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 抓人交换(三)

大讼师 作者:莫风流

160 抓人交换(三)

      大讼师 作者:莫风流

    160 抓人交换(三)

    杜九言飞快地冲出巷子,街面上都是西南的人,她又迅速折回,就听到后面有人喊道:“杜九言,我看到杜九言了,她进巷子了。”

    “追!”众人追了上来。

    窄窄的巷子里,就看到一群白衣学子追着杜九言。

    杜九言跑的极快,飞快地上墙,攀上屋顶,又跳了下去,转眼之间,在众人的视线中消失。

    “跑哪里去了。”众人四处找。

    “分头找,找到了先打一顿。都拿上棍子。”肖青枫在巷子的角落里抽出竹竿来,一人发了一根。

    大家分头找。

    杜九言翻过围墙,进了红楼,一个小丫头看见她,吓了一跳,指着她道:“杜……杜先生,您怎么早上来了。”

    “牡丹姑娘住哪间?”杜九言问道。

    小丫头指着二楼,“从楼梯上去往右边的最后一间。”

    “牡丹姑娘。”杜九言推开牡丹的房门。牡丹正披着纱巾,在洗漱,听到声音转头一看,顿时一脸惊喜,“杜先生,您终于来找奴家了啊。”

    说着,开始脱衣服,“杜先生,原来您喜欢早上。幸好我昨晚歇着的,不然早上还起不来呢。”

    说话的功夫,牡丹就只剩下肚兜和裹裤了。

    鼓鼓的胸部,兴奋的上下颠簸,杜九言抓着衣服丢给她,道:“我不是来睡你的,你穿好衣服,跟我走一趟。”

    “干什么?”牡丹发现她面颊有汗,就知道她大概有事,也不黏着她,忙开始穿衣服,“我就问问,不是不愿意帮忙,只要您吩咐的,牡丹就是赴汤蹈火也在所不惜。”

    杜九言等在门口,牡丹还要坐下来化妆,杜九言拉着她就走,“不用化也很美,走!”

    “先生,您说的是真的啊。”牡丹咯咯笑着,头上的花也没有戴,被杜九言从后门带出去,牡丹问道:“杜先生,我们去哪里啊?”

    杜九言低声道:“做买卖。”

    “杜先生带奴家做买卖,奴家可不敢收钱。”牡丹掩面轻轻地笑。

    杜九言道:“不。你不一定要要钱,你还要狠狠地要。”

    “是!”牡丹笑着应是。

    两人从县衙后门进去。

    顾青山从桂王房间里端着托盘出来,乔墨守在院子里,看着他道:“青山哥,我们什么时候回镇远啊。”

    乔墨的哥哥原本是桂王手底下的侍卫,后来桂王出海,他哥乔砚就带着他一起走了,当年走的时候他只有十五岁,一直是桂王手底下年纪最小的。

    乔墨有大志向,所以当听说桂王竖旗造反的时候,他第一个响应,至此入了桂王的眼。

    但也只是入了眼。因为他的理想太过远大,很不讨桂王的喜欢。

    “急什么,爷做事自有分寸。”顾青山去厨房送碗碟。厨房里只有两个婆子,他进去的时候没有人在,将碗放下他转身要走,忽然鼻尖香风一扫,出现了个娇媚的美人。

    “哥哥!”美人冲着他甩帕子,“奴家迷路了,哥哥能不能给奴家指一指路呢。”

    顾青山的脑海里顿时浮现出桂王一后院的女人,比眼前这个漂亮,比眼前这个风骚,比眼前这个……顾青山神色一凛,呵斥道:“县衙重地闲人莫入,你从哪里来的速速从哪里走,否则我就将你抓去坐监。”

    牡丹接着挥帕子,“哥哥好狠的心,指个路也不行吗。”

    “滚!”顾青山头晕,他觉得是气的。这个邵阳的县衙简直是混乱不堪,什么人都有。

    牡丹跺着脚,“不走,不走。”她一动,胸前颠簸风光无限,顾青山没眼看,去摸身上的刀,发现没有带,他闭着眼睛道:“再不走,我对你不客气了。”

    砰!

    脑后一痛,顾青山晕倒前,就听到有人在他耳边道:“是不是男人,牡丹姑娘这么美也不动心。”

    “就是就是,杜先生,这肯定不是男人。”

    顾青山头一歪,晕了。

    “乔侍卫,西南的程先生拜见大人,说大人不见就不走。”黄书吏笑眯眯地过来,“你看,要是大人不去,您代走一趟?”

    黄书吏说着话,眼睛往院子里瞟。

    这位刘县令真是太古怪了,一来就闹,闹完就闭门不出,衙门里的事都丢给他管,真让人摸不着头脑。

    “你撵不走?”乔墨见顾青山没回来,他不敢走,一会儿要是桂王有事,就没有人应了。

    黄书吏摇头,“这位是西南程公复,小人哪敢随随便便撵走,要不您请大人去一趟,要不,您代着走一趟?”

