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8 该暴力的(三)

大讼师 作者:莫风流

238 该暴力的(三)

      大讼师 作者:莫风流

    238 该暴力的(三)

    刘嵘勤放了茶盅,淡淡地道:“也不要震惊,无论发生什么事,西南都不会消失,大家学到的知识也不会消失。”

    “所以。该做什么接着做什么,无需慌乱。”刘嵘勤道。

    傅元吾问道:“先生,如果……如果西南输了三场,那、杜九言真的会做会长?”

    虽不否认她的能力,但是她的资历确实浅了一些。

    “会长一职也不是付会长打赌就能决定的,还要经过朝廷任命。”刘嵘勤含蓄地道:“所以,一切都是未知,你们要做的就是好好读书,积累经验。”

    在将来的某一天,能站在公堂上发挥所长,辩讼一场场官司。

    这才是一个真正的讼师应该考虑的,放在首位的。

    就如杜九言所言,连底线都舍了,又有何立场去谈去长远大业。

    “我等九哥来。”方显然昂着头道:“九哥肯定会赢的。”

    他说完,就被傅元吾捂住了嘴,“休要胡言。”

    想什么,都不要说出来。

    “听先生的话,好好读书,做好做一位真正讼师的准备。”傅元吾道。

    刘嵘勤含笑看向傅元吾,微微颔首。

    “都去吧。”刘嵘勤道:“别慌了手脚,露了怯。”

    大家行礼散了,刘嵘勤负手站在门口,阳光明媚春暖花开,他微眯着眼睛抬着头,他的书童上前来低声道:“先生,薛先生被撤职了。”

    “嗯。”刘嵘勤道:“不用管。”

    陆绽和薛然没什么分别,所以换谁上对于他来说都没什么分别。

    “陆先生请您去一趟。”书童道。

    刘嵘勤转身关了书房的门,去了陆绽的房间,房间留了几个未清除的茶盅,显然方才书院里别的先生已经来过走了,他是最后一个来的。

    “刘师兄。”陆绽拱手道:“现在怎么办,要不你去劝劝会长?虽然杜九言逼的紧,但会长要坚持,他们也没办法。”

    “薛师兄管学院管了这么多年了,突然让他下来,我心头忽然没了底。”陆绽道:“你劝劝会长,会长肯定会听你的。”

    刘嵘勤拱手应是,道:“好,我这就去。”

    他说着出了门,陆绽站在窗口看着他的背影,很久才将窗户关上,等了一炷香的时间,小书童跑进来,道:“先生,刘先生被会长斥责了,也被撤职了。”

    “嗯。”陆绽颔首,整理了衣服,出了门后疾步匆匆去了付怀瑾那边。

    刘嵘勤站在檐下,陆绽过去低声焦急地问道:“让你来说情,你怎么还惹会长生气把自己搭进来了?”

    “争执了两句,”刘嵘勤懒得说什么,“要是没什么事我就回去收拾了。”

    陆绽道:“让你做什么?”

    “去藏卷。”刘嵘勤道:“也是个不错的去处。”

    说着,拱了拱手就做了。

    “你先待在那边,等会长气消了我再去想办法。”陆绽道。

    刘嵘勤拱了拱手道谢,快步走了。

    陆绽回头看了一眼付怀瑾的房间,又折道去找薛然。薛然也在收拾东西,他没有去处,所以他是留在府学还是回家,都可以。

    “薛师兄,您打算去哪里?”陆绽问道。

    薛然道:“从今日起我从新做回讼师。”顿了顿,他又道:“府学馆就拜托你了。”

    他不作府学的大先生,去做讼师这已是让步。

    就算桂王来了,也不能将他怎么样!

    陆绽拱手,道:“这个位子我做不了,论能力我无法和你相提并论。师兄您等等,等风头过去就好了。”

    “不必。”薛然道:“做讼师本就是我的初心,没什么不好。”

    他说着就走了。

    陆绽追了几步叹了口气,就回去了。

    隔日,杜九言去了杨家庄,此番不是为了杨长弓来的,而是已有身孕的杨秋娘求她来壮气势。

    她坐在杨长堂家院子里,托着下巴百无聊赖地和于湛聊天。

    于湛不善于聊天,这短短一炷香的时间,已经将他近一年的来听到的新鲜事都说过了,准备打算说一年前的。

    “于湛啊。”杜九言看着阮氏,“你说你岳父是不是舍得阮氏?”

    于湛回道:“学生看着,应该有一些。”

    “那就留着啊,为什么还要将阮氏撵走呢?他们很般配啊。”杜九言很可惜。

    这种情况三种选择,告通奸让她坐牢、果断将母子三人都撵走,或者就静悄悄的翻一页当什么都没发生。

    闹一通给别人生活添了姿彩,真够闲的。

    “这还是您在岳母她不敢闹,不然……”于湛看着坐在地上撒泼,一口咬定儿子是杨长堂亲生的阮氏,忍不住擦了额头的汗,“不然这房子都要被她点火烧了。”

    “头疼。”杜九言道:“我这是给你们面子啊,不然我在家睡觉都能做两回美梦了。”

    于湛拱手应是,“是,杜先生能来,于湛和秋娘感激不尽。”

    “别口头说说。”杜九言摆手,道:“请我吃饭吧。”

    于湛一愣,随即笑着道:“好。待回城内就去德庆楼,请先生吃饭。”

    “真老实。”杜九言打量了一眼于湛,咳嗽一声,道:“你呢,生活中的事多听听杨秋娘的话。多听夫人言,一生幸福常相随啊。”

    于湛连连应着,笑着道:“于湛确实都听秋娘的。”

    “算你聪明!”杜九言起身,道:“早点处理了,我也早点回家。”

    她过去咳嗽了一声,杨长堂忙行礼道:“杜先生。”

    阮氏也顾不得害怕和脸面,看着杜九言,道:“这是我家事,你管不着。”

    “你还想要她吗?”杜九言看着杨长堂。

    杨长堂看了一眼阮氏,沉默了一下坚决地摇头,“不要!”

