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 新年醉酒(四)

大讼师 作者:莫风流

211 新年醉酒(四)

      大讼师 作者:莫风流

    211 新年醉酒(四)

    杜九言颔首,“不用天天夸我,我晓得你们内心对我感激涕零。”

    “九、九哥、不、不要、脸!”宋吉艺道。

    大家都笑着,聊天说话到下午,那边花子跑过来,隔着门喊道:“开饭啦!”

    “开饭啦!”

    门打开,一群男人说说笑笑去正厅,摆桌椅板凳倒酒摆碗,女人们鱼贯进来上菜。

    马玉娘收拾干净自己,一个人蹲在屋角,将自己叠好的纸钱元宝起火烧了,轻轻哭着,说了许久的话,等火熄了她跪地拜了几拜,抚了抚头上给乔妈妈带着的孝,才回了正厅。

    “夫人快来,就等你了。”

    “今天的菜好丰盛啊。”

    大家各自坐下来,郭庭端了酒盅,笑着道:“这一杯先祝乔妈妈和死去的人,望她们能安息,来世一生无忧,平安喜乐。”

    大家倒了杯中酒。

    “这第二杯,祝玉娘劫后重生!”

    大家喝了杯中酒。

    “郭某一生都不会想到,会有这样两桌人坐在一起,一起辞旧迎新,所以这第三杯祝我们自己。”

    “能认识你们,是我们夫妻的荣幸。我们夫妻两个敬大家!”

    众人笑着应是,小萝卜站在凳子上,端着茶,喊道:“新年好!”

    大家说说笑笑坐下来,马玉娘给小萝卜还有花子一人夹了一个肘子,“尝一尝,前天就起酱了。”

    小萝卜和花子两个孩子抱着肘子啃的吭哧吭哧的,大家都停下来看着她们。

    “好吃。”花子点着头,漂亮的眼睛弯成了一条缝,“夫人,您的手艺真是太好了。”

    马玉娘笑着。

    “嗯,嗯。”小萝卜年纪小,牙也没换,吃的牙缝里都卡着肉,可还是跟着点头,“好吃好吃,热别好吃。”

    马玉娘眸含泪光,端酒起来,和众人道:“借着这个机会,我想说两句话。这第一,我想和姜姨娘,陶姨娘,还有金秀……道歉,因为我的软弱无能,让你们跟着我一起受苦受累,过去这六年宛若地狱,而我却还时常抱着希望和幻想,有一天他回变回以前的样子。”

    “我错了,为此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也让你们跟着我吃了那么多的苦。”

    “这辈子,我马玉娘都欠你们的,欠你们所有人的。”

    几个女人都站起来,陪着她一起哭,姜姨娘道:“我们不后悔。我和陶姨娘不进李府的门也会去别的人家被糟践。但在李府我们认识了你们,我们姐妹在一起,哪怕吃苦受累,我们心也暖的。”

    “都过去了。”陶姨娘道:“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马玉娘点头,让她们坐下来,又咳嗽了一声,看向郭夫人,郭庭和杜九言,“第二件事,就是感谢,谢谢你们愿意救我这个累赘。以后我一定好好活着,活成以前的马玉娘,不让你们失望,不让你们后悔为了救我受的苦累。”

    大家都起身和马玉娘碰杯,杜九言道:“夫人,再有几个时辰就是新年了。这是最后一次说这件事,以后再不提起。”

    “好!”马玉娘点头。

    众人碰杯,笑语盈盈。

    跛子喝完酒坐下来,看着正侧面对着她的杜九言,这个女人……变化真的太大了。

    他还记得她当时出城的时候,就是一个从未出过门的大家闺秀,他跟在她后面,看着她肚子一天天大,半夜逼着稳婆去客栈给她接生。

    她还天真的以为,稳婆是真的住在隔壁那么巧合。

    再后来,小萝卜一天天长大,她不会带孩子,磕磕碰碰摔摔打打,等小萝卜长大,会说话的时候,就几乎变成了小萝卜照顾她。

    他不愿意出现,更不想认识她。所以,只要确保她们母子安全,至于她去哪里做什么,和他没有关系。

    有时候他也会没耐心,很想一走了之。

    事情怎么就演变成,他苦苦隐瞒,再也不想她变回原来的那个女人?

    跛子自己喝了一杯酒,苦笑。

    “跛爷啊!”杜九言笑盈盈拍着他肩膀,“我和三尺堂兄弟,敬你!”

    跛子嘴角抖了抖,看着她,道:“你想清楚了?就你们五个人,车轮战也喝不过。”

    “郭大人,姚相公!”杜九言喊道:“有人吹牛,和他拼了。”

    郭庭和姚启新端酒过来。

    跛子揉了揉额头,无奈地道:“你这是想灌醉我,然后套我的话?”

    “不,”杜九言摇头,“我只是单纯觉得你最近很拽,想欺负你。”

    跛子哈哈笑了,挽起袖子,道:“那就放马过来。”

    女人在那边一桌跟着笑,小萝卜拍着手,“爹啊,你要努力啊。”

    杜九言道:“从来就没懈怠过。”

    一桌子的男人先是斯斯文文你来我往敬了两圈,最后变成划拳……一个半时辰后,一桌子人都趴下了。

    宋吉艺抱着桌子腿,“喝、喝、啊、喝啊、五、嗝儿……”吐了窦荣兴一脚。

    “恶心。”窦荣兴气的扯宋吉艺的脸。

    跛子醉了撑着头睡觉,钱道安和周肖则靠在一起睡着了,郭庭直接去了隔壁,姚启新则跪在丈母娘面前,叨叨咕咕又是哭又是磕头。

    只有杜九言端着茶盅,坐的倒是很笔挺,但若细看,眼睛迷蒙着,神智不清。

    “爹,爹啊。”小萝卜晃着手,杜九言毫无反应。

    小萝卜叹气,回头看着剩下还清醒的人,“怎么办?”

