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1 六更

大讼师 作者:莫风流

421 六更

      大讼师 作者:莫风流

    421 六更

    杜九言颔首,又问坐在一边没有说过话的廖征,“大人,您喜欢用谁的墨?”

    “歙县余福。”廖征回道。

    文人用墨讲究,墨也分很多种,主要来自徽州歙县、休宁和江西婺源三处。

    这三处也出了很多有名的制墨师父。

    每个制墨师父为了和同行区别,忽多忽少会在制墨的过程,多添加一些工序,即便无法在过程添加,也会在墨的外形和包装上下一些功夫。

    进贡的墨品质高、民用的品质差但价格好、送礼的墨外形花纹和包装优雅,自用的墨却讲究实惠好用耐用。

    这些,但凡读书写字之人都会懂,也各有各的喜好,不尽相同。

    “这三封信,用的墨都是出自歙县冯守墨所制的墨。”杜九言道:“临摹的人很细心,连卞文清所用的墨都考虑到了。”

    吴文钧暗暗松了口气,可不等一口气沉下去,杜九言忽然拔高了声音,“不过,说它们一样,他们是出自一人之手,可是它们又不一样,因为卞文清写给金嵘的信是顺天六年,而顺天六年冯守墨所制的墨,还没有添加香料。”

    吴文钧被憋着那口气冲的咳嗽起来,他盯着桌面上的信,目光冷冽。

    里外传来一阵喧哗声。

    杜九言这个辩讼的角度,太刁钻太出乎大家意料了。

    “各位大人都是文人可以帮忙鉴定一番。顺天六年,冯守墨的墨是有松烟墨臭的,纵然时隔四年也会残留,但从顺天八年开始,冯守墨为了遮掩松烟墨臭,他在墨料中添加了香料,所写出来的字透着一股淡淡的清香味。这也是冯守墨越发有名的原因之一,因为他的墨有提神醒脑之功效。”

    吴文钧没有动,但廖征和谢允都闻了,两人都微微点头,又将三封信送下来给下面的三位大人。

    三位大人分别鉴别,鲁章之颔首道:“你说的没有错,这上面的墨,确实是冯守墨顺天八年后的出的墨,老夫家中也用的此墨。”

    “是!”杜九言拱手,“因为现在市面已经买不到带着浓郁墨臭的墨了。”

    她说着环视一周,视线落在吴文钧身上,扬眉道:“所以,在金嵘家中搜出来的,所谓卞文清在顺天六年写的分赃信,是四年后的今年伪造的。”

    “各位大人,这个论点,立的住吗?”

    吴文钧正要开口,谢允颔首,“立的住!”

    “好!这第一件不成立,但我们暂时不问金嵘为何陷害卞文清。我和大家继续说第二件,关于金嵘的账册。”

    她拿出金嵘的账册,展示给大家看。

    吴文钧紧张起来。

    “这账册上记录了二十二笔他们三个人之间来往的账目,从四年前到今年的六月,小到五千两,大到五万两不等。”杜九言道:“字迹确实是金嵘的字迹,墨汁……”

    她闻了闻,“这墨汁似乎和方才用的同一种呢。”她递给金嵘,“大人是和临摹卞文清字迹的人,在一张桌子上写的吧?”

    金嵘猛然抬头看了她一眼,又飞快地垂下头,不说话。

    “一个墨汁,同样的色度从四年前到四年后,毫无差别。这账册的用心程度,显然不如方才的那封信啊。”杜九言笑呵呵地将账册递给书吏,负手看着吴文钧,“衙门查到的,金嵘和卞文清所谓的往来证据,做的很完美。可再完美的东西,假的终究是假的。”

    卞文清很激动,紧紧攥着拳头,他就知道杜九言是对的,哪怕她的讼费已是比别人高出不少,可依旧是最值得的。

    多少钱,也买不回来他被人冤死的性命。

    卞文清昂着头,眼睛微红。

    门外,响起一阵掌声,有人道:“我们都以为卞大人的案子不容易辩呢,没想到杜先生一上来,就可以结案。”

    “有本事本事,行家一出手就知道了。”

    “三两句话,切到点子上,漂亮啊。”

    外面议论纷纷,堂内的气氛却尴尬异常,所有人都顺着杜九言的目光朝吴文钧看去。

    这个案件,是他办的。

    那么,这个假的证据,杜九言能发现,而他吴文钧却一直在极力维护呢?

    是真的没有看出来,还是其他原因?

    “金嵘!”吴文钧猛然拍响了桌子,呵斥道:“你如实招来,这两个证据,是不是你找人伪造的?”

    “岂有此理,你贪赃受贿,居然还用假的证据污蔑同僚,你其心可诛!”

