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2 拜见大人(一)

大讼师 作者:莫风流

212 拜见大人(一)

      大讼师 作者:莫风流

    212 拜见大人(一)

    “桂王来过?”杜九言天快亮的时候醒来,揉着头道:“还和你们打马吊,是不是赢你们钱了?”

    郭夫人笑着道:“他一人赢我们三家,可最后走的时候也没拿钱。”说着失笑道:“认识了王爷,才知道他真是赤子之心啊。”

    虽闹了点,可人却一点不坏。

    “算他有点羞耻心。”杜九言道。

    金秀带着金容打热水进来,给大家洗漱,杜九言摆手,道:“我回去沐浴更衣,不是要进宫的吗。”

    “对。”郭夫人道:“穿的俊美一些。”

    杜九言笑着应是,抱着小萝卜,跛子也醒过来,将小萝卜接过来,三个人踏着晨曦出了门。

    “好冷。”杜九言打了个寒颤,“早知道多穿点。”

    跛子被气笑了,“难道不是你挑事?”

    “跛爷,是你挑事,你最近一直在挑事。”杜九言道。

    跛子无奈地摇头,“不和你说,反正也说不过你。”

    回去,跛子带着小萝卜睡,杜九言洗漱换了衣服,细细的将面皮贴好,过去将小萝卜抱回来,一动他就醒了抱着她拱了拱,迷迷糊糊地道:“娘,你酒醒了啊。”

    “嗯。我们去洗澡换衣服,一会儿要进宫拜年呢。”杜九言柔声道。

    小萝卜揉着眼睛打了哈欠,杜九言将他外衣脱了,从衣服掉了红包出来,他一愣弯腰捡起来,“爹啊,谁给我的压岁红包?”

    大家给他的红包他都放在荷包里了,这个是塞在胸口的,显然是在他睡着以后给的。

    “不知道。”杜九言扫了一眼,扬眉道:“王爷?”

    小萝卜拆开了封红,顿时垮了脸,“肯定是王爷没错了。”说着给杜九言看。

    一枚系着红线的铜钱。

    “确定了。”杜九言确定了。

    小萝卜将钱塞进荷包里,嫌弃道:“爹啊,王爷好小气,一文钱也好意思拿出来。”

    杜九言深以为然。

    “再遇见他,不要理他。”杜九言给小萝卜换了一身红彤彤的小棉袄,不长的头发绑在头顶上,扎了一个蝴蝶结,衬着他红扑扑的小脸,像是善财童子。

    “爹啊,我好看吗?”小萝卜扭来扭去,杜九言捏着他的小脸,“好看,像我!”

    小萝卜嘻嘻笑着,自己穿鞋,“可是大家说我不像您。”

    杜九言就看着他。

    “但是,”小萝卜道:“您更帅点。”

    杜九言满意地点头,抱着儿子去了郭府。郭庭已换上朝服,旁边歇着马车,他笑着招手,“小萝卜,到爷爷这里来。”

    “好!”小萝卜由郭庭抱着,三个人上了马车。

    在路上郭庭将规矩说给他们听。

    到宫门,杜九言就看见外面已经站了很多人,乌央央的人头,她忽然想到那句,一砖头就能拍死七八个一品大员的戏言。

    “裘大人会不会来?”杜九言问郭庭。

    郭庭摇头,“裘樟官阶太低,不会来。”

    “裘大人还要再努力啊。”杜九言没去拜见裘樟,只写书信,因为她这次来也不是顶好的事,裘樟也只是给她回了信。

    郭庭引着他们在一边等着。

    许多人和郭庭打招呼,纷纷打量着杜九言,有官员问道:“你就是邵阳杜九言?”

    “在下邵阳杜九言。”杜九言拱手回道。

    谁料,那官员哼了一声,道:“歪门邪道,不务正业,枉为读书人。”

    杜九言一怔,打量着对方的官袍,绯色云雁是四品,只能打黑棍了。

    “柳大人,你这样说太偏颇了。讼师辩讼各有各的方法,每个案子不同,自然用的手法也不一样。你不懂不要乱说。”柳大人前面的一位大人打抱不平,和杜九言道:“别理有些没事抬杠的人。律法都没读熟,挑刺抬杠却是一把好手。”

    杜九言呵呵笑着。

    “曹大人,你的律法还不如我吧,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说我。”柳大人道。

    两位大人,就你一句我一句争执了起来,于是战局延伸波及面越来越广,嗡嗡嗡像是捅了蜂窝似的。

    郭庭道:“咱们到一边去。”

    杜九言和郭庭躲武将那边去了。

    “杜九言,听说你两次将桂王爷抓到,这么说你武功不错啊。”一位袍服为绯色绣狮子二品武官道。

    “有没有想法来五军都督府?”

    “改天切磋一下吧,你用什么兵器?”

    杜九言愕然,呵呵笑着,客气地回答着各式各样的问题。

    在百官最前面,鲁章之咳嗽了一声,道:“成何体统!”

    场面迅速安静下来。

    杜九言打量着对方,六十岁左右的年纪,一品绯色绣仙鹤的袍服,气质端肃不苟言笑。但五官看上去很不错,可以想象年轻时,应该很俊朗。

    “爹啊,”小萝卜低声道:“他是不是鲁老?”

