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2 教训孩子(一)

大讼师 作者:莫风流

182 教训孩子(一)

      大讼师 作者:莫风流

    182 教训孩子(一)

    “爹啊。”小萝卜停在糕点铺子前面,“傅桥哥哥喜欢这个。”

    杜九言点头,“买!”

    两人称了四斤的桃酥,半道上又买了二斤柿子提溜着回家去。

    傅桥蹲在院子门口,看着关着的门发呆。

    他们推门进去,傅桥就抬头看着他们。

    “买了桃酥,想吃吗?”杜九言问道。

    傅桥盯着她手里的桃酥,小萝卜抓了两个出来,给一个傅桥,一个自己拿着,蹲在他面前,啊呜一口嚼着,“好香啊。”

    傅桥学着他,也咬了一口。

    “是不是很好吃?”小萝卜看着他。

    傅桥嚼着,又吃了一口,冲着他勾了勾嘴角,忽然想起什么来,将自己咬了一块的桃酥塞在怀里,跑了出去。

    “傅桥哥哥。”小萝卜追出去,傅桥已经跑的很远了,杜九言将手里的东西给他拿着,“你在家等着,我去看看。”

    杜九言径直去了四塘巷。

    傅家的门锁着的,她看见傅桥正蹲在门口。

    “进不去吗?”杜九言问道。

    傅桥抬头看着她,又回头看了一眼门,杜九言想了想,指了指院墙,“我们翻墙好不好?”

    她说完,将傅桥托起来,傅桥骑坐在围墙上,朝下看着她,脸颊红扑扑的。

    “等我一下,”杜九言一跃就上了围墙,拉着傅桥一起跳了进去,傅桥看着她牵着自己的手,又看看她的脸,冲着她抿唇飞快地一笑,只是一瞬间,笑容就消失了。

    杜九言却高兴起来,拉着她道:“你想做什么,我陪你一起。”

    傅桥推开傅羽的房门,站在门口看着倒塌了的床,又蹬蹬跑去厨房,好像在找姐姐,过了一会儿又去了自己的房间……最后站在院子中间,露出一脸茫然的样子。

    杜九言摸了摸他的头,道:“姐姐有事,去很远的地方了,要过些日子才能回来。”

    “你、你暂时和小萝卜一起住好不好?”杜九言看着他,道。

    傅桥像在思考,忽然跑出去,一口气跑到巷子口站着,以前傅羽去买菜,就会从这个巷子里出来,他蹲在巷子口靠着墙,眼巴巴地看着。

    “臭桥!”忽然,那群小孩跑了从巷子里追逐打闹跑了出来,发现了傅桥,“傅桥,你姐姐死了,你在等她的魂啊?”

    小孩子们一阵大笑。

    “他越来越傻了,肯定不知道什么是死了。”

    “傅桥,你姐姐被男人睡的时候,让人给勒……”一个年级八九岁的小孩,话说了一半,忽然耳朵被人提溜了起来,他哎呦疼的打着对方的手,“你他娘的,快放手。”

    “他是哪家的小孩?”杜九言提着小孩的耳朵,问他的同伴,“让他爹娘立刻到我这里来领人,如果不来,我会将他一嘴牙都敲了。”

    “你、你敢!”小孩骂道。

    杜九言手下一用力,“我不但能敲了你的牙,我还能缝你的嘴。”

    “哇!爹,娘……”

    小孩子们吓的作鸟兽散的跑。

    不一会儿,孩子的父母一人拿着扫把,一人拿着扁担跑了过来,一看是杜九言,两个人都愣在了原地。

    “你家小孩?”杜九言问道。

    孩子的爹点了点头。

    “这小孩没教养。你领回去好好教,告诉他什么事不能做什么话不能说。一日学不会一日关在家里,如果让我再看到他在街上乱逛逮着人就骂,就不是揪耳朵这么简单!”

    杜九言将小孩放下来,小孩子见自己的父母也不敢说话,也猜到了这个人得罪不起,就蹲在嗷嗷地哭。

    杜九言指着哭的小孩,还有巷子里站着的七八个小孩,“来和傅桥道歉!”

    “我认识你们的家,也知道你们的父母,今天不道歉,从明天开始就跪在傅家门口,跪倒傅桥病好了为止。”

    孩子的爹踢了自己孩子一脚,“还不快听杜先生的话,给傅桥道歉。”

    几个孩子瑟缩着上来,结结巴巴地道:“傅桥,对、对不起!”

    “为什么对不起?”杜九言问道。

    小孩子看着她,又看看傅桥,其中一个道:“不、不该骂他!”

    “那能骂别人吗?”杜九言道。

    几个孩子摇着头,“不、不管是谁都不能骂!”

