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5 讨个说法(三)

大讼师 作者:莫风流

235 讨个说法(三)

      大讼师 作者:莫风流

    235 讨个说法(三)

    过了一会儿,西南的正门完全打开,付怀瑾一个人从门内出来,老远就拱着手,道:“不知刘大人来访,怀瑾失礼了。”

    他说着,只看桂王,其余人等一眼都不曾扫过。

    李栋和罗青苗垂的脸几乎贴在了枷号上。

    “是很失礼。”桂王道:“本官让你将西南的人都带出来,你一个人出来是什么意思,看不起本官?”

    付怀瑾一怔,这位刘县令怎么会这么嚣张。

    他不禁打量着对方,忽然想到一种可能,心头猛然一跳……难道桂王又来了。

    是了,如果不是桂王,刘县令怎么可能有这个胆子,用这样的口吻说话。

    但是这个人,真是桂王吗?

    付怀瑾不好确认。

    “不敢。”付怀瑾道:“这就让人去请。”

    付怀瑾让人去将大家都请出来,过了一会儿西南的先生、讼师加上学子近两百人都出来了。

    “都到了?”刘县令扫过西南人等,忽然一转头对杜九言道:“你来!”

    杜九言任由罗青苗作微伪证的目的,就是打算案子结束后,揪着他来大闹西南的。但是现在不一样了,桂王来了,她只要桂王冲在前面,她在后面看戏就好了。

    “我来,那岂不是挡住大人您风头了。”杜九言摆手。

    桂王道:“本官要什么风头,你尽管出!”

    “不好不好。”杜九言推辞道:“今天冷,我舌头不灵活。”

    桂王就盯着她的嘴,桃红的唇亮白的牙,笑起来唇角上扬居然很甜。他一怔冲着自己翻了个白眼,想得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他道:“上茶,给杜先生润润喉咙。”

    说完,又低声道:“给点面子,我要最后登场。”

    好吧,杜九言点头。

    他身后,西南一干近两百人脸色发黑。

    这两个人没病吧,把他们都喊出来,该说就说什么啊,居然还在这里推辞。

    当他们西南是什么。

    太过分,太目中无人,欺人太甚了。

    “先生。”肖青枫在薛然耳边道:“会长为什么不说话,他不过一个县令,凭什么这么嚣张。”

    薛然攥着拳头,低声道:“不要胡说。”学生们看不出来,是因为他们不了解内情。

    现在的这个刘县令,分明就是桂王。

    但,他气的不是桂王。王爷胡闹他们早就领教过了,他气得是杜九言,居然和桂王一起,众目睽睽之下戏弄羞辱西南众人。

    此人不除,他就是死也不能瞑目。

    “行吧。”杜九言喝了一口对面茶馆送来的茶,清了清嗓子,冲着对面拱手,道:“各位,今日呢杜某来讨个公道。”

    付怀瑾已经猜到了她要说什么,眉头紧拧并不想和这样一个小辈说话,更何况是大庭广众之下。

    原来,他还想和她谈一谈,现在看来完全没有必要了。

    此小儿太过目中无人,嚣张跋扈了。

    没的教了。

    “杜九言。”今日人多,周岩和肖青枫出列,指着她道:“你一个小小讼师,没有资格和我们大先生说话!”

    意思是,他们来奉陪。

    “你想说什么,就说吧。”肖青枫道:“正好,邵阳的百姓都在这里,也让大家来评评理,让大家看一看,你杜九言到底是个什么样子的,披着怎样的一张皮。”

    桂王不高兴,摸了摸自己的脸,在乔墨端来的椅子上坐下来,翘着腿,从口袋里摸了摸发现没瓜子,很扫兴。

    “大人,您要买瓜子吗?”忽然,小萝卜提着小篮子凑过来,“一两银子一包。”

    桂王嘴角一抖,怒道:“一两,你怎么不去抢?”

    “那你吃不吃?”小萝卜道:“马上就要开始了,您没瓜子吃很无聊。”

    桂王指了指小萝卜,夺了一包过来丢给他一两碎银子,“不孝的小孩,会被雷劈。”

    小萝卜龇牙,又跑他后面去卖,“奶奶您要瓜子吗,五文钱两包!”

    桂王气的咳起来,抚着胸口喘气,指着小萝卜,无声怒道:“孽子!”