    “杨长堂你太没良心了,老娘跟着你吃了这么多年的苦,你今年说不要就不要。我告诉你,门都没有。”阮氏道:“谁都别想让我离开,这是我的家,将来也是我儿的家!”

    杨长堂怒道:“你……你还有脸说。你们母女来我这里,我什么都听你的,钱也给收着,就指望你能安心和我过日子,可你做了什么!你给我戴绿帽子。”

    “今天不管说什么,我都不可能再要你了。”杨长堂道。

    阮氏骂道:“儿子就是你的儿子,你看看他的脸,不是和你长的一模一样啊。”

    “一样个屁!”杨长堂道:“尖嘴猴腮的样子。”他说着指着杨秋娘,“我的儿,长这样,你来比一比,他和秋娘哪里像。”

    杨长堂的容貌确实很不错,杨秋娘也比较像他,就是个子不高,看上去和一根倭瓜一样,不大起眼。

    “哪有长的一样的。”阮氏道:“这儿子就是你的。儿子,去找你爹。”

    阮氏的儿子就要去抱杨长堂的大腿。

    “有时候,人是可以暴力一点的。”杜九言看着杨长堂道。

    杨长堂一怔,顿时被撩了火,撒开儿子,上去照着阮氏就甩了一巴掌,“我供你们母女吃喝,给你女儿攒嫁妆委屈我秋娘,你不知好歹,居然还带着肖二住在家里,在我眼皮子底下生儿子让我养。”

    “我是傻,可是今天醒了。我再警告你一次,带着这两个贱种,滚!”杨长堂骂道:“不然我就告你!”

    阮氏被打了一巴掌给打蒙了一下,她女儿顿时就哭哭啼啼来找于湛,“姐夫,姐夫你快劝劝我爹吧,我娘真的什么都没有做。”

    “我的天。”杜九言让了一下,很惊奇地看着阮氏的女儿,“女人,都很不简单啊。”

    于湛甩开手,拧眉道:“姑娘自重。”说着,就躲在杨秋娘身后去了。

    “吵的头疼。她要不走你就去三尺堂签个契约,我帮你打通奸的官司。”杜九言道:“说起来,这种官司我还没接过,也当增长经验了。”

    杨长堂应是,拱着手道:“有劳先生了,我、我这就去三尺堂。”

    “你、你敢。”阮氏站起来,指着杨长堂,“你、你给我等着,你不要后悔。”

    她说着,拿着自己包袱就要走。

    “包袱丢下来。”杨秋娘道:“什么都不准带走。”

    村里头有嫌弃阮氏的妇人,上去将包袱夺下来,阮氏抢了几下不知道被谁趁乱揪了一下,疼的她喊了出来,又不敢打,一手拉着一儿一女,狼狈地离开了杨家庄。

    “真是不要脸,你就应该告她通奸。”村里的妇人道。

    杨长堂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她走了就行了!”

    “那也应该打狠点,这么多年,秋香在她手底下不知吃了多少苦。要不是老天都看不下去给她配了对姻缘,她早不知道在胡家过什么日子了。”

    杨长堂听着,愧疚地看向杨秋娘,红着眼睛,道:“秋娘,爹这么多年被迷了心窍,对不起你。”

    “对不起对得起已经不重要。”杨秋娘道:“您将我娘留下来给我的嫁妆给我,往后逢年过节我还回来走动,我的孩子还叫你一声祖父,要是你不给,我现在就走,以后你生老病死,和我不相干。”

    “给,给。”杨长堂道:“我这就给你拿出来。”

    杨长堂跑去药房,扒开几层柜子拿了一个木匣子出来递给杨秋娘,“我虽没有给你,但也没有给她。你娘的东西都在里面,你点点。”

    杨秋娘打开了一眼,见银子和首饰的数量都没有错,就道:“谢谢。”

    想要她孝顺那是不可能的了。

    这么多年,她吃得苦不是一两句话就能掩盖过去的。

    “你这孩子和爹客气什么。”杨长堂说着,和杜九言道:“杜先生,中午留在这里吃饭吧,让您跑这么远的路,实在是对不住了。”

    “不用,我去杨长弓家看看。”

    杜九言晃晃悠悠地去了杨长弓家。

    出乎意外,杨长弓家里很热闹,她到门口,随即扶额,哭笑不得。

    就见穿着宝蓝色便服的“刘县令”正坐在杨长弓家的正堂内,桌子上摆着酒菜,杨长弓父子两人诚惶诚恐地坐在对面陪酒。

    平氏抱着小儿子坐在一边,面上露着羞赧之色,但相比前几天的悲愤和绝望,今天平和了许多。

    “这么诡异?”

    杜九言掉头,去了杨长胜的家中。

    ------题外话------

    嗯,每日一提醒,投票,红包和留言!

    明天小剧透,小妖精会发现个秘密,然后……又被九爷成功地糊弄了。

    238 该暴力的(三)

    言情海

238 该暴力的(三)

- 太古文学 https://www.43t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