    “我去把醒酒汤端来。”她们早就预料到有人喝醉,所以早早把醒酒汤煮好了,姜姨娘笑着道:“听药铺伙计说,他们的醒酒汤特别好用。”

    “喝了醒酒汤,把地龙烧热点,门关着,就这么各自躺会儿,下半夜酒都会醒的。”郭夫人随军,男人吃醉常有,而且是千姿百态,她波澜不惊地道:“我们把桌子收拾了,打马吊。”

    于是一桌子的酒鬼东倒西歪,一个端着茶假装清醒,一个跪在墙角不停哭着喊丈母娘,两个小孩拿着帕子跟着姨姨后面,给这个擦脸,给那个喂醒酒汤,忙的一头的汗。

    忽然,外面传来砰地一声响,小萝卜和花子眼睛一亮,姜姨娘道:“在放烟火,把衣服穿好我带你们去看。”

    马吊停了,马玉娘留下来看着大家,剩下的人都去了外面。

    就见一朵朵烟花,在郭府门外绽开,五颜六色,艳丽夺目。

    “好漂亮啊。”小萝卜拍着手,忽然想起来,“谁放的?”

    郭夫人道:“出去看看就知道了。”他们外面是客栈,客栈一般不会这么大手笔放烟火。

    他们打开院子正门出去,就看到门口的街上列了一排烟火,桂王一身红衣在烟火的光亮中格外的艳丽炫目。

    大家都给他行礼。

    桂王一回头哼了一声,指着小萝卜,道:“不准看。”

    小萝卜手叉腰,“你在我们门口放,我为什么不能看,就看,就看。”说着瞪大了眼睛。

    “说话不算话。”桂王道。

    小萝卜道:“是你送我跟前来的,我就要看。”

    两个人一个在街上,一个在台阶上……顾青山几个人将烟火都点了,蹭蹭蹭,烟火都窜上了天空。

    小萝卜看得高兴拍着手。

    桂王哼哼着,问道:“你爹呢。”

    “喝醉了。”小萝卜道。

    桂王哈哈大笑,“又喝醉了?”他想到那天杜九言喝醉的样子,还有胸前的腱子肉,咂了咂嘴不高兴。

    “王爷可要用宵夜?”郭夫人含笑道:“现在时间还早,要是不嫌弃进府里来坐会儿吧。”

    桂王这次帮了很大的忙,她们正愁着没有机会答谢,而且也猜测桂王根本不需要她们的谢。

    但人到门口来了,客气的话肯定要说的。

    更何况,杜九言可以不给桂王面子,可他们不可能也和杜九言学,那估计明天就没命了。

    “可以。”桂王咳嗽了一声,负手过来,“煮好吃点,我挑食。”

    郭夫人应是,她陪着桂王进了正厅,姜姨娘几个人去准备夜宵。

    桂王一进去,就看到捧着茶盅漏光了半杯茶的杜九言,正睁着眼睛看着门口发呆,目光很呆滞,一看就是喝醉了。

    “今天怎么不睡觉?”桂王走过去,戳了一下杜九言的额头,杜九言软软的往后一倒,他伸手扶住了,将她放在椅背上,嫌弃道:“蠢样!”

    小萝卜哼了一声,叉腰道:“不许说我爹。”

    “小孩,你再和我吵架,我要揍你了啊。”

    小萝卜瞪着他,他也瞪着小萝卜,瞪的累了就拖个凳子坐着,接着瞪。

    “王爷,煮了烩面,是我们家乡的那边的,不知道您吃不吃的习惯。”金秀放下面碗,小心翼翼地道。

    很香!桂王摆手道:“随便吧。”

    就趴在桌子上大口吃着,他吃的很快但吃相却很好看,一点不显得粗鲁,小萝卜就在一边接着瞪他,他一回头,道:“你想吃?没了。”

    说着,把汤喝掉了。

    小萝卜撇嘴,“小气!”

    “不和你吵架。”桂王一回头看到那边一桌马吊,“在打马吊?”

    郭夫人笑着应是。

    “来!”桂王挽起袖子,“都把钱放桌子上,不许赖账啊。”

    郭夫人和马玉娘对视一眼,纷纷应是。

    于是桂王、郭夫人、马玉娘并着陶姨娘凑了一桌马吊,一直玩到下半夜。

    小萝卜由姜姨娘抱着睡着了,花子则趴在金容腿上打着盹人,桂王看了看时间,“不玩了。”说着看着自己面前一堆银子,咳嗽了一声,昂着头道:“这钱,给你们做压岁钱吧。”

    说着起身看见小萝卜,想了想,朝他怀里塞了一个薄薄的压岁包,又丢了一个花子,大步走了。

    ------题外话------

    好了,明天见!记得留言啊…

    爱你们,超级爱!

    211 新年醉酒(四)

    言情海

211 新年醉酒(四)

- 太古文学 https://www.43t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