    杜九言点头。

    “我要他给我写字。”小萝卜跃跃欲试,兴奋地道:“先生最喜欢他的字了。”

    杜九言嘘了一声,道:“找机会,现在不是时候。”

    小萝卜点着头。

    正好鲁章之朝这边看来,小萝卜顿时神色一怔,冲着鲁章之小嘴一咧,笑的见牙不见眼。

    鲁章之一怔,冲着小萝卜点了点头,面无表情的回身过去。

    “我和他打招呼了,”小萝卜低声和杜九言道:“我感觉,我很有可能会和他成为朋友。”

    杜九言抚额,鼓励道:“待会儿找机会抱大腿,找靠山。”

    “好,我努力。”小萝卜道。

    皇城门开,內侍在里面喊了一嗓子,大家鱼贯进去。

    杜九言带着小萝卜跟着郭庭混在人群里,没东南西北的拜了赵煜,又没东南西北地拜了太后,最后分了几间房间休息,赵煜分别赐茶赐点心。

    “我们去哪个房间?”杜九言问郭庭。

    郭庭道:“要不,去武将那边?”

    “不去!”杜九言道:“去最高官阶的那个房间。大人啊,我们要抓准时机混脸熟抱大腿。”

    郭庭一怔,“抱大腿?”

    “嗯嗯。”小萝卜道:“就是巴结,这件事主要靠我,我爹说我卖萌一级棒。”

    他们早就商量好了。

    郭庭听的一愣一愣的,“巴结?你们要巴结鲁老?”

    “嗯嗯。”小萝卜道:“我刚才对他笑了,他没有不高兴,肯定会喜欢我的。”

    郭庭哦了一声,发愣中指了最前面一间房间,“鲁老在那间房。”

    “儿子,上!”杜九言放了儿子,小萝卜一点头,“爹,我去了!”

    于是就蹬蹬跑去了第一间房,守门的小內侍见着小孩白白嫩嫩,也不知道谁家的,忙给他开了门。

    门一开,房间里内六位老,并着安国公等朝中二品以上十几位官员都朝门口看来。

    就见一个白白嫩嫩的小孩,穿着大红的棉袄,吃力的跨过门槛,在有人开口问前,一拱手,奶声奶气地道:“杜红麟,给各位大人拜年,祝大人们身体健康,每天都高高兴兴。”

    说着,重点冲着鲁老一笑。

    鲁章之正喝茶,不由被呛了一下,侧身问自己的常随,“这谁家的孩子。”

    “大人,是邵阳杜九言的儿子。”

    鲁老是知道今天太后召见杜九言的,可没有想到,杜九言没厚着脸皮来拜见他们,反而是让他儿子来了。

    “你是谁家的孩子啊。”小孩子都天真可爱,尤其是小萝卜这样像个年画娃娃的孩子,更加讨喜,“进来做什么。”

    小萝卜拱着胖嘟嘟的小手,回道:“我来拜见鲁大人的。”

    “找鲁大人?”大家笑了起来,有人道:“找鲁大人干什么?”

    小萝卜就蹬蹬跑到鲁章之面前,噗通一跪冲着鲁章之抱着拳,昂头看着鲁大人,像个拜佛的童子,“大人,我好喜欢您的字,真的特别特别好看。”

    “哈哈,这孩子还很有眼光。原来是来求字的。”

    “老,您看着孩子这么诚心的份上,就赏他一副吧。”

    鲁老放了茶盅,弯腰看着小萝卜,问道:“真觉得好看?哪里好看?”

    “有风骨。”小萝卜道。

    鲁老露出了笑脸,将他拉起来,站在他面前颔首道:“这样,下午你去我府中取可好?”

    “真的吗。”小萝卜顿时跳起来,“谢谢大人,大人您真是平易见人,为国为民的好官哪。”

    鲁老嘴角抖了抖,摸了摸小萝卜的头,道:“快去玩儿,这里不是你该来的。”

    “是,是!”小萝卜点着头又拱手和大家道:“打扰了,打扰了。”

    跐溜一下跑出去了。

    四周的人都愣了一下,鲁老居然让这小孩子去他家拿……那位邵阳来的讼师还真是不简单啊。

    一来就打了个天下闻名的官司,还用儿子来攀交鲁老。

    是个聪明精明的人。

    “这小孩,瞧着很讨喜。”安国公笑着道:“不过,有点眼熟啊。”

    大家就都看着安国公。

    “一时想不起,倒瞧见像谁的小时候。”安国公笑着道:“等老夫想到了,告诉你们。”

    众人虽不知道安国公说的真假,但依旧附和着。

    小萝卜冲到杜九言怀里,贴着她的耳朵嘀嘀咕咕说话,杜九言眼睛一亮,冲着他竖起个大拇指,“我儿厉害。”

    小萝卜又高兴地和郭庭说了一遍。

    郭庭目瞪口呆,“小萝卜,你再和我说一遍,当时的情况。”

    小萝卜就说了。

    “也是机缘,鲁老向来不喜和人多言,尤其是孩子。他育有一儿一女,女儿早年和家里闹了一通,嫁去了安国公府,生了个女儿难产没几年就去世了,女婿也没半个月也自缢跟着去了。”

    “外孙女也不亲。他家里还有一位老来儿,但一生下来……”郭庭指了指脑子,“听说不大好。”

    杜九言愕然,如鲁老这样的位高权重的人物,居然还有这样的家庭烦恼啊。

    真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郭大人,”一位年纪偏大的內侍笑盈盈地过来,看了一眼杜九言和小萝卜,行礼道:“太后娘娘那边的外命妇都散了,这让您陪着杜先生过去呢。”

    郭庭忙应是,转头给杜九言还有小萝卜整理衣服,“太后人很好,不用紧张。”

    “表现好点。”杜九言道。

    小萝卜点头,“爹啊,我努力!”

    ------题外话------

    抓准时机,抱个大腿。爹抠娘精的遗传基因小萝卜完美继承了。

    昨天抢一万楼笑死我了,爱你们,么么哒!

    212 拜见大人(一)

    言情海

212 拜见大人(一)

- 太古文学 https://www.43t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