    金嵘垂着头,道:“下官和卞文清早年有旧恩怨,这一次下官要死,所以就想拉着他一起垫背。”

    金嵘扛下了所有的罪证。

    “可恶可恨可耻!”吴文钧道:“你贪污受贿污蔑同僚欺瞒朝廷,本官明日定要上奏,三罪重罚合并,重重罚你。”

    金嵘磕头应是,情绪上毫无波动。

    “卞文清,”吴文钧看着卞文清,“虽说你指认贪污的罪证被你的讼师洗清,但本官需得再问你一句,此案,你果真没有参与,毫不知情?”

    卞文清拱手回道:“回大人的话,下官毫不知情。”

    “好!你既无罪,便将你当堂释放,你且回家去歇着,明日若圣上再查再问,你需要得按实说明。”

    卞文清拱手应是,起身来和在场所有大人行礼,又回身给杜九言拱手,一揖到底,“大恩不言谢,明日卞某做东,请先生吃饭再细说。”

    “大人慢走!”杜九言道:“明日我去府中找大人。”

    卞文清应是,抚了抚周身的囚服,他三个儿子一人拿着官袍一人拿着官靴一人托着官帽匆匆进来,齐齐磕头,道:“父亲!”

    “先起来,让为父穿好衣服。”

    在所有人都羡慕之中,卞文清的三个儿子服侍他穿好衣服戴上帽子,簇拥着他昂头挺胸地出了大理寺。

    卞夫人在家门口准备了火盆,目含热泪地道:“老爷跨个火盆,消灾消难大吉大利。”

    “好!”卞文清跨过去,哈哈和三个儿子笑着道:“今日为父不亚于重生一回。”

    “这一次,卞杭跟着裘大人去求杜先生,是最对的事。否则,为父就真的要含冤而死了。”

    “大哥,谢谢大哥。”卞杭的两个弟弟道。

    卞杭红了脸,道:“谢我干什么,你们留着话,明日谢杜先生。”

    一家人如同劫后重生,喜笑颜开地回家去。

    大理寺的公堂内,杜九言并未离开,吴文钧看着她,凝眉道:“杜九言,你的案子已经讼完,你可以退下了。”

    “啊,大人!”杜九言从钱道安的手里又拿了一份手谕出来,“忘记和您说了,我受了圣上的委托,要为整个案件辩讼。”

    吴文钧目光一凛,“受圣上委托,为何我们都没有听说?”他说着,其他二位主审,两人也纷纷摇头。

    “今天早上来前,我去了一趟宫中。”杜九言摆了摆手里的手谕递上去。

    上面写着:朕见贪污案颇多曲折,现请杜九言为本案主讼。

    吴文钧的手不受控制地将手谕的一角攥紧。

    “大人,您可要小心点。”杜九言从他手里夺过来,抚了抚,“这可是圣上亲笔书写的,用的是贡墨,很香。”

    吴文钧神情突变,方才卞文清走的时候,他一直在想,杜九言前几天为什么一直找金嵘。明明她讼卞文清的时候,根本没有用。

    金嵘也没有如同他担心的那样翻供。

    现在他终于明白了,杜九言从一开始,就根本没有打算只查卞文清一个人。

    她要查的是整个案件。

    “休堂!”吴文钧起身,他不能拒绝圣上的手谕,但是他能决定何时休堂。

    说着,他起身和三位大人行了礼,去了后衙,其他两位主审则有些尴尬,下来陪三位大人闲聊。

    “大人,”谭先生迎着吴文钧,“卞文清清白了,那么他和鲁老的牵扯,是不是就不能再提了?”

    吴文钧颔首,“不得不作罢。”

    “没有想到,杜九言这么刁钻,一上来居然在墨汁上下手,实在是可恶至极。”

    “大人,圣上为什么突然变卦,亲自下令给本案添一个讼师?”

    这样的事也有先例,但通常都会先让主审的官员知道,从来没有那次一句招呼不打,就突然半道送了个讼师来。

    “没有什么原因,多半是鲁老要护钱侍郎,而在背后做的手脚。”吴文钧说着,背着手在房间里来回的走,他先前的镇定,此刻荡然无存。

    从来没有什么时候,有此刻这样慌乱。

    “要不,今天不审了?”谭先生道:“大人您晕倒,或者腿疼呢?”

    吴文钧步子一顿停下来,“你说的对。”他一顿看着谭先生道:“你吩咐人去牢房……将那些死囚都放出来。”

    谭先生眼睛一亮,道:“您的意思是……桂王?”

    现在,桂王还在牢房里,如果让那些死囚知道他是桂王,那后果必然不敢想象。

    “好。”属下这就去办。

    ------题外话------

    今天结束啦。明天开始恢复三更!老时间更新。

    421 六更

    言情海

421 六更

- 太古文学 https://www.43t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