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1 消息灵通(二)

大讼师 作者:莫风流

271 消息灵通(二)

      大讼师 作者:莫风流

    271 消息灵通(二)

    到邵阳已是四月十五,天气不冷不热,马车进城杜九言将桂王送回衙门。

    顾青山和乔墨以及茅道士都迎了出来。

    “你,”顾青山想质问,可话到嘴边心头一跳,改了口,“杜先生,我们王爷怎么了?”

    语气温柔,态度谦卑。

    杜九言不掩饰惊讶,看着面前站着的桂王身边的四尊宝,四个人神色态度一改从前,热情洋溢地看着她。她摸了摸乔墨的额头,和桂王道:“他们也发烧,烧坏了脑子?”

    “什么叫也?”桂王道:“说他们就说他们,不要捎带上我。”

    桂王撇了一眼乔墨的额头,冷哼一声,下了车,“回去了。”

    “杜九言。”茅道士拱了拱手,“你儿子呢?”

    杜九言问道:“可不要带坏我儿子,他聪明天真单纯可爱,是一张白纸!”

    她儿子可爱单纯天真?茅道士嘴角抖了抖,道:“知道了,不问了。再会再会。”

    惹不起!

    杜九言回家,陈朗他们在收拾屋子,大家忙活了半天,陈朗提着篮子出去,“我去买菜,晚上都在家里吃饭吧?”

    “在的。”杜九言看着跛子。

    跛子摇头,道:“我稍后要去衙门。”

    陈朗应是,提着篮子走了。

    “你什么时候再去下河镇,银手在那边等你?”杜九言问道。

    跛子回道:“就这两日。但是工部还没批复,如果批复不了,现在去也不过是走走过场。”

    “就当陪银手走走吧。”杜九言也很惊讶,银手居然还有这方面的才能,“桂王说,他要是办的好,可以给银手介绍个很厉害的师父。”

    跛子道:“是潘印川的传人吧?据我所知,潘印川的后人,在世的还在朝为官的,没有。”

    “想要拜师,不用桂王,我也可以。”跛子道。

    杜九言眼睛发亮,“跛爷,您这隐藏的技能如同宝藏,感觉怎么挖都挖不完啊。”

    “我走了。”跛子笑着出去了。

    杜九言帮忙收拾东西,小萝卜和花子在巷子外面买了水果回来,两个人洗干净,大家围着桌子吃瓜果。

    “先生怎么还没有回来。”闹儿朝门口看,杜九言问道:“先生平日买菜要多久?”

    闹儿道:“最多半个时辰。”

    “我去看看。”杜九言抓着个桃子往外走,刚到门口陈朗就一脸无奈地推门进来,她接过篮子,问道:“先生怎么了?”

    陈朗叹气,不等他说话,就见后面跟着出来了个胖胖的妇人,肩膀上扛着一只猪前腿,冲着她一笑,道:“杜先生。”

    “李婶!”杜九言将嘴里的桃拿出来,“今天我们先生买了这么多肉啊?”

    “快进来!”

    杜九言将李婶让进来,得空和陈朗对视了一眼,陈朗凝眉一脸的无奈,飞快地道:“她来找你的,肉是送的。”

    找她的?杜九言冲着李婶一笑,请她屋里坐。

    李婶将猪腿放厨房去,花子小萝卜和李婶打了招呼就去院子里玩儿,闹儿去泡茶。

    “杜先生,”李婶在围裙上擦手,有些拘谨地道:“我想问您个事,我们不识字什么都不懂。”

    “婶子先坐,”杜九言接过茶放好,陈朗也在对面坐下来,杜九言问道:“是家里出事了吗?”

    李婶点头,有些难为情地道:“是这样的,我家……我家小宝不是我生的,是我、是我、我捡来的。”

    “捡的,还是抱养的?在他几岁时?”杜九言问道。

    遗弃和抱养孩子,以三岁为界限,上下的规定略有不同。

    “是捡的。三岁不到吧,我也不是很清楚,当时看着也就三岁不到,走路跌跌撞撞的,也不会说话。我们捡回来都以为是个傻子。”李婶子道:“问他,他也不说,我们夫妻就生了个女儿,一直没有儿子,所以就想留在身边,傻子就傻子了。”

    杜九言颔首,“您继续。”

    “四年前,我和他爹去刘家凹那边收活猪,然后看到了我家小宝。当时天快黑了,那边山里不太平,我们抱着孩子走了一路,喊了半天也没个人来找。”

    “当天晚上我们就带回家去了,第二天我又去原来的地方等了一天,也没有人来找,于是就回来报官了。”

    “衙门里应该还有记录吧。然后一等就是半年,也没有人来找,我们就给小宝去衙门里办了户口,就养在我们家了。那孩子半年多都不开口,后来有一天突然开口说话了,不但说话清楚,而且还会算账。”

    “您没见过我家小宝,从他四五岁开始,他坐在肉摊后面给我们收钱算账。”李婶道:“太可人疼了。我们今天还想送他去青山书院读书,可他们让我们明年再来,我为了这件事还求过陈先生。”

    李婶说着,冲着陈朗笑笑。

    陈朗很尴尬,报以微笑。

    “嗯,您接着说,然后呢?”杜九言道。

    李婶想喝水,可看杯子挺漂亮的就忍住了,接着道:“就四月初八,那天有个女人来我们铺子里买肉,突然就扑上来,抱着我家小宝,说、说是她走失的儿子。”

    “还说了小宝左小腿上有个暗红的胎记。”李婶子道:“她说他儿两岁十个月的时候走失的,一直都没有找到。”

    “她让我把小宝还给她,”李婶说着说着就哭了,“莫说一个孩子,就、就算是只小狗,我养了四年也有感情。更何况我家小宝,虽不是我生的,可却是我的命根子啊。”

    “我舍不得,”李婶眼泪汪汪地看着杜九言,“杜先生怎么办,朝廷有没有规定,我一定要把孩子还给她们?”

