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3 你的我的(六)

大讼师 作者:莫风流

523 你的我的(六)

      大讼师 作者:莫风流

    523 你的我的(六)

    “不敢当先生夸奖。”梅姨扯了一下冬香,冬香一脸疑惑地看着杜九言,因为此刻杜九言是男子打扮,所有人都喊她杜先生。

    她是听说过杜九言杜先生的,那是名动天下的讼师。

    可是……杜先生是女子吗?

    难道前天杜先生是男扮女装?不可能,她的神态虽磊落,没有女儿家的作态,可是身体确确实实是女子。

    这只有一个可能,名动天下的讼师杜九言,是个女子。

    这个发现,让冬香怔在原地,目瞪口呆地看着杜九言。

    “嘘!”杜九言在她耳边道:“就当我是男扮女装。我的命,可就在冬香姐你的手上啊。”

    冬香猛然红了眼睛,紧紧回握她的手,“我、我知道了……”

    “这辈子、便是死,我也不会对外说漏半个字。”

    “你真厉害,特别的厉害!”冬香含着眼泪道:“是我听过的,见过的所有人里面,最厉害最令人敬佩的。”女子。

    杜九言冲着她眨了眨眼睛,“主要还是我风流倜傥,容貌俊俏是吧。”

    冬香噗嗤笑了,道:“是,先生岂止风流倜傥,容貌俊俏。”

    “还貌比潘安才比子健!”冬香道。

    杜九言笑了,“我就喜欢听夸奖。”又道:“我们这两日就要走,有了别的证人,你们就不用上京了,到时候打听消息就行。”

    “你们都保重,如果有事用得上我,就给我写信。我在京城就往京城的三尺堂送,我回邵阳就送去邵阳的三尺堂。”

    冬香点头应是。

    “多谢啊,”杜九言和梅姨道:“梅姨您如侠者,令人敬佩!”

    梅姨脸一红,居然接不上话。

    杜九言冲一行女人拱手,和桂王走远。梅姨打了自己一个耳光,恼道:“瞧我这没出息的样子!”

    她逢场作戏几十年,什么场面没见过,比杜九言更有名的人物她也接待过,从来都没有怯场害怕的时候。

    今天杜九言和她说话,他居然怯场了。

    “您这不是没出息,”冬香低声道:“她光明磊落、襟怀坦荡,让我们觉得羞愧,所以您才如此。”

    梅姨失笑,低声道:“你说的没有错,同是女……同是人,何以她顶天立地,而我们却还在泥沼里打滚呢。”

    “那天杜先生和我说了,就是挖坑的那天。”冬香道:“她说职业没有贵贱之分,有贵贱之分的是人心。”

    梅姨愣了一下,“她是这么和你说的?”

    “是!”冬香道:“所以她喊我冬香姐,喊您梅姨啊。”

    梅姨笑了,忽然也觉得自己坦荡磊落起来,与有荣焉地道:“杜先生果然不一样!”

    “以后好好做事,攒钱养老!”梅姨道。

    冬香笑了起来,挽着梅姨道:“您这样说有点扫兴啊。”

    大家都跟着笑,和梅姨一起回了春月楼。

    “诶?”人群中,有三个人探头探脑的张望,第一个人道:“是他吗?”

    “都没看到过脸,不过看身形有点像。”

    “不会吧,不是说是外族人,是土匪的吗?”

    “这是杜九言杜讼师啊,那边是桂王。天下人都知道他们是龙阳。”

    “我们做了什么?”

    三个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一起惊呼道:“我们帮助桂王也和杜先生剿了长生岛?”

    “我这辈子,第一次做好事,还救了那么多人命。佛祖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这造了很多浮屠了吧。能抵消我以前的业障。”

    “有道理。”

    “我们去给佛祖烧香,告诉佛祖一声,让他老人家记账。”

    三个人得意洋洋地议论着,去烧香了。

    杜九言坐在安山王府里,用胳膊肘怼了一下桂王,看着跪了一地的妾室和孩童,“广西桂王府中,有这么壮观吗?”

    “女人数量应该差不多,但是没儿子!”

    杜九言睨着他,“为什么没儿子?你不举?”

    桂王在她耳边怒道:“我不举,小萝卜怎么来的?”

    杜九言耸肩,“谁知道呢。”

    桂王磨牙,指着一屋子来给他磕头认亲的侄儿,怒道:“都去歇着,叽叽喳喳吵死了。”

    比他儿子多!

    炫耀。

    早晚他也有很多儿女。

    “去吧去吧。”安山王企图用孩子来打动桂王,看来没有用。奇怪了,他连杜九言的儿子都能接受,为什么不能接受他的儿子?

