她要在你出生前死了,你还怎么出来啊。真是小孩子的话。”

    “这个不重要,反正很多年了。”小萝卜一副这事不重要,你不要再纠结的表情,“我爹在我外祖父祖母的面前、我娘的坟前立誓,要给我娘守节。”

    他说着,竖起五根短短的手指。路妙道:“五年,守节五年?”

    “不是,是五十年!”小萝卜道:“如果不守节,她以后不管娶谁都会去世,都生不出孩子,都毁容,都会胖成一只猪!”

    路妙目瞪口呆,捂着脸,“她发誓为什么咒别人?”

    “这个不重要!”小萝卜凑过来盯着路妙,“姨姨,你喜欢我爹对不对,你等他五十年好不好啊,我想姨姨做我的娘亲。”

    说着,拱在路妙怀里撒娇。

    路妙眼皮直跳,“我……我也想啊。可……可五十年,我还在不在世上都不好说了。我等不起啊。”

    “那你现在就嫁给我爹。”小萝卜低声道:“我觉得发誓不作数的。而且,我爹就发誓了一次,你嫁给他要是你死了,那我爹以后娶别人就没事了。”

    小萝卜一脸天真地看着路妙。

    路妙一脸不敢置信地看着小萝卜,结结巴巴地道:“等我死了,他再娶别人?”

    “那怎么办。”小萝卜叹气道:“我想要娘亲,没有娘亲好可怜的。”

    路妙顿时原谅他了,一个四岁的小孩,想要个娘很正常。他什么都不懂,哪晓得死啊活的发誓的严重性。

    “我是很喜欢你爹,可是,要是我好不容易嫁给他了,变成又胖又丑还生不出孩子,还早死……那我嫁给他多冤啊,给别人做嫁衣。”

    想到这里,路妙一眼睛一亮,“那让他先娶别人啊,这样我就嫁给他了。”

    “也行,那娶谁呢。”小萝卜道:“而且,我爹也不喜欢谁啊。”

    路妙顿时耷拉着脑袋,“妙姨姨,我去找奶奶说话吧,她肯定也想我了。”

    “哦,那我送你过去。”路妙心情低落,她没想到杜九言这么狠,娶个媳妇还发了这么毒的誓言。两个人都心不在焉地去路夫人那边。

    陆夫人打量两人,奇怪地道:“都怎么了,这么丧气的样子。”

    “在说我爹发誓给我娘守节的事呢。”小萝卜凑在路夫人耳边低声解释了一遍,路夫人一脸吃惊,“还、还有这种誓言。”

    她说着,撇了一眼自己的女儿,眉头直蹙。

    “是啊,我好想妙姨姨做我娘亲哦,可是又好怕妙姨姨等不了五十年。又怕妙姨姨变成又胖又丑的猪……真是让人伤脑筋啊。”小萝卜道。

    路夫人呵呵笑着,“你爹既然不想成亲,你就不要逼着他了,成亲是两情相悦,威逼利诱那有什么意思。”

    小萝卜遗憾地朝路妙看去,一副很舍不得的样子。

    “我回家去了。”小萝卜和路夫人道:“先生让我玩会儿就回去读书的。毕竟我将来要考功名做大官,还要照顾我爹的。”

    “让人送你回去。”路夫人很喜欢小萝卜的,但今天她还有话和她女儿说,就没有留,让人套了马车,送小萝卜走了。

    人一走,路夫人就看着路妙,戳着她的脑袋道:“你给我收收心思,杜九言再好你也不能嫁。”

    “娘,一个誓言而已,我根本就不相信!”

    “天天说自己聪明你难道看不出来吗。”路夫人恨铁不成钢地道。

    路妙一脸不解,“看出来什么?”

    ------题外话------

    今日三更,小萝卜主场!么么哒。

    157 实在遗憾(三)

    言情海

157 实在遗憾(三)

- 太古文学 https://www.43t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