    杜九言点头,“有!她真的是生母,又确实是走丢,那么你就得让孩子归宗,还给她。”

    “我的天啊,”李婶从长凳子上滑坐在地上,用油油的围裙擦着眼泪,“我可怎么办,我的小宝啊……还回去了,我的命也没有了啊。”

    杜九言叹气和陈朗对视一眼,陈朗也很无奈。

    “婶子,”杜九言想了想,道:“您看,能不能和对方商量一下,考虑您的感情,让孩子两家走动呢?”

    李婶子摇着头,“我没问,我、我这就带着小宝回娘家去。”

    她说着一骨碌爬起来,冲着杜九言胡乱地拱手行礼,“我走了,谢谢杜先生。”

    说着,就朝外面跑,跑了几步鞋子掉了,又跑回来抓着鞋子接着跑,头也没回地走了。

    杜九言喝茶压惊。

    陈朗道:“李婶是出了名的泼辣。据说在菜市那边无人敢惹,她能挥着剔骨刀撵人半条街。”

    “希望能有个圆满的结果。”杜九言也不知道说什么,事情没落着自己头上,说什么都很冷静。

    孩子归属问题,如果只是按照律法来办,也就无所谓了。可孩子是人不是死物,“不好办啊!”

    杜九言没再想这件事。

    “猪肉怎么办?”陈朗道:“这个时候腌肉会坏的。”

    头疼!杜九言正要说话,门外传来敲门声,穿着豆绿色纱裙的路妙笑盈盈跑进来,道:“九哥,你可算回来了啊,我们等着你回来请吃饭,等的好辛苦啊。”

    “家里人都还好吧,路二老爷一家还受得住吗?”杜九言问道。

    路妙点头,“都不砍头了,还有什么吃不住的,他们就谢天谢地吧。”

    “你什么时候有空,我回家和我爹说,准备请您们吃饭呀。”路妙说着,“九哥,最近榆钱村赌坊那边来人建武馆,有人进进出出的,特别热闹。”

    杜九言摇头,“武馆?什么时候的事?”

    那个地方焦三留做自己用了,难道转给别人了?

    “就最近这一个多月吧,本来也没什么动静。我听家里管事说的,有个高师父来开办的。”

    杜九言有些好奇。

    小萝卜从房里跑出来,扑在路妙身上,“妙姨姨,你有没有想我啊。”

    路妙抱着他,打量着道:“想啊,每天都想呢。不过,瞧着怎么黑了不少呢。”

    “黑点好看的。倒是妙姨姨又变漂亮了呢。”小萝卜道。

    路妙咯咯笑了,和杜九言道:“九哥,小萝卜可比你厉害多了,将来你得买个五进的房子,不然儿媳妇们住不下。”

    “估计不会。”杜九言和路妙道:“养媳妇,要花很多银子。”

    路妙一怔看着小萝卜。

    小萝卜点着头,“一个就够头疼的了,养很多、很可怕的。”

    看她娘已经够好的了吧,可还是会买东西啊。这要是像路妙这样的,那可真不知道一天要花多少钱。

    “小抠门,连娶个媳妇都要算计。那以后媳妇用钱,你是不是也舍不得啊?你要是这样,小姑娘可不会喜欢你了。”路妙捏他的鼻子。

    小萝卜凝眉,一脸愁思,“妙姨姨,我还是小孩子,您这个问题问的太深奥,我想不出来。”

    “你这个小鬼头。”路妙将他抱起来,亲了一下,“姨姨真是太喜欢你了。”

    小萝卜抱着路妙嘻嘻笑着,“姨姨啊,我也太喜欢你了。”

    “哎呦!”路妙心都要化了,苦巴巴地看着杜九言,“九哥,要不你就吃点亏娶了我吧,我一辈子不生孩子,就养着小萝卜。”

    杜九言一笑,奶声奶气:“妙姨姨,您不如喊我大萝卜啊!”

    “噗!”路妙抱着小萝卜笑趴在桌子上,起身去拧杜九言的胳膊,“九哥真讨厌,为了不娶我,连面子也不要了。”

    她说完,贴着面皮的桂王出现在门口,目光落在路妙的手上,又看向杜九言。

    ------题外话------

    小朋友们开学啦,最近是不是都很忙,不过,以后好歹能休息半天了!仰天长啸,啊哈哈哈哈

    271 消息灵通(二)

    言情海

271 消息灵通(二)

- 太古文学 https://www.43t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