    这可都是侄儿。

    “王爷,您查的怎么样了?”杜九言问道。

    安山王道:“本来有很多的,但是我那天都烧掉了。”话落又道:“但是家里还有一点,都是荆崖冲写给我的信。”

    他说着拿出一个匣子来。

    里面放了十几封书信,杜九言拆开来看,内容都是和安山王叙旧以及聊岛上的事宜,她又将自己先前偷的几封信拿出来。

    发现一个问题,这二十几封信中,荆崖冲半个字没有提过养兵的事。

    建猎场和养兵,这是两个不能等同天差地别的罪名。

    就是建造猎场他也没有指使的字眼。

    “没有别的了?”杜九言问道:“如果他说他只知道你用人做猎物,并没有参与甚至不清楚,你在岛上养兵。你打算怎么办?”

    安山王蹙眉道:“他每年都来,这还能不知道?”

    “怎么证明他每年都来?”杜九言道:“比如今年,我们去他家里查,他家对外都说他在家中休养。”

    安山王愕然,“这……还能有什么?”

    “钱财来往?”

    安山摇头。

    “女人?”

    安山王摇头,“我认识荆先生的时候他都已是五十的人,他向来不近女色。”

    “想近也近不了。”杜九言

    杜九言道:“真没有了?”

    “京城那位朋友,你确实不知道?”

    安山王摇头,摇来摇去下巴直抖,像只猪!杜九言白他一眼,“那你去审问乔志刚吧,留着他的命,招数随便使唤。”

    “行,好,我这就去。”安山王颠颠地去了。

    杜九言看着桂王,桂王也看着她。

    “两看相厌,”杜九言很嫌弃,“我要去休息一会儿了,表现一下我的柔弱。”

    桂王扶着她,“我陪你一起休息。”

    “占我便宜,很开心?”杜九言道。

    “我在自己的地里刨食,不叫占便宜。”桂王道。

    “你是鸡哦,刨食!”

    “喔喔喔!”桂王道。

    杜九言楞一下,停下来看他,桂王也看着她,如沐春风地笑着,“满意吗?”

    “哈哈。”杜九言捧腹大笑,指着桂王,“王爷,你赢了!”

    桂王得意洋洋。

    对付杜九言,不要和她讨论脸面的事,因为她本就不要脸,你若要了,就和她不是同类。

    人和动物都是一样,排挤非同类。

    “媳妇,”桂王道:“我就喊一声,不喊了。”

    杜九言还没来得及磨牙,他已经结束了。

    “好了,今日你我的会见到此结束了。我对王爷您今日的好感储备已经用完了,明日见面再说。”她说着,摆了摆手艰难地回到房里。

    桂王没强求,自去做事去了。

    杜九言睡了一觉醒了,已经是下午,桂王在外面敲门,“九言!”

    “王爷啊,相见不如怀念!”杜九言道。

    “你现在开门,一定会愿意给我增加好感的。”桂王道。

    杜九言起来开门了,“你要不给个理由,明天好感也扣了。”

    “凤凰来人了。”桂王道:“按照你的吩咐,一家十万两!”

    杜九言说十万两是个不多不少的数额,既不让他们倾家荡产,又能让他们痛彻心扉雪上加霜。

    速度够快的啊。

    “这么说,六十万两快到手了?”

    桂王颔首,“二一添作五,你……”

    杜九言看着他,意味深长一副要独吞的表情。

    “四六?”

    “三七?”

    “二八?”

    “行吧,都给你。”桂王道。

    反正是我媳妇,是你的就等于是我的了。

    “给你一成封口费。”杜九言拍了拍他的肩膀,“满意否?”

    桂王点头不迭,“满意!”

    “走,会会这些有钱又丧德的世家贵族!”

    两人不急不慢地去了安山王府的宴客厅。

    宴客厅里坐了六个人,这是桂王规定的,一家只能来一位。

    六个人都是各家各府的负责人,见他们进来纷纷站了起来行礼。

    “都报报来路。”桂王和杜九言坐下来,也请六位当家的坐。

    这边靠海,多数世家都走海上贸易,以前朝廷禁海,但是沿海一带依旧不少人偷偷出私,后来索性就开了海禁,随他们折腾去。

    所以,这些大户人家,不但家里钱、朝里有人、船上和码头还养兵。

    养兵主要是防倭寇,这一代到高丽,琉球都很方便。

    所以,说这些大户是地头蛇,一点不为过。

    “在下凤凰徐氏,在下是徐道的父亲徐汉阳。”

    “在下凤凰周氏。”

    ------题外话------

    明天九点半更新,嘿嘿!

    523 你的我的(六)

    言情海

523 你的我的(六)

- 太古文学 https://www.43tg.com