    “从今天开始,有钱的就去读书,没钱的就去干活,少在外面游荡!”杜九言说着,将傅桥拉起来,道:“姐姐现在不会回来,我们先回去。”

    傅桥不敢看几个孩子,垂着头跟着杜九言回去。

    院子外面传来一阵孩子爹娘打孩子的声音,“让你成天在外头疯跑,杜先生打死你才好呢。”

    “以后不许在出来瞎混,跟着我干活去。”

    说着话,渐行渐远。

    傅桥拉着柜子,从后面掏出一个罐子,从怀里将她姐姐留下来的最后的五十文钱放进去,杜九言看到罐子写着:还差四十五文,就能离开这里了!

    杜九言将那张纸揭下来放在罐子里,轻轻道:“钱够了啊!”

    可惜,傅羽去不了了。

    “广西。”忽然,傅桥抬头看着杜九言,“广西。”

    杜九言看着他,“想去广西?”

    傅桥又不说话了,盯着她的眼睛,紧紧抱着罐子。

    “好!”杜九言将他抱在怀里,连着那个罐子一起,“我去将傅羽骨灰取出来,带着她一起……去广西。”

    傅桥抱着罐子跟着杜九言回去。

    杜九言去找焦三,“三爷,案子结案了,傅羽能领走吗,我打算给她做几天道场,将她火化掉。”

    “这事我不能做主。”焦三道:“你去问问大人呢,如果大人同意,那你就领回去。”

    杜九言去找桂王。

    桂王正半躺在软榻上,手里拿着一截甘蔗,咬一口嚼着,听到脚步声余光扫了一眼,道:“你要是来道谢,就不必了。”

    “我来和你说件事。”杜九言坐在他对面,“傅羽能带走了吗?我要帮着傅桥处理后事。”

    桂王将甘蔗渣丢在桶里,坐起来看着她,“这种小事难道还要我帮忙?”

    “你同意了?”杜九言露出一副你确定的表情,“这个案子到府衙后,上头那位说不定还有人来复查。”

    桂王摆着手,“复查再说复查事。”话落,就虚眯着眼睛看着杜九言,“昨天你打我,打的很痛快吧。”

    杜九言咦了一声,“昨天我们打架了?不可能吧。”

    “你和我装。”桂王攥着甘蔗。

    杜九言摇头,“真不记得了,我昨天在对面吃火烧,老板热情请我喝他家的梅子酒,我不留神就喝醉了,后面怎么回家的都不记得了。”

    “我先忍着你。”桂王用甘蔗指着她,“今晚别忘了赴我的约。”

    杜九言道:“不和你说了,我这就去领傅羽,请人帮忙火化了。傅桥想带着她去广西呢。”

    桂王道:“他一个小孩,去广西还不是个死。都是死,去哪里还不是一样。”

    杜九言白了他一眼,“你的同情心一定被驴吃了。”

    “怎么又是驴!”桂王将甘蔗丢过去,杜九言接住了,出门后随手插拴了门。

    桂王拍门,“开门,你这个刁猪!”

    下午他去义庄领了傅羽的遗体火花了,带着傅羽的骨灰罐子,在隆庆寺做了超度,又给傅羽捐了一盏长明灯,骨灰就暂时存在庙中。

    傅桥抱着罐子坐在门口等着她。

    “办好了。”杜九言在他面前蹲下来,摸了摸他的头,道:“但是我们还不知道要去广西哪里,去了以后你要怎么落户。所以,我还需要时间安排,等一切准备妥当了,那边能有人照顾你的时候,我们再出发,好吗。”

    傅桥看着她,点了点头。

    “真乖。”傅桥的每一次回应都难能可贵,只要他还愿意和别人交流,等时间长了,他的病一定会好转的。

    杜九言牵着他的手,“现在去睡觉好吗。”

    傅桥让她牵着,去银手原来住的房间,等他睡着杜九言才出来。

    大家都在正堂里等着他,陈朗道:“去广西路到是不远,但是想进去想落户却不容易。而且,他一个人在那边又没有人照顾,你打算怎么办。”

    “这种事,当然要找蔡卓如。”杜九言道:“他应该快要来邵阳了,等他来了请他安排。”

    陈朗点头,正要说话,院门被人推开,跛子风尘仆仆地回来,杜九言看着眼睛一亮,道:“你再不回来,我要去找你了。”

    “喝茶。”陈朗给跛子倒茶。

    跛子上下打量过杜九言,又看过大家,将茶喝了,道:“我不会有事。”

    “辛苦了,还好全须全尾。”杜九言道。

    跛子看着她,“桂王也不错,还能全须全尾。”

    “这也正是我意外的地方。”杜九言道:“怎么样,找到了吗?”

    跛子颔首,道:“在城隍庙内的禅房内。他们很精,一路上我跟断了几条线索,才找到城隍庙。我已确认过,你准备怎么做?”

    城隍庙啊?!上次西南的四位先生,也在城隍庙中。

    ------题外话------

    礼拜天,看完,留言,接着睡!

    182 教训孩子(一)

    言情海

182 教训孩子(一)

- 太古文学 https://www.43t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