    小萝卜冲着他嘻嘻一笑。

    抱着小篮子坐在路边看着他爹伟岸的身影。

    “面皮很好啊。”杜九言道:“是黑还是白一眼看得出货真价实童叟无欺。”

    肖青枫道:“杜九言,做人留一线,你今日做的业障,将来必有一天报应加身。”

    “走开!”杜九言一把将他拂开来,肖青枫冷不丁跌了两跤倒在周岩身后,她道:“我今日不是来吵架的,也并不想要做什么人身攻击,找你们敢说话能说话的人站出来。”

    “指挥两个学生上来,也好意思。”杜九言冷笑一声,环顾四周,目光和薛然一对撞。薛然负手出来,冷冷盯着她,道:“当日你初来邵阳,来西南求学便就是心高气傲目中无人。我不收你入府学,确实是因为我瞧不上你这等没有学识,却还自觉高人一等的人。”

    “您这样的人做讼师,将来必定会败坏讼师的行风。”薛然道:“如若让我再选一次,我依旧会拒绝当初来求学的杜九言。”

    杜九言一笑,拱手道:“感谢先生拒绝之恩,否则今日我也和你身后的学子一样,双眸无神,眼神空洞。一心追求所谓的大成,大义,却将祖训丢诸脑后。”

    “你休要胡言。”薛然道:“西南立世百年,如若人人都和你一样,一味胡闹强出头。早就成笑话。”

    杜九言摇着头,一回身指着罗青苗和李栋,“确实是笑话。”

    “一个入西南十几年的教书先生,一个西南甲字组的讼师。两个人,一个贿赂威逼刘大人,逼他公堂之上偏帮。一个为了赢辩讼,而不顾他人的性命,弄虚作假,作伪证。”

    “这就是你西南立世百年的沉淀?”杜九言很不客气滴戳着罗青苗,“如果这样就是沉淀,那西南就是一个巨大的茅坑。”

    “杜九言,你放肆!”薛然喝道。

    杜九言道:“我是不是放肆,你来给我证明一下。”她指了指罗青苗,“按律,伪造证人证据,教唆捏造词讼,什么罪名?”

    “讼师贿赂,威逼当堂官员,应该是什么罪名?”

    “在你们立世百年,沉淀物堆成山高的西南,这样的人又是什么罪名?”杜九言道。

    薛然冷声道:“你若有证据,证明他二人有错,触犯了律法,违背了职业操守和行规那就依法处理,我们西南也不会姑息纵容。”

    “但你带着人来西南门口闹事,你就是故意挑事。”

    薛然说着,忽然抬高了声音,道:“各位,李栋和罗青苗二人交由官府查办,若二人罪证确凿,我西南绝不会姑息。任由刘大人按律审办。”

    “另,从即日起,他二人也不再是西南讼行的人。”薛然大声说完看向杜九言,“你可满意。”

    弃卒保车!

    杜九言道:“不满意。”

    “你想如何。”薛然道:“不要逼人太甚。”

    杜九言道:“非我逼你,因为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在邵阳街上不见公堂见,我们不希望再遇到今天的情况。”

    “更何况,今次是我发现了,若下次我发现不了呢。”

    “这关乎着人命。”杜九言道:“薛先生,不是一句不要逼人太甚就可以掩盖过去的?”

    “对!”身后有人跟着喊道:“西南讼行在西南一代独大这么多年,你们接的官司不计其数,我们一直相信并信任你们,可今天的事实在太让我们震惊失望了。”

    “是,谁知道以后你们接讼案,还会不会作伪证,弄虚作假。你们讼师不过输赢一场官司,可是请讼人押上的却是身家性命。”

    “你们这样轻描淡写一句话,我们不满意。”

    杜九言摊手,看着薛然,“看,这不是我的不满意,而是邵阳百姓的不满意。”

    薛然道:“你在煽动群众。”

    “你也可以试试煽动啊。”杜九言道:“你告诉大家我目无王法、弄虚作假、为了一己私利而不顾别人生死。你大声说,让大家指责。”

    “你想怎么样?”薛然问道。

    杜九言摇头,“不是我想怎么样,是你们想怎么样,是你们想对邵阳、对所有的百姓想怎么样?对信任你们并来找你们辩讼的请讼人想怎么样,和对你们的对手想怎么样。”

    “辩讼,不仅仅是讼师的输赢,不是讼行的名声,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什么,薛先生你时至今日还来问我吗?”

    “问一个你看不起,只读了两天律法就敢考讼师牌的毛头小子?!你不觉得惭愧吗?”

    有人喊道:“杜先生读了两天又如何,她还不是考了你们百年最高分。薛然你太自以为是了。”

    杜九言看着薛然,薛然也盯着她,面色发白,气的脑子嗡嗡响着,气血上涌只差晕厥过去。

    “杜九言。”一直未开口的付怀瑾含笑道:“你说的没有错,西南确实要和天下人道歉。”

    他说着,冲着在场的百姓作揖,一揖到底,“作为西南讼行的会长,我付怀瑾在这里,向天下人、向所有的邵阳百姓道歉赔礼,从今日起我会仔细整顿西南,以后再不可能发生这样的事情!”

    “还请大家原谅。”付怀瑾道。

    ------题外话------

    吃不吃瓜子啊,买包瓜子一边吃一边看吧。

    继续唠叨,票票票,嘿嘿。

    235 讨个说法(三)

    言情海

235 讨个说法(三)

- 太古文学 https://www.43t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