    “行吧。”乔墨道:“你先去招呼,我马上就来。”

    黄书吏去了,乔墨隔着门和桂王道:“爷,属下去一趟厨房,再去前衙。”他说着去了厨房,进去后顾青山并不在里面,他喊了两嗓子没人,一转头就看到院子里进来一位娇媚的女人。

    甩着帕子,冲着他笑,“小弟弟,奴家迷路了,您能给奴家指个路吗?”

    乔墨脑袋嗡嗡响,立刻就想到了桂王那一院子的女人,蹙眉道:“县衙重地,闲人莫入,速速离开。”

    怎么桂王的手下,见着女人后惊恐的表情和说的话一模一样?牡丹笑盈盈地走上来,接着甩帕子,香气直往乔墨鼻子里钻。

    “小弟弟这么凶,奴家就问个路而已。”

    乔墨头晕,亦觉得是气的。这个邵阳,真的不能待,“你再不走,我就关你坐监!”

    “不走,不走。”牡丹跺脚,胸前波澜起伏,乔墨头昏脑涨往后退,牡丹就扑了上来。他一躲,脑后一痛,人就倒在地上晕了。

    晕前就听那位姑娘道:“杜先生,这药粉力道真大,和我当年被拐的时候,一样的气味。”

    “你被拐几年了。”杜九言拖着乔墨,牡丹道:“奴家十二岁卖到红楼,十五岁开始接客,今年二十了。”

    杜九言点头,赞赏道:“既顺从又不认命,牡丹姑娘乃英雄也。”

    乔墨就彻底晕了

    桂王没睡觉,他在等出去看热闹的韩当回来报信,杜九言今天会有多惨,这是他眼下关心的事。

    “可千万别把皮给弄破了。”桂王翻着书在看,写的什么他不知道,反正闲着无事就翻一翻。

    忽然,有人敲门,他嗯了一声,门推开他感觉不对,朝门口看去,随即眯起了眼睛,“躲我这里来,你觉得安全?”

    “我安全,你不安全。”杜九言丢了两件衣服过去,“交换吧!”

    桂王扫了一眼两件衣服,顿时拍案而起,“你抓了我的人,你想死是不是?”

    “放了西南四位先生,我就放了你的人。”杜九言道:“不然,我就撕了他们的面皮,挂在城楼上去,这可是大功,吴典寅都会派人来抢的。”

    桂王盯着她,磨牙。

    “反正他们一挂出来,我的嫌疑也没了。”杜九言坐在桂王对面,翘着腿,“立刻想,一盏茶后我不出去,我朋友就会将他们挂在上面。”

    “你挂了他们,我还活着,你好好想想下半辈子怎么活。”

    杜九言道:“彼此彼此!”

    桂王忽然笑了,“行吧,人在城隍庙,你去啊。”

    杜九言起身往外走,到门口停下来,“我找到西南的四位先生,你的人自然会回来。”

    桂王换了衣服贴上面皮跟着出来。

    乔墨和顾青山刚才还在衙门里,杜九言就算将人打晕了,也不可能带的出去,所以他们现在一定还在。

    “厨房!”桂王去了厨房,但厨房没有人,他在后院找了一圈,居然一无所获。

    桂王决定先上街看热闹。

    程公复等了半天,没见到刘县令,正要坐车离开,忽然就见到刘县令从侧门出来,他忙下车迎了过去,“刘大人,我西南的四位先生失踪了,还请大人遣人帮忙去找。”

    “我知道杜九言在哪里。”桂王道:“你带人速速去城隍庙,抓到她往死里打,打死了算本官的。”

    程公复震住。他们都是学律法的讼师,打死这种人不可能去做,而身为朝廷命官的刘县令,更不应该说出来,还鼓励他们做。

    这……太不可思议了。

    “打死她,西南还是西南。”桂王道。

    程公复拱了拱手,快速上了马车,招呼街上找人的学子,直奔城隍庙。

    桂王晃晃悠悠往城隍庙去。庙门外聚集了很多人,他站在街对面看热闹。认出他的人纷纷过来打招呼,他摆着手道:“打什么招呼,接着看热闹。”

    打招呼的人愕然,拱着手应是,一脸发懵的走了。

    “杜九言来了没有?”桂王问一位看热闹的大婶。

    大婶斜眼看着桂王,哼了一声,道:“大人欺负杜先生,我们百姓都不爱戴你。”

    说着,就钻人群里溜了。

    桂王嘴角抖了抖,怒道:“那小儿,简直败坏邵阳风气!”

    他一定要把邵阳打下来,整肃一番。

    ------题外话------

    今日三更,明天见。

    160 抓人交换(三)

    言情海

160 抓人交换(三)

- 太古文学